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没事的,放心吧。”

  “嗯。”秦组长玉脸绯红地从他身上下来,娇嗔道:“告诉我,昨晚你做什么去了?”

  “没做什么啊,都和你说了,真没事。”

  王枫可不敢说,难道说老子昨晚差点被人家炸死了?

  秦组长也不敢再说什么,她抱住王枫腰身,脸温柔道:“好吧,这些别说了,今晚我们去学校旁边的酒店好不好?”

  怦!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柳如烟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脸冰冷地盯着王枫,美眸中冒出浓烈的寒意,字字道:“王!枫!你!骗!我!”

  第四百六十七章柳如烟好了

  王枫身躯猛地颤,连忙与秦组长分开,冷汗从额头上冒出来,双腿软,差点栽倒在地上。瞧着柳如烟那冰寒的眸子,不禁毛骨悚然,这眼神太凌厉,太冰寒刺骨了。王枫全身不自在,嘀咕道:“我我”

  就如同个做错事情的小孩般在柳如烟面前忏悔,柳如烟却轻灵地走进来,站在王枫面前,淡淡道:“你说过的话可以不算话,做过的事情也不敢承认,我想问你,你对我说过的话,都是骗我的么?”

  如果是以前的柳如烟,她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之所以她会来办公室,完全因为昨晚担心牵挂了王枫晚上,因为她的心灵感应到王枫出现了危险,她几乎宿没睡觉,而今天早来到学校也是精神恍惚,直到后来听到同学说王枫来到办公室了,她的心中万分高兴。尽避表情冰冷,却也还是希望脑拼眼老师

  当她推门而入的时候,却发现,老师竟与秦组长搂抱在起。瞬间,她的心好像被块巨石压住,那呼吸困难的感觉让他险些崩溃,身躯渐渐冰凉,美眸中的抹温暖也变得冰冷

  “我”

  王枫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嘴巴阵发苦,盯着柳如烟那仿若冰山般地面容,心下阵惶恐,这样下去,柳如烟不但不会听取自己的话,反而会抵触自己,时间已经不多了,若是这样下去,柳如烟必定会香消玉殒

  秦组长也莫名所以,就算自己与王枫有什么关系似乎也轮不到个学生来管吧?为什么王枫会这么害怕?还有他好像十分畏惧柳如烟,不敢去得罪柳如烟,他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她大抵上知道王枫与苏菲菲和柳如烟都有些古怪的关系,但却不曾想过关系会如此复杂,甚至于,他们之间好像发生过,或者说是种默契与约定,让他们都不敢去碰触。下子,秦组长吃醋极了,冷哼声,淡淡道:“柳如烟,这里是办公室,希望你对老师尊重点。”

  “是么?”柳如烟缓缓转过身,全身都透着凉意,眼神更是毫无感情可言,柔唇里吐出三个字:“我喜欢!”

  “好了,好了,秦组长,我先带他出去。”

  王枫尴尬地拉着柳如烟走出办公室,来到远处的花园,秦组长气呼呼地坐在办公椅上发愁,这家伙太可恶了。居然在别的女孩面前这样对自己,晚上定找他报仇!

  “你还有话要和我说?”柳如烟的表情冷到了极点,微风徐徐吹过,却无法让王枫的心情平缓点。

  “有!绝对有!”

  王枫脸沉痛,严肃道:“知道我为什么会与秦组长那样么?”

  “为什么?”柳如烟脸冷淡,眼眸中却抹过丝好奇。

  “因为”王枫悲怆道:“我昨晚出去找了晚上,$,尽在文学网希望能找到件礼物送给你,那个东西对于我,对于你,都十分重要。如果我找不到,我会死无葬身之地,会认为这是对你的种亵渎,对你的种侮辱,对你的种强犦!”

  他声泪俱下,表情痛苦不已,仿佛世界末日就要到来,年没吃猪肉样难受。

  “找什么东西?”柳如烟的表情渐渐恢复了些。

  “真的想知道?不如晚上我去你家送给你吧?”王枫心猿意马,心如鹿撞,虚伪与紧张交缠,激动与不安纠结,老子能有什么东西送给你啊,不过是吹吹牛而已。本以为你不是那种刨根问底的女孩,想不到也这么八卦,现今的文化教育真是极其的恶劣啊!

  “现在说!”柳如烟冷冷地拒绝了王枫的猥琐意见。

  “这个东西就是”王枫故作低沉,脸庞阵黯然,忽然抬起头,双手放在柳如烟的香肩上,声泪俱下道:“如烟,你知道么,这段时间,我看着你日日的消瘦,日日的堕落,知道我的心有多么的疼痛,多么的难受,多么的万劫不复么?我想帮你,我想安慰你,可是你点机会都不给我,每次见到你,你都形同陌路,你知道我多难受么?我听人家说华新市有个寺庙,那里有种要做终极圣水,只要能在那里得到杯圣水,哪怕你是铁石心肠,都可以让你变得温柔。所以老师昨晚去那里等待了晚上”

  “真的?我怎么没听过有这样的寺庙?”柳如烟质问道。

  “很远的,我坐车坐了晚上才到,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寺庙已经关门,他们说让我明天来,但是我怎么能等,你知道我是多么的关心你么,我分钟都不敢耽误,哪里还能多等天,所幸那些老和尚也不是蛮不讲理,铁石心肠的人,说只要让我跪个小时,就能取到圣水。”王枫脸漠然地叹息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庭院情深深几许,为了爱情,我愿意付出切。你看”

  他卑鄙无耻下流地将破烂牛仔裤卷起来,膝盖上还真有两块伤痕,不过那是昨晚和暗杀组决斗的时候弄伤的,他兀自呓语道:“可惜我跪了晚上,当我艰难地走进寺庙的时候,他们却告诉我圣水已经完了,让我今天早点过去!”

  柳如烟的美眸微微温柔起来,撇嘴道:“就算是真的,那与你和秦组长做那种事情有关系么?”

  “当然有了!”

  王老师恬不知耻,大言不惭地道:“可能你不知道,秦组长窥视我美色很久了,我今天请假想带你起过去,她却要我给她摸几下才可以,所以你就看见了那幕”他心下却道:“秦组长,为了我,你就小小的牺牲下吧。”

  “哈欠!”秦组长全身凉,搓了搓手掌嘀咕:“什么人在诅咒我?”

  “原来是这样啊”柳如烟的表情缓和下来,尽避表情还是十分冰冷,但多了分平静与娴静,忽然抬起头,急切道:“你说的那个圣水是真的?”

  “呃是真的,要不然,我们今天放学了就去吧?”王枫心道,去了那里,切都是我做主,嘿嘿

  “嗯,那就这样。”柳如烟点了点头,又道:“老师我感觉,我的性情有了好转,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了,或许我已经好了!”

  第四百六十八章风马蚤的老王!

  “好了?”

  王枫脑子下仿若被千万水泥贯穿,顿时阵浆糊,她的好恐怕才是真正的发难吧?

  “那几天,她会感觉慢慢恢复正常,那么这才是真正的最后关头,她会渐渐失去意志力,渐渐失去最后斗志,而最后波攻击,将是致命的!”

  脑子里回荡在论坛上看见的这番话,王枫汗流浃背,表情古怪万分,柳如烟脸迷惑地道:“怎么了?你不希望我好?”

  “不”

  王枫深深地吸了口凉气,严肃道:“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正在慢慢恢复?又或者你感觉已经渐渐恢复了自我?”

  “就是这样子。”柳如烟平静地容颜中难以掩饰着抹激动。

  “那么我们今天去寺庙祈祷好么?希望,你能够真的好。”王枫的心沉重下来,不能告诉她,至少,让她在幸福中度过这次的劫难,她承受了太多,她的心灵已经脆弱不堪,不能再让柳如烟受到沉重的打击。她会崩溃的

  回到办公室,王枫咬着笔头在办公椅上沉思,他所说的那个寺庙并非不存在。当年姐姐就来过这儿,寺庙的名字叫做“静安寺”,很能让人心平气和。姐姐当年带自己来这儿,他的确度地将那暴躁不安的心情平静下来。只不过,他与柳如烟不同,柳如烟是被迫的。而他却是种天生的暴徒平静只是暂时,他无法改变自己的本性。而柳如烟,却是被控制了她本是个温柔娴静的女孩,两人的本质就是有着巨大的不同

  “妈的,晚上和小柳柳在寺庙度过晚上,和她畅谈人生理想,也不知道凭借我天纵奇才的口才能不能让小柳柳变得稳定下来。”摸着下巴,王老师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定要让小柳柳好过来,要不然老子想和她打啵都不行,这段时间小柳柳的胸部又发育了,真想摸几把啊。哎,我真可怜,看着胸部都不能摸,问世间,还有比我这更痛苦的事情么?”

  在办公室胡思乱想了中午,沐晚晴来找王枫吃午餐,在秦组长满脸醋意的容颜下尴尬地离开,他心想,偷情真不是人干的事情啊。尤其是她们还情同姐妹,妈的,若是哪天情曝光,老子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了。

  “王枫,你这几天怎么不找我了啊?”沐晚晴嘟起柔唇,脸不满地问道。

  “哎,现在的学生都太不听话了,我每晚做家访累的要命,实在是没时间照顾儿女私情啊。晚晴,你也知道我是个工作狂,为了学生们我可以放弃切的!”

  他面色沉重,双目浑浊,只待沐晚晴夸奖他番,再继续胡吹大牛。却发现沐晚晴的表情越发显得恐慌,握住王枫手臂,紧张道:“那晚上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好像要杀我们?”

  “哦,你说那几个人啊?”王枫尴尬地挠了挠头,打着哈哈道:“后来我问过警方了,他们只是些恐怖分子,嗯,是的,恐怖分子,警方说我做的非常好,他们这样的人如果不制服的话,在华新市会威胁到市民的安全。”

  王枫有点郁闷,看样子以后要多注意点。自己在她们眼中不过是个教师,断然不能让她们感觉自己还有别的身份。要不然以后就不能偷鸡摸狗的和她们厮混了。妈的,以后谁敢再惹老子,老子定爆你菊花。

  沐晚晴见他如是说,也不再质问,小脸微红道:“王枫,今晚去我家吃饭?”

  “干嘛?”王枫警惕地看了沐晚晴眼,脑子里闪过那晚在沐晚晴的家里差点出了大状况,不禁担心道:“我可不是随便的人。”

  “你瞎想什么啊?只是吃饭而已,再说了,人家很久以前就告诉你那种事情要在新婚之夜才可以的。”沐晚晴小手儿揉搓着衣角,玉脸片绯红。

  哎,新婚之夜?我王大官人哪里有机会结婚啊,这么多美女等着我去摸屁股和胸部,可不能为了颗树苗而放弃了整座森林,这绝对不是我的风格!

  揉了揉鼻子,点头道:“只要你不有邪恶念头,吃饭还是没有问题的。”

  下午

  第节课就是语文课,王枫早早来到三年二班,不少学生都流露出关心的表情。这让王大官人很是感动了把,心想,想不到老子的向心力还是很强大的嘛。不过是晚上的时间,他们就如此思念我了。

  “咳咳”

  王枫脸风騒地咳嗽声,懒洋洋道:“同学们,就算崇拜我,也不用表现的太明显了,老师脸皮比较薄。”

  “汗”

  学生们冷汗涔涔,段虎忽然问道:“老师,昨晚我们都很担心你呢!”

  “担心我干嘛?昨晚老师配合警方打击犯罪$,尽在文学网分子,你们应该为我感到骄傲!”王老师洋洋得意地吹牛大牛,个劲地将昨晚如何如何神勇地配合警方,这般这般地域犯罪分子斗智斗勇淋漓尽致地描绘出来,真是让学生们感觉他真遇到了犯罪分子般。段虎心下嘀咕:“你不去当老师,当个演说家会更出名!”

  王枫心情愉悦地与学生们胡吹大牛,柳如烟的容颜上也渐渐浮现了抹微笑,苏菲菲见这个场景,颗悬着的心也放松下来。但又发现柳如烟与老师直眉来眼去,小手儿捏着钢笔,心想,老师你太不给我面子了。居然当着我的面和别的女孩挤眉弄眼,下次定踹死你!

  节课在王老师风趣幽默,趣味横生的扯淡打屁中度过,点知识没有讲出来,学生们却感觉实在过得太快。

  “好了,下课。如果谁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去办公室找老师。不过说好了,男生就免谈了,老师这里只欢迎女生!”

  “我靠,老师你太风騒了!”

  “畜生啊,我与你势不两立!”

  “老天,求求你干掉老师吧,他是社会的败类,男人的耻辱,别再犹豫了,干翻他吧!”

  “不要嫉妒我的才华,不要嫉妒我的帅气,更不要嫉妒我过人的头脑!“王老师臭屁地拍了拍胸膛,脸彪悍道:“这是上天赐予的,谁让你们出生的时候脑袋先着地的?”

  回到办公室,后面跟随着苏菲菲与东方菁菁,王老师坐在椅子上,摸着下巴,在小菲菲的胸部上看了老半天,知道哈喇子快要流下来,这才吞了口唾沫,严肃道:“你们找老师有事情么?”

  “我”东方菁菁犹豫了片刻,贝齿轻轻咬了咬柔唇,艰难地看了王枫眼,什么话也没说,苦笑道:“没什么,我先回教室了。”

  “难道想对我示爱,但是有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王枫脸麻痹地嘀咕。

  “哼,你怎么不去死!”苏菲菲脸鄙夷地哼了声,趴在办公桌上,撑着下巴,不满道:“今天你的表现让本小姐非常不满!”

  “呃,我的小菲菲,我哪里表现的让你不开心了,不如晚上去我家畅谈人生理想,我告诉你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吧?”

  “拉倒吧,我对你的人生理想没有兴趣。”苏菲菲说罢从口袋拿出款手机,严肃道:“送给你的。以后别直用什么垃圾手机了,每次想找你都找不到,这款手机是诺基亚最新上市的,质量特别好,以后就用这款吧!”

  妈的,为什么直有美女送我手机?如果是送内裤该有多好?

  王枫点了点头,接过手机琢磨了几下,微笑道:“多少钱,等老师的薪水发了再还给你。”

  “算了,你的薪水估计已经预支到明年去了,哪里还有薪水还给我!”苏菲菲脸洋洋得意地道。

  “皇天在上!我只不过预支了两个月的,你怎么能如此看我!”王老师当手指天,脸的幽怨。

  “汗”

  苏菲菲与他打情骂俏了会儿,办公室的老师越来越多后,王老师摸着她的小手儿,温柔道:“小菲菲,老师打算等有钱了给你买个豪华别墅。”

  “我现在住的就是别墅,这对我没有诱惑力。”

  “呃,那我给你买套情趣内衣吧?”王老师绞尽脑汁地道。

  “我前几天在淘宝上看见过款很喜欢的,只不过感觉年龄太小了,还不适合穿。”

  “那”王枫挠了挠头,忽然将头低垂下来,猥琐道:“明天晚上再给我。”

  苏菲菲的娇羞万分地离开的,王老师仰头风騒大笑,心道:“小样,居然和我斗,简直不知死活!”

  第四百六十九章红姐很憔悴

  下午都在办公室聊天打屁,时而上网看看菊花堂那边的情况。这群兔崽子太无耻下流了,居然把暗杀给灭门,红花会肯定会关注这件事情。并且他们恐怕会派人找红花会麻烦只不过,暗杀究竟是所有巨头们决定的事情,还是只不过是个别的巨头居心叵测而将刑堂变成暗杀的呢?

  这是个无法预知的问题,看看巨头们的行动吧。如果他们集体愤怒,那就代表暗杀是他们起搞出来的事情。若不然,应该就是龙五和他们某些巨头搞出来的事情

  旋转几下圆珠笔,王老师愁眉苦脸。妈的,为什么事情就不能简单点啊,定要搞的这么复杂。妈的,老子的聪明是用来教学的,而不是考虑你们这些巨头做什么的。

  “王大官人,根据我的观察,你和秦组长的感情好像处于崩溃边缘。”刘大为走过来脸沉思,关切地道。

  “咦,我和秦组长什么时候有感情了?”老王死猪不怕开水烫地反问道。

  “少给我打马虎,你和秦组长的关系就差在华新市人民日报刊登了,据说你都去秦组长的家里吃饭了?”刘大为脸严肃地道。

  “呃,是去吃过,不过只是吃饭吧,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还去过苏菲菲家里吃饭呢!”老王脸得意地道。

  “嗯,那就说明你和苏菲菲也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我靠”

  王枫差点从椅子上栽倒下来,时间冷汗涔涔,嘀咕道:“你的想象力实在丰富,好莱坞不请你去编剧,简直是人类的损失。”

  “其实他们请过,只不过我对现在的工作非常满意,不想去那边发展,等以后了再看情况。”刘大为懒洋洋地回到座位上,美莲娇笑道:“是啊,上次个拍‘人与动物’的要刘大为同学去任职编剧,他不敢去。”

  “哈哈!”何亮等人狂笑起来,刘大为却是尴尬万分,脸悲哀道:“人类的史前文明还不是要靠我这样的人才去发掘,你们知道什么?人与动物就是种研究生物学的高级学究,般人是不可脑弃视二的。”

  王枫将圆珠笔砸过去,嘀咕道:“妈的,你还真是个老騒包!”

  “嘿!”

  刘大为接住圆珠笔,忽然脸猥琐道:“王大官人,什么时候再带我们去柳暗花明潇洒次啊,好久没去,怪想那里的小妞。”

  “啧啧”

  王枫抬起头,脸鄙夷道:“你可是为人师表啊,那种地方去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