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声音,那种仿若金属摩擦的声音别说探员,就连是那群特种队员,眉头都忍不住皱了起来

  探员恐怕是第次听见自己的骨头与匕首发出这样古怪的声音,他的眼中流露出了强烈的恐惧,仿若整个人都被吓坏了样,方才的顿毒打并没让他彻底崩溃,但此刻的这种惨无人道的折磨,使得他全身痉挛,踌躇不已

  “如果你不告诉我,你身上三百多块骨头,会块块地吃这种滋味,总之,我是不会让你死去的!”

  声音仿若来自幽冥地狱样,王枫的脸庞阵扭曲,脑子里回荡铁牛的那番话:“乡下还有个花姑娘等着我回去成亲”

  不过是个傻小子的简单平凡到极限的愿望,都已经无法完成了

  “我告诉你!”

  “还不快说!”

  王枫猛地大吼声,老花等人如同神经病样地看着全身大汗淋漓的王枫,小雪脸紧张地帮他拭擦掉额头上的冷汗,坐在他的旁边不敢出声。

  “王枫,你怎么了?”小贝关心地问了句。

  “哦”王枫回过神,深深地吸了口气,懒洋洋地笑道:“想到以前杀人的场景了。”

  第五百二十章仿佛野兽的战斗

  小贝等人脸色微变,老花忽然笑道:“老大,你怎么回事啊?我们是来问你红花会的事情。你却走神了。”

  红姐却脸担忧地看着王枫,从狗蛋那儿,她知道了些关于王枫的过去,六年前,发生在王枫身上的事情似乎太过了些。而对于那些事情,狗蛋并没有多说,可偏偏似乎狗蛋对于那些,心中始终都有着颗很是疯狂地心情。

  是血腥?是疯狂?亦或,那不过是丝的追寻过去的记忆?

  王枫从口袋掏出香烟给自己点着,烟火在脸颊上忽明忽暗地闪烁几下,表情若隐若现地闪现抹阴暗,眼眸微微变得赤红。那颓废的胡渣,阴郁的眼神,凌乱的头发,无疑表现出老王那邋遢不羁的气质,可其中的悲酸苦涩,又有几个人能够真正的了解呢?

  “很想在红花会有所作为?”王枫忽然抬起头,脸色阴沉地看了老花眼,吸了几口嘴角叼着的香烟,冷冷道:“你知道红花会是什么性质么?你知道并非你打打杀杀,当个老大就以为天下无敌,可以在红花会称王称霸的么?别以为你很了不起,真以为菊花堂在华新市无法无天了?别人要是想干掉你们,只需要句话”

  王枫忽然拉拢着脑袋。酒吧的音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伤感忧愁,他脸漠然地道:“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是这么想的。红花会绝对不会给你任何好处,反而,他会让你们彻底陷入无底的深渊。不信?问问红姐,他去参加过红花会,让她来告诉你,红花会究竟是什么地方!那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和我商量?商量什么?让他们全都把你给吃了?让他们把你们好不容易建造起来的点势力给毁掉么?别满脑子天真了!你们现在还不够他们吃的,红花会就好像个巨大的风暴!如果没有绝对的实力,进去就会连渣都剩不下,知道么?”

  霓虹灯在王枫脸上闪烁,他整个人都好像有些不稳定样,红姐连忙握住他的手心,呢喃道:“别激动老花他们也没说什么,只是想你给点意见。”

  老花和阳痿的表情脸古怪,他们不知道老大为什么忽然这么说。不过就算王枫说的太狠点,他们也不会有多大意见。他们知道,王枫说的定不会是假的。红花会的强大,他们已经见识到了点,那绝对不是普通的打打杀杀,而是疯狂地爆发,疯狂地逆袭,绝非般的组织抑或黑社会团体所能应付过来的!

  他们脸痴迷地看着王枫,从老王的表情来看,他应该是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否则,他不会变成这样的

  “当年如果不是这个小子或许,我们都已经死去了”王枫忽然转头看了红姐眼,唇角抹过丝哀伤

  “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人让你这样做的?为什么要出卖我们?是谁给了你好处?”王枫手中的匕首深深地剜着探员的膝盖,鲜血从裤子里滴滴落下,仿若能将苦头给喷射穿透,王枫面色不改,他额前的发丝贴在额头上,汗水从鼻子上低落下来,表情更加阴冷,忽然用力剜!

  大块骨头竟被他剜下来!

  “啊!”

  探员在地上疯狂地打滚,特种队员分明能够看见从探员的膝盖处,那仿若喷泉样的鲜血冒出来,红艳艳的鲜血让他们毛骨悚然,他们完全没有想过王枫居然下手如此毒辣,不过他们也对王枫无比崇拜这个才十六岁的男子,居然能下得了狠手,看来,他的确不是个普通的男孩,错,应该不算是个普通的男人!

  “我说我说求求你,别折磨我了”

  扔掉匕首,王枫抹掉头上的冷汗,吧唧着香烟走出了破屋,蹲在屋前仰视着星空,眼神变得模糊

  “你似乎很有经验?”

  狈蛋拍了拍他的肩膀,蹲在他的旁边吐出口烟雾。

  “他说了?”王枫微微笑,脸上闪过抹淡淡的忧伤,自己没有什么本事,唯独在这方面,他经过超强训练。有什么,会比暗魂这个组织,更残忍的折磨敌人的办法?

  从进入这个组织的第天起,王枫就开始训练,他们可以想尽任何办法,目的只有个,得到想要的东西。那么他们也得到了,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他们都会用最残忍的手段对付敌人。对于敌人,王枫可以想出切残酷的手段,甚至,老领主曾经夸下海口:哪怕是国家最强大的特工机构,也无法与我的手段相比。灵魂的摧残是痛苦的,但我的手段,比灵魂摧残更加恐怖!

  两人蹲在地上讨论了夜,这件事情,看起来十分简单,其实的确是让狗蛋等人十分头疼的事情

  探员给他的答案只有个,切,都是上面的安排

  上面的安排?呵说白了,那便是他们顶头上司的安排!

  可是为什么要如此安排?难道,作为上司,连自己不下的性命都不在关心了么?

  又或许,这次的任务,实在是让他们无法关心自己的下属。可是,这些,并不是让特种队员完全对上面失去信心的因素!

  他们对上头的这次任务失去信心的是上面不但不给他们任何帮助,反而在最后关头,反而会给特种队员致命击!

  这便是探员给他们的答案!

  是的。

  这便是探员在临死前,给他们的答案!

  破屋传来二十名特工队员的哀号,悲痛的惨叫!

  为什么会是这样?

  为什么

  切为了国家,切为了国家的命令,为什么他们却将自己抛弃,毫不眷念?

  狈蛋当晚诉说自己在国家的切行径。他所做的切,都是为国家卖命。甚至。他曾经想过战死沙场,想过任何方式为了国家而丢掉性命。但是他没有想过,他的姓名,竟可能会被国家亲手毁掉!

  这样的答案对狗蛋这样对于国家有着绝对信仰的忠诚战士,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

  可是这切,都是事实,不可改变的事实!

  为什么会这样呢?任何人都不清楚,当晚,狗蛋平稳了心情尽避,王枫可以看出来,他的心情不论如何都没有平稳下来,他依然表现得十分从容淡定,他知道,这里还有二十名战友需要他他不能倒下。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让王枫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了

  “现在让我们来投票决定,决定继续留下来战斗的请站在我这边,那么不愿意留下的,站在另外边,我是说在没有任何危迫,没有任何非私人因素的情况下,你们做出最想做出的选择是的。现在开始。”

  狈蛋说罢,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的脸庞片扭曲,眼眸红肿,他的心情王枫理解不了,他只知道,对于个忠诚了几十年的国家,若是在忽然有天,做出了对自己极度不负责任,等同于抛弃的抉择,对于他来说,无疑是种毁灭性的打击,那么他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他的心中,是在怎么想呢?

  至少在答案抉择出来之前,王枫并不知道

  事实上,当王枫知道答案的时候,他虽然十分的意外,甚至于,他很想问下狗蛋,这的确是你的真实想法么?

  不过他仿佛也知道,这样的情况下,他实在是没有问的必要。毕竟,他们是军人。作为军人,作为重要的就是服从命令,这是军人的天职。所以,几乎没有任何悬念的,所有特种队员都站在了狗蛋这边,不管上面对他们如何,国家对他们如何,他们的任务始终没有完成。中国人,终于是群有着血性,有着执着,有着信仰的人!

  不畏惧任何逆境,是他们习惯性表达出来的情操。那么在这个时候,王枫觉得,去问这样愚蠢的问题,是对狗蛋他们的种侮辱。

  “王枫我很希望你留下,不过,这件事$,尽在文学网情的困难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不敢保证我们这里能有任何个人活着离开,所以至少现在,你还可以选择离开,毕竟,你并不是个军人,哪怕我从第眼看见你,就觉得你比个军人,还要有原则。可是你始终不是和我们伙的人。我很诚恳地要求你离开!”

  “如果我说我想为铁牛完成这次的任务,你还会让我离开么?”王枫脸平静地看着狗蛋,他知道,至少现在,他已经于这群,充满了血性,充满了光荣信仰的战士们,牢牢的捆在了起,他不会离开,至少现在不会

  行人,他们还有二十二人,他们的装备已经不再那么的强猛,在第次的任务中,他们失去了太多的优势。他们的身份已经暴露,整个金三角,几乎都在追杀他们。情况很糟糕。在这里的个月中,他们几乎没有得到任何的补给与支援,几乎没有天吃过真正的美味。这个月王枫依稀记得,凡是能吃的东西,他们都不会放过。就好像是条恶狗是的,条恶狗样,看见食物,他们的眼睛都会冒光。实在是饿的受不住了

  “为什么会这样,老天,我们做错了什么!啊!”

  大壮愤怒地击打着树状,他的精神已经崩溃,饥饿并不能让个铁样的军人失去信念,可是对于国家的背叛,他无法承受。是的,对于军人,他们可以承受任何的切不可预料的事物,却是他们无法承受对于个效力了几十年,从无二心的国家对于自己的背叛,这样的打击,所有战友都好像要疯了样!

  拳拳地击打在树桩上,他的手心已经冒出了大量的血水,雨水冲刷着他的脸颊,他的全身已经湿透,地面稀泥难走,每脚步都充满了苦涩与悲痛,每个人都将衣服脱掉,仿若只只充满了愤怒的野兽!

  怦!

  王枫脚踢在大壮的身躯上,他毅然站在大壮面前,淡淡道:“你可以将我当成你想发泄的对象。至少,不用欺负棵没有任何反抗余地的树桩。那不是个军人应该做的事情!”

  “好!”

  大壮仿若要将王枫撕裂样地攻击着王枫,却在分钟后发现,自己完全不是王枫的对手,哪怕是点点攻击到对方的机会,似乎都没有!

  “吼!”

  大壮是这个小队里面,力气最大的队员,他的身上,有着东北大汉的鲁莽与豪情。至少,在每次拥有食物的时候,他都会分给体力相对来说,要比自己差些的队友。尽避如此,他依然只是个不那么爱说话的战士,因为他总是喜欢个人闷头苦恼地打拳,没有点乐趣可言。

  怦!

  拳头击在大壮的肩膀上,王枫冷哼声,又是脚踢过去,两人同时后退,大壮在被王枫踢中的同时,他也脚踢在了王枫的小肮。两人捂住小肮同时后退,王枫抹掉脸上的雨水,看了眼茂密的树林,他冲着大壮笑道:“我怕我们再打下去,这群植物都会看好戏了。”

  这并不是条好走的路,他们不敢走大路,只能在树林山林中穿梭,至少在这里,他们算是比较安全的。毕竟,没有多少人愿意在这里巡查,哪怕他们进来,战士们也可以与他们打游击。要知道,打游击,是中国战士的老本行,他们有着比较大的优势。

  就这么行走了将近半个月,每个战士的身心,身体都已经疲惫不堪,直到有天,在崇山峻岭中行走了半个月之后,他们看见了大路,条宽敞的马路,马路的两边,有着许多的小贩与旅店,而从情况来看,这里似乎并没有什么巡逻的警队。他们的脸上露出了狂热,这半个月,他们几乎过的是野人的生活,王枫感觉再不洗个冷水澡,他的身上就要长虱子了。

  可就是在他们找到家旅店,在名队员付钱的时候,那名旅店老板忽然从柜子里抽出把砍刀将那名战友的手臂活生生地砍了下来,手腕处喷洒出水柱般的鲜血,每个人的脸上在瞬间凝固下来。王枫把抱住那名嚎叫的战友身体,另外两人战友已经枪杀了那名老板。与此同时,在旅店外面,他们听到了巨大的轰鸣声,有摩托车的,汽车的,还有大型装甲车的!

  “快点关上门,我们被包围了!”

  当狗蛋发出这个消息的时候,又有两名队员的肩膀被枪击中,旁边的战友抱住他们,个个神情紧张地冲上了楼。

  这是个并不太大的旅店,与其说是家旅店,倒不如说就好像是个私人住宅公开出来给游客居住。但很显然的,此刻是他们,已经被包围住了,王枫将那名手腕被切掉的战友放在床边,他撩开窗帘,下面至少有百名手持强力军火的纠灿谟包围了他们,甚至,他还看见了些大型的炮弹,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似乎想在上面坚守都不太可能。那么现在,似乎只有个选择冲出去!

  可是就这么二十来个人,而且每个人的都已经达到了体力的极限。他们现在唯想干的,只有个,那就是美美的洗澡后睡觉。且不管醒来是死是活。此刻他们最想做的,那就是睡觉!

  实在是太累了,半个月没有吃顿饱饭,半个月没有好好的休息天。在这种精神折磨与肉体摧残的情况下,他们不知道还能支撑几天,可是现在,他们连这么个简单的愿望都达不到,他们必须继续战下去!

  “现在需要三个人下去开路!”

  王枫刚想到这点,狗蛋已经飞快的发出了命令。只不过他并没有安排谁去,因为在这刻,他知道,任何人都有生存的权利。至少,这场战斗,并不是为了国家,而是为了他们。这次的任务,并不是为了国家,而是为了他们忠诚的军人之心!

  第五百二十章生命的代价!!

  第五百二十章生命的代价!!

  “事实上,其实这次我并不认为我还能活下来,不过,这个世界上,峰回路转的事情总算还是让我碰到了次。可是这样的峰回路转,却也是牺牲了三个战友得来的”

  王枫吐出口烟雾,口气喝掉瓶啤酒,冷冷地看了老花他们眼,忽然叹息道:“老花,阳痿,我并不是骂你们,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你们看见的切,未必就是这样,或许,许多事情,都比你们想象的要复杂。而这次的红花会,极有可能个是最为复杂,最为恐怖的次。如果你们不去参加今年的红花会,对你们会有莫大的好处。至少,你们保存了实力,而如果定要参加的话若是你们能够胜利,得到的好处也必将是巨大的。可是如果你们失败,把么你们现在所拥有的切,将会在夜之间倾家荡产!”

  酒吧的镭射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忽然之间就变得沉寂了下来,音乐舒缓,十分的柔和。对对男女都十分暧昧地跳着舞蹈,他们的脸颊上抹过丝神秘,似乎,他们对于这个社会,充满了不满与愤怒。可是他们依然要继续生存下去。当人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第刻,已经注定了他们会遇到种种烦闷不堪的事情。不过,他们必须去面对,每个人,都必须去面对

  这场的战斗,应该算是他们来到金三角的最为惨烈的战斗

  “如果三个人的牺牲能够挽回全队的平安,队长,我打头阵!”

  大壮,这个东北大汉,第个站了出来,他的表情很坚定,他的身躯与他的信仰是成正比的,对于国家,他已经失去了信心,维持他走下来的。是队友之间的相互信任与护持,他知道,在这个时候,如果他们之间还出现矛盾,最可能出现的状况就是全军覆没。不论如何,这次任务,都可能是他们最后次军旅之行,他希望能够漂亮圆满的完成。哪怕自己并不脑拼见,却也出过份力量,不是么?

  几乎在大壮站出来的那刻,所有人都站了出来。他们都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全队的安全,至少,在他们之中,没有个队员是怕死的。生命,在从破屋离开的那刻,他们已经交给了这次任务。哪怕全军覆没,他们也会完成这次的任务。这是作为名军人必须应有的自信。

  “这次的任务,我必须挑选几名作战能力优秀,而且还必须是家庭环境好的。或许,我们还能有两个队员可以活着离开金三角,不是么?”

  狈蛋第次发出爽朗的笑意。这样的决定,没有任何人反对。

  狈蛋说的话不对么?对的。

  任何时候,都不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