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用香烟去点燃之后,嗖地声华丽地飞向天空,与此同时,那几辆直升机也在瞬间爆炸开来,璀璨瑰丽的烟火映红了整片天空,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了红晕。红姐等人脸诧异地看着眼前发生的切。就连常无风也是脸震惊。这个人手段太过狠毒凌厉了,居然在不动神色间,便能扭转形势,这实在是太过逆天了!

  “告诉我!”王枫手捏住对方下巴,“究竟是什么人,指使你来的?”

  第四百八十八章真情表露

  “哈哈你认为我会告诉你么?”男子阴冷地笑,忽然只手捏住王枫手臂,王枫眉头微微皱,松开他的下巴,揉了揉手臂,笑道:“不告诉我也可以,只不过呢你想离开这里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他的话说完,四面八方出现大量西装男子,有几名手中居然持着高速钢炮,乔四爷在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大声道:“王枫,还有什么事情?没有的话,我还要回去做事!”

  “没了,你滚吧!”

  他说罢,转身冲男子笑道:“几辆直升机就可以在华新市横行了?嗯,可能是你不知道乔四爷以前是做什么的吧,全亚洲有几个人不知道乔四爷是军火大亨?”

  常无风等人已经被震惊住了,想不到这切都是在王枫的掌控之中,而且,他居然会想到此刻有人暗算他们这个男人,果然不是般的人。

  “呵呵,你说的没错,几辆直升机的确不算什么。但是你恐怕忘记了件事情。”男子只手撑住下巴,狠狠地拧,竟将下巴给安好了。

  “什么?”王枫懒洋洋地问道。

  “你的学生,似乎还没有得救吧?”男子猖狂地笑道:“老子不信上百个超强火力团还拿不下你的学生。”

  “哦,这个问题啊”

  王枫心下跳,他们现在没事了么?如果真的出事了,是自己太小看陈冲还是如何?但至少,陈侍者定会赶去,如果现在没事,应该要打电话过来才对!

  叮叮叮!

  手机果然响了,王枫心终于放松下来,接通电话,待得对方说完,他轻松地将手机放进口袋,双手微韦动几下,走到男子面前,淡淡道:“对不起,你的计划再次失败。如果你选择告诉我的话,我可以考虑让你活着离开!”

  他说这话的声音很小,远处的刘大为与郭颖几乎听不见。

  “你”

  “别你啊我的,你的时间只有三十秒!”王枫抬手看了看时间,心道:“妈的,实在是不知道究竟是谁搞这么出。巨头们?他们现在连自保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来这出。而且,这种明目张胆地找段家麻烦,绝对不是般的蠢蛋能干的事情!那么究竟是谁在操纵呢?今日如果不是自己发现的找,恐怕问题就出大了妈的!究竟是什么人这么阴险?”

  他脑子里忽然闪过个人,龙五?是他么?如果他真的没死,那么他现在恐怕在休养生息吧?再不济,也不会傻到现在就出来做这种大事情。如果不是他那么究竟是什么人呢?

  莫文泰!

  王枫想到他,心下跳,极有可能!

  不论是目的还是别的动机,最有可能的就是他!

  现在华新市的情况虽然混乱,却都各自为政,几乎都不敢爆返力。如果忽然出动实力,等待的就是被被人吞噬。这种打击将会是致命的!

  所以,几乎没有人会这样做!

  但莫文泰不同,他与段二叔合作那么,他可以利用段二叔的势力来将华新市搅乱。让浑水越来越浑!

  想到这儿,王枫转身冲红姐笑了笑,红姐会意,走到郭颖与刘大为的身边,与他们交谈几下,不到十秒钟,那几名男子已经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走吧,今晚的活动结束,回家休息。”

  常无风看着王枫的背影,他的唇角泛起抹淡淡的笑意,呢喃道:“或许,你才是真正的合适人选,王枫,华新市的事情做完了,恐怕你也不脑普闲下来吧?”

  回到家,王枫全身无力,今天的事情让他脑子有些沉闷。到不是很难解决的事情,却不知道为何,他感觉身心疲惫,那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忽然涌来,他只想睡觉,异常想睡觉!

  “王枫,你还好吧?”

  冰颖走进卧室,脸温柔地看着王枫,她的美眸中抹过$,尽在文学网丝心疼,她脑拼出王枫的疲劳,而且,越是与王枫熟悉,她就发现,王枫实在不是个普通人。那么,他不是个普通人,他究竟是个什么人呢?为什么他什么事情都不在乎,为什么什么事情他都能轻而易举的解决。为什么他却只是个普通的老师。

  “还不错,怎么了?”王枫脸疲倦地看着郭颖,心中忽然有了种什么事情都不想管,安安心心地度过段时间该多好。但可能么?现在红花会的事情已经闹的满城风雨,件件大事件让他焦头烂额,尽避他不愿去管,不想去管,但可能么?

  不可能!

  红花会注定不可能与他无关!

  “我我想和你聊天可以么?”不知道为什么,郭颖有点紧张,又或者说,她现在有点儿不想打搅王枫,但偏偏,她不打搅都不行,只因为在她看来,这个男人,这个平时吊儿郎当,脸放荡形骸的男儿,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故事,那么如果自己去问,他会告诉自己么?又或许自己如果去问,他会不会以后再也不理自己了?

  内心纠缠了许久,她的情绪稳定下来。欲望越发强烈,当个人的好奇心理被调动起来之后,他是很难再将这股好奇心压下来的!

  “聊天?”王枫莫名其妙地看着郭颖,眼中闪过丝好奇,苦笑道:“当然可以。”

  他说着,屁股挪开,郭颖很是尴尬地坐在王枫身边,脸平静地道:“王枫如果我问些关于你的秘密,你会告诉我么?”

  “秘密?”

  王枫愣,旋即苦笑道:“我能有什么秘密,我的事情你都知道啊。我是个人民教师,任何是将学生带向光明,这就是我生的目标!”

  “那么还有别的什么秘密么?又或者,是你以前的故事,是否,能告诉我些呢?如果你认为我能帮你分担点痛苦的话。”

  第四百八十九章诉说真情

  冰颖脸温柔,她几乎能感受到王枫直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那种吞噬人灵魂的痛苦让她分外怜惜王枫。

  “你想知道什么?”王枫心渐渐平静下来,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是否,真的应该找个人分担下心事。太多太多的心事压的王枫喘不过气。真的,难受的无以复加,那许许多多的故事,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个人知道,只有他个人在品味,或许,找个人,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脱

  “什么都想知道,都告诉我,好么?”郭颖咬了咬柔唇,脸的急切,仿若迫切想知道王枫内心的些故事。

  “真的想知道?”王枫苦笑声,轻笑道:“或许,如果你知道之后,会很反感现在的我,又或者,你会觉得我太虚伪,太做作,更或者,你会觉得你根本就不该知道这些,因为这些会让你的生活也失去光彩。”

  “我要听!”

  冰颖忽然抱住他的腰身,呢喃道:“王枫,告诉我吧,我想听,可以么?”

  “告诉你”王枫无奈地点了点头,苦涩道:“那么我想问句,在你的眼中,我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你是个什么样的人?”郭颖双美眸紧紧地盯着王枫,她轻笑道:“我在我的心中啊你算是个比较直白的男人吧,虽然你好色,下流,经常会做些可恶的事情,但事实上,我知道,其实你的心中,还是保留着份纯真,或许说,那的份别的男人都没有的纯真。能在这个社会上保留这样天纯真,已经是很难得的了,而且我知道,在你的世界,你应该有着许多精彩的故事,可是你不肯与别人起分享,也不肯与别人起承担,那么为什么你会变得这么劳累呢?又是为什么你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如果告诉别人,或许你会变得轻松许多,或许你会再次充满了活力。我甚至知道你现在的些表现,恐怕都是伪装出来的,因为你不敢对任何人说出你的心里话,可能是不敢,但更多的,我想是不愿意,是么?”

  她说了这么多,却发现王枫的脸色越来越平静,不禁叹息声,心道:“你会告诉我你的故事么?”

  “呵呵你似乎很会看人,可是,你看我,看的并不太准确,我的故事并不精彩,相反,如果你知道之后,你会觉得很恶心,很痛苦,很血腥,那些原本不是你所在的这个世界应该知道的。那么我最后问你句,你真的希望听?”

  这个时候,王枫居然有了丝让她听自己故事的迫切希望,是否真的隐藏了太久,已经不远在隐藏了?又或者,自己已经太累,希望找个肩膀依靠下?

  小雪可以么?红姐可以么?那么多的女人,谁可以做自己的肩膀呢?

  或许,就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儿,她虽然普通,却心灵很灵巧$,尽在文学网,充满了灵气,她脑拼出自己的心态有些不对劲。而小雪她们,他不敢说,也不会说,她们与自己是个世界的人,这些事情,只会让她们变得更恐惧,更失望。那么苏菲菲她们,她们根本什么事情多不知道,她们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住。那么也只有眼前的女孩儿,才能倾听自己的诉说了

  什么事情让自己变得这样的呢?

  王枫在内心问着自己,他的眼中闪过丝迷茫,旋即,他忽然感觉郭颖的娇躯靠进了自己怀中,他轻轻地拥住,呢喃道:“首先点,我想告诉你我的手上,沾满了鲜血,你信么?”

  “我知道,我也相信,你本身便不是个普通的男人”郭颖脸迷醉地道。

  “那么我还想说其实,我这辈子,直都在打打杀杀中度过,也只有最近段时间,我才恢复正常。不是不是恢复正常,只能说,这段时间,我过的,才是人的生活。在这段时间之前,我在监狱待了六年!”

  “什么?”

  冰颖脸色大变,脸不可思议道:“你在监狱待了六年?”

  “是的,我在监狱,待了六年,那六年里,让我沉淀下来,又或许说,我的人生,是从六年前开始的”

  王枫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了口,旋即吐出来,脸平静道:“你还愿意继续听下去么?”

  “要,告诉我,把你的切都告诉我,我希望与你起分担!”郭颖脸激动地道。

  “好吧,如果要说我的事情,那么应该从我姐姐开始说起”王枫的眼神渐渐变得朦胧,郭颖的心也变得紧张起来,她知道,在王枫的心中,那个所谓的姐姐,恐怕是他心中最为重要的个女人吧?那么他的姐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呢?是温柔,可爱,还是

  “我姐姐,是我这生中,最心爱的女人,这辈子,我都不会忘记她”

  第四百九十章与姐姐的回忆

  冰颖知道,在王枫的心中,恐怕没有任何女人能取代他姐姐的位置,从他的言语与眼神,便脑拼出来

  “那么能说说你姐姐的事情么?”郭颖脸迫切希望知道的表情。

  “我姐姐?”

  王枫唇角微微嗫嚅,眼神变的迷离,柔情道:“我姐姐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她温柔美丽,善良平凡,却也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女孩,为了我,她吃了许多的苦,却从来不会诉苦,我就好像是她的全部,她为了我,从来不肯透漏半分委屈与不满不论我做了什么错事情,她都如既往地温柔待我她她不但扮演我的爸妈,扮演我的姐姐,更是最深爱我的女孩若是可以选择,我愿意用我的命去换取我姐姐”

  往事幕幕回荡在脑海,王枫的心情波澜壮阔起来

  “小枫,今天不用上课么?”温柔女孩儿脸关心地问道,那张脸蛋儿清丽温柔,不着半点烟水,却又那般的迷人,温柔善良,犹若邻家女孩,充满温馨。

  “今天没课了,姐,我出去和几个朋友喝酒去了。晚上别等我!”

  女孩脸担忧地看着小王枫离开的背影,轻轻叹息声,美眸中抹过丝无奈与苦涩,为什么直都不知道改变呢?为什么直要走老路?

  血雨腥风地砍杀,当小王枫在群兄弟羡慕的眼神回家的时候,鲜血已经顺着手臂滚落下来,后背有几道刀伤,他个人砍了二十多个,自己也伤势惨重,尽避这战涤讪了他在十里街小霸王的地位,却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唔”

  小王枫用酒精在伤口洗了会,疼得龇牙咧嘴,额头上冒出冷汗,差点晕死过去。

  艰难地将衣服脱掉,后背上的几条伤口鲜红的肌肉翻滚,仿若还脑拼见肌肉的蠕动,伤口深可见骨,小王枫嘴里咬着毛巾,满头大汗地处理着伤口。

  咯吱声,房门被轻轻打开,美丽姐姐站在门口,脸心疼地看着小王枫,温柔道:“姐帮你吧。”

  小王枫脸痴迷地看着姐姐,嘴里的毛巾脱落下来,微微点了点头,姐姐款款走到王枫后背,看着那条条触目惊心的伤口,泪水肆无忌惮地滚落下来,她拭擦掉泪水,心疼地帮小王枫疗伤,待得包扎好伤口,王枫重重地吐了口浊气。从旁的烟盒掏出支香烟点燃,姐姐忽然轻声道:“小枫,你什么时候学会吸烟的?”

  “唔许久以前就会了。”小王枫略显尴尬,不自在地将香烟捻灭。

  “少吸烟,对身体不好”

  姐姐走到门口,对王枫道:“早点休息吧,明天姐姐给你做好吃的,你伤势很重,姐姐明天给你去学校请假,在家里休息几天吧。”

  “小枫,今天是期末考试,定要好好考,别担心,也不要紧张,姐姐相信你。”姐姐帮小王枫整理好校服,脸温柔地道。

  “放心吧。”

  小王枫不耐烦地冲出家门,与群狐朋狗友上学去了。

  考试气氛紧张,王枫涂涂画画了将近半个小时,旁边忽然有个学生捅了下他的腰身。

  “喂,王枫,把卷子给我抄下。”名平时的好朋友哀求道。

  “这个不太好吧?”小王枫依稀记得考试作弊被发现,不论是主动还是被动,都会考试做零分处理,而平时王枫什么事情都会帮朋友,但这种事情,尤其是考试,他从来都认为给别人抄袭是害了别人。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那名学生又捅了他下,王枫回过神,无奈地将卷子给他,抄了不到三分钟,老师面色严肃地走过来,抓起王枫的卷子,冷笑声。

  “为什么要抄袭别人的?”

  那名学生哭丧着脸,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脸上冒出冷汗,小王枫把将卷子夺过来,淡淡道:“是我给他抄的。”

  “你!”老师面色变,冷笑道:“王枫,你以为你给他抄袭,你就不用处罚了么?出来,你被取消考试资格!”

  无聊地走在街道上,小王枫正考虑着如何回去之后和姐姐解释,接下来的几天等卷子发下来,若是姐姐知道自己全考了零分,绝对会生气的。每每想到姐姐为了给自己补习,让自己的学习环境更好,她不辞辛苦,到处工作赚钱,更是每晚给自己做宵夜,只因为不想让自己饿着。而她第二天却要很早很早工作。小王枫的心理有些不踏实,而就在这个时候,几个狐朋狗友叫他出去喝酒,王枫下子便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待得他酩酊大醉回去的时候,姐姐却坐在客厅等待着他。他脸麻痹,跌跌撞撞地将书包扔在沙发上,姐姐见状,黛眉微蹙,给他倒了杯开水,关心道:“喝点水吧。”

  小王枫接过水,咕噜咕噜地喝完之后,酒醒了些,见姐姐脸期待地看着自己,他咬牙,平静道:“姐,今天的考试我都不会做,所以”

  姐姐温柔的容颜微微变色,旋即笑了笑,道:“没事,只要你认为努力就好。”

  看着姐姐失落的背影,王枫脸无奈地走回了房间。

  这晚,他睡觉的时候,依稀能够听见隔壁姐姐房间轻轻的抽泣,他想过去安慰下姐姐,他想告诉姐姐,其实他能做的很好,可是帮朋友顶罪了,可是他年少轻狂,认为这种事情,完全没必要去理会。反正姐姐也不会怪自己的。

  就这么没心没肺,畜生不如地生活了几年,直到有天,当他回到家里,发现勤劳的姐姐竟躺在床上奄奄息的时候,王枫如遭电击,泪流满面地跪在姐姐床边,握着姐姐滑嫩冰冷的小手。

  “小枫,答应姐姐,做个好人好么?姐姐只是希望你能够平平淡淡地过生,别再惹事了,好么?”

  “我”

  小王枫犹豫不决,直到姐姐离开的那刻,他才知道。这辈子,他欠了姐姐多少。这辈子,他从没做过件让姐姐开心的事情。姐姐却是无私奉献,从没有句怨言,而自己,却从来没有为姐姐争过气。

  “姐姐如果有来世,你还会做我的姐姐么?”

  小王枫在姐姐去世的当天,他逃诩没有出门,这天,他都在房间里陪姐姐。姐姐还在的时候,他从来不曾与姐姐聊天,而这天,他直都在陪姐姐说话。尽避姐姐那温柔美丽的脸庞渐渐冰凉,尽避姐姐已经听不见自己的倾诉,但他还是孜孜不倦地诉说着心里话。他好想姐姐能够活过来,他好想姐姐能够看见自己点点改变。为了姐姐而改变

  可是,切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