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见到希望(1/2)

加入书签

  这一番话说罢!

  屋内气氛开始变了,中年人目光已经紧紧定在了墨白身上,再不似先前那般随意。

  甚至就连那怒shubaojie上心头楚若先也不由得眼眸瞪大,呼吸微微紧促抬头盯着墨白脸,心中狂跳。

  很明显,墨白无疑便是那眼见中年人病症之后,却仍然敢一试人。

  屋内沉寂下来,空气中原本死气沉沉因子,似在一点点活跃起来,这一家人久久失望过后,再次被墨白话点燃了心中那久违希望。

  而墨白此刻却也不急着走了,眼神不带丝毫闪烁任由他们两人盯着。

  这副姿态无疑更让这父子二人确认,这年轻大夫并不是那种面子上过不去,所以留下一番场面话便走角色,他神情淡定,不骄不躁,倒似真有底气一般。

  屋内,气氛良久不见人言。

  直到那中年人眼中神光又淡了下去,嘴角微微扯了扯,似心中那缕涟漪又消失了。

  然而,他儿子楚若先却沉不住气了,目光从墨白身上离开,转向父亲,嘴角明显带着紧张道:“父亲,要不就让他为您看看……”

  中年人神色已经平静下来,眼神并未看向儿子,而是依然盯着墨白,缓缓开口:“大夫贵姓?”

  “免贵,姓白!”墨白不管他神情激动或是寡淡,始终面色不变,声音平静。

  “若先,为白大夫看座!”中年人又是微微沉了沉之后,才声音有力一声吩咐。

  墨白一番话后,终于,这对父子不管心中到底是否信服了墨白,但毫无疑问是他们态度变了。

  墨白心头一动,却也未拒绝,对他来说,这乃是他来明珠第一个患者,摆了招牌在那里,虽然看似无人问津,但少不得却是有人关注,至少那济世医馆定是注意到了。

  他这第一次出手,若能功成,毫无疑问对他进入济世医馆目,绝对是有至关重要帮助。

  便将手中招牌放下,大大方方便坐了下来,不过,对方不急让他诊治,他自然也不会急迫,安然而坐,气定神闲。

  中年人看似神色已经平静了下来,其实却是时时刻刻都在打量着墨白一点一滴动静,到了此刻,他心头其实当真已经起了波澜。

  得病躺在床上是他,最迫切恢复过来自然也是他,眼见有了那么一丝丝极有可能希望,又怎么可能当真无动于衷。

  “白大夫,先前听你说自小行医,倒不知主要在何处悬壶?老夫自染病后,倒也曾遍fanwai访名医,却也孤陋寡闻了,竟从未听说过竟有如先生般如此年轻神医在世间行走!”中年人看着墨白目光一动不动,声音平缓下来。

  这是盘道了?

  墨白心知其必然已经动心了,看来这单生意要成了,微微一笑道:“神医不敢当,不过承师父恩泽,用心医道罢了。”

  说到这里,墨白一直淡然眼眸却突然微微闪烁了一下,眼神垂下,继续道:“至于声名?恐怕要让尊驾见笑了,在下师徒平素皆不过在民间行走,只为寻常百姓解些困疾,故而虽脚步遍fanwai地河山,却也甚少出入名府贵门,尊驾身份不凡,所打听自也是些名医圣手,在下师徒比之同道,却是当真落魄了太多,不怕尊驾笑话,至今为止,在下也不过是手持一杆招牌,游走地方而已,哪里能与那些名堂贵馆相比!”

  “嗯?”中年人自是注意到了墨白刚才那一瞬间闪烁,心中却是骤然生疑。

  这年轻人说话做事如此老道成熟,绝非那种不谙世事之辈,进得自家府上,却还能如此不卑不亢,神色没有丝毫彷徨,哪里像是他口中所说那般少进名府贵门,未曾见过世面模样?

  倒要说是自小在高门大府长大,倒更恰当一些……

  中年人眼神连闪,心中倒反而更加有了涟漪,莫非这小大夫真乃是道家隐士,或因蒙难自才出入江湖?

  “若先,去备茶,向白大夫斟茶赔礼!”中年人突然目光一转,朝着楚若先沉声道。

  “呃……”楚若先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但眼见父亲如此严肃,却是不敢反抗,微微抿了抿嘴,躬身应是,但目光却是看向墨白。

  墨白自是明白他心中不愿,却是脸色仍然自若,不过还是站起身来,朝着中年人微微拱手道:“尊驾不必如此!”

  楚若先松了口气,便也不动了。

  而中年人却是眼神里明显凌厉一闪,冲着楚若先一声冷哼:“放肆,当真没有家教了不成,还不快去!”

  “父亲息怒shub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