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他阵头晕目眩。妈的,有钱人都喜欢搞螺旋楼层,等老子有钱了定搞个矩形楼层呃,那不是直都上不去了?

  他苦笑声,拍了拍满是油脂破洞的皮外衣,刚欲去推开房门,心下想,妈的,老子可陈侍者不算太熟悉啊?现在这么正大光明地登堂入室,会不会有些太快了?这样我会害羞的。转念想,说不定进去就能瞧见陈侍者那副睡美人的模样。站在门口天人交战番,王枫还是决定不要进去了。

  他虽然好色猥琐,但却不下流。他也从来不认为自己下流。摸屁股和胸部也是看人的,不是美女的他不会摸。不是熟悉的他不会摸,人家常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他却是老王只吃窝边草。

  再三考虑,王枫打算再等会儿,如果她不醒过来的话,就打电话进去好了。

  点燃支香烟,刚吸了几口,里面忽然传来声哀叹,王枫心下跳,连忙将耳朵靠过去,陈侍者那幽怨哀愁的声音渐渐响起。

  “你放心吧,我会忘记你,这么多年过去,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幼稚的女孩,又或许,从开始,我喜欢的就不是你,只不过你表现出来的能力让我折服,少女的心田永远都是为强者留下的。那么现在呢?我已经长大了,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了,我想,你应该从我的心中离开了”

  第四百五十八章停车场事件!!

  对,早应该离开了,我觉得我比林先生应该要年轻,要神勇,持久力更好!

  “谁?”

  卧室传来个冰冷无情的声音,老王心下跳。妈的,我的声音好像不是很大啊,这也能听到,简直就是兔子耳朵啊。

  他尴尬地咳嗽声,严肃道:“是我,王老师。”

  他自称王老师是因为对学校的怀念,他决定了,以后对别人都用王老师这个称呼,因为他喜欢。

  “哦,是你啊,进来吧。”

  陈侍者的声音下子柔软下来,竟还让王枫进去。

  王枫退后两步,脸不解地看了眼这个我是。是陈侍者的啊,她为什么要让我进去?不是应该和我去客厅聊天打屁的么。王老师心下惊,旋即想到个猥琐的问题,她该不会是想诱我吧?

  极有可能啊,以我这样出众的才华,风流潇洒,表人才,她看上我是极有可能的。嗯,到时候我小心点,严肃点,不然她有机可乘就好了。

  推门而入,陈侍者坐在床边手里拿着张照片,容颜在粉红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迷人,王老师小心肝砰砰直跳,心道:“要死了要死了”

  “你觉得我应该将这张照片烧了么?或许这样我就能彻底忘记他。”陈侍者看了没看王枫眼,只是低头呓语。

  “没必要”

  王枫独自坐在旁的沙发上,脸微笑地道:“照片可以当做留念,也能强化你的心理素质,为什么定要烧掉呢?烧掉,代表你的心还不够坚定。”

  “是么?”

  陈侍者苦涩地笑了起来,撩拨下额前的青丝,转身对王枫道:“不过我想”她话没说完,将旁的打火机点燃,将照片还是缓缓地靠了过去,“尽避如此,我还是想将这份回忆焚烧掉。你知道的,个人若是想忘记个人,那是很困苦的。”

  无奈叹息声,王枫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对于感情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他点儿也不懂。哪怕是柳如烟他们,王枫直都不知道出于种什么心态,又或许,他只不过是游戏人生。

  “王枫,我肚子好饿。”

  照片烧完,陈侍者玉手捂住小肚皮,脸惬意道:“能不能陪我吃宵夜?”

  “当然”

  浅水湾海洋餐厅。

  这是家拥有悠久历史的海鲜餐厅,许多恋人在热恋中都喜欢来这里吃海鲜,海风徐徐,吹打在人们的脸上,咸咸的味道让人们的心情顿时大好。

  王枫却是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乖乖,这地方苏菲菲她们都没叫我来过,我居然和陈侍者来了。若是被她们看见,以后胸部和屁股肯定是没得摸了。他左右偷窥几眼,仿若个小偷。

  陈侍者浅浅喝了口红酒,好笑道:“你在找东西?”

  “不是,我在看有没有人需要我的帮忙,你知道的,我乐善好施,心灵纯洁善良,很喜欢做好事不留名。”

  王枫说罢也喝了口红酒,四周遍布了大量人群,对对情侣勾肩搭背地说着悄悄话,王大官人颇为尴尬,心道:“若是和小菲菲在这里,我肯定可以把她抱在怀中摸几把,可惜现在对面的却是陈侍者,老子可没这个胆子。”

  “你是不是很不自在?”陈侍者的美眸中带着丝的笑意。

  “不是很不自在,是非常的不自在。”王老师揉了揉鼻子,严肃道:“陈侍者,如果你吃完了,我们就赶紧回去吧,我觉得你的身体不是很强壮,在这里吹海风怕你受不了。”

  耳畔还能听到从远处飘荡而来的海风,呼啸的声音让人们的心情很愉快,王枫却点都不愉快。不但不愉快,他还很紧张。陈侍者今天有点古怪,看着自己的眼神也很微妙,好像老虎看着自己的猎物样,让王枫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如果这样那你坐在我的旁边吧,帮我挡风可以么?”陈侍者玉脸微微有些泛红,也不知道是因为红酒喝的太多,有些醉眼迷离,还是别的

  “呃,这个啊”王老师挠了挠头,尴尬地坐在$,尽在文学网陈侍者旁边,见她的娇躯因为寒风冷得发颤,无奈地将皮外套脱下来,严肃道:“如果你不嫌我的衣服太破烂,那就穿着吧,逞强的下场就是你准备在家里休息个把月。”

  “呵呵”

  陈侍者迷人笑,接过王枫手中的皮外套,披在身上之后,撩拨几下被海风吹乱的发丝,醉眼微醺地转身瞧了眼餐厅四周的璀璨灯光,远处面面牌上闪烁着瑰丽的光彩,整个天空都被那些五颜六色的光芒烘托得华丽万分。

  “你觉得,华新市这个城市美丽么?”陈侍者低声呢喃。

  “很美。”王枫也抬头凝视着天空,唇角微微嗫嚅道:“这里有着太多的回忆与熟悉的东西,如果可以,我宁愿辈子都呆在这里。”

  “我也是”

  陈侍者转过身,瑶鼻微微皱了下,见两旁的女孩儿都被自己的男朋友抱在怀中,她有些不满道:“作为男士,你不觉得现在这样的环境中,应该多少表现下的么?”

  “呃,表现什么?”王枫脸白痴,心想,难道让我给她付账?不行,这里的东西太贵了,老子也没有信用卡,兜里只有几十块钱,还是打的回家的钱,想让我给你付账门都没有。除非你给我信用卡,我才会给你付账。

  “小白痴!”陈侍者轻哼声,有些撒娇的味道,嘀咕道:“也不知道你身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女孩子的。就你这副德行,只要是个女人恐怕都不会看上你。”

  她说这话的时候,心下却想,那我呢?因为他的出现,让自己彻底决定下来,至少,林先生在自己的心中,已经没有他那么重要了,至少,自己的生活,不会是为了林先生个人儿存在。

  “啊,哈哈你说的不错,其实我直很纳闷呢。”王老师脸义正言辞地道:“我觉得我做的还不是很好。要本事没本事,要家世没家世。最重要的是我长的也不是那种帅气的男人。除了成熟点,稳重点,对待女人温柔点,好像真找不出什么优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女孩子会喜欢和我在起。”他脸惭愧,心下去道:“其实没什么女孩喜欢和我在起啊?”

  “小白痴,你真的觉得自己这么没用?”陈侍者轻笑声,忽然伸出柔荑握住王枫满是老茧的手臂,轻声呢喃道:“我倒是觉得,你很不错呢。”

  “唔”

  王枫心下跳,这个举动有些暧昧。错,是十分暧昧。暧昧到王老师心跳如麻,脑子好像变成了个麻花样,彻底失去了理智,他想挣开,但怕将陈侍者弄疼,以至于就这么白痴地愣在当场,点儿反应都做不出来。若是此刻别的男人在面前,肯定会把将陈侍者搂进怀中,他却是点儿反应都没有。

  似乎觉得有些失态,陈侍者连忙与王枫分开,玉脸绯红道:“对不起”

  “没没关系。”王大官人心想,你刚才应该把我的手放在你胸部的,你的胸部至少也是罩杯,36尺寸的吧。妈的,真大啊,看的我都流口水了,可惜我不敢对你动手,奶奶的,要不然以后就好没日子过了。

  陈侍者也是芳心颤抖,她不知道为何刚才如此胆大,这恐怕是自己第次主动握男人的手心吧?但在碰触到王枫手心的瞬间,她的娇躯微微有些怪异,那种酥麻的感觉瞬间蔓延全身,她不知道那就叫做幸福还是如何。只不过,在握住王枫手心的同时,她感受到了强烈的心安理得,那是种很微妙,却很安稳的感觉。

  “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陈侍者有些受不了这里的气氛,王枫脸麻痹地盯着自己,却是点反应都没有。陈侍者感觉太丢人了,还是尽早回去的好。

  王枫担任司机,他不知道陈侍者为什么会让司机开车,只不过这样来,王枫就可以潇洒地开着这俩牛叉的跑车了,他启动引擎,缓缓开出停车场,就在他的目光扫射到旁黑暗地带的时候,忽然嗅到丝危险,与此同时,他的心猛地跳,种强烈的危险意识涌上心头。猛地扑到后面,拉着不知所措的陈侍者跳下车,不到三秒钟,枚仿若光束喷射的炸弹击中跑车,豪华跑车在瞬间爆炸开来,大量星火四处飞溅,整个停车场都被浓浓的烟雾笼罩

  第四百五十九章暗杀组的偷袭!!

  方才那不过是长久以来磨练出来的危险意识让王枫感受到种前所未有的危险那种毁灭性的危险意识让王枫的心下子紧绷起来。且不管是否真有那般危险,他还是义无反顾地拉着陈侍者扑了下去。

  火光飞溅而起,王枫扑在陈侍者的身上,将她保护在自己的胸膛,不让火苗窜到她的身上。后背传来股炙热的疼痛,他知道自己的后背被巨大的热浪击中,阵阵痛疼险些让他晕厥过去,待得热浪不再那么强烈,王枫连忙从地面挣扎起来,将脸色苍白的陈侍者扶起,目光在四周扫射,发现黑暗中几名黑衣男子正朝他这边飞奔而来,王枫的心情紧张到了极限,后背的伤势让他颇为无奈,行动势必受到巨大的阻碍,他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此刻被对方偷袭,他唯能做的就是保护陈侍者离开。

  “陈侍者,快点,上那辆车。”他指着辆黑色的汽车,催促她上去,自己却朝旁的黑暗中冲过去。

  “那你呢?”陈侍者忽然尖叫声,质问道,“你不走么?”

  “呵呵,放心吧,我会没事的。”王枫洒脱笑,后背上不断冒出鲜血,已经有点头晕目眩,他必须快速解决危险,若不然等到自己失血过多,想跑都没机会了。

  脚步轻盈地穿梭于黑暗,停车场漆黑片,他在进来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劲,为什么这里会如此黑暗?待得他上车的时候,这才感受到强烈的危险。那么他们应该是直就隐藏在这里吧?好家伙,居然偷袭老子,让老子查处是谁,定把你们全部干掉!

  他边在黑暗中躲避,脑子里琢磨究竟是谁想干掉自己。红花会巨头首先要排除,虽然他们实力惊人,但想将自己如何了,他们绝对不会有好下场,且不论自己与他们有多大的仇恨,他们顶多摆在台面上来解决,如果真是他们,恐怕王枫出监狱,每逃诩要在偷袭中度过了。将他们排除后,王枫能够想到的就只有段二叔莫文泰这边,还有陈冲的叔叔方面,最后方面,他依稀记得,除了这两方面,还有个隐藏的势力。他们直都在调查跟踪自己。但是他们究竟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另外两派的目的王枫基本上都能摸索出来,而这派,他却只是跟踪调查,并没做出太大的举动。

  “妈的!”

  王枫就地打滚,躲避过波机枪扫射,隐藏到根石柱后面,连续喘了几口气之后,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打架王枫是老手,爆发力足以毁灭任何人,但此刻对方有武器在身,他有点无计可施。

  “怦!”

  靠背的石柱传来子弹激射的声音,王枫心下暗想,“真当老子是软蛋了?”

  趁机从辆车上敲开小块玻璃,用平光镜扫射眼后面情况,尽避黑暗,却也能依稀捕捉到点影子。有三个人,他们的动作涸旗,就好像那种黑暗中的鬼魅样,让人有些拿不定主意。

  王枫知道遇到很角色了。若是般的敌人,哪怕是有枪械在身,他也毫不畏惧,若不然,这么多年以来,王枫早就被枪杀了,要知道,处于华新市这么个巨大的风暴中,王枫随时都要提防被暗算,但这么多年以来,他还没碰到过多么危险的事情。除了六年前的红花会,其他的时候,他基本上都能解决。

  但今天,他感觉有点棘手,那几人的身手相当了得。而且意识很强烈,动作十分小心,似乎知道自己的危险度,并不敢太过靠近,只是在远处等待机会,王枫心跳加速,后背上的鲜血不停地滚落下来,他不敢再等待。再这么熬下去,他怕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就已经流血过多挂掉了。

  “啧啧暴徒王枫,也不过如此嘛。我还以为你多厉害。为了个女人就变成这样了,真是浪得虚名啊!”

  个仿若金属摩擦出来的声音‘嘎嘎’响起,王枫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对方这样的挑衅让他的心情极度不爽,妈的,有本事出来和老子单挑,老子把你菊花踢爆。不过他不是白痴,胡思乱想番,对面再次响起个古怪的声音,“王枫,我们知道你受伤了,如果你出来的话,我们给你个痛快的了断,若不然,你就等着失血过多死去吧!”

  从声音上来分析,王枫知道他们隐藏了本来的声音,是害怕自己听出他们的声音么?还是害怕暴露身份。不论如何,自己应该知道他们是谁。他脸平静地点燃香烟吸了口,吐出口烟雾,在幽暗的路灯中显得格外的恐怖,脸庞上沾满了鲜血,后背的鲜血还在不停地冒出来,后背肯定是被什么东西刺穿了。阵刺痛让他难以抵挡,疼的那叫个撕心裂肺。方才那种强烈的爆炸将汽车炸飞,大量铁屑喷射出来,王枫受伤是正常现象。

  “怎么样?出来吧?既然做了,那就要承担下来”

  个声音说出这番话连忙闭上了嘴巴,另外两名男子似乎也在低声责怪,王枫却是淡淡笑,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了。

  “以前直以为暗杀组杀人都是靠拳头,想不到你们也需要武器啊?”王枫脸调侃地道。

  “什么暗杀组?不知道你说什么,只不过,既然你已经是个快要死去的人了,我想也没必要隐瞒你。”对方似乎已经不再隐瞒,方才那个人说漏嘴,他们知道凭借王枫的脑子,不难猜出他们是谁,“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你却连续杀了我们好几个兄弟,这笔帐我们定要和你算,就算你是暴徒也无所谓,我们暗杀组成廉几年,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人,包括你!”

  “果然是你们,我并不需要你们怕我,只不过,我的兄翟旗要来了,几百个菊花堂兄弟,我想知道你们带的火力够不够。”王枫轻蔑笑,身子却忍不住颤抖几下,鲜血流的太多,方才巨大的爆炸早已经将他的手机震坏,说这番话只不过是想给他们个警告,或者主动来攻击自己,或者,主动离开

  不过知道他们是暗杀组之后,王枫就没指望过他们会离开。

  暗杀组成员执行任务,从来没有完成不了的。而完成不了的任务,那就是成员以身殉职。这是他们的规矩,王枫清清楚楚。对方有三名男子,而且每个人的身手都很了得。哪怕是没有受伤,王枫也不敢保证在他们手中都有枪械的时候举将他们格杀,何况现在失血过多,他有点哭笑不得的味道。

  “好小子,果然已经通知人了!”名男子怒吼声,另外两名男子也跟随冲了过来,王枫将镜子放在空中,黑暗中,他看见三名男子都在飞快地冲过来,他的心紧张起来,这次攻击,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怦!”

  王枫的身子飞快地冲出去,个猛子扑在名男子身上,那男子脸色大变,刚欲拳砸过来,王枫躲避过去,只手捏碎对方咽喉,在落地的瞬间,将男子压在自己身上。随后阵机枪扫射而来,哪怕有男子给他抵挡住子弹,胸口依然被子弹的威力震得气血。

  夺过枪械也是阵扫射,那两名男子也扑进了黑暗中,王枫夺过枪械同时干掉名男子,暂时不会出现太过危机的时刻,而远处,辆黑色汽车兵没有离开,而是在路口等待着他。他无可奈何,不能离开,趁早将他们解决,若不然以后后患无穷,身后的鲜血依然流个不停,不过他自信暂时还能抵挡得住。

  “暴徒不狼暴徒,居然用这样的无耻方式欺骗我们!”

  名男子知道上当之后,脸愤怒地喝骂。

  “靠,老子没你们无耻。狗日的!”王枫躲避在后面抹掉额头上的冷汗,阵龇牙咧嘴。

  “王枫,我们现在换种方式,都将枪扔掉,用拳头解决问题如何?”名男子的声音忽然传来,王枫微微愣,唇角泛起抹冷笑,淡淡道:“可以,只不过,我需要你们承诺件事情。”

  “什么事情?”名男子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