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地从男子中间穿过去

  “王先生”

  $,尽在文学网

  只手搭在肩膀上,王枫看都不看眼,巴掌扇过去,冷冷道:“别影响我的饭后消化!”

  那西装男子竟直接被王枫打飞出去,另外两名$,尽在文学网男子面色微微变,王枫转过身,淡淡地看了他们眼,皮笑肉不笑地道:“你们找我有事情?”

  “哦,没没事。”

  两名男子额头上冒出冷汗,王枫微微笑,拉着慕容水月走进了电梯。

  “小水月,会儿你出了电梯就别管我了,自己离开,我还有点事情要做。”王枫面色严肃地道。

  “什么事情?我陪你好么?”见王枫面色肃然,慕容水月知道事情不对劲,而且方才那几个西装男子在他们进电梯的时候,好像在打电话。那么他们是在通知别人么?

  叮地声,电梯门缓缓打开,从里面看出去,数十名西装男子众星拱月般站在名中年男子的身后,那名男子双手自然下垂,表情仿若古井般无半点波澜。

  “暴徒!王枫,欢迎来到秦淮楼!”

  “其实我并不想来这里,这里太肮脏了。”王枫说罢牵着慕容水月走出电梯,四周不少人群都看着这边,王枫冲慕容水月笑了笑,温柔道:“你先回剧组吧,晚上我还要去学校,就不陪你了。”

  “不要,我要陪着你。”慕容水月见这个阵仗,哪里肯离开,却浑然不知道那群男子并非来找王枫麻烦,只不过,他们想找王枫聊聊,至少,王枫在秦淮楼,还没有敢动他。而作为秦淮楼号关注人物,他忽然来这儿,想不受到他们的特殊关注,那是不可能的。

  “放心吧,他们只是想请和喝茶,对了,小水月,我记得你好像还有点戏份没有完成,先回去吧,晚上我给你电话。”

  慕容水月见王枫态度坚决,知道他不会因为自己是哀求而改变主意,只得无奈地与他说了句便转身离开。

  “王先生,我们老板请你过去趟。”男子走过来,微笑地道。

  “你们老板?这么多老爸,我怎么知道是谁。”王枫从口袋掏出支红河点燃,懒洋洋地问道。

  “我们老板,自然是秦淮第老板,王先生,希望您赏脸。”

  “!”

  转角走上电梯,男子径直按了九十九层的键位,王枫站在里面懒洋洋地吸着香烟,另外几名男子围在他的周边,没有点动静,仿若只是个木偶样。

  常无风在王枫进入电梯的时候,他便走了出来,嘀咕道:“他们找王枫做什么?难道”

  他微微皱眉,在原地思索良久,这才苦笑地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叮”地声,电梯门应声而开,王枫走出电梯,忽然转身将想走出来电梯的男子踢进去,对他们咧嘴笑了笑,伸手猥琐道:“拜拜!”

  电梯门被关上,王枫揉了揉鼻子,嘀咕道:“那个老不死地找我做什么?不行,老子可不能中标,要不然这么多极品美女就都要守寡了。”他思索片刻,旁边转角响起阵推车的声音,他愣,明白知道是什么人,连忙遁入了角落,等待他走过来。

  第五百零四章管家爱丽丝

  在心中数了三声,老王唰地声弹跳起来,胳膊肘狠狠地击打在刚走进走廊的服务生,服务生哼了声,软软地倒在了地面。

  将他拖进洗手间,老王换好衣服,左右打量几下,嗯,挺合身的。他推着餐具与食物,缓缓地走了出去。

  他推车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个古怪的事情。咦?为什么还有匕首?

  “妈的?现在有钱人吃东西喜欢用匕首了?”老王脸迷惑,将匕首放在腰间,忽然感觉腰部传来阵冰凉,旋即,那白色的服装也变得漆黑片。

  “我操”

  连忙将匕首拿出来,他仔细看了眼匕首,银白色的匕首上面扩散出层淡淡的光泽,抹寒光流动,老王心下暗自叹息,秦淮楼这么守卫森严的地方居然也被人家混进来,还打算来暗杀某某人。真不知道他们那群老家伙干什么吃的。

  左右打量几眼,这家伙居然带着含有剧毒的匕首,想来是打算在这儿暗杀某人。既然如此,王枫也只得跟着党的脚步跨过这十万里长征了。

  “滴滴”

  后方电梯再次响了起来,王枫连忙低垂着脑袋在旁行走,身后阵皮鞋撞击的声音响起,王枫微微瞥了眼。几名他并不熟悉的男子走进个豪华套房,缓缓地关上了门。

  秦淮楼顶层,这里三步岗,防卫十分森严。大量西装男子站在两旁,王枫小心谨慎,稍有不慎就会被发现,那仿佛蜘蛛网般地走道星罗棋布,着实让人头脑疼痛。他当年来过次,那时候他感觉这里就好像是个迷宫,若是没人领路的话,他完全不知道走到哪里去。

  “管家办公室?”王枫微微愣,看见个房间上面的门牌,若是别人看见的话,肯定会觉得十分恶搞。但王枫不会,他知道,秦淮楼是有管家的,这个管家,是秦淮楼所有老板都要给面子的人物,而偏偏,这个管家的实力,也绝对不容小觑,最为关键的,便是这个管家,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女人。而在六年前,她仅仅二十三岁!

  “爱丽丝,也不知道这美女在不在里面,不管了,我进去休息下,顺便喝点红酒。妈的,那群老不死的找我也不知道想做什么,让他们干着急吧,老子先休息会。”

  他嘀咕声,将餐具车推倒远处,故作疑阵之后,这才轻轻扭开了房门。

  “咦,房门都没关。”王枫脸迷惑,躲避掉监控器的监视,他轻灵地跳了进去。

  客厅大的不像话,落地窗户表面是个巨大的窗帘,窗帘紧闭,旁边两个翠绿色盆栽将客厅烘托得充满了绿色,王枫微微摇头,心道:“太可耻了,居然这么豪华,如果我是华新市市长的话,绝对要将他们全部抓进监狱。”

  他见客厅没有人迹,懒洋洋地将外衣脱掉,蹬掉大头皮鞋,穿着破袜子从酒柜取出几瓶历史悠久的好久喝了几口,挖了挖鼻孔坐在豪华大沙发上吸着香烟。柔软的沙发,房间还飘荡淡淡的幽香,老王渐渐感觉心情舒畅万分。

  “咔嚓”

  客厅大门忽然被打开,王枫吓了条,连忙躲在沙发后面不敢出来,心道:“莫非爱丽丝回来了?这么多年没见,也不知道这美女是不是越发成熟了,还是和当年样,冷艳无情呢?”

  他心里暗想着,那咯噔咯噔的声音传入耳中,显然是高跟$,尽在文学网鞋抨击地面的声音,老王微微抬起头,只见名全身穿着薄衫的绝美女人站在客厅,她的面容仿若妖精样迷人,那碧蓝色的美眸,金黄|色的卷发,性感得塌糊涂的娇躯,胸前白玉兔呼之欲出,透过粉红色薄衫显得格外诱人,那娇媚丰盈的美臀更是让人充满了无限遐想,老王只是看了眼,就差点喷出鼻血,连忙将头低垂下来,捂住鼻子,心道,妈的,太性感了。

  这不是爱丽丝是谁?

  年仅三十的爱丽丝不但没有点衰老的感觉,反而越发成熟,那御姐气质显露无疑。那张粉嫩柔唇微微开启,黛眉微蹙,嘀咕道:“什么人进来了?”

  忽然看见地面双大头皮鞋,又发现虽然开了几瓶红酒,却抽着劣质香烟,她唇角微微浮现抹笑意,平静道:“王枫,是你么?”

  她就这么对着客厅唤了声,老王心下颤,暗想,妈的,她有透视眼?居然脑拼见老子的存在,莫非老子全身散发万丈光芒?把她震撼到了?

  胡思乱想片刻,他打算先不出去,等待她的下步行动。

  见没有动静,爱丽丝微微愣,难道自己想错了?不会啊这种造型,这种生活习惯,除了那个猥琐的家伙,还能有谁呢?

  “王枫,是你么?若是你在,那么请出现吧,我不会伤害你的,更不会暴露你的行踪,如果你相信我的话,请你出来!”

  爱丽丝再次叫了声,忽然发现沙发旁微微动了下,她苦笑声,这家伙还是如此胡闹,她脱掉高跟鞋,轻轻地走到沙发后面,却发现老王撅起屁股好像很害怕的表情,她愣,旋即晶莹豆蔻般的小脚踢了踢王枫的屁股,娇声道:“你躲在这里做什么呢?”

  “啊!”

  老王全身颤,猛地站起来,脚下却兀自滑,毫无保留地扑向了爱丽丝的娇躯上,阵男人成熟的味道传来,爱丽丝尖叫声,两人双双卧倒在了地上

  爱丽丝屁股通,玉腿连忙夹住王枫腰身,那不过是下意识地动作,却不小心碰触到王枫的敏感点,他老脸顿时通红,双手摸在爱丽丝的胸口,阵柔软酥麻的感觉传来,两人倒在地上大眼瞪小眼,爱丽丝怒喝道:“还不放开!”

  “你先放!”王枫说着看了眼小肮下三寸的地方

  “我你你先放!”

  “男尊女卑,你先放,不然大家都别放了!”老王可不在乎,别人害怕你爱丽丝管家,不代表我王大官人也会害怕。

  “好,那么我们起放”

  第五百零五章艺术照

  “我说了,你先放!”老王用力在爱丽丝的美胸上捏了下,爱丽丝芳心猛跳,差点尖叫出声,不过此刻两人的姿态若是被别人发现,她的声誉就全毁掉了,只能无可奈何地低吟道:“为什么要我先放?王枫,难道你不知道男士应该对女人好点的么?”

  “我不是男人,我是男孩。”

  王枫爆出这么句让爱丽丝吐血的经典话语,爱丽丝只能先松开大腿,老王枫很是严肃地松开了爱丽丝饱满的酥胸,他心中暗叹,妈的,你在坚持会让老子多摸几下会死人啊?

  两人松开,老王护住小弟弟远远地推开,脸鄙视道:“都说老外很豪放,我本来还不信,但你深刻地诠释给我看了。”

  “少胡说八道,分明是你先摸我的。老实交代,你来这儿做什么?”爱丽丝脸不屑地哼了声。

  “你放心,我绝对不是来欣赏你胸部的,我来这儿是被那群老不死的请来,结果我趁机将他们的小弟干掉,然后我就进你这个房间了。”老王说罢坐在宽大的沙发上很是惬意地点燃红河,懒洋洋地吸了口。

  “好小子,居然还抽红河。”爱丽丝口标准的汉语,老王却只手在脚丫子上抓了几下,严肃道:“你会不会去告密,我在这儿?”

  “看你的表现,如果你表现好,我就不告密,表现不好的话嘿嘿”爱丽丝得意笑,端坐在他的对面,那件粉红色睡衣将她曼妙的娇躯衬托得迷人万分,端的是惹人遐想,七孔流血。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好歹当年我们也算是有点交情,你不会这么无情无义吧?”老王大声叫骂,差点没把口水喷到两米开外的爱丽丝身上。

  “我是秦淮楼的管家,你也知道我向来公事公办的,所以”爱丽丝抿嘴笑,忽然不再开玩笑,严肃道:“王枫,你怎么来秦淮楼了?”

  “呃,我陪我小女朋友吃饭,所以就来了啊。”老王心想,哎,如果不来秦淮楼吃饭的话,可能把小水月都推倒了,结果不但没有推倒成功,反而被常无风狠狠地打击了番,这口气老子实在咽不下去。下次找林先生商量下,爆掉那小子的菊花。妈的,小白脸了不起啊?老子去韩国整容下就比梁朝伟好帅了。

  “居然还会有女人要你?”爱丽丝美眸睁得巨大,脸诧异地道:“啧啧不狼中国这么个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女人的品行已经好到了这样的地步,不简单啊!”

  “操,你信不信我把这个啤酒瓶放进你的粉嫩菊花!?”老王脸扭曲地道。

  爱丽丝也不理会王枫龇牙咧嘴,缓缓站起来,在书柜上翻出个阅读本,走到王枫面前,淡淡道:“这个是今年红花会举办的人数与地址,你可以看看。”

  老王只看了三秒钟,就把个小本子关上了,他点燃支香烟,很是抽搐地道:“就个数字,给我看有毛用啊?”

  “因为其他的我也不清楚,我知道的也只有多少人会参加,至于其他的,要等上面给我消息。”爱丽丝担心地看了王枫眼,旋即笑道:“你这个家伙,今年又准备胡来么?”

  “哎,别提了,我老婆在坐月子,大儿子在读$,尽在文学网年级,这几天小姨子看上我了,直要和我上床,忙的很,红花会可能不会参加了,你看能不能给我点钱跑路?”老王挖了挖脚趾,脸严肃地道。

  “汗”

  爱丽丝那碧蓝色的美眸中抹过丝无奈,生气道:“你这个家伙,老实点可以么?好歹我也算是你的大姐姐,这么没大没小。”

  “我靠,你要是我大姐姐,刚才就不会调戏我了。”老王揉了揉鼻子,忽然坐到爱丽丝的旁边,好奇道:“那个常无风究竟是什么来头,妈的,我感觉他就是个典型的装逼份子。”

  “嗯,他的确挺装逼的,不过姐姐我喜欢。不像你天到晚邋遢的要命,袜子也穿破的。真是受不了你。”

  两人聊天打屁番,若是让秦淮楼的工作人员看见平日里都是冰冷无情的大美女爱丽丝居然和个猥琐男打屁聊天,不知道会不会冲上顶楼,然后毫不犹豫地跳下去。

  “亲爱的爱丽丝小姐,请问下,你觉得我现在有没有变帅?”

  “嗯,和蟋蟀差不多了。不过啊王枫,我直想问你,你为什么当初会忽然入狱了?”

  “哎,别提了,其实我是想体验下生活。”王枫眼角阵抽搐,忽然好奇道:“今年的红花会还是你当管家吧?”王枫微笑地问道。

  “嗯,还是我,不过今年的红花会太严密了,到目前为止,我知道的消息少的可怜,看样子今年的红花会会彻底洗牌。对了,问你个问题,你是不是和林先生交谈过?”爱丽丝脸平静地问道。

  “我”

  怦怦!

  房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音,王枫面色大变,看样子是他们追踪而来了,爱丽丝面色微变,知道王枫此刻不好露面,拉着他来到自己的卧室,把将他推进去,着急道:“别出来!”

  王枫进去之后,连忙将门反锁,只见里面件件性感迷人的家具,床头两件胸罩看得人眼睛发直,老王猛地吞了口唾沫,心道:“爱丽丝还是这么放荡,居然内裤胸罩到处放。”心念至此,老王眼神微微转,看见了副震撼人心的照片。

  裸照!

  爱丽丝的艺术裸照!

  那完美的脸蛋儿下方饱满坚挺是酥胸,平坦毫无赘肉的小肮,蔓延而下,那片小森林更是让老王血脉喷张。

  “管家大人,您看见名男子经过么?”门外传来了个冰冷的声音,旋即,爱丽丝平静冷淡的声音响起,“没有,你们去别的地方看看,我还有事情要做。”

  “等下”

  个冷淡的声音忽然响起,紧接着,他又道:“管家大人,为什么您这里会有男人的皮鞋,而且和我们追查的那个男人的皮鞋这么像!”

  第五百零六章

  “这个”爱丽丝心下跳,淡淡道:“这是我昨天买来的,怎么?这个也需要过问你么?”

  “不是!”

  声音不卑不亢,平静道:“只不过这个人极度危险,我们希望检查下您的房间。”

  “放肆!”

  爱丽丝脸怒意道:“请你记住你是什么身份?有资格检查我的房间?”

  “抱歉,管家大人,我的确没资格,不过我代表的是全体秦淮楼老板,我想我现在应该有资格。”男子表情毫无半分变化,这样的角色,才是秦淮楼真正的角色,除了老板,他们不会听任何人的话。也可以这么说他们,就好像是秦淮楼的死士!

  爱丽丝气的面容微变,却也无可奈何,良久,她怔怔道:“如果你没发现,我不会放过你!”

  “得罪了!”

  几名西装男子在四周检查片刻,便都围聚在了爱丽丝的卧室门前,爱丽丝的心都差点跳出来了。男子缓缓推开房门,在里面扫视了遍,没有发现任何意外,书柜衣柜都看了遍,依然没有点诡异,只是那副爱丽丝的艺术裸照他们感觉有些怪异,不过也没多想,缓缓地走了出去。

  “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爱丽丝脸愤怒地道。

  作为秦淮楼管家,任何人在她面前都不得如此放肆,虽然这次的事情很严重。但这个男子所做的切已经碰触了爱丽丝的底线。

  “请管家大人放心,我会接受你最严厉的惩罚”

  爱丽丝脸不解地走进卧室,她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她那张艺术裸照上,竟还有个猥琐男人那么,这个男人不是王枫是谁?

  只见王枫只手捂住裸照的胸口,只脚搭在爱丽丝的小肮下三寸然后,他的嘴巴竟亲吻着爱丽丝的耳垂

  “王枫,你这个混蛋!”

  爱丽丝把将他拉下来,很是愤慨地道:“你怎么在这里?”

  “呃,你觉得我不在这里,能在哪里?我想他们肯定会进来的,所以我以防不备,早先就躲避在了上面。俗话说的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追安全的地方,我想他们定不会注意这里。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聪明?”王枫脸彪悍地道。

  “嗯,你的确很聪明。不过,我想告诉你,你以后还是不要来秦淮楼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