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施针(1/2)

加入书签

  “这么说,爹病,先生真有办法治?”楚若先脸上难以抑制激动,脱口而出道。

  这厮明显是激动了。

  这话怎么能当着他父亲面说,怎么着,你这做儿子还打心眼里就觉得你老子这辈子就好不了了不成?

  不过中年人这时,明显没有已经没有多余精力,去责怪儿子说话冒昧不周之上,此刻其实他比楚若先要更为紧张,目光紧紧盯着楚白,高提着心悬等待他作答。

  墨白瞥了一眼两人神色,却并没有马上开口做保,但神色却并未多大波动,对楚若先说道:“这世间哪有什么病是不能治?但凡病症,究其根本,不论症重或轻,复杂或是简单,也始终不过是对症下药罢了,令尊病,自然也是同样道理,找到了病根,按方施治即可。”

  听到这儿,父子俩陡然对视一眼,同时看到对方眼中激动神光一闪。

  无关身份贵重与贫贱,无论是谁得了重病之后,都要经历一样恐惧与煎熬,尤其是多少次黑暗过后,已经渐渐绝望之下,又突然见到一丝曙光之时心情,自是可以理解。

  两人几乎同时长吐一口气,不过还未等他们开声问话,却见那小大夫目光抬起,却又继续开口道:“不过,这对症下药四字,却是说来容易,做来难。医道乃生死安危之事,差之毫厘,便谬以千里,所以世间仍有许多人深陷病痛,遍fanwai寻良医却也未必能得解脱。”

  呃……

  父子俩刚刚松懈一口气又刹那僵硬起来,两人神色均是显得僵硬。

  这尼玛模凌两可,万金油一般话,简直说了等于没说。

  若是先前,两人只怕已经又起怒shubaojie气,但经过这一番周折,两人倒心中显敬畏,沉住了气。

  中年人眼神盯着墨白良久,最终开口道:“先生既然曾见过此症,想必定然不会是那谬以千里之辈吧!”

  墨白笑了笑,将手中小袋拿起,缓缓打开。

  父子二人目光便同时定在了其手中小袋之上,却只见,随着墨白动作,赫然露出了几根银针,闪闪亮。

  “在下自知不过一咏,便是说天花乱坠,想必尊驾也未必能信,所以,在下只能说,对于尊驾之症,倒是有心一试,但贵府上用不用在下,却全凭尊驾思量。”墨白声音也随之响起。

  银针闪烁光泽,墨白一片淡然。

  屋内父子二人望着这银针,却是心神不宁,好他也说了,坏他也说了,现在一切回到了原地,让不让他治。

  “先生要何处下针?”楚若先到底沉不住气,望着那闪闪银针,总觉得墨白话中有着大恐怖。

  “头部,心房!”墨白抬头,却未看向他,而是看着中年人轻声道。

  头部,心房!

  简单两个部位,却毫无疑问正是死生之地。

  屋内气氛再次沉寂。

  楚若先面色肉眼可见僵硬,额头隐现汗珠,声音干道:“这,先生……可有风险?”

  墨白含笑:“对病人来说,针刺如此命脉之地,自是有风险。”

  “那对先生来素?”话音刚落,便见那床上中年人目光闪烁中,陡然一静,声音低沉。

  墨白转头望向其眼睛,与其对视,声音依然没有波动:“对来说,人身百骸,无处不可下针!”

  “无处不可下针!”中年人眼神骤然大亮,盯着墨白瞳孔一动不动。

  又是半响,只听他道:“好,便请先生为老夫施为!”

  “爹……”楚若先一听,顿时心神一急,连忙开口欲制止。

  墨白却只是冲着他轻轻点头,目光又转向楚若先:“楚公子,您怎么说?”

  楚若先嘴唇张合不定,却硬是开不了口。

  而中年人当然明白墨白意思,目光扫向儿子,这一次却并未再如先前般断喝吩咐,而是神色微微柔和了一些,又转头看向墨白道:“先生,可否稍待片刻,老夫与犬子尚有几句话要交代。”

  墨白微微一顿,眼见这已经有交代遗言意思了。

  但实际上,哪会有这么严重到分生死地步?

  不过,墨白却并未解释什么,毕竟要是庸医,倒也未必没有这个可能,这对父子身份不凡,给他们加深点印象也是好。

  毕竟,之后必然还是会有来往,让他们对自己更加敬畏一些,没什么不好。

  楚若先将他领出门外,招呼了那周管家过来带其去看茶伺候着。

  客厅内,周管家目光不时打量墨白,倒是没想到老爷居然真答应这年轻人治病。

  “周管家,见贵府老爷气势威严狠,怕是在官家所居要职吧!”喝着茶,墨白似随口问道。

  “嗯?”周管家一顿,目光一抹狐疑升起,这年轻人是真不知假不知?

  “先生未曾听人说起过家老爷身份,先前小姐也未曾与先生说过吗?”周管家面上带笑问道。

  “嗯,在下是前两日才来明珠,倒还未曾听人提起,和楚小姐之前也只是谈论病情,倒并未谈起其他。”墨白坦然点头。

  见他不似作假,周管家心中不由暗道,莫非这大夫当真是有本事?

  心中暗道,待会要向少爷说起这事,这大夫或许真不是骗子。

  随即脸上带笑,轻声道:“原来如此,先前以为先生得知,故而没有向先生介绍,倒是失礼了,家老爷之前本是在西区巡防司当值!”

  西区巡防司?

  墨白端起茶杯,遮掩了眼中闪过一丝波动。

  他自然已经知道这是一个什么部门,可以说便是后世市局,不,或许还不止,应该可以与未改制前地厅相提并论。

  因为这时代巡防司,管辖范围不仅仅只是治安一块,他们管更多,权利更大。

  而之前铁雄那些师兄弟们,被官府围了,其实说便是这巡防司下面人。

  而观这府上气势,这家人恐怕再西区巡防司里地位必然不低,绝非边缘之辈。

  眼里微微闪动,墨白心中念头滑动,喝了一口茶,眼中波动渐渐平息,抬起头时,面色已恢复平静,点点头赞道:“难怪观贵府老爷如此威势,原来如此位高权重,在下倒是有些孟浪了。”

  周管家笑道:“先生客气,您乃是医者,来为家老爷诊治,就怕咱们慢待了,还请先生多多包涵!”

  “当不得,当不得……”墨白笑语,目光望向了楼上……

  ……

  房间里。

  楚若先站在中年人旁边,额头有着细汗:“爹,咱们已经派人进京去请名医,不日便可到来,还请您三思啊!”

  中年人微微一笑,目光柔和看着儿子,却是轻声一叹道:“等不得了,这一病两月,巡防司这肥缺,早已成为各方眼中肥肉,之前有你舅舅在,即便无法痊愈,这位置却也不会落到别人家去。但如今太子突然横死,朝中局势已然大变,你舅舅毕竟也是太子一系,如今已然处于风雨之中,不太平啊。今日来那几位,你应该看出来了,以前他们怎么敢插手到地盘来,而今日,却上门来试探口风,明显是已经有了异心。如今情况已经很棘手了,若是真起不来了,那巡防司恐怕当真便再无楚家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