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拍戏有什么区别啊?”

  “当然有了!”张导演脸无奈地道:“很多有你的戏份因为你不在,所以慕容小姐只能拍她自己的独白,要是她也不拍的话,我们整个剧组的人就没多少事情可做了,这里拍戏每秒钟都是用千来计算的啊。你以为我们很多钱耗费啊?”

  “汗”

  王大官人抓了抓大腿,抬头见慕容水月脸疲惫地拍戏,他心中颇为惭愧,拍了拍张导演的肩膀,笑道:“让慕容小姐休息吧,我去化妆,会儿就出来。”

  “赶紧了”

  在化妆师打扮了十五分钟,王大官人脸洒脱地走出了化妆师,所有人都脸痴呆地盯着王枫,他脸装逼,眼神凌厉地大步走过去

  扑通

  王枫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低头看,原来王枫踩到自己风衣,栽倒在地了

  第四百四十三章银枫初恋女友

  番笑话过后,王枫缓缓站起来,脸尴尬,咳嗽声,走进了厂棚。

  慕容水月接过王枫的矿泉水喝口,幽幽道:“你若是再不来,我就要死了。”

  “呃,没这么夸张吧,其实我觉得你的演技不怎么样,随便找个替身也可以啊。”王大官人脸得瑟地道。

  “去死,全都是正面的戏,怎么用替身啊?”慕容水月紧绷着俏脸,脸不满地道。

  张导演等人瞧着两人打情骂俏,心想,慕容小姐为了不拖戏的后退和不让大家对王枫有意见,宁愿自己辛苦也要撑下去,而这家伙来就打击慕容小姐,真不知道慕容小姐为什么会对这家伙这么好。要知道慕容水月可是国内线演员。不但人气火爆,唱片张张大卖,就连她的电影也是票房惊人,不论是歌手行业还是演员行列,她都算是国内的超级明星,却想不到对个粗俗不堪,身邋遢,虽然还有点儿演技的男子如此温柔。实在让在场堡作人员瞠目结舌啊。

  王枫微微笑,扶着慕容水月走下去后,打了个响指,笑道:“开始吧。”

  这场戏是接着慕容水月后面的画面转变过来的,慕容水月在办公室研究些外星生物的存在,和他们的些生活特点与习惯。自从第次银枫看见慕容水月之后,他的意识便直围绕着慕容水月。冥冥之中,他感觉自己应该保护她,而且,她很面熟,熟悉的就好像他当年的初恋女友。

  但是他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少年。他只记得那场天昏地暗,场大战毁掉了无数空间,他后来在片爆炸后沉睡在个不知名的星球。他这个人类超级战士这沉睡,便是万年,而这万年,银枫的身体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再像当年那样孱弱,自然的,这所谓的孱弱只是相比现在是身体。当年的银枫之所以能与外星人对抗,那是因为他接受了人类科学家的改造,将他改造成了个比机器人还要恐怖的存在。他拳头可以砸碎个小型恒星。

  也正是因为这样,银枫才有了与外星生物对抗的能力。而因为那战,他离开了初恋女友。他曾经答应女友,不管如何,他都会回来的。可惜这战,他再也没有能力回去了。

  画面转变成银枫回忆的那个片段,那是个枫桥夜泊的浪漫夜晚,银枫给初恋女友戴上了条柔和的水晶项链,温柔道:“这是我对你的誓言,相信我,我会回来的”

  “银枫”

  银枫转身,漂亮女孩从身后抱住他,呢喃道:“我会等你回来的,定要回来,定”

  只是个短暂的画面,去将银枫的心态描绘的淋漓尽致,他眼神朦胧,站在太空中,衣服在空中飘荡,银白色面具上闪烁着刺眼的光芒,氤氲的气流制造了震撼的效果,所有人都凝视着王枫的举动。

  “万年过去了我可以回来了,可你去哪里了?对不起我没有实现诺言,我没有做出对你的承诺,对不起”

  嗖嗖

  几条古怪飞碟飞过来,银枫眼神微握缩,身子忽地从空中消失,飞碟飞过来,几名全身冒光的机器人从飞碟钻出来,唧唧歪歪了片刻,旁显示的字幕是:“怎么回事?头告诉我们这里有不明生物,怎么不见了。”

  他们拿起手中的扫描仪在四周扫描了片刻,忽然,警报灯疯狂地闪烁,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他们的身体开始颤抖,飞碟也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就在他们个个打算做好战斗准备的时候,名全身冒着寒气的银衣男子在道白光闪烁下,出现在他们面前。银枫眼神凌厉道:“万年了,想不到你们居然还没离开!”

  轰!

  银枫的身子竟毫无悬念地穿透他们身子,发出轰鸣之声,爆炸声在空中响起,几名龙套将盔甲都抓起来离开镜头,画面再次转向银枫,他手中冒出强烈的白光,轰地声,手中的白光飞射而出,几个奇形怪状的飞碟顿时爆炸开来,星空飞溅大量五颜六色的光芒,银枫那孤单的身影却停留在旁,直到镜头拉到镜头,回归到黑暗

  “!”

  张导演兴奋地叫了声,将王枫拉到镜头面前,脸得意地道:“看见没有,这就是你拍出来的效果!”

  王枫从头到尾欣赏了遍,摸着下巴道:“想不到老子就在哪里摆了几个动作,居然能搞出这么震撼的效果,社会发展的真快啊。”

  “哈哈,王枫,还有信心拍下个镜头没有?如果有的话,我们继续,若是状态不行,我们就不拍了。你的戏比慕容水月重要得多,观众要看的,也就是你这个人类战士。”

  “,没问题,等我休息下就可以了。”在外面的坏心情已经消失不见,他现在渐渐入戏,完全将自己当成个演员了。其实般导演是不会在个演员面前说你的戏份多重要,而贬低别的演员。尤其王枫还只是个新人,而慕容水月却是超级巨星。但现在,他们都知道慕容水月不会吃王枫的醋,反而,她似乎十分希望王枫能好好表演,所以基于这些条件,并没有任何人对导演方才的那番话有什么不满的地方。

  王枫坐在旁的躺椅上休息片刻,慕容水月便走过来,笑眯眯地道:“很不错嘛,第次拍戏居然能这么专业,啧啧,以后就专门当演员好了。”

  “边去,我作为人民教师,推动人类的进步,社会的发展,哪里能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里。再说了,演员个个都死沉沉的,你见过我这么朝气蓬勃的演员么?我若是真当演员,你们这些演员也就没饭吃了。鉴于这两点,我还是继续做我的教师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吧。”

  两人联络了下感情与将对白剧情熟悉下后,张导演便开始催促了。个导演对戏份的掌握度很高的时候,他都会十分强烈要求演员快速入戏,其实拍戏对于导演来说也是种享受,尤其是演员的精湛表演,更能让他们兴奋不已,而此刻的两名演员,就能让张导演感受到异常的兴奋。

  这场对白,是从人类发现太空中出现的巨大爆炸为切入点的

  第四百四十四章女主角的离奇失踪

  镑方面人员都已经到位,慕容水月与群配角准备妥当,张导演声叫起,从镜头中可以看出,他们每个人都坐在太空飞床,目标却是爆炸的那片星空。

  “为什么会忽然出现爆炸?方才我们在观察台发现这里出现大面积爆炸,而根据我们微型定位系统调查到这里居然还有个闪光点,很明显,那个闪光点,就是个人类。因为每种生物,从显示屏幕上出现的光点不同,而根据他们的推算,这个闪光点的发出者,竟是个人类!

  人类

  人类竟在太空中,而且,完全没有任何道具来帮助他在太空中飞行?

  他是如何做到的?

  慕容水月所饰演的端木勤勤表情顿时变的激动,通过对话筒对旁的同伴道:“你知道是谁么?”

  “不知道,这怎么可能?个人类,怎么可能没有任何的装备,就这么在这里?而且,你看那边!”

  端木勤勤的同伴抬起肥硕的手臂,指着旁还残留在空中的碎片道:“那些碎片,绝对不是我们人类飞船的质料,应该很有可能就是我们的敌人,太空生物的飞碟残留下来的。可是为什么他们会爆炸?而那个闪光点,竟会忽然消失不见!”

  端木轻轻头盔中的脸色猛地变,她也想知道,她也想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在几年前,为了探索爸妈的消息与那个人类战士银枫的存在,她来到了太空基地,在这里,她做了许多的调查与研究,她甚至想知道银枫究竟是否还存活着!

  可是这切,在几年的调查中,她无所获,而今天,她仿佛看见了希望。这个闪光点,究竟是什么人?亦或他究竟是不是个人!?

  端木勤勤的心已经紧张到了极限,她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般,脸色微微变得难看,良久,她忽地呢喃道:“我想,可能就是他”

  “谁?”同伴好奇地问道,边操控着飞船,边凝视着四周的情况。

  “你还记得我们所学习的资料上,在万年前,有个叫做银枫的人类战士么?当年,他个人抵挡了外来生物侵袭地球,而后来,他便消失在了茫茫宇宙。”端木勤勤脸紧迫地问道。

  “当然记得,他可是我的偶像。老天,你不会告诉我那个闪光点就是银枫吧?”同伴脸诧异,忽然尖叫道:“怎么可能,当年那战他已经于那些外来生物同归于尽,而且,就算他没有死去,万年都过去了,他怎么可能还存活在这个世界上。而且,当年他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是借助了科学家研究的套银白色战衣,才可以不被太空中的强大气流挤爆,而现在,他怎么可能还存在呢?”

  “不!我也不清楚,我只是猜测,可是,除了这个理由,你还能给我别的解释么?那个闪光点,究竟是什么东西?你能给我什么理由?”

  两人争辩着,耳麦中忽然响起总台的呼叫:“请三号母舰快速回来,快速回来,发现不明物体向你们靠近,快速回来!”

  “啊!”

  两人们地惊,同时,他们感觉四周的气流忽然变得剧烈起来,猛地,飞船开始不试曝制,端木勤勤的同伴不停地按动着飞船上的按钮,却发现原本灵活好用的按钮个都不再有作用。

  道银光闪过,刺眼的光霉得男子眼睛都睁不开,等他适应眼前光线的时候,却发现旁的端木勤勤居然在瞬间消失不见!

  “上帝,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切恢复正常的男子表情恐惧到了极限,不停地与端木勤勤沟通,却发现根本联系不到。

  “怎么了?三号,发生了什么事情?”耳麦中传来总部的声音。

  “大事不好,端木小姐居然在飞船中,我的旁$,尽在文学网边忽然消失了!”

  “消失了?”

  总部忽然混乱起来,每个人的表情都变得极为诧异。

  “快看,这里有个闪光点!”

  名高级官员忽然尖叫声,每个人的眼睛都盯在这个地步,那个光电在屏幕上飞行的速度并不算太快,但他们却知道,这样的速度,已经比飞船的速度还要快速很多倍了。

  老天,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命令三号飞船回来,总部已经乱作团,当他们从三号的嘴里得知事情的经过之后,所有人都了。

  “怎么可能?飞船毫无损失,端木小姐消失不见了?难道和她的爸妈样,都是被太空的吸引力给吸走了?”

  “当然不会,若真是吸走了,飞船也不会留下来。那个光点可以证明,她已经是被人掠走了!”

  “被掠走了?飞船点问题都没有。怎么被掠走的?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啊!”

  “太诡异了!居然就这么离奇的消失了。”高级官员们个个面色恐慌,如同世纪末日已经到来,他们不敢想象究竟是什么东西将端木勤勤掠走,但事实上,这个光电涸旗就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中。

  “为什么不去追那个刻意的光电?”端木勤勤的同伴吼叫道,他还没有从方才的恐慌中适应过来,面色苍白无比,仿若个神经病样。在这个安全基地,他们不需要穿抗压的衣服,也不需要戴很多的道具。万年以来,他们已经将月球改造的和地球没有多大的区别,甚至,他们已经在这里布置了层臭氧层,尽避还有许多地方与人类不样,但事实上,很多地方已经于地球没有区别了!

  “难道我们不想追么?但你可知道,这个光点的速度比我们这里最快的飞船还要快?而且,你们所在的那块地方,环境太过危险,我们不敢再贸然过去!”

  第四百四十五章天才电影人

  这是片被氤氲云彩笼罩的空间,四周闪烁着淡淡的星辰光彩。块七彩怪石上,空间仿若个半月牙,将这里笼罩住,环境十分不错,氧气也很充足。若是让科学家发现这个地方,简直会疯狂。要知道,在太空,找到个有氧气的地方,比在地球找到个还要困难。但偏偏,这块地方,这个女孩,真的全身都没有带任何呼吸与抗压的装备,却也能平稳的呼吸。

  氤氲的云彩中,名银面男子站立在旁,他凝视着石头上的女孩儿,唇角微微嗫嚅了下。方才,他本打算离开,但他感觉到这个女孩很近,非常的靠近。他不能离开,也不想离开。仿若被什么力量吸引住了般。他点儿都不想离开。

  轻轻地蹲下来,他的眼光有些飘忽不定,银面具里面的脸庞有些抽搐,沙哑的声音呢喃声,“是你么?真的是你?”

  他眼中忽然闪过道银光,女孩的衣领被拉开点,条充满了柔和光芒的项链出现在银面具男子面前,他的身躯猛地颤,眼中竟浮现抹水色。银牙紧紧咬住嘴唇,两滴珍珠般地泪水从眼中滚落下来。

  “真的是你?你来找我了?是来接我回家的么?”

  伤感迷惑的音乐响起,银枫的身躯不停颤抖,眼中抹过难以置信地目光,他只手缓缓伸过去,半之后,他又缓缓地抽了回来,忘返许多次之后,他的身子竟下子愣住了

  张导演面色激动,心里念叨,快去亲她啊快去啊!

  这瞬间,所有人都紧张起来,只要亲吻下,这个镜头便结束了,而且,还能达到异常震撼的效果,对于主角们来说,他们并不知道情况如何。但观众可都看得清二楚,他们知道情况怎么样,但偏偏这样的个故事,能引起观众的共鸣,因为,他们都知道,银枫在太空孤独生活了万年,此刻见到自己的初恋女友,他的心情会是如何?

  是个人都知道会是激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可是

  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银枫没有去亲吻端木勤勤,他只是只手凌空而放,眼神不停变换,那千万情绪从眼中迸裂而出,几乎包含了人类所有的感情。他的手臂在空中停留下来,所有工作人员都不敢出声,他们生怕出声,就会打搅了银枫的发挥。

  而张导演等人从初期的愤怒,到方才的无奈,到此刻的期待,他们不知道王枫究竟要用怎样种手段来表达隐藏了万年的感情。

  “我好想你知道么?这万年,我脑子里只有你若是没有你,我简直不过来的”

  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他道了句话之后,沉默了良久,坐在端木勤勤的身旁,面色变得十分古怪。深深地吸了口气,王枫双臂紧紧地抱住双臂,身子不停地颤抖,哪怕有银面具抵挡着,人们也能从他的表情看出丝痛苦,丝悲怆。

  这刻,王枫已经彻底入戏,而且,将心中对姐姐的思念股脑地发泄出来,眼中包含了复杂的感情,那滔滔不绝的难受从全身爆发出来。他的只手,轻轻地撩动端木勤勤的发丝,青丝随风飘动,张导演马上指挥人做特技,他的眼珠子却瞬不瞬地盯着镜头,仿若整个人得了老年痴呆症!

  “你是谁!?”

  个清脆好听的声音响起,这切动作出乎意料之外,他们的对白完全不是依靠着张导演的安排来做的,本来,剧本上编写的是当王枫吻了慕容水月下之后,慕容水月有了丝的感觉,而紧接着,王枫便想将他送回去,而慕容水月却在梦中呓语银枫的面子,这样,故事继续发展下去

  但此刻,她竟主动清醒过来,而且,脸震惊地盯着银枫,表情有些古怪,有些震惊,但更多的,却是恐慌。醒过来之后,她第个反应便是捂住鼻子,美丽的大眼睛转动几下,诧异地惊叫:“这里可以呼吸?”

  银枫的身子已经在道白光的闪动下,站在她的面前,淡淡道:“这里和地球样,可以呼吸。”

  “那么你究竟是谁?为什么我会在你这儿呢?还是是你将我从飞船中掠走的?”端木勤勤看着银枫的时候,忽然发现他的形象实在是太熟悉了,这不就是资料中,银枫的形象么?

  “我是谁?”银枫的表情有些古怪,忽然问道:“我想知道,你脖子上的项链,是谁给你的?”

  “项链?”

  端木勤勤只手在脖子上抚摩下,呢喃道:“这是我妈妈给我的,她说是她的祖先传给她的,代传代,已经传了百多代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端木勤勤的表情有些生涩,这种感情,尤其是伤感到了极限,完全利用心理独白与眼神对抗的戏份,她还显得不太成熟。但王枫却不同了,他的每个动作,每个表情,乃至于每个眼神,都充满了迷茫与忧伤,甚至,还有丝的与世隔绝,此刻的他,就好像是个天生的电影人。他的表情微微边,呢喃道:“你是说,是你的祖先传下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