第八十章 东家何人?(1/2)

加入书签

  “何记酒楼?”墨白手持毛笔有些讶异看着面前陈掌柜道:“陈掌柜,您不会是想让为酒楼重新写幅招牌吧?”

  “不错,正是如此,不知白老弟可有什么问题?”陈掌柜却是笑吟吟点头,脸上很是带着几分期待。

  听闻真是如此,墨白不由脸上浮起几丝赫然,带着些许尴尬,摊了摊手道:“陈掌柜瞧得起在下,在下当然是没什么问题。只不过观贵店占据如此繁华之地,又如此气派,想必所用之招牌定乃名家墨宝无疑,在下不过初来乍到一小道,无名无望,岂敢如此妄自尊大敢和名家比肩啊,使不得,定然使不得!”

  见墨白不但没有下笔,反而立马推辞,陈掌柜不但没有怪罪,反而心中更是为墨白处事之成熟知礼而赞叹,心中更觉得这年轻人不凡,这气质绝非装出来,不由倒真起了结交之心。

  陈掌柜一挥手,哈哈一笑道:“白老弟可千万别妄自菲薄,就凭你这手字,迟早得惊艳明珠,老哥今日能邀你一副墨宝,仕天大幸事啊!”

  “这,陈掌柜切不可如此说,当真是令在下汗颜……”墨白连连摇头,不敢当道。

  所以说啊,这时代人行事,还是挺讲究。

  陈掌柜拼命吹捧让墨白下笔。

  而墨白,无论如何就是推辞不敢。

  看似繁文缛节,多费了许多功夫,但却实际国人讲礼,这一来一往,却是必要。

  若墨白当真就啥也不说,真敢下笔写了,这陈掌柜却说不得心中又会想,到底是年轻人,当真还是不够沉稳。

  纠缠半晌,见墨白始终推辞,那是打定主意,这招牌说啥也不写,陈掌柜又是无奈,又是对墨白高看许多,心中却道:“这少年郎,定是家教严明,必然出自名家无疑,只不知是如何落难至此……”

  不过他其实并非真只是吹捧而已,此刻见墨白坚决不写,只好苦笑道:“白老弟,老哥就跟你实说了吧,今日之所以求老弟一副墨宝,倒也并非无因,只是这因由,老哥却是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墨白目光在陈掌柜脸上一凝,但见其似乎真另有因有,不由得心中一动,同样露出几分苦笑道:“陈掌柜,这当真不是在下矫情,实在是……哎!既然老哥当真需要,那在下便只好厚一回脸皮了。就怕到时折了贵酒楼名声,那便担当不起了!”

  说完,墨白便对着陈掌柜抱了抱拳,将毛笔蘸墨,一副勉为其难模样。

  “也罢,老弟且慢动手,既然说到了这里,所幸将这因由说与你听罢了。”陈掌柜见墨白勉强,心怕墨白放不开心境,反倒误了书法,便一伸手拦住,对着墨白带着几分难为情,又有几分唏嘘道:“老弟呀,老哥也算跟你一见如故,只盼你不要笑话老哥才好……”

  “老哥这是说哪里话,承蒙您看起,老哥若有事,只管吩咐,老弟绝不推辞!”墨白当即脸色一正,连一直坚持尊称也给了,正式开始称兄道弟,瞬间两人距离拉近,成了绝对自己人。

  虽然墨白还不知道这陈掌柜是怎么回事,但眼见有这机会在这里多个助力,自是心中不会不愿。

  陈掌柜一听,心中顿时又舒服了几分:“白老弟请坐!”

  似乎这话还不短,墨白倒也从善如流,抱了抱拳,与陈掌柜紧邻而坐。

  又倒了茶水,两人客套一番,陈掌柜才面带着几分苦涩,又有几分无奈道:“老弟可能不知,在这何记酒楼一干便已经快十年了,这些年里也算是兢兢业业,所幸还从无犯下大错,勉勉强强让这酒楼生意还算红火,本来老哥呢,如今也一晃五十了,也没多大追求,只盼着能在这家店里再安安稳稳干上几年……”

  墨白并不打断,任他讲述,不一会便是明白了整件事情经过。

  原来这陈掌柜原本如果不出错,只要这酒楼还在,那么其应该还可以在这酒楼里干上十年掌柜。

  这里待遇自是不消说,陈掌柜当然也不会不愿,只是呢,天佑不测风云,就在前段时间,他这位置也终于被人看上了,他听到风声,就在上个月,店里又来了一位副手,虽然没有明说,但陈掌柜却担心这是东家那边有派人来将其替换打算。

  据陈掌柜自己说,这并非是东家对其不满,而是其身边有小人作祟原因。

  而他虽然没有明说其东家是谁,但墨白却心下暗顿,光听其语气便知,这何记酒楼东家身份恐怕不简单。

  因为在陈掌柜口中,这占据如此豪华区域何记酒楼,在他干掌柜这些年里,居然只来过一次,很明显,这对其来说不过是一家可有可无产业罢了。

  墨白眼中微微闪了一下,心中有种感觉,这酒楼东家,恐怕是官面上人物也说不定。

  “之所以要求老弟一副墨宝,实际上是因为东家平素极其喜欢书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