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倮定要面帶微笑勇敢直前生命湛少愛情價更高”

  首歌曲完毕,老王好像回味到了那几年前,自己的初中时期

  还记得,当时在读初的时候,老师让小王同学和他的同桌女孩合唱首知心爱人,老王当时那个激动不言而喻,最为关键的是,当他快要唱完的时候,忽然嗓子破了,结果很是无奈地以笑话收场。这被老王视为人生中的奇耻大辱。

  群学生们唱完,教室里忽然响彻首悠扬的音乐,老王微微愣,居然是自己最喜欢的首音乐,这群小兔崽子想不到还记得,他略微有些感动。怎么说,自己教导他们这么长时间,还是有了些见解的。若不然的话,他们也绝对不会这么精心的准备个别人看起来再简单不过的晚会了!

  苏菲菲在群学生的子下,走到王枫的面前,俏脸粉红,美眸中抹过激动之色,颤声道:“老师我们都不是群好学生,但至少,您从来不会看不起我们,直都在认真的教育我们,如果没有您,我们可能还直在浪费青春,挥霍人生,那么希望您能接受我们最诚挚的感谢!”

  老王接过苏菲菲手里递过来的个礼品盒,里面是个小本子,这是个简单的笔记本,不过苏菲菲告诉他,这个笔记本里面,记录了每个学生对王枫的感谢与想要说的话。群同学都满脸激动地看着王枫,仿若此刻的激动无以言喻,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了兴奋与激动!

  “老师我想,请你跳支舞!”柳如烟袭白衣地从人群中穿梭出来,面容微微泛红,仿若朵含苞待放的水莲花样冰清玉洁,让人心旷神怡

  “呃,这个哪个”

  老王脸尴尬,彩电里面的声音十分巨大,他的耳朵阵发麻,但紧接着,彩电里的声音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十分柔和的音乐,那种音乐岂不就是用来跳舞的么?

  “老师上啊,上啊!”

  就连苏菲菲都是脸激动地尖叫着,而沐晚晴等人也被学生们将情绪带动起来,个个尖叫起来。

  “老师,可以么?”

  柳如烟咬了咬柔唇,双明亮的美眸深情款款地望向王枫

  第五百零九章三年二班的蜕变!

  老王犹豫了半天,这才微笑地点了点头,眼睛微微闭上,心道:“姐姐正如你所说,我现在应该算是个好人了吧?”

  音乐舒缓悠扬,老王与柳如烟在中央跳了会儿,他忽然感觉腰身紧,原来是柳如烟的玉臂揽住自己腰身,他略显尴尬,刚想与柳如烟保持定的距离,却发现她的脑袋也靠在了自己的胳膊上,与此同时,学生们个个都在吃着东西,谈笑风生好不开心,王枫心道:“千万不要被发现,要不然老子晚节不保”

  “老师你以后会和如烟在起生活的么?”柳如烟忽然轻声软语地道。

  “呃什么什么在起生活?”老王满脑子浆糊,此刻的他紧张到了极限,尤其是当他的心情紧张的时候,他感觉肢体僵硬无比,时不时地踩到柳如烟的小脚。

  “就是如果以后我们是不是会住在起?就好像是夫妻样”

  当个美丽得好像仙女样,温柔大方,纯洁多才,仿若九天玄女样的女孩在你面前说长大后要与你在起生活,若你是个正常男人,你可能不答应么?

  可偏偏老王虽然是个正常男人,却也是个变态男人,此时此刻,他满脑子浆糊,断然是不会答应的。他微微咳嗽声,忽然低声道:“小柳柳,你让老师想想吧,其实我觉得你还是太小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如果我们住在起的话,老师不小心有了什么不对劲的想法,然后和你怎么样怎么样了,你是不是要吃大亏。再说了,老师也会吃亏的,毕竟老师也是个纯洁的男孩。”

  “呃。”

  柳如烟微微愣,旋即苦笑道:“那么老师的意思是什么呢?是说要等我长大了么?”

  “嗯,大致上是这个意思,另外呢,老师$,尽在文学网不过是个老男人,我觉得柳如烟你这样出色的女孩,想找到比老师更好的男人不太可能,更关键的是,老师的任务是推动人类的进步与社会的和谐,所以很多事情都必须老师倾力而为,没多余时间的。”

  老王胡吹大牛,柳如烟早已经对他这套有了免疫力,待得他打屁完了之后,柳如烟忽然对学生们道:“同学们,现在该拿出我们绝招了。”

  苏菲菲等人将手中可乐汉堡扔掉,个个兴高彩烈地拉着沐晚晴等人走出了教室,来到了大操场,操场上的人群并不太多,直到他们过去的时候,老王才发现地面片片白色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沈若雨等细心的女生飞快地冲过去,将蜡烛根根点燃,老王眼睛花,前方已经亮起了许许多多的蜡烛,白色蜡烛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将整个操场都笼罩得片明亮,苏菲菲柳如烟等三年二班的群学生都走到蜡烛中央,对王枫叫道:“老师我们爱你!”

  说话间,他们身后忽然响起剧烈的火花,声声响彻云霄的火炮声音响起,朵朵璀璨瑰丽的烟花在空中绽放,老王抬头看着天空那璀璨的烟花,感动的塌糊涂,沐晚晴悄悄走过来,牵住他的手心,呢喃道:“王枫,你知道么?在星海中学,从没有哪个老师得到你这样的待遇,或许,在别人的眼中,你并不是个好老师,但在三年二班这群学生的眼中,你无疑是个好老师。”

  “呵呵当个好老师,并非象中的那样简单,我现在只是希望让他们成功通过高考,到个属于他们的世界去享受更美好的人生,且不论是学习,还是去体会生活。”

  “你真这么想的?”沐晚晴对王枫的这种想法十分好奇,个老师,他脑子里想的,不就是让学生如何去成为个好学生,如何让学生认真努力读书的么?可为什么,王枫却并不是这样想的,他的思想,好像与其他老师不太样,他好像在用种独特的方式教育他的学生,而很显然,他的这种方式,十分成功,甚至,他已经达到了个非常完美的境界。他让所有的学生都崇拜他,听他的教诲,甚至为了他,可以做许多普通人都不敢做的事情。此时此刻,沐晚晴忽然在想,这个王枫,他究竟是三年二班的班主任还是他们的启蒙老师,亦或社会的领路人呢?

  轰轰!

  天空忽然爆炸开来团巨大的礼花,面巨大的风筝从天空远远地飞过来,三年二班的群学生都疯狂地尖叫,而王枫沐晚晴等人也是惊诧万分地看着天空的大风筝,那风筝就好像是只大鸟,让人十分好奇,而且,最为关键的变是这个风筝上面,好像还有个人的存在!

  是的,这个上面,的确有个人,妈的,个人在高空中的风筝上面悬挂着!

  “老师,我们爱你!”

  从风筝上面,忽然抛下两副对联,这对对联虽然不算特别的精辟,但看在王枫的眼中,却是充满了欣喜与狂热,这群兔崽子,实在是太有心了!

  老王感动的塌糊涂,却浑然不知道,手里在这个混乱的场地嘟嘟作响,他时间根本没有察觉到,只是顾着与群学生疯狂。

  十里街,原本十里街的夜晚直都很热闹,大街小巷满是大排档,情侣们亦或朋友们吃喝玩乐的好地方,而此刻,似乎显得格外清冷,时不时地响起低声的斗嘴,每条街道除了几个不明情况的路人,几乎看不见什么人

  “妈的,老大的电话打不通,怎么办?是不是直接上?”老花脸彪悍地问道。

  “废话,人家已经找上门来了,难道我们菊花堂还怕他们么?”小贝坐在摩托车上点燃支香烟,懒洋洋地笑道:“只是不知道,这次的阴谋,究竟是什么人发动的!”

  第五百十章刑堂绝非如此简单!

  将时间退到十小时之前,小贝收到条来自乔四爷的短信,十里街在今晚,将会有场劫难,而这场劫难的起始点,却是个神秘的组织,这个组织是谁?乔四爷不清楚,他通过多方面的调查,才知道他们会在今晚,血洗十里街

  为什么要血洗十里街,没有人知道,事实上,小贝他们现在已经有太多的仇人,许多人对他们菊花堂已经不满,他们做事情太过高调,从来不顾事后会受到怎样的危害,只是顾着当时的爽快。

  在这之前,他们并非点都没有接受到别的组织发来的挑战,但以前,都是些小打小闹,菊花堂并没翻在眼中,可是这次,从乔四爷的关注程度,到十里街今晚的状况陡变,他们知道今晚,恐怕会是场百年难得见的血战!

  阴冷兮兮,菊花堂数百名成员隐藏在十里街大街小巷,手中握着砍刀,身躯上冒出丝鸡皮疙瘩,已经是深秋,夜晚的十里街十分冷清,尤其是阵寒风吹来,不少成员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咚咚”

  巷子里,忽然响起阵悠扬空旷的声音,那仿若从幽冥传来的声音让埋伏起来的菊花堂成员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前方的街道大雾弥漫,方圆十米之外的事物都不怎么看得清楚。

  “该死的!怎么忽然这么大的雾!”

  老花脸不满地吸了口香烟,随即将香烟捻灭,扔在地上,转头对小贝道:“如果老大现在在这里,他肯定会跳上摩托车冲出去,然后杀他个片甲不留!”

  “可惜老大不在这里,你别这么冲动,小贝,你觉得情况怎么样?我感觉有点不对劲,隐隐中,我们好像中计了”阳痿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中计谈不上,只不过今日战,菊花堂会损失惨重而已!”小贝说罢,猛地跳上摩托车,对阳痿道:“没有我的命令,全部不许冲出去!”

  银白色哈雷仿若鬼魅般在大雾中穿梭,良久,在远处的大雾中,忽然传来阵噼里啪啦的打斗声,老花想冲出去,阳痿却拉住他,脸激动道:“别冲出去,小贝刚才说什么来着?”

  “可是他”老花脸色通红,仿佛非常想出去样,只可惜前方大雾弥漫,根本看不清前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打斗的声音渐渐小了许多。

  “哧哧”

  就在声音忽然停下的时候,前方的大雾中忽然飞出辆摩托车,摩托车上,小贝面色冰冷,手中竟用铁链拖着名黑衣男子,把将男子拖到地面,他停下摩托车,苦笑声道:“事实上,我们好像被算计了!”

  “被算计了?”阳痿两人惊诧地看着小贝,等待他的后文。

  “我们接到的消息,如果不是乔四爷得到的消息太不可靠,就是他故意将我们调开的。”小贝脸平静地道。

  “很简单,有人要杀乔四爷,而乔四爷不希望我们卷进入,如果是这样,那么现在的乔四爷恐怕就”

  乔四爷的面前摆放着杯红酒,红酒的液面有些不平稳,他旁边的小秘书脸娇媚,他却没有半点欲望与小秘书在办公室开战,他的双腿微微有些颤抖,是因为他感受到了危险。这么多年过去,他极少能有这样的感觉。虽然这些年他娇生惯养,却并不代表他的身手和敏锐力下降,相反,这只是他迷惑敌人的种手段。别看乔四爷的身体微微有些分,等到他动手的时候,你会发现,乔四爷为什么会是华新市的黑道大亨。作为个黑道大亨,本身的实力是不容小觑的!

  而此刻,他的额头上甚至冒出了丝冷汗,在本是坐在办公室喝着红酒与小秘书调情,却忽然得到了个消息,在不远处的地方,已经有人监控了他的办公室,而那群人,正是群乔四爷害怕的存在

  如果说菊花堂所干掉的暗杀组叫做刑堂的话,那么现在要找乔四爷麻烦的,就是真正的暗杀组织。

  红花会的刑堂,个拥有绝对权威实力的组织,他们怎么可能被菊花堂这么个外围帮派搞定,那么原因只有个,这个所谓的暗杀组,并非是传说中的真正意义上的刑堂,哪怕他们也算做刑堂,却也不代表红花会整个刑堂的权威这些,是乔四爷近端时间调查到的。但为什么,这群刑堂的人要找上自己呢?

  “如果我能够告诉你,是不是可以把你的头交给我?”个冷冽无情的声音忽然在乔四爷的耳边响起,乔四爷的身躯猛地颤,杯中的红酒仿若被投入块石头般,泛起层层涟漪

  “你终于还是来了。”乔四爷点儿也不紧张,十分平静地将红酒端起来,口气喝干净之后,他旁边的小秘书软软地倒了下去,唇角溢满了乌黑色的血液,乔四爷并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中毒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现在绝对没有了任何呼吸,因为她已经是个死人了。

  刑堂,绝对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刑堂,绝对不是只有那么几个小人物!

  刑堂,绝对不是王枫所见识到的那么点厉害角色!

  刑堂,他在红花会,虽然不再像样那样掌控着定律,却也是不能缺少的部分,虽然他已经渐渐退出了红花会的大舞台,却被某些不怀好意的巨头控制住,只因为刑堂的实力,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巨大的!

  “其实我直都想知道,为什么龙五会和你成为好朋友,而现在,他居然又要杀掉你,是龙五脑子有毛病,还是你?”

  第五百十章小刀无常

  “龙五?”乔四爷面色大变,握着酒杯的手臂猛地颤抖,脸迷惑道:“是他要杀我?”

  “除了他你觉得还会是谁?”

  男子脸平静地走到窗户口,将窗帘拉开之后,他的神情发生丝微妙的变化,唇角抹过丝冰凉。

  乔四爷瘫软地坐在沙发上,表情纹丝不动,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点儿都不敢相信龙五不是死了么?为什么现在这个人,却告诉自己,要杀自己的人却是龙五?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乔四爷缓缓从沙发上站起来,脸平静地看着对方,淡淡道:“我如何才能相信你的话?”

  “你可以选择不相信,因为你今晚必须死!”男子十分冷酷地道。

  “是么?”

  乔四爷只手在空中微微晃动下,转身坐回办公椅上,平静道:“我乔老四在华新市混迹这么多年,你真的认为我会害怕你们刑堂么?上次菊花堂将你们的分部灭门,这次,我同样能让你们徒手而回。”

  “呵呵若不是菊花堂将我们的分部灭门,或许今天我也不会来找你!”

  男子的手中也不知何时出现把冒着寒气的钢刀,钢刀闪烁着光芒,丝丝的寒意从刀身散发出来,乔四爷微微愣,旋即笑道:“小刀无常?”

  “刑堂蛰伏三十年,是该我们重新管理红花会的时候了!”他的身形仿若鬼魅般地窜向了乔四爷。

  乔四爷却是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浑然没将他放在眼中。

  “啪啦!”

  办公室大门仿佛被炸弹炸开般飞向男子,他眉头微微皱,刀劈过去,眼神变的凌厉无情,腰身扭转,凝视着办公室门口的男子。

  “妈的,怎么又出现个老家伙!”老王只手在裤裆抓了几把,头发凌乱不堪,额头上甚至还有点蛋糕的痕迹,衣服上到处都是奶油与酒水,如同个刚从快活林跑出来的家伙般。

  “是你?”男子见到王枫,他的表情顿时紧张起来,身躯忍不住后退几步,呢喃道:“我和乔四爷的事情,似乎轮不到你来过问吧?”

  “哦?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轮不到我来过问,别忘记了,乔四爷可还欠我十八块五毛,你如果将他杀了,我找谁去还钱?”

  老王懒洋洋地走进来,屁股坐在沙发上,浑然不将对方放在眼中。

  乔四爷却是面色平静,尽避眼中抹过丝无奈与苦涩,更多的却是有趣与淡然。

  “王枫,你定要插手我们刑堂做事?”男子将钢刀横在面前,脸冷酷地问道。

  “喂喂!为什么叫我要插手,妈的,你的小弟上次差点把老子给做掉了,我总不能让你们打不还手吧?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件事情,自从上次你们刑堂派人暗杀我之后,我就打算和你们玩下去了。别以为你们隐藏的好,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刑堂?几百年前的事情了,现在你们也顶多就是个杀手组织,上次你们的个分部被灭门,是不是很痛心?是啊,这么多年的基业就这么毁掉了,想不心痛肯定是不可能的,只不过呢我想告诉你,这切,都是你们自找的!”

  老王不是白痴,刑堂可能这么简单就被菊花堂干掉?他们所干掉的,不过是群小喽啰,真正的高手是不会轻而易举露面的。但尽避如此,刑堂也损失惨重,他们失去了掩盖身份的暗杀,那么他们就只能在黑暗中生存了

  而最重要的点当切身份都曝光,亦或他们$,尽在文学网没有隐藏自己身份的存在之后,他们的计划会加快步伐,这便是王枫知道老花他们干掉菊花堂之后,并不紧张与激动的原因。这样做可以将对方背后的最大势力牵引出来,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王枫的目的达到了。

  龙五?

  王枫心下冷笑,当初不愿告诉乔四爷,便是害怕他会受不住,可惜现在,他自己暴露出来,那么以后的乔四爷,绝不会再对他有任何的犹豫!

  “那么似乎我必须和你打场,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男子将黑衣脱掉,露出结实的肌肉与强壮的身躯,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嘿地声,朝王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