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第章“胡汉三”归来

  若定要撕心裂肺且痛心疾首地用两个“字眼”来形容男人和女人。那么,男人就是“凸。”女人,自然便是“凹。”当“凸”和“凹”结合起来的时候,这个硕大矩形所释放的能量能创造个世界。

  手上捧着本兄弟稍进来的金瓶梅。假使在进监狱之前,王枫对男女之事直懵懂不知,那现在,他可以直言不讳地说:“给我个女人,我能创造个民族。”

  将精装版的金瓶梅扔在床头,王枫龇牙咧嘴地从上铺跳下来,下铺狱友给他扔了支香烟,顺势点燃讨好地问:“枫哥,今天准备做什么活动?”

  “唔”王枫喷出口烟雾,嘀咕道:“好像今天是我在这儿的最后天了吧?算了,今日我吃斋,给兄弟们留点好印象。”

  傍他点烟的狱友连连点头道:“是啊,今日是枫哥的出狱之日,不知道枫哥出去了有什么打算?”心下却暗自嘀咕,总算要走了,以后有好日子过了啊。

  “厄。”王枫微微愣,心想老子十六岁就进来了,在这里待了六年,错过了读书的大好时光,现在出去还能做什么?老本行?继续去砍人当老大?不不,佛主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已经放下屠刀六年,应该能成古神。弹掉烟灰,王枫满脸装逼地瞪了眼那狱友,狰狞地道:“我出去难道还怕没事做?”

  “是,是,枫哥出去肯定能混得风生水起。”

  拉耸着脑袋,对王枫言听计从的狱友和他在个号子里蹲了六年。这个牢狱中住了四个人,除了他们俩,其余两名狱友直在换人。原因无他,王枫在狱中脾气暴躁,心情不好,拿狱友暴打顿舒活筋骨那是常事,而给他点烟的狱友是个老油条,当年在黑道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道上的人称他为豹子头。在王枫入狱的第天,就准备拿王枫逗乐子,却没想到被王枫以边倒的气势打断了五跟肋骨,在医院躺了好几个月才能下床。而在监狱中的这六年,王枫当之无愧地成了监狱的头号暴徒。

  另外名在他们对面睡觉的狱友抬起头,笑呵呵地说:“王枫,哥们儿给你介绍点好路子?保管吃喝玩乐,要多爽有多爽。”

  王枫转过头,瞧了眼上铺的年轻男子,坏笑道:“小白脸。能给我介绍什么好工作?”

  说句实话,对于出狱后的生活他在许久之前就开始盘算了。但他无文凭,二无技之长。除了打打杀杀,从他的身上找不到任何可用之地。

  被王枫称为小白脸的男子丝毫不介意地上下打量起王枫,神秘兮兮地说:“哥们,说实话,你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如果走上为妇女服务的光荣道路,绝对可以大红大紫。”

  “我靠!”

  王枫扔掉烟头,拍了拍胸膛,大义凛然地道:“想我王枫小学年级荣誉获得少先队员称号,初入团,未来的预备党员,颗红心当胸挂,岂能去做人尽可骑的‘唐老鸭’,你小子是不是太看不起我了?”

  “王枫,其实我老大是为你着想,你想啊,现在这个社会多复杂,混黑道的没个讲义气,有福同享,大难临头各自飞,难不成你还打算继续混黑道啊?再者,咱们从号子里出去的败类,般公司是不会要的。你考虑清楚,老大这可是为你好。”下铺小白脸的小弟满脸猥琐,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不过他们几个和王枫关系倒还不错,最主要是臭味相投,平日里打架他们绝对是四大天王。小白脸当初还提议等出狱之后,不如建立个组合,进军娱乐圈,将那群看似清纯其实騒进骨子里的女明星占为己有。当即得到三条牲口的大力支持。

  “滚!”王枫冷笑声,道:“老子可不想晚节不保”

  这当儿,午饭的时间到了,四人蜂拥冲出号子,在预警的维持下进入食堂。每人盘白饭,个橙子,块鸡翅。也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他们的食物才有改善。

  早在进入食堂的时候,监狱长就通知过王枫,这是他最后顿午餐,吃完之后收拾了东西就可以出狱。

  吃饭的食堂很大,大约可以坐下三百号人。王枫端着自己的食物,和三个同伴坐下之后,慢悠悠地吃了起来。

  这几日是比较舒坦的。前段时间入秋,不但要将监狱四周的草丛修理干净,还得清洗许多的东西。而王枫也正是在这种秋高气爽地时候即将出狱了。

  罢吃了几口,几个狱友忽然站到了餐桌上,将饭倒进回收盆,抓起汤勺敲了几下道:“兄弟们,王枫兄弟今日就要出狱了,咱们不如给他准备个欢送会吧?”

  第二章兰陵笑笑生

  “好!”

  “好啊,我提议,大家唱首歌,希望王枫出去之后,他妈的永远别回这儿了!”

  “是啊,干他娘的,王枫,你丫的出去之后可得好好干,别再他妈回来了!”

  “”

  狱友们窝蜂地狂吼了起来。每次监狱有人出去,这些犯人都会会。

  而王枫不同,他是少年犯,按照华新市的法律,对于少年犯,社会会特别照顾。所以出去之后,他还是有机会做番大事业的。

  “哈哈,老虎,你说唱什么歌吧,我豹子头也豁出去了。”王枫大致上,对监狱的狱友还算友好。尤其是监狱上打压他们的时候,每次都是王枫为他们出头。甚至因为出头,王枫还蹲过几次禁闭室。所以对于王枫这个狱友,他们是又爱又恨。此刻表现得特别激动也是可以理解的。

  “好,大家都把盘子敲起来,就来首友谊之光吧。怎么样?”老虎说着脚跺在餐桌上,他振臂呼,嘶声吼道:“都他妈把饭倒进回收盆!”

  他发话,所有人都将白饭倒进了盆子,几百号人均是站在餐桌上,面,始终也是朋友,说有万里山,隔阻两地遥,不需见面,心中也知晓,友谊改不了”

  唱完这首歌,不少狱友的情绪都不太稳定了,而王枫也感受到了他们的友谊。谁说犯人就全是坏人?谁说从监狱里出来的人就不想改过自新。至少,王枫此刻感受到了他们的友谊之情。

  不自觉地,王枫也跟着他们再次唱了起来

  在群狱友跑调,却充满了情谊的歌声中,王枫深深吸了口气,背对着他们缓缓地朝食堂尽头走去。

  拌声没有停止,他们都站在餐桌上子着渐渐远去的王枫。

  “兄弟,出去之后好好做人,别再进来了!”个沙哑却粗狂的声音狂吼起来。

  王枫的身子怔了怔,他没有回头,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举起手臂拼命地晃了数下。缓缓地走出了食堂。

  在走出食堂的时候,他的眼眶也有些酸楚。这里他住了六年,相比之下,他对外面的世界已经没有任何印象。十六岁进这儿,在这里摸爬滚打了六年,他忽然发觉,自己出去还能生存么?还能适应这个社会么?

  行至走廊尽头,两名狱警将铁门打来,将王枫的包裹递到他的手上,淡淡地道:“出去了别回头,直向前走。”

  没有说话,唇角微微泛起丝微笑,缓缓地出了铁门。

  在两名狱警的带领下,王枫跟着他们来到了间办公室门外。

  瞧了眼门牌,是监狱长的办公室。这里的规矩,在监狱里有头有脸的人出狱都要先见见监狱长,至于为什么要见监狱长。这就不得而知了。

  王枫走上前敲了敲门,平静地道:“监狱长,我是20107。”

  “进来。”

  里面传微笑地道:“有什么话快说吧,以后你就没机会了。”

  “呵呵,你小子还是老样子!”监狱长也给自己点上了支香烟,喷出口烟雾,忽然直愣愣地盯着王枫瞧了半天,问道:“想到出去做什么了么?”

  “做什么?”王枫的脸庞了下,嘟囔道:“我怎么知道,我十六岁就进来了,什么都没学,我也正为以后的工作郁闷了。”

  “不是吧?”监狱长神秘兮兮地笑了笑,说道:“你每逃诩看这么多书,难道点收获都没有的么?”

  监狱长对王枫十分好奇,从没见过个犯人在监狱每逃诩花大量的时间百万\小!说。他在黑石监狱当监狱长也十来个年头了。王枫这样奇怪的犯人还是第次遇见。且王枫看的书竟还是论语,法制人生,人类心理等几乎包囊了所有方面的书。甚至连唐诗三百首他都没有放过。这样个犯人,他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你是指金瓶梅?”王枫瘫坐在椅子上懒散地吸着香烟,眼眸中抹过丝苦笑。

  第三章没美女不干

  “滚蛋!”监狱长好笑地拍了拍桌子,问道:“你丫的少给我打马虎,老实交代,出去之后准备做什么?”

  来,监狱长是将王枫当做了朋友,所以才有此问。二来,如果外面还有两个兄弟在十里街混出了定的名声。监狱长还真怕他到时候去投奔他那两个兄弟。

  “说句实话”王枫苦笑声,“我还真不知道做什么,要不,你给我介绍份工作吧?”

  这是实话,王枫从进监狱的那天就纺不会再走黑道,那不是他想要的正路的信念。

  “我给你介绍工作?”监狱长愣了愣,旋即笑道:“你能吃苦耐劳,忍气吞声么?”

  “能。”王枫当即点头,问道:“有美女不?”

  “大大的有,而且都是十七八岁的小美女,怎么样,你考虑下?”监狱长副引诱王枫的模样。

  “什么工作?”王枫笑逐颜开,这工作好,哪怕工资少点,有美女才是关键嘛

  “当保安。”监狱长吐出三个字。

  “什么地方当保安?”王枫问道。

  “星海中学。”

  黑石监狱是华新市最大的监狱,位于华新市南城荒郊。

  这个地方,王枫足足呆了六年,当他十六岁进入这里之后,他便下定杀。

  秋风冷冽,王枫拉了拉单薄的衣领,四周荒芜片,半人高的草丛在寒风中摇曳。

  后方巨大铁门“咯吱”声缓缓关闭,王枫微微吐出口浊气,大步朝前行去。

  没走几步,前方忽然出现几辆拉风的是全球之名摩托车,哈雷摩托车。车背上的男子银白色紧身装,银白色手套。酷井足。他后方紧随六辆摩托车,直直地朝王枫驶来。

  王枫没有动,只是面含微笑地瞧着过来的银装男子。他手中的包裹已经扔在了地面,摩托车在王枫面前来了个潇洒地横甩。

  为首的银装男子将头盔摘掉,头飘逸的头发,英俊帅气的脸庞,皮肤白皙,绝对是男扮女装的好材料。

  “枫哥!?”

  后面的六名男子都摘下了头盔,摩托车的引擎震的地面轰轰作响,装男子步步地走向王枫,嘴里吐出那句话之后,脸上的表情飘忽不定。当他走到王枫面前之时,王枫忽然脚踹在了他的小肮上。

  “他几眼王枫,忽然将头盔扔在地上冲过去抱住王枫的肩膀,用力地拍了拍他的后背,恶狠狠道:“老子想死你了!”

  “阳痿,六年没见了吧?”王枫推开银装男子,从他的口袋摸出包香烟,掏出支。银装男子连忙给他点燃香烟,有些哽咽地说:“是的,六年了。过的还好吧?”

  “好,呵呵。在号子里的日子还不赖,和外面没什么区别。”王枫的眼角微微抽搐。

  “枫哥,我和老花等了你六年,直等着你出来。带着我们干吧,片广阔的天地!”银装男子意气风发地吼道。

  王枫喷出口烟雾,脸色忽然变了变,拍着银装男子的肩膀说:“什么都别说了,先去喝两杯。六年没有好好喝顿了。”说完,又问道:“老花怎么没来?”

  “他啊?”银装男子苦笑声,说:“今天和白虎帮的那帮牲口飙车,为的就是十里街和鹊桥街之间那条三岔口的拥有权。”

  “哦哈雷,平静地道:“会儿给他打个电话,那块地方你们也争了两三年,不缺这回。”

  “明白。”

  轰轰之声响起,哈雷如同怪兽般冲了出去,王枫回头瞧了眼黑石监狱的大门,吐了口唾沫,龇牙咧嘴道:“老子打死也不进来了!”

  第四章别怕,哥哥是好人

  收藏票票都砸来吧,流氓在大量存稿,希望新老读者都猛烈地支持流氓。收藏收藏,收藏代表本书的价值,大家也方便看最新章节!

  十里街,王枫是在这里出生的。这个地方,龙蛇混杂,好人被欺负,坏人称霸王。也可以说,这里是个三不管地带。华新市高速发生意都红红火火。自然而然地,十里街鹊桥路隶属的南城也成了整个华新市最为臭名昭著的城区。

  当年入狱前的王枫在十里街名气响当当,入狱之后,他的两个兄弟,杨伟和花弄潮退学创建了个帮派,在十里街称王称霸,但他们的野心远远不止这些

  “碧海蓝天”酒吧,十里街最豪华的酒吧。

  王枫与杨伟悠闲地走进了酒吧,靠着偏门坐落下来。名性感的啤酒妹上前招呼道:“阳痿哥,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啊?”

  “嘿嘿,哥哥我这不是有事来晚了么”阳痿说着只手在啤酒妹的美臀上揉捏了几把,滛笑道:“去带几个妹妹过来,我老大来了。”

  “你老大。

  再者,十里街的阳痿哥不就个兄弟“菊花潮”么?怎么多出个老大了?

  “还不快去!愣着干什么呢?”阳痿见啤酒妹对王枫露出丝轻蔑的味道,大声吼了声。

  “好,马上就去。”啤酒妹说完连连媚笑地离开了酒桌。

  阳痿给王枫点了支软中华,苦涩地说:“枫哥,你看见了吧?在这里,不论你曾经是什么,曾经多么威风,只要你段时间不路面,外表落魄点。他们就会如此对待你。”

  “呵呵”

  在监狱混了六年的王枫看的书很多,也很杂,也见识了些大人物,岂能不知道这些道理。但现在的他心静如水,已经对这些没有任何兴趣了。

  淡淡真心话。六年前我进去的时候,就下定决心不再混黑了,我累了,也倦了。你明白么?”

  “我”阳痿白皙的脸庞阵青白,灌了大口啤酒,晦涩地道:“老大,我明白你想什么。但你忘记当初的誓约了么?我们三兄弟说好要在华新市打出片天地的。难道你就这么放弃呢?”

  “不是放弃,我可以换条路,混黑道并不是唯的出路。而且,我再说这些了。你们混黑道,我不反对。而且,需要用我的地方说声,只要不影响我的正常生活,我会帮你们。”王枫微微笑了笑,口气将瓶啤酒吹完。

  阳痿刚想说什么,外面忽然传来摩托车巨大的引擎,紧接着,名全身黑色皮衣的男子冲进了酒吧,大吼道:“老大,老大你在哪里?”

  阳痿猛地站起来,从那黑衣混混大叫道:“你他妈的乱吼个毛啊。老大在这里!”

  那名混混了!”

  “靠”王枫阵龇牙咧嘴,推开那混混的身子,哭笑不得道:“老花,你他妈的别这样,老子可不是玻璃。”

  “呃”老花尴尬地挠了挠头,被阳痿拉在椅子上坐下,三人对视了眼,王枫微笑道:“我们三兄弟六年没聚聚了,今日不醉不归。”说完他举起了酒瓶。

  老花和阳痿对视了眼,三人大吼地喝起了啤酒。

  不会儿,刚才那名啤酒妹带了几个小妹妹过来,见菊花潮都过来了,而且对这年轻人竟如此恭敬,不起心下疑惑,他究竟是个什么人啊?

  “小丽,你傻坐着干什么?”老花只手揉捏着名美女的酥胸,对王枫身旁的女孩子吼道。

  “哦,我”她说完连忙转身挽住王枫的手臂,媚笑道:“大哥,你是做什么的啊?”

  这句话问出来,王枫尴尬地笑了笑,说:“哥哥我刚从监狱出来。”

  “啊,双手在她的娇躯上抚摩了几下,笑眯眯地道:“不用害怕,哥哥我是好人,不会害你的。”

  第五章斯文败类

  “嗯”

  客人至上,啤酒妹不敢拂逆王枫的意思,但身旁坐了个刚从监狱出来的犯人,她的表情难看的要命。如果不是对面有两个十里街的霸王,此刻她恐怕早已经吓跑了。

  王枫好色,但并不代表他没品,眼前的啤酒妹他点兴趣都没有,动手动脚只不过六年没见女人,哪怕是头母猪,他也觉得如花似玉。过过手瘾就当是慰藉那六年的饥渴吧。

  酒过三巡,酒吧的人越来越多,穿地花枝招展的美女们在雷池扭腰甩臀,个个好不尽兴。小混混打扮的年轻人也在酒吧疯狂嘶吼。王枫微微皱眉,这种地方不太适合自己。以前或许他会喜欢,但现在,在监狱里沉淀了六年。这种地方他感觉很恶心。又或许,现在的王枫,只是个想平淡生活的人。

  “老大,什么时候带着我们继续干,先把隔壁的鹊桥街拿下,鹊桥街的白虎半嚣张的很!”老花肆无忌惮地说道。

  “以后打打杀杀的事情别找我,我专心找工作,不会和你们鬼混了。”王枫揉了揉眉心,懒散地说道。

  “什么?”老花忽然站了起来,满脸不可思议地盯着王枫,诡异地笑道:“老大你确定不鬼混了?”

  “怎么?不相信我?”王枫脸的不爽。

  “不是。”老花摸了摸下巴,滛荡地问道:“你准备找什么工作?”

  “当保安。”王枫淡淡地说道。

  “”老花的脸庞阵抽搐,旋即捂住肚子个劲的乱笑道:“你当保安?你当打手还能凑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