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几乎都围聚在了起,身后群人员不停地扫射,他们也不断地对方火拼,几乎达到了矣谒惨烈的状况。地面鲜血仿若河水样流淌,脚步踩在地面,都能践踏起鲜血。

  “干!”狗蛋枪爆掉前方名保安人员的脑袋,大量血红相交的液体飞溅而出,他抹掉脸上血水,见后方数十名保安冲过来,前面的人越来越远,狗蛋靠在墙角,对队员们打了几个手势,大声叫道:“派几个人守在这里,其余人跟我冲过去!”

  时间,狗蛋飞快地带领着几名特种人员冲过去,这种完全靠性命去拼的战斗让特种队员损失惨重,尽避对方也损失了不少人员,但相比较而言,特种队员人数上的极度贫瘠让他们出于巨大的劣势。

  怦怦!

  枪声再次响起,狗蛋扯掉外套,飞快地冲了出去,群特种队员个个已经杀红眼,他们仿佛失去了理智,不停地用机枪扫射,前方的保安人员不停倒地,而狗蛋身边的特种人员也不停地中枪,他们此刻都已经在死撑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绝对不能倒下,哪怕只有口气在,他们也要硬拼下去!

  轰轰!

  前面那群为数不多的保安人员护持着那名将军,忽然他们的前方爆炸开来,与此同时,他们的周边再次多了数十名保安人员。狗蛋看的心下惊,他几乎处于绝望状态,人越来越多,想不到整个别墅,居然还有隐藏起来的保安,他扔出枚炸弹,群人飞开,他抄起机枪继续扫射,怒吼道:“他妈的,能杀多少是多少!”

  这种特种人员都是从场场死亡绝境中爬出来的。断然没有贪生怕死之辈,只不过不怕死,就代表能取得胜利么?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公平,也不曾有过公平。就算你付出了再多,也未必会有收获。

  群保安人员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飞快地冲了过来,他们的表情个个都十分的恐怖,面目狰狞,龇牙咧嘴,仿佛要将狗蛋等人吃掉样。

  “雇佣兵团?”

  狈蛋倒吸了口凉气,他大吼道:“趴下!”

  数名特种人员连忙趴在地上,对旁的几名队员刚欲说什么,忽然名杀红眼的队员抢过队友的几枚炸弹,吼道:“队长,跟着我后面冲!”

  他嘶吼声,跳出去将炸弹拉开,还没跑几步,已经被机枪打成了马蜂窝,却也在同时,他身上的炸弹被扔了出去

  轰轰

  前方的雇佣兵炸掉大半,狗蛋眼睛红,吼道:“冲!”

  硝烟四起,鲜血飞溅,这幢别墅此刻$,尽在文学网就好像是个阿修罗地狱,就好像是个屠宰场,鲜血飞溅在建筑物上,流淌在地上,飘荡在空中,血腥的味道充斥了每个人的鼻腔,他们呼吸进来的空气都是充斥着血腥的味道。

  这场火拼,注定将会成为金三角的次大逆袭!

  前方十几名保安人员保护着那名中年将军冲进白色建筑,这个建筑四周都是巨大的石柱,就好像是那种十分古怪的建筑,没有门,那种仿若鼎力在天空的擎天柱样,让人充满了惊叹于欣喜!

  这样的地形,十分利于特种队员战斗,这种大场面,几乎是平地上的战斗,让他们充满了无奈,他们的优势与身手完全发挥不出来,而现在他们有了足够的地形优势,狗蛋扯着嗓子吼道:“兄弟们全部进攻,进入前面的建筑!”

  群人飞快地冲进去,后面殿后的队员也退离进去,特种队员刚进去,身后的数十名保安人员也已经冲了过来,狗蛋刚想派几个人抵挡阵子,那群保安的面前忽然爆炸开来,尘土飞扬,激烈的惨叫声顿时响起,而狗蛋等人的目光看向旁,只见名全身邋遢的男子肩膀上竟扛着架钢炮

  那名男子的脸上竟还戴着墨镜,他全副武装,穿的都是牛皮外套,牛皮裤子,长筒靴,却发现他所有的服装都有点古怪,居然全部都穿的很古怪,是因为扣子扣的不对劲,而长筒靴干脆穿反了。除了墨镜十分的嚣张之外,几乎找不到任何的足以他装逼的地方

  这个男子,不是小王同志是谁?

  小王同志的忽然出现无疑天使降临,对于那群保安人员就好像是恶魔化身,他肩膀上的钢炮就好像是死神的镰刀,说到之处,烽火硝烟,随手按下按钮,前方必定会死去数名保安人员,在番轰炸之下,前方那群保安人员吓的不敢靠近,小王同志下从屁股后面掏出几颗炸弹扔过去!

  咚咚

  炸弹在地面打了几个滚,小王同志阵目瞪口呆,炸弹为什么没有炸?

  他差点傻眼,那群保安人员也已经炸弹失灵了,个个靠过去看了几眼

  轰隆

  炸弹爆炸开来,强烈的火力甚至连小王同志都给炸飞出去

  第五百二十四章老王是空中飞人啊!!

  “我操!”

  小王同志抖擞几下身躯,将身上的钢炮扔掉,手指在耳朵里挖了几下,大大咧咧地骂道:“狗日的,这是什么炸弹,差点没把老子炸死。”

  他将衣服上的灰尘抖掉之后,将墨镜取下来,对旁边群目瞪口呆的狗蛋等人,他敬了个标准的军力,挺直腰杆道:“同志们好!”

  “妈的!”

  狈蛋揉了揉鼻子,苦笑道:“走吧,干掉他们!”

  小王同志从腰间掏出把潇洒的银白色沙漠之鹰,在枪口吹了几下,脸彪悍道:“让他们看看枪神的厉害!”

  这个建筑物里面全是白色石柱,觥筹交错,星罗棋布,几乎看不见前方五米远的地方,狗蛋等人在里面寻觅了会,忽然看见前方块隐藏的地方层油布在移动,他刚想冲过去,小王同志把拉住狈蛋,推了腿墨镜,踏着长筒靴走过去两步,从口袋掏出两颗炸弹,他心想:“威力太大,会儿我要远点。”

  想到这儿,他把将两颗炸弹拉开之后,连忙跑到远处,等了老半天,这两颗炸弹却点儿动向都没有。躲避在石柱后面的那群特种人员面面相觑,狗蛋脸无语道:“你这个炸弹从哪里搞来的?怎么不灵啊?”

  “妈的!”小王同志将墨镜炸掉,骂骂咧咧道:“看样子老外的货不行,老子以后还是支持国产的好了。”

  说罢,又将两颗形状古怪的炸弹扔出去,他彪悍道:“彪悍鱼雷,中国制造!”

  轰

  前方顿时炸开片火花,数名保安人员被小王同志的“中国制造”给炸飞,群特种队员眼睁睁地看着那群保安被杂炸飞出去,他们脸尴尬,对王枫竖起大拇指,却忽然没有发现那名将军的踪迹。

  而在同时,他们看见白色建筑另外个尽头的出口,光亮从里面闪现出来,对视眼,众人飞快地冲了过去

  铁门是锁着的,而从里面,透出了丝阳光,想来这里应该是出口了。妈的那为什么那群兔崽子要在油布里等着,莫非想试试我炸弹的威力么?

  小王同志对着铁锁开了几枪,将铁门踢开之后,外面是大片草坪,而草坪上面,竟然有架直升飞机,直升飞机已经处于起飞状态

  “买糕的,我的钢炮去哪里了?”小王同志无力呻吟了声,个箭步穿过去,狗蛋也在同时冲了出去,另外队员看着他们这个古怪的动作,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按理说,人家的飞机都已经岂非了,难不成你们还能把人家拉下来?

  “他妈的!”

  小王同志边奔跑,边从腰间抽出条坚固的绳索,飞快地冲过去,刷地声,绳索绑在了飞行在空中的飞机上。他双臂扭住绳子,双腿在地面拖了数十米,实在是忍不住,这才将双腿抬了起来,而飞机,已经远远地飞上了高空。

  “老天”

  狈蛋见王枫居然飞上了天空,他嘀咕道:“史上第人啊!”

  “妈的,他是不是不要命了?”

  几名队员冲过来,个个表情惊恐,这么高的地方?他如果不小心摔下来

  小王同志心情激动到了极限,看着越来越高的天空,越来越小的地面物体,他飞快地朝上面爬去,所幸,飞机上的人并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此时此刻。飞机上面还有两名驾驶员,名保安,另外个就是满脸惊慌失措的将军。

  他的狐朋狗友的死,并没有带给他任何的惊恐,别$,尽在文学网墅有着强大的保护系统,却想不到居然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被不到二十个人给毁灭掉了!

  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此刻他在飞机上,他已经下定决心,只要能活着离开,他绝对不会再回来这个该死的地方。

  “将军,我们现在就回基地么?”名驾驶员问道。

  “废话,不回基地去哪里?难道你指望政府来收留我们么?”将军吐了口唾沫,别墅还有大量的军火,这本是他在那里居住的个目的,与军火商交易,却想不到居然发生了这样的意外,这有是大笔的损失啊!

  飞机忽然摇晃了几下,驾驶员忽然大声尖叫道:“下面有人爬上来了!”

  将军闻言大惊,把抄起机枪,刚打算朝下方扫射,手臂忽然疼,原来是地面的狗蛋同学用狙击枪击中他的手臂。起初在飞机里面,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此刻他将手臂露出来,自然能很标准地击中!

  “妈的,太他妈危险了,飞机晃的老子眼睛发花,小王同学啊,你可千万别掉下来了!”

  狈蛋同学默默地为小王同志祈祷着,他身边的几名队员也是看着高空的直升机,他们心中阵发寒。妈的,这么高的地方,他居然就这么爬上去了,而且还是个十六岁的少年,胆子大的不像话。就算是老子恐怕也不敢这么彪悍地爬

  “给我干掉他!”

  将军怒吼声,只手捂住受伤的手臂,另外两名保安人员便抓起手枪,朝下面开机。

  “妈的!”

  小王同志忽然晃动身子,直升机险些被小王同志的摇晃给搞失灵,直升机在空中摇晃几下,名保安人员竟被摇晃下来,他惨叫声,就在落下来的时候,双臂忽然逮住了小王同志的小腿,小王同志差点没崩溃,怒吼道:“狗日的,你给老子滚下去啊!”

  狈蛋也是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脸紧张地看着高空,望远镜虽然看的远,但此刻实在是太远了,他的眼睛眯起来都快看不清楚了。但天空两个人就好像风筝样摇晃,实在是太过恐怖了

  “给老子滚下去!”

  狂风中的王枫不停地用脚踢着抱住他大腿的人,心中的恐慌也已经到了极限。脚踢在对方的咽喉,那人惨叫声,如同枚炸弹样嗖地声掉了下去。

  小王同志松了口气,飞快地爬上去,就在将军再次拔枪准备激射的时候,只手忽然抓住他的手臂,个脸色苍白,头发凌乱,颓废不堪的男子艰难地从下面爬上了极强,他龇牙咧嘴地傻笑声:“欢迎光临空中监狱。”

  第五百二十五章语言是沟通的桥梁啊!

  “怦!”

  小王同志如同耍杂技般身子猛地跳上来,脚踢飞准备拔枪的最后名保安人员,那名保安惨叫声,身子如同跳水健将,华丽地飞下了直升机。

  “啧啧又个超人诞生了。”

  小王同志猥琐地笑了笑,沙漠之鹰指着满头大汗地将军额头,笑眯眯地道:“如果在三秒钟之内,你不命令你亲爱的驾驶员降落的话,我的子弹会无情地爆掉你的小弟弟。”

  “”

  将军叽里呱啦阵,老王翻了个白眼,心道:“妈的,原来语音不同。早知道老子应该学遍世家各个角落的语言。”

  沙漠之鹰击打在名驾驶员的脑袋上,脑门顿时被打破,鲜血飞溅出来,老王龇牙咧嘴道:“你滴,快点降落!”

  那名被打的驾驶员头雾水,不明白老王说的什么意思。老王差点将他踹下飞机,但想要是把驾驶员都干掉了,老子也就要魂归九泉。不行,得想个办法。

  他挠了挠脑袋,刚打算继续用手势让对对方明白自己意图的时候,对方忽然叽里呱啦地尖叫起来,他眼珠子瞪,原来前方出现座巨大的山峰,老王吓的全身冷汗,枪爆掉名驾驶员的脑袋,他将脑袋挪到后面,发现后面的机舱有几个降落伞,他兴奋地尖叫:“买糕的,龙王爷爷,老子这次要是大难不死,定会去龙王庙请你喝过期春葯的。”

  他连忙抓过降落伞币在身上,将军也顺手抓过降落伞,老王把从他手中夺过降落伞,叽里呱啦道:“你滴,不能用降落伞,这是留给驾驶员的!”

  说罢,直升机的速度已经停不下来,飞快地朝山峰撞了过去,老王猥琐地将几个降落伞都扔下了天空,站在机舱口,笑眯眯地对那个面色恐慌的将军招手道:“拜拜!”

  个猛子跳下去,老王拉开降落伞的同时,飞机也飞快地撞在了山峰上。

  老王心下高兴,刚想高歌曲,忽然发现头顶阵哧哧的声音响起,他抬头看,差点没吓的魂飞魄散

  “妈的,怎么漏洞了?”

  降落伞顶部个细微的漏洞在飙风的刺破下,不断地变大,降落伞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在离地面还有十米高的时候,老王感觉再按照这样的速度降落的话,自己估计就得粉身碎骨了,情急之下,他连忙抓住降落伞的绳带,双手使劲地摇晃了几下,降落伞的速度这才放慢点,而也就在同时,他将身上的东西不停地扔下去,来减轻身上的重要。

  “扑通”

  老王跌落在地上,不到三秒钟,他猛地惨叫声,屁股从地面弹起来,吼叫道:“老子的菊花!”

  他看了眼地面,原来那把沙漠之鹰居然精准地插在地面,而自己的屁股在跌落下来的时候,恰恰挺在了上面。

  老王满脸通红,吐了口唾沫,见四周是块巨大的空地,他暗想,如果在这里和个决定美女打野战绝对是个绝妙的想法。不过想这里实在是没有女人,只得摇头道:“国足打赢场球都可以得到巨$,尽在文学网大的好处,老子这是做好事不留名,不值提。”

  狈蛋等人冲过来,搂住小王同志的肩膀,大声叫道:“妈的,吓死老子了!”

  “放心吧,以我的身手,他们想干掉我那简直是异想天开,东方夜谭,你们怎么样了?”

  王枫开了句玩笑,却发现狗蛋的后面居然只有三个人了,而且这三个人的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伤口,而远处,三名队员静静地躺在地上,早已经没有了气息。

  他们已经做出了最后的贡献。哪怕是生命走到尽头,也依然与狗蛋等人并肩作战,直到发现实在是没有力气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们才悄悄地离开这个并不太美好的世界

  老王回忆与这群可爱战友的场景,他的眼眶顿时红了起来,拍了拍狗蛋的肩膀,又看了眼剩下的三名战友,他哽咽道:“我们还有五个人,我相信我们还是可以取得最后胜利的。”

  “坚持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

  “坚持这两个字,我第次觉得是那么的重要。有时候,人们总是再说坚持,可是又有几个人真的能坚持下来呢?”

  王枫吐出口烟雾,他的面前已经摆放了十几个啤酒瓶子,他又喝了瓶啤酒,面色通红地看着老花等人,凄凉地笑了笑道:“来的时候有二十多个人,等到我们第二个任务完成的时候,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五个,除了我基本上没有受伤,他们大多都受了在现在人看来,几乎和死人没什么区别的伤势。可是,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出丝的痛苦,反而,更多的是解脱与种悲哀。为自己的任务感到解脱,而战友,感到悲哀。他们不是死在敌人的手上,而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上!”

  红姐的表情很古怪,他静静地看了王枫良久,回忆狗蛋时而风騒万分,风情万种,却时而又表现得十分的压抑悲怆,她本以为这不过是与王枫样,吸引女孩子注意的种手段。却浑然没有想过在他的内心,又有着这样的故事。

  对于个军人,他们不怕死,他们的宿命就是战死在沙场上,可是他们绝对没有想过,他们的生命,不是死在沙场上,而是死在了自己人,自己老大的手上。对于心为国尽忠的战士们,这是种怎样的摧毁呢?

  “如果我知道狗蛋有着这样的经历,我应该对他好些的。”

  红姐呢喃了声。

  第五百二十六章最后个任务

  “呵呵狗蛋,他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也不需要别人的感激,他只是在做自己,做个真正的战士。任务完成后,他没有选择回去,或许会去,他可以得到巨大的荣誉,数不尽的财富与官位,他没有。他当初对我说的原话是我不习惯用兄弟的生命换取利益,这不是我的爱好。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么?”

  他扫了眼老花等人,凄惨道:“他是对国家失望了,他是对自己的信仰失望了,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狗蛋。现在的他,除了兄弟,他不会对任何人留下好的印象,不会再对任何人给予任何的好处。他明白,人活着,终究会遇到些不愿遇见的事情,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选择不给任何人机会。”

  “所以他选择待在金三角?”红姐感动地问道。

  “留在金三角,他的心愿只是想与死去的那群兄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