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人杀死了,被军部,自己的那个高级官员给杀死了!

  “你不该知道这么多甚至,你连问都不应该问!”

  陈天明毫不留情地按了几下匕首,那名特种队员的手心捂住胸膛,脸不甘地倒在了地面,双目却是睁开无法闭上。

  “王八蛋!”

  狈蛋双目赤红地冲过去,拳砸在陈天明的脸上,陈天明哇地声吐出口鲜血,他冷冷喝道:“住手,你想做什么?我是少将,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么!?”

  老首长却是表情犹豫不决,忽然沉声道:“陈天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天明表情变,淡淡道:“作为名合格的军人,我绝对不允许下属询问我的秘密!哪怕杀了他,我也并不觉得犯错!”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狗蛋的血腥,另外两名队员也是满脸仇恨地瞪视着陈天明,而王枫却是脸平静地看着陈天明!

  “妈的!”

  狈蛋又是脚踹在陈天明的胸口,拔出手枪怦地声射在陈天明的膝盖上,冷冷道:“我可以告诉你!老子不怕死,老子的命就是兄弟们用生命换来的,你杀了他,那就等于杀了我,今天,你非死不可!”

  他脸决然地瞪着陈天明,老首长却忽然喝道:“狗蛋,千万不要!这么做,你也完蛋了!”

  他把握住狈蛋的手枪,微微摇晃了几下脑袋,平静道:“就算他做错了,毕竟是你的上级,你这样做,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呵呵是么?”狗蛋凄惨地笑了笑,忽然决然道:“您知道我们这群人是如何在这里完成任务的么?若不是陈天明这个杂碎,我们绝对不会损失这么多兄弟,现在他居然连我们的兄弟也杀了!”

  怦怦!

  又是几枪,陈天明的四肢都被狗蛋废掉,躺在地上嗷嗷大叫的陈天明痛的撕心裂肺,脸色苍白无比,个庄严肃然的少将竟被名特种队员打成这样。这在军部,绝对是从没有出现过的现象!

  这绝对是大逆不道的!

  可是对于狗蛋这样个连生死都早已经不顾的血性战士来说,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他会害怕去做么?

  不!

  怦!

  陈天明脑袋被狗蛋枪打开花

  “若是你们在这个时候,会如何做呢?至少,我虽然并不赞同狗蛋的做法,可是如果我在这个时候,也会和他样,杀了他!”

  继续吞吐着香烟,王枫忽然发觉,酒吧的人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了,而时间,也已经凌晨两点,红姐忽然勾住他的胳膊,呢喃道:“所以狗蛋这辈子,都不会回去?他会直待在金三角,对么?”

  “应该是吧”王枫的表情有些淡然,老花等人却是沉思了起来。他们有些不明白王枫诉说这些故事究竟是为什么。

  “王枫,狗蛋这样做,以后被军方追杀了没有么?要知道他杀的,是个少将!个将军!”小贝脸平静地看着王枫,他的目光透过丝波澜。自己也在雇佣兵生活过他知道对于同$,尽在文学网甘共苦的兄弟,那是种怎样的感情,可以说那种感情,比亲生兄弟还要亲,他们的身躯,可以随时为了自己的伙伴去挡子弹,挡炮弹,因为他们之间,是种用生命交往的过程

  “后来我记得,那个老首长说了番话”王枫手中香烟渐渐扩散开来,抹淡淡的烟雾笼罩在他的脸庞上

  看着对父子惨死在起,老首长的脸庞阵变化,旋即,他摆手对外面的下属道:“你们先出去!”

  声音威严中透着不可置否的味道,那群持着机枪的军人都退出去之后,他拉着狗蛋的手臂坐在原本老乔布坐的地方,脸苦笑道:“要知道你杀的是名少将,他在军部的势力,绝对不是你所能抵挡的。而且哪怕你有千万理由,杀了他,你都没有好下场。”

  “杀了他,我就没有后悔过!”

  狈蛋脸平静地道:“我的命本就不该留到现在了。”

  “混小子!”

  老首长拍了拍他的脑袋,慈祥道:“你是我的下属,我岂能让你就这么死去?可是这次,你闯的祸,实在是太大了。”

  “那么还有什么办法呢?”

  王枫忽然问道,至少,从老首长的语气中,他能听出老首长的意思,他不会让狗蛋死,毕竟,狗蛋这次大获全胜,而且,还险些被陈天明害死!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首长,你应该知道陈天明做的些事情。这么多队员,有大部分都是被陈天明害死的。不是么?”

  “你是谁?”

  老首长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从进屋的时候,他已经发现了王枫的存在。这个尚未成年的孩子,居然和狗蛋他们在起,那么难道他算是狗蛋的同伴么?可是他好像还没有成年吧?

  等等

  他仔细打量王枫几眼,眼中爆出团精光,微笑道:“我好像认识你”

  “哦?你认识我?”

  这下倒是让王枫有些意外了,这个老首长,恐怕直都是待在某某基地,怎么可能会认识自己呢?

  “印象中前段时间抗洪抢险,你就是那个少年英雄,对吧?”

  第五百三十章红姐的初吻!!

  王枫微微愣,旋即,他笑道:“是的。”

  “难怪了”老首长也是笑,并没有因为少将的死而太过悲伤,看来,他与那个陈天明少将的关系并不太好。那么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想做什么呢?帮狗蛋?还是

  “王枫我想知道,你怎么会跑到这儿来的?”老首长说这话的死活,仿佛也是在问狗蛋。

  “其实我只是想偷渡出去溜达几圈,想不到就上了这条贼船,这实在是我没想到的。还好我命大,并没有挂掉。”

  王枫说出这番话,这其中的辛酸恐怕也只有狗蛋等人知道,在这个月中,他们受到的简直是非人的摧残,在这样的情况下,般的人恐怕早已经精神崩溃了。

  看了王枫眼,老首长并没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淡淡道:“你的确是个长命的家伙!”

  狈蛋的事情,老首长只是稍微说了两句,微笑地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狗蛋对于军方已经彻底失去了信心。这样的军方,还有什么值得他去效力的呢?连自己的下属,都无法保证安全,而且最另他心寒的是。居然反过来给他们刀,这种刺激,实在是让狗蛋抵挡不住。

  “那么我来告诉你吧”

  老首长忽然站起来,负手看了眼另外两名队员,笑道:“从现在开始,你们的队长,狗蛋已经死去,而你们,跟着我回部队吧,至少,你们是好样的。而狗蛋,他已经死去了,明白么?”

  “首长!”

  狈蛋着急地站了起来,脸感动道:“这样做您会被他们调查的。”

  他没想到首长会为自己摆平这件事情。当杀掉陈天明的时候,他已经没有再有任何顾忌了,而且这些顾忌,也已经是多余的。杀了个少将,这对军方来说,必将是个巨大的炸弹,任何人都会愤怒,可是首长居然打算帮自己掩盖过去。那么回到部队,他定会受到强烈的打击。

  “小子!”

  首长忽然转过头,脸严肃道:“你以为首长我是那种人么?陈天明这家伙我早看他不爽了。不过我已经老了,没你们这么大能耐,既然你已经做了,而且为国家贡献了这么多,我应该帮帮你!”

  说罢,他转身对王枫道:“小家伙,如果我们军队要是有你这样的人才,相信是种不错的选择。”

  “抱歉”

  小王同志揉了揉鼻子,“我是黑社会,和你们不是条道上的。”

  “哦?”

  首长笑了笑,脸平静道:“那么我很期待你在黑社会闯出番名堂来。”

  “事实上我并没想过,军方还会出现这样的首长,或许,他只是不想让部下心寒,又或许,他的确是个好的将领。”

  王枫口气喝完最后瓶啤酒,他还想要喝,红姐却拉住他的手臂,关切道:“你今天已经喝了三十六瓶了。”

  “哦?”

  王枫摸了摸鼓胀的肚子,看着酒桌上的大堆瓶子,他脸懒洋洋道:“看来我的酒量的确不小。”

  “王枫我很想知道说这些,你是想告诉我们什么呢?”

  在这些人当中,唯独小贝直言不讳地问道。

  “我想”王枫眼中跳动着诙谐的目光,笑道:“只是想说我再也不希望,我身边的兄弟,忽然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空旷地走道上,王枫披着皮外套懒洋洋地吸着$,尽在文学网香烟,红姐挽着王枫的胳膊,清冷的寒风贯穿身躯,她忍不住搂住了王枫的腰身,将娇躯靠在他的胸膛,抬起头,那如花般的脸蛋抹过丝吃醋,“为什么狗蛋和你都是这样的人呢?”

  “唔什么这样的人?”王枫垂下头,看了眼红姐粉嫩的脸颊,只手在她蛮腰的嫩肉捏了几下。

  “你说呢?”红姐撇了撇柔唇,柔声道:“为什么你有着这样的经历,却是让我越发的喜欢你了”

  “嗯,其实我有个办法,可以让你也经历这么多。”王枫脸严肃地道。

  “哼,别和我花言巧语。”红姐撅起柔唇,忽然踮起脚,玉臂拦住他的脖子,俏脸凑到王枫面前,呵气如兰道:“王枫晚上去我家好么?”

  “咦,你的家不就是在柳暗花明么?”王枫心下有些慌张,红姐想做什么?不会是想摧残我吧?老子今天喝了这么多,此刻早已经头晕眼花,四肢发软,如果到时候她强行推倒我的话,我可是点办法都没有啊。

  “去你的,难道你不知道我还有个我们共同的家么?”红姐的玉脸上抹过丝红潮,仿若十分害羞般。

  “共同的家?”

  老王脸尴尬,脑子浆糊样地思索不了问题,咳嗽声道:“我怎么不记得了?”

  “如果你记得的话,我还奇怪呢!去不去,如果不去的话,以后别想我再理你!”红姐美眸含水,仿若朵娇嫩的玫瑰。到了红姐这个年龄,她可以撒娇,可以妩媚,并且,不论她用怎样的态度来面对王枫,无疑都是十分诱人的。

  老王忽然动情地咬住红姐那红润的柔唇,双手紧紧地抱住红姐的娇躯,深深地吸允着红姐的香舌,良久,待得红姐娇喘呻吟之后,他才缓缓地松开红姐的柔唇,呢喃道:“不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常无风那小子把你抢走的。”

  “真的么?”

  红姐将头靠在王枫的肩膀上,很是感动地道:“小枫,红姐等这句话,等了六年了”

  老王听这话,脑子顿时愣住了,妈的,老子刚才做了什么?貌似好像,强吻了红姐?哎,酒精真不是好东西啊。

  不过后悔么?

  当然不会!

  红姐为了自己,付出了太多,青春,时间,金钱,仿佛她所做的切,都是为了自己。个如同大姐姐样的女孩儿为了自己,等待了这么多年。自己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

  “小枫”

  王枫愣神之间,红姐滑嫩的脸蛋儿摩挲着他的脸庞,她呢喃道:“其实你刚才夺走了红姐的初吻哦!”

  第五百三十章与红姐的小屋

  老王吓了跳,心道:“莫非红姐这辈子还没和男人打啵?不会吧,以她风情万种,美艳绝代的美人儿,居然没男人窥视她的美色?”

  “怎么?不还不相信啊?”红姐脸不满地嗔道。

  “呃,不是不信,我只是在想,红姐将初吻多献给我了,我应该如何报答你。”老王说罢,握住红姐柔嫩滑腻的小手,满脸严肃道:“要不然晚上我给你做蛋炒饭?别用这种轻蔑的眼神看着我,你可能不知道,我当年在金三角的时候,做的蛋炒饭无与伦比,堪称绝,那群特种队员差点没把舌头都吞掉。”

  “不是说你们都是吃树根馒头的么?你哪有时间做蛋炒饭?”红姐撇了撇柔唇。

  “话不能这么说,民以食为天,就算我们打仗紧张,也需要补充营养吧,其实那顿蛋炒饭是在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们偷偷摸进家农村的厨房做的。”

  老王脸部红心不跳的吹牛,端的是风騒万分,情难自禁。喋喋不休地大吹牛皮,红姐忍受不住,捂住他的嘴巴,苦笑道:“好了,少在这儿和我扯淡,去我们共同的家看看?我可是打理的很干净。”

  “好吧。”

  惭愧地点了点头,老王心想:“去了那个地方,我这纯洁小处男之身恐怕是难以保住了。不管了,反正红姐也是小,而且我现在对成熟的御姐十分有兴趣。像红姐这种身材极品,嗓音磁性,面容俏丽的极品御姐,应该对得起我的处男之身了。不过会儿我得和她商量下,究竟是男上女下还是女上男下。作为个标准地处男,尽避我没多少经验,但是如果被红姐压在身下,这多少显得不太体面。嗯,到时候我拼死抵挡,定要取得绝对性的主动权。要不然就给广大劳动人民丢脸了。”

  路飙车而去,老王对红姐的跑车羡慕不已,心想,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辆属于自己的跑车,开玩笑了,老子的哈雷已经报销,小雪也没再给我买辆的冲动。现在我连买二手电瓶车的钱都没有了。哎,早知道应该和小雪多上几次床,这样说不定小雪妹妹高兴又给我买辆哈雷了。

  前方出现幢并不太大,却十分赏心悦目的小别墅,老王下了车,挠了挠头,对旁微笑的红姐迷惑问道:“红姐这就是我们传说中共同的家?我怎么感觉不太像啊。依稀记得以前,不过是个狗窝?”

  “社会在发展,我们共同的家当然也要发展,这个小别墅我可是花了千多万才搞定了。”红姐撇嘴道。

  “千多万?”

  老王差点没个跟头栽倒在地,他副你就是败家仔模样地瞪视着红姐,脸红脖子粗地道:“你知道千万我可以找多少个小姐?你你真是要气死我了!”

  红姐懒得和他废话,挽住老王手臂缓缓地推开了铁门进去。

  里面个人都没有,红姐从口袋掏出个遥控器,轻轻按,别墅里忽然片明亮,老王心道:“居然还是手控的。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自蔚器之类的。想来红姐这么风騒猥琐,肯定私藏了不少经典大碟,到时候找她讨点回家欣赏。”

  别墅铁门缓缓关上,两人走进别墅,刚推开大门,老王就被里面的装饰所震撼到了。

  “这这怎么还是我们以前的家?”老王揉了揉眼睛,里面的沙发虽然没有破烂,却十分的陈旧,沙发前面的茶几也是破损不少。而沙发对面的小彩电更是当年王枫离开的那台,墙壁上到处都贴着报纸,那些报纸,依稀是王枫以前喜欢看的些报纸,待得看完之后,他就会贴在墙壁上。哪怕是吊灯与地板,与六年前,都点没有变化。他的眼睛微微有些发涩,转头看了红姐眼,却发现红姐的美眸竟红了起来,他心中仿若抹暖流袭过,猛地抱起红姐的娇躯,缓缓坐在沙发上,两人搂抱在起,瞧着四周昏黄的装扮,他低吟道:“为什么外面这么华丽,里面却是我以前的摆设呢?”

  “三年前这里要修整,我们以前的那个小屋影响市容,所以我就花大价钱把外面修理了下,打扮成个别墅,而里面,却是点都没有变化的。”红姐挽住王枫的脖子,脸平静地道。

  瞧着红姐那柔美的美眸,精致的五官,下子,王枫的心仿若抹了蜂蜜般甜蜜,他搂住红姐蛮腰,轻声道:“红姐,谢谢你”

  “小傻瓜!”红姐将柔唇凑过去,咬了咬王枫厚实的嘴唇,呢喃道:“难道你还不知道红姐的心意么?为你做这些都是红姐心甘情愿的。”

  老王感动的塌糊涂。对于红姐,他直都有丝的歉意,从十四岁碰见红姐之后,王枫就再也离不开红姐了。而且从那时候开始,红姐也直保护着王枫,尽避,两人相差不到三岁,可是,在红姐的面前,王枫直都是小弟弟样的存在。

  可是这对貌似姐弟,却投入了许多感情的男女,他们之间,真正只有姐弟之情么?至少,六年前,红姐便对王枫表达了自己的心意。

  那年红姐二十岁,王枫,十六岁

  大雪纷飞,银装素裹,小屋披上了层银装,大地片银白,寒风呼啸,显得那般萧索凄凉。红姐赤裸着身躯从身后搂住王枫的腰身,哭的很厉害,她不愿王枫离开,她不要王枫离开。如果可以,红姐愿意和王枫辈子都住在这个小屋

  “红姐,你是我姐姐,她也是我必须为她报仇,定要!”王枫脸坚决地道。

  “那我呢?你离开了我怎么办?还记得你对我说过的话么?你说过你会保护红姐辈子的。十四岁的时候,你说过的”

  第三章,晚上不出意外还有七章,兄弟们鲜花顶起来啊!

  红姐哭的塌糊涂,绝美的娇躯暴露在空气中,她冷得容颜憔悴,身躯发颤,玉臂却点不愿松开。这个小屋,她与王枫待了两年,这两年里,她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个比她小四岁的王枫

  可是,王枫却不是个对爱情有着理念的男孩,那时候,十六岁的王枫,心都想在黑道上闯出名堂,对于红姐这个美人儿,他并没有太过关心。而事实上,红姐也从来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