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歪倒在旁,而手中的香烟还在焚烧,只不过他已经忘记去吸烟。

  苏菲菲做着功课,忽然手指软,将张白纸涂乱,面色$,尽在文学网陡然大变,胸口阵剧痛,仿若窒息般!

  “老师!”

  她脸上不满恐惧之色,仿若感觉到老师出了什么事情般,心口飞快跳动,冷汗从额头上缓缓冒出来,苏菲菲险些崩溃,只手捂住胸口,娇躯扭动几下,缓缓站起来,抓起手机给老师打过去。

  “您拨打的电话不再服务区,请验证号码再拨嘟嘟嘟嘟”

  “您拨打的电话不再服务区,请验证号码再拨嘟嘟嘟嘟”

  “”

  怎么回事,老师的号码怎么打不通了,为什么会这样

  苏菲菲焦头烂额,心慌意乱,连忙给陈冲他们打电话过去,段虎与陈冲正在酒吧喝酒,听到苏菲菲焦急的话语,连忙与老师联系,却也是同样联系不上。段虎连忙安慰苏菲菲,“菲菲,别担心,老师这么厉害的人,谁能伤害得了他?”

  “可是我心里很难受,老师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要不然不会这样的。”苏菲菲泪流满面,美眸微微红肿,着急道:“段虎,你和陈冲来接我,我们起去找老师!”

  柳如烟坐在电脑前等待着那十分钟的到来,她的心情越来越紧张,马上就要到时间了,老师怎么还没来?他不是说要来看自己的么?为什么马上就要到时间了,他不但不来,而且还不上网了?

  “唔”

  胸口在瞬间仿若被电击般,全身不停颤抖,脸色顿时变的苍白无比。

  “怎么回事?是老师出事了么?为什么心这么难受,好难受”

  柳如烟缓缓站起来,情不自禁地拿出手机,良久,她微微叹了口气,当挂钟响起的时候,她的表情变得温柔备至,那甜甜的笑容挂在脸上,她要用这十分钟给老师天以来唯能给予的温柔。

  “嘟嘟嘟嘟”

  打不通?老师怎么了?怎么会打不通?

  心下阵慌乱,她不知道该怎么才好,她感觉整个世界在瞬间灰暗下来,不再有任何光彩,他仿佛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下子失神。

  “怎么会这样,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

  小贝等人来到停车场,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不少警车还在这里看守着,小贝单独走进去,只见辆豪华轿车被炸得粉身碎骨,他双腿软,差点坐在地面。

  “这不是陈侍者的车么?”小贝双目在瞬间赤红起来,冲群警察吼道:“你们看见人没有?”

  他疯狂地冲过去,把抓住名警察的衣领,脸狰狞地吼道。

  “没没有,我们来的时候个人都没有,只有辆被炸烂的汽车。”警员脸恐惧,他看见了后面数百名菊花堂成员,辆辆摩托车看得他们咂舌不已,菊花堂最近风头猛烈,完全不将警局放在眼中,甚至还主动攻击警方,这对他们简直是奇耻大辱,但没办法,他们有强势的人撑腰,警方这边的老大时间也不敢真与菊花堂闹翻。

  “小贝,老大呢?老大呢?”阳痿满脸恐惧,看着眼前片狼藉,他们简直不敢相信。

  “老大!”阳痿仰天怒吼,双手抱住脑袋,身子在墙壁上狠狠地撞击几下,脸狰狞地走到汽车旁边,观察了片刻,泪水从虎目滚落下来,对小贝道:“查,定要查,挖地三尺,也要将他们找出来!”

  小贝钢牙紧咬,吐了口唾沫,冷冷道:“暗杀组。妈的,定是他们做的!”

  第四百六十三章疯狂地战斗!!

  币钟指向十二点整,巨大的挂钟发出轰隆的声响,漆黑的房间,陈侍者泪流满面地扶着王枫的脸颊,死气沉沉的脸上布满了痛苦,剑眉皱在起,唇角溢满血渍,全身竟还忍不住轻轻颤抖。

  “你真的会死么?”

  陈侍者忽然站起来,对旁的几名穿着白衣大褂的男子道:“如果他死了,你们也不用再活。”

  缓缓走出房间,里面传来痛苦的声音与低微的呻吟,陈侍者的心揪在起,疼痛难当,他是为了掩护自己,他用身子挡住了爆炸的力量,他是为了救自己

  两行清泪自美眸滑落下去,她不允许他死,不允许决不能死,不能

  从未有过如此伤心,从未有过如此疼痛,哪怕是林先生,也未让她如此难受。这瞬间,她仿若跌落十八层地狱,仿若被扔进油锅,仿若,失去了所有力气

  币钟滴答地走动,时间分秒地过去,房门发出声咯吱的声音,几名医生满头大汗地走出来,恭敬道:“陈侍者,已经救活了,只不过身体还很虚弱,需要调养几天。若不是他的体能极好,恐怕早已经撑不住了。”

  陈侍者颗悬在空中的心终于放松,她微微点头,淡淡道:“你们走吧,记住,这件事情任何人都不能说。”

  “是。”

  坐在床边,陈侍者握住王枫那双苍白的手心,她唇角微微嗫嚅,呢喃道:“小傻瓜,为什么要用身体还救我,我对你这么重要么?”

  “唔”

  王枫的甚至微韦动下,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仿若梦中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他的额头上不断渗出豆大的汗珠,手臂忽然用力握住陈侍者柔弱无骨的小手,久久不肯放开。

  “如果你真的离去,我该怎么办呢?”陈侍者竟情不自禁地道出这样句饱含深情的话语,俏脸微微红了起来,将脸蛋凑过去,在王枫脸颊上摩挲几下,呵气如兰地道:“王枫,答应我,别再这样做好么?你知道我会担心你么?”

  她个人喃喃自语,王枫却是句话多没听见,他深深锁起的眉头缓缓放松,嘴唇苍白枯涩,鼻息渐渐平稳,陈侍者帮王枫将头发整理好,忽然苦笑声,“为什么你的形象会这么邋遢,难道就点都没想过要改变下形象么?”

  苏菲菲的心慢慢好了起来,她满脸泪花地看着陈冲与段虎,抽泣道:“老师究竟去哪里了?你们知道么?”

  “我”段虎双虎目发红,双拳紧紧握在起,身躯都在颤抖,陈冲拍了拍他的肩膀,点燃支香烟递给他,苦笑道:“别激动,相信老师,他的实力不是般人所能比拟的,我不相信老师会出事。”

  “可是”段虎犹豫不决,吐出口烟雾,揉了揉眉心道:“我也相信。”

  苏菲菲见两个大男孩脸坚定,也不到再说什么,手机却在这个时候收到条短信。

  “放心吧,老师不会出事的。”

  竟是柳如烟发来的!

  苏菲菲脸震惊,连忙给柳如烟打了个电话,急切问道:“你知道老师在哪里?”

  “不知道。”柳如烟坐在阳台看着朗月繁星,呢喃道:“老师说过,她会陪我看星星的,我知道他不会骗我。”

  “那么你为什么这么肯定?”苏菲菲听着柳如烟那肆无忌惮地倾诉,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这个柳如烟现在越来越直白了,完全没有个女孩应该有的矜持,且与以往的柳如烟迥然不同,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过来。

  “如果我告诉你,我仅凭颗心,你相信么?”柳如烟喝了口红酒,懒散地道。

  喝红酒,是的。现在的柳如烟,每晚必须喝杯红酒,否则,她很难安睡,长时间的心理煎熬已经将她推倒了悬崖边,她不知道还能熬几天,这几天,她明显感觉时而会不试曝制。胸口会传来隐隐疼痛,脑子里,会无缘无故出现莫名其妙地话语,就好像在引诱着她,勾引着她,将她引入个奇怪的世界。

  “我相信!”

  十里街,华新市最近最为疯狂的区地,菊花堂内部成员与外围人员全体出动,千多名开车摩托车的年轻男子手里持着刀刃与钢管,将整条十里街都占据起来。大量内部人员腰间都别着枪械,每个人的脸上流露出来的是愤怒与痛苦。

  哧哧

  最前面辆摩托车横摆过来,只手在空中摇晃几下,喝道:“都他妈闭嘴!”

  顿时,整条街道都安静下来,行人早已被驱散,哪怕有几个胆子大的在旁偷看,也是躲得远远的,他们不明白为何会忽然发生这种事情,只知道,菊花堂好像死去了个超级b,而至于是谁,也没有人知道。

  “兄弟们,今日!踏平暗杀组!”阳痿脸彪悍地吼了声,忽然从远处飞奔而来辆银白色摩托车,名银装男子从哈雷上跳下来,摘掉头盔,老脸眼眶红肿地走到老花面前,冷冷道:“我也去!”

  “你不是在医院么?”阳痿脸迷惑地质问。

  “医院?”老花转过身,拳头捏得格格作响,若是此刻我还呆在医院,那我他妈就不是人!

  轰轰

  上千个引擎发出轰鸣的声音,十里街在这晚必将轰动华新市!

  些小流氓闻风躲避起来不敢出面,以为菊花堂要向他们动手,岂不知晚上都没发生什么事情,而那些菊花堂的成员也都离开了十里街

  暗杀组虽然是个杀手组织,但他们的严密性并不强,将暗杀组这个集团让所有人都知道,那么作为刑堂的身份,自然可以很好的隐藏起来。大隐隐于市,便是这么道理。用嚣张地身份隐藏嚣张$,尽在文学网的身份,在这点上,并没有多少人敢这样做。

  暗杀组集团总部位于华新市东湾市中心,甚至于在市面上,他们还是个保安公司,而内部成员便是专门做暗杀活动的。当然了,知道这些的并不太多。事实上,他们这样做也能为红花会赚到大笔钱财。

  千多辆摩托车如同洪水猛兽将暗杀组保安公司团团围住,数十名保安见这个场景,顿时吓的双腿发软,几名胆大的保安走过去欲走过去质问,几把砍刀嗖嗖射出来,径直地击中他们脑门,脑袋被劈成两半,红白相间的事物飞溅满地,场面血腥异常。

  “砍了他们!”老花马当先,开着哈雷冲过去。那群保安个个吓的屁滚尿流,抓起对讲机,吼道:“总部总部,有千多人偷袭”

  “什么,千多人?你和我开玩笑吧?”

  “放屁”

  扑哧

  那名保安忽然感觉脖子凉,当他想低头看究竟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发现看见的不是脖子,而是裤裆,还有种飘忽忽的感觉。怦地声,脑袋在地面滚动,男子的脑袋已经被名菊花堂成员割掉!

  数百名菊花堂成员从摩托车上跳下来冲进暗杀组保安公司,还有数百名菊花堂成员将保安公司团团围住,钢乖拼到不停地敲打,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行人见到这种画面,有的吓的疯狂逃离,有的干脆白眼翻,晕倒在地,而有些人却在远处不停拍照,不过十分钟,暗杀组外面人员已经被菊花堂砍杀殆尽,老花用绷带绑住流血的胳膊,冷酷地道:“上楼!”

  数十名菊花堂成员封锁路口,阳痿老花小贝冲在追前面,见人就砍,他们不愿用枪械,肉搏能给他们带来最大的发泄,他们挚爱这样的方式!

  “怦怦”

  大厅走廊传来阵脚步声,数十名西装男子从里面走出来,为首的两人怒吼道:“你们做什么?”

  “做什么?要你命!”

  老花马当先冲过去,那名男子毫不畏惧,脚揣在老花胸口,老花手中的砍刀也切在他的肩胛上,老花毫不后退,双手压住砍刀,怒吼几声,大骂道:“老子要你死!”

  力道太大,老花竟将对方的肩胛活生生切下来,其他西装男子见到这种血腥场面,顿时吓的后退,小贝等人也瞬间冲过来,见人就砍,直到杀上了三楼,老花才感觉自己用力多度,原本伤势就没好,方才还经过番激烈的打斗,此刻血气翻滚,脸色苍白,他吐了口唾沫,靠在墙壁上点燃香烟吸了几口,菊花堂成员分散去找还没有挂掉的暗杀组成员,他却脸平静地站在悠长空旷的走道上吸着香烟。

  “咚咚”

  墙壁上传来的声音,老花脸色不变,砍刀背在肩膀上,从嘴里吐出口烟雾,缓缓抬起头来

  第四百六十四章可爱的陈侍者

  前方三名黑衣男子,从头上到脚下都是黑色,衣领将脸庞遮掩住大半,根本看不清对方面容,唯脑拼到的只有那双双阴冷冰寒的黑色眸子。

  “暗杀高手?”老花单手弹掉烟头,双眼爆射出团怒意,手中砍刀抬起来,顺着墙壁滑过去,发出叮叮的刺耳声音,速度越来越快,脚步加快,老花大吼声,抓起砍刀疯狂砍下去。

  “叮叮!”

  对方手中猛地亮出把匕首,抵挡住老花攻势,老花后退两步,对方名黑衣男子也连续后退几步这才站稳,另外两名黑衣男子的眼中爆出怒意,嘶吼声,朝老花攻击过去。时间,狭小的走廊刀光剑影,哧哧的声音疯狂响起。

  铿!

  老花手中砍刀跌落,脸平静地站立,自然垂落的双臂鲜血不断滚落下来,脸庞苍白毫无血色,而对方的三名黑衣男子却是气喘如牛,其中名黑衣男子刺耳的声音响起,“菊花堂老花,果然厉害,只不过,你个人想干掉我们三个,简直做梦!”

  他们在此攻击而来,老花也从腰间拔出匕首,再次投入战斗。阵阵皮肤割破的声音传出,直到老花的匕首捅进名黑衣男子的心脏,他的脸上才浮现抹狰狞的狞笑。

  “去死吧!”

  脚踢飞那名男子,双手把握住黑衣男子匕首,鲜血从手心冒出来,老花的匕首割破他的咽喉,而另外名黑衣男子的匕首也毫不犹豫地插进老花小肮,老花脸色平静,只手抓住对方手腕,冷冷道:“暗杀组?废物!”

  惨叫声响起,老花从最后名黑衣男子的眼眸中拔出匕首,眼球穿透匕首被老花活生生拔出来,对方惨叫几声,软在地上抽搐不停,不过片刻也停止的痉挛奄奄息。

  老花忽然吐出口鲜血,顿时萎靡,靠在墙壁上,从口袋掏出支香烟点燃,凄惨地笑道:“老大,你去哪里了?真被炸死了么?”

  吐出口烟雾,小贝等人急忙赶来,见了眼血腥的场面,连忙扶住老花,关切道:“老花你没事吧?”

  “呵呵没事,你们怎么样了?”老花惨笑道。

  “全公司三百五十八人,个不留!”小贝脸阴沉,狰狞道:“只不过,他们的死,无法换取王枫的性命,我会找出他们的后台,到时候”

  这宿,陈侍者没有离开王枫步,直到她昏昏欲睡,这才趴在王枫胳膊上沉沉睡去。当东方抹过鱼肚白的时候,王枫的眼眸才无力地撑开,见脸倦意的陈侍者趴在旁边,微微愣,旋即苦笑声,妈的,想不到老子也有被女人照顾的天。他深深吸了口早晨的新鲜空气,感觉身体已经好了许多。

  手心传来片柔软,这才发现陈侍者柔荑竟握着自己,他阵尴尬,心想,难道我握着陈侍者的小手儿睡了晚?妈的,真是罪过啊,这么个极品御姐应该抱着我睡觉才对啊。说不定我还能摸几下对方的胸部。咦,她戴的是粉红色胸罩啊。太美妙了,胸前的嫩肉脑拼到五分之,如果脑拼到二分之说不定我就会流鼻血了。

  “唔”

  陈侍者的娇躯轻轻扭动下,瑶鼻发出勾魂夺魄的声音,王老师连忙闭上眼睛,心道:“不能让她发现我醒了。”

  陈侍者全身酸楚的从床边挣扎起来,见王枫脸色$,尽在文学网好转不少,沉重的心才平静下来,却发现手儿还在王枫的“掌握”之中,玉脸微红,轻轻抽出来,凝视着王枫那满是胡渣,憔悴不堪的脸庞,她芳心微跳,心中冒出个奇怪的念头。这个念头跳出来,她再也难以遏制。情不自禁地将头挪过去,柔软的樱唇轻轻吻了下王枫额头,玉脸绯红地转身去洗澡。

  “救命啊为什么不和我打啵?只是亲下额头,简直太邪恶了,这真是赤裸裸的挑逗啊!”

  王老师内心呐喊着,浑然不知自己的某个部位因为刚才嗅到陈侍者娇躯上的幽香与早晨的原因发生了男人都有的正常反应。

  想从床上爬起来,却感觉身体还有些无力,后背有些炙热,显然是伤口传来的疼痛,王枫干脆窝在床上不肯起来。鼻端传来的是淡淡的馨香。妈的,这不是陈侍者的床么?全身片柔软,被子上都有着陈侍者那熟美诱人的香味儿,王大官人真想永远睡在床上。脑子里回荡陈侍者那美妙的容颜,迷人的娇躯,甜美磁性的嗓音,他心下乱跳,心道:“真是个极品御姐啊。不知道和陈侍者赤裸裸地畅谈理想会是怎样番味道。”

  大概等了个多小时,直到王大官人感觉肚子有些微妙的变化之后,他才意识到个问题。他心想,现在已经是早上十点多了,老子还没吃早餐了,这个陈侍者真不厚道。我好歹也救过你吧。你该不会是上班去了,不打算管我了吧?

  正当他幽怨地思索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打开,王枫急忙将眼睛闭上,阵香风飘来,陈侍者略显狼狈地端着碗稀饭走进来,坐在床边,见王枫还没有醒过来,她轻轻叹,撩拨下额前的青丝,刚想先去洗漱下的时候,发现王枫的鼻子皱了几下,好像是有些痒的感觉。旋即,她发现王枫的手臂也有些发抖,先的愣,然后玉脸微红地点了点王枫额头,嗔道:“傻小子,别装睡了。”

  “呃”

  王老师老脸尴尬地睁开眼睛,见陈侍者的玉脸上竟有抹淡黑,好奇道:“你的脸上怎么脏了?”

  “啊!哪里脏了?”陈侍者玉手连忙捂住脸颊,模样儿分外可爱诱人,王大官人小心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