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哦,这么说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给了这么份让我磨练耐力的工作?”王枫眼角微微抽搐。

  “别我不是这个意思。王老弟,你就帮帮我吧,你在学校的事迹我都知道了,相信你至少能撑个月。我可是和董事会的那群老家伙打赌的。如果你连个月都撑不住,我的损失可就大了。”

  “我操!”

  王枫差点没脚将他从十八楼踢下去。龇牙咧嘴道:“你当老子是玩物了?”

  “没兄弟,我只是希望你能坚持下去。菲菲也直缠着我让我把你调走。我直都压着,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只要你能将他们这个班级教好,到时候董事会会奖励你十万。”

  “十万?”王枫摇头道:“那我也得有命花才成。要不这样吧,你们慢慢的给我,个月给我两万,五个月之后或许我就能把他们征服了。”

  “这个不行,天知道你是不是五个月拿完了就走人,学校的事情也不管,我们不是亏大了。”

  “哎,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英勇献身,粉身碎骨在所不惜。”王枫将李股东口袋的包软中华掏出来好奇地问道。“你和苏菲菲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得好好研究下。

  “她是我侄女。老爸是我的亲哥哥。”

  罢出教务楼,王枫便看见名靓丽迷人的身影站在大门口,雪白的脖子上戴着条别致的银白项链。马尾清爽地吊在脑后,青春洋溢。他眼瞧去,竟是沐晚晴。

  假装斯文戴上眼镜,王老师踏着方步走过去,微笑道:“沐老师在等人么?”

  “嗯,我在等人。”沐晚晴小脸酡红地说。

  “哦。等到了吗?”王老师挠了挠头,脸莫名其妙。

  “等到了。”沐晚晴说着指了指王枫,“就是等你。”

  “哦?等我?”王枫左右打量了几眼,问道:“等我做什么?”

  “吃晚餐啊!顺便聊天。”

  “不要了吧,上次和你吃饭我的车就被人砸烂了,这次和你吃饭我怕被砸烂的会是我的人。”王枫全身颤,和美女吃饭他很喜欢,但吃饭的惨重代价他承受不起。

  “怎么会啦,又不是只有我们俩”想起上次学生制造的谣言,她也羞涩万分。

  “哦?还有别人?”

  “我同事,走吧,会儿和你说。”沐晚晴说着拉住王枫粗糙的手掌,王枫微微愣,旋即感受到手心传来的温润滑腻,他心中感慨。妈的,老子总算牵到女孩儿的手了。

  十六岁就进监狱的王枫哪里与什么女孩子接触过,当年在黑道上颇有名声,但年龄不大,对男女之事知半解,唯亲密接触过的女孩儿也只有杨紫雪。但王枫的心中只是将她当自己小妹。并不任何遐想,此刻握住沐晚晴的小手儿,他的心扑扑乱跳起来。

  吃饭的地方是靠近校外的家还算豪华的西餐厅。这儿餐厅的客户都是教师学生,摆设格调都极为浪漫。

  王枫将哈雷闪电停在餐厅外面,在沐晚晴有意识的情况下携手而进。

  进了门,个年轻男子招呼了他们声,见两人进手牵手,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但也只是眨眼之间便恢复过来。

  王枫见竟是那在花园见到的小白脸,不明所以地望了沐晚晴眼,却被不由分说的沐晚晴拉到了餐厅靠窗的座位坐下。

  “王老师,你怎么来了?”

  罢坐下的王枫就听到了小白脸的质问。

  “是我请他来的,反正你点了这么多菜,多个人应该没问题的吧?”沐晚晴没等王枫回答,便帮他解围。

  “呵呵,当然没问题。”

  王枫还是有点摸不着头脑,悄悄地捏了下沐晚晴的手心,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沐晚晴被王枫下意识地捏,娇躯竟隐隐有些发热,轻抚额前青丝,笑道:“王枫,我来给你介绍,他是我的同时,卢友年,和我样,是教音乐的。”

  “你好,我是三年二班班主任王枫。”王枫礼貌地伸出手臂。

  “你好。”

  酒菜涸旗就上来了,不过是西餐,王枫眼珠子都瞪傻了,妈的,老子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西餐,这回可要开荤了。

  他发觉卢友年对自己似乎不太友好,而看着沐晚晴的眼神却极为火热。妈的,沐晚晴不会是拉老子当电灯泡来了吧?

  想到这儿,他心情极为不爽。

  “王老师,不知道您爸妈是在哪儿工作?”

  来了,这才几分钟就问上老子家庭状况来了。自以为是的王枫更加确信沐晚晴就是来打击自己的。对,极有可能就是因为上次和她吃饭,被学生们散布谣言,以至于丢她脸了。所以现在带着自己的男朋友来羞辱老子?

  王枫是个猥琐的家伙,人家越是想打击他。他越是会反抗,而且还是极度无耻的反抗。

  “哦,我爸妈是美国金融界的,饮食业建筑业影视都有不少产业。他们直要我过去帮他们,不过我的理想是当教师,所以直找各种理由推脱。”王枫神色淡定,敲开瓶红酒给别倒了三杯,脸绅士地问道:“不知卢老师的爸妈在哪儿工作。”

  王枫留意到自己吹牛的时候,他的脸色阴晴不定,可能是被自己的话吓到了。心下冷笑,浅浅喝了口红酒,满脸笑意地盯着他。

  “我家人只是在华新市开了家小鲍司,呵呵,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卢有年后背冷汗涔涔,这家伙不会是吹牛吧?家人在美国做大生意,他会来这儿当教师?而且全身的衣服加起来还不到五百块。

  第六十六章死不要脸

  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的确有不寻常人的地方。在学校还没几个教师刚和训导主任对着干。以前有几个例子。但后来都被训导主任以各种理由向董事会投诉给辞职了。而他却与训导主任正大光明的对着干。不但没事,反而深得李股东欣赏。这些都说明他不会是个普通人。难道这家伙是扮猪吃老虎?

  王枫见他说的家世与自己吹牛出来的家世相差甚远,淡淡地笑道:“其实我们年轻人不应该靠家里的钱财来挥霍充门面。就好像我,每个月四千薪水,我只拿五百出来作为生活费用,三千捐给了华新市红十字协会中心。要知道全世界有许多劳苦人民连饭都吃不上。还有另外五百块我存进银行,以后娶媳妇用的。而且我也希望我的妻子以后和我样,多做好事,不能爱慕虚荣。”

  他虽然没有直接骂卢友年,但却指桑骂槐说他用家里的钱充门面胡乱挥霍。其实也差不多,在这儿吃顿,至少也得好几千。若是稍微来瓶好点的红酒,他当教师个月的薪水还不够这顿饭。

  难道晚晴是找他来打击自己的?如果不是这样,刚才为什么要当着自己的面牵着他的手呢?

  两个大男人的心态恰恰样,王枫从开始就认为沐晚晴把自己叫来是想让她的男朋友来羞辱自己。而卢友年也与他的想法大同小异。

  时间,两个大男人的眼眸中擦出了强烈的火花。

  沐晚晴也察觉到他们的不对劲,端起酒杯微笑道:“来,别关顾着说话,我们喝杯。”

  三人各怀心事地喝了杯红酒。牛排鹅肝已经上来,王枫手足无措地看着眼前的刀叉。他很想找服务员要双筷子。刀叉拿来戳人是他的强项。用来吃东西他就不行了。

  左右看了几眼,他始终无法动手。卢友年与沐晚晴都斯文地吃了起来。王枫怒气更盛。什么狗屁请老子吃饭。老子吃不好怎么吃?

  “王老师,你怎么不吃啊?”卢友年冷笑声,他看出王枫可能是不会吃西餐。现下西餐已经十分普及,也不乏不少人吃不好西餐。刚才王枫所言自己的爸妈都是大公司老板,怎么可能吃不好西餐。想到这儿,他觉得王枫说的家世应该是吹牛。又道:“王老师,你不会吃不好西餐吧?”

  “放屁!”

  虱中的王枫爆了句粗口,慷慨陈词道:“我怎么可能吃不好西餐?”

  他说着将心横,也不顾两人目瞪口呆的表情,把抓起刀叉在瓷盘中乱戳了几下,却怎么也无法将牛排抓起来,个心急,竟不小心将牛排推到卢友年的胸口上。

  卢友年惨叫声,连忙退后两步,扒掉挂在胸口的牛排,生气道:“王老师,你做什么?”

  “哦,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王枫肚子里笑坏了,沐晚晴连忙抓起纸巾走过去,帮卢友年拭擦了几下,轻声道:“快擦擦吧。”

  妈的,狗男女。王枫心中暗骂,你们吃就吃,叫老子来,好啊,看老子不整死你个小白脸!

  在美人儿的番劝慰下,卢友年表现的极为男人绅士。重新坐在座位上,肚子里却将王枫全家都骂上了。这套西装可是花了老子三万块买来的啊!

  “哎,卢老师,其实作为中国人,我们不应该崇洋媚外,好好的用筷子吃饭多好,为什么要用刀叉了。刚才还好飞出来的是牛排不是刀叉。要不然,啧啧”王枫脸无奈地叹息。

  “王老师!”

  沐晚晴忍不住娇嗔了声,她觉得王枫做的有点太过分了。把人家的西装弄脏了不但不道歉,反而说风凉话。

  王枫微微愣,只是摇头道:“沐老师,下次你如果被别人邀请,最好别吃西餐。像我这样厚道的人可不多了。如果人家的刀叉飞在你的身上,那可就不妙了。”

  “你”

  这话明显就是骂卢友年的,小白脸脸色阵青白,忍住发颤的身躯,冷笑道:“王老师,你刚才不是说自己会吃么?为什么会这么不小心呢?而且,既然你是大家族出生,怎么可能吃西餐都不会。”

  王枫说话太直白,卢友年也顾不得脸面,径直地揭穿了王枫谎言。

  求收藏啊!大家觉得满意收藏起来,这是对流氓最大的支持!

  第六十七章无耻王老师

  却没想到他脸色不变,不动声色地说:“很抱歉,我家教好,家人虽然在美国,但从小编输爱国情操。我家人从不吃西餐,我也顶多出去应酬的时候极少吃几次。对了,我并不是不会吃。主要是你找的地方太低档,刀叉质量都不太好。”

  卢友年被王枫番舌灿莲花羞辱的脸色皂白,沐晚晴也甚为难堪,偷偷地白了王枫几眼,他却毫不理会,轻巧地喝了口红酒,淡淡地瞧着卢友年。

  这会儿三人都陷入了平静,王枫心中恼火的是沐晚晴把自己带来这儿羞辱自己。若是平时,他虽然为人不好,但也不至于对不认识的人做出如此过分的举动。暴徒性格的王枫有点变态,心情不爽了,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这也可能就是人自私的面。

  沐晚晴见气氛微妙,推了推王枫道:“王枫,我们晚上去看电影吧。”

  她没忘记来这儿的目的,卢友年直对自己穷追不舍,但偏偏她对卢友年这样的花花公子没点好感,所以才会找王枫来顶替自己男朋友,让卢友年死了这条心。却没想到王枫不分青红皂白地在这儿大肆羞辱卢友年,她现在极为后悔带王枫来这儿了。

  “干嘛,我不喜欢去电影院看电影,那些老套的狗血情节实在不敢恭维,我要看也最多回家温习红旗飘飘,小兵张嘎等爱国电影。再说了,晚上我还要回家准备教案,可没你这么多时间瞎混。”王枫冷淡地回应,干啥?想贿赂老子?老子不吃这套。

  愚蠢的王枫铁了心认为沐晚晴是来羞辱自己的。此刻对她也没好脸色。

  卢友年连忙插话道:“晚晴,我晚上有时间,不如我陪你吧。”

  “这个”沐晚晴可怜兮兮地向王枫发送求救信号。

  王枫虽然看见了,但却不明白她究竟什么意思。还想玩老子?靠,老子可不是白痴。

  “是啊,既然卢老师喜欢那种脑残人士才看的电影,不如让他陪你吧,我可没这个兴趣。”王枫说着点燃香烟摸了摸鸡窝头型,满脸的了无生趣。

  卢友年与沐晚晴脸色阵青白,沐晚晴忽然站起来,冷冷道:“王枫,你太过分了!”说罢转身便冲出了餐厅。

  卢友年见状也准备追出去,王枫连忙穿起偷偷脱掉的皮鞋,招手叫道:“卢友年老师,你还没结账呢!”

  卢友年脸色苍白,这个家伙简直太恶心了。匆匆结账冲出去找沐晚晴。

  “他奶奶的,想玩老子,知道老子厉害了吧。”王枫心满意足地将餐桌上的红酒喝完,摸着肚子懒洋洋地走出了餐厅。虽然没吃什么东西,但喝了大肚子的红酒,早已没了胃口吃别的东西。

  戴上头盔,王枫志得意满,容光焕发扬长而去,半路上,王枫忽然瞥见个熟悉的身影,他停下车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眸,摘下头盔,只见家酒吧门外个娇柔的女孩正撑着墙壁呕吐不已。从背影上看,王枫觉得很熟悉。准备横穿马路的时候,几名衣装奇怪的男子从酒吧走出来,见到那女孩之后,全都围了过去。有几个混混还想对女孩动手。女孩虽然在迷醉当中,却还是下意识地挥动手臂将他们推开。

  就在女孩转过身的时候,王枫瞧清楚她的脸庞,竟是苏菲菲!

  那几名小流氓似乎想要调戏苏菲菲,而苏菲菲因为处于迷醉状态,只是味是反抗,不然他们近身。

  王枫见之下,血液顿时暴躁。他妈的,老子学生都敢调戏!

  彼不得是否闯了红灯,发动引擎飞快地冲了过去。停下哈雷,王枫冲过去吼叫道:“都他妈给老子住手!”

  那几名小流氓见有人来管闲事,好几个人转过身,怒骂道:“你他妈什么东西!耙管大爷的闲事,兄弟们上,操翻他!”

  几名小流氓手中抄着啤酒瓶朝王枫飞奔过去。

  王枫毫不犹豫地逮住最前面的流氓肩膀,脚踢中他的胯间,只手擒住他的头发朝膝盖上顶去。顿时篷妖艳的血液绽放。将他扔到旁,脚踢中第二名小流氓的小肮,抄起地上的啤酒瓶朝他的脑袋上砸去。

  惨叫声在黑夜中响起。此刻已经八点多,街边昏黄的路灯早已亮起,这条街道比较繁华,不少来来往往的行人瞧见王枫这边的状况。但也没个人报警抑或上前阻止。待得王枫将他们全部干翻,走到蹲在角落的苏菲菲,柔声道:“苏菲菲,你没事吧?”

  “你”苏菲菲醉眼微醺,小脸酡红,看来醉的不轻。王枫飞快冲进酒吧找来几块冰块用手摩擦了几下,在她的额头和脸蛋上抚摩了几下,刺激得苏菲菲清醒了些。见班主任竟在自己的脸上乱摸,尖叫声,推开王枫道:“你做什么?”

  个美好的传说,在看完本章收藏的读者大大们走在路上会被美女抑或帅哥看中,收藏试试_

  第六十八章化身“蝙蝠侠”

  “我?”王枫苦笑道:“你刚才差点被别人欺负了,你知道么?”

  “”苏菲菲瞧了眼四周躺在地上呻吟的小混混,迷惑道:“是你救的我?”

  “我没这个本事,刚才蝙蝠侠飞下来将他们打趴的。”王枫将手中尚未融化的冰块递给苏菲菲道:“用冰解解酒,会儿我找你算账!”

  “两块冰块放在雪白的脖子上敷了几下,满脸疑惑地问。

  “你说算什么?这么晚了不回家来酒吧喝酒,刚才差点被人拖进巷子强犦了知道吗?”王枫指了指这群流氓,说道:“你认识他们?”

  “不认识。”苏菲菲低垂着脑袋。

  “

  其实他们哪里是不想滚,主要是王枫下手太狠,而且只打他们致命的地方。要么就是胯裆,要么就是肋骨,如果能跑他们早跑了。

  不过即便走都走不动了,他们爬也是要爬走的。再待在这儿惹怒了这个暴徒,天知道会不会把自己给打死!

  王枫转过身,冷冷道:“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家!”

  “不!我不回家!”苏菲菲退后两步,脸警惕地盯着王枫。

  “不回家你去哪?”王枫有点生气了,虽然她只是自己的学生,但关心学生是必须的。至少要关心她的生活吧?他承认,如果对方不是美女的话,他绝对不会这么关心

  “你管我!?”苏菲菲跺了跺脚,又想走进酒吧,王枫把拉住她,冷笑道:“你别忘记了,我是你的班主任,难道还不能管你!”

  “我说不让你管就不让你管,你放手啊!”苏菲菲的眼眶都红了起来,小脸蛋在昏黄的路灯下显得格外娇嫩。

  王枫刚想说什么,街边尽头忽然响起警笛声,他心下颤,妈的,现在交警的速度怎么这么快了。以前不都是英雄救美完了才出现的么?

  边。

  “喂,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吵个毛,没见警察来了!”王枫将她抱上哈雷,自己也跳了上来。

  “来就来了,你怕什么?”

  “我把那群人打成那样了,警察会请我进局子喝咖啡的。”

  “你刚才不是说蝙蝠侠打的么?”

  “难道你不知道我就是蝙蝠侠?”

  王枫启动引擎,刚准备闪人,后面已经传来了交警的叫声。

  “前面的摩托车停下来,接受检查。”身后传来巨大的喇叭声。

  王枫扭头看两名交警威风凛凛地驾着摩托车开过来,他把抓起头盔朝后面飞奔而来的摩托车扔过去,破口大骂:“停你妈!”

  “嗖”地声,哈雷消失在橘黄路灯的尽头

  凉风习习,哈雷如同闪电般在充斥着橘黄|色路灯的马路上飞驰。

  王枫头发被吹的很凌乱,身上混合着汗臭味与酒精的味道,腰身被苏菲菲紧紧地搂着,歪斜着脑袋,苏菲菲静静地看着王枫的侧脸。刚毅硬朗的线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