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希望我们能够成为个优势的人才。老师,并非十全十美。或许别的许多老师,他们完全只是为了那么点薪水。可是您,我知道,您只是对教师这个职业有兴趣,您只不过是想证明自己是有这个能力教好我们的。那么我不怕说句老实话,您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老师。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苏菲菲也站了起来:“老师,我只有句话。没有您的课堂,不存在任何的乐趣。”

  柳如烟也很淑女地举了手:“老师,您不但是我们的班主任,语文老师,更是我们的好朋友。”

  她说这话的时候,美眸中分明还有另外层意思。

  四眼等人也发言,他们说的都是自己的心声。这群孩子,他们并非是不知好歹的家伙。至少他们知道,如果没有王枫,他们的高三生活势必是枯燥无味的。而且他们也绝对不会有这么的充满了朝气,与人生的向往。可以说如果没有王枫。这群学生到现在还是碌碌无为,挥霍着宝贵的青春。

  老王感动的塌糊涂,心道:“想不到老子在他们的眼中居然是这样的好老师。那么我以后是继续做个好老师呢?还是等到他们毕业了,就闪人不干?自己原先的目的不就是想找份正常的工作,来填补内心的空虚么?现在不是找到了么?教导他们虽然头疼,却十分充实,至少,可以很轻松快乐的度过。可是他们这群学生,几乎都有着自己的故事。而且,他们也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将自己引入了那个本是他想要逃离的圈子。

  红花会,这个王枫十分不想涉入的圈子,到了现在,他已经无法避免了,作为个红花会最为恐惧的人。作为当年将红花会闹得翻江倒海的人。他可能逃离红花会么?

  不可能!

  况且姐姐的死因他还会继续调查下去,他不会忘记自己当年在姐姐死去的时候,立下的誓言。不论如何,不论多么的困难,他都定会给姐姐的死讨回个公道!

  哪怕是逆天,他也无所畏惧!

  每每想到姐姐那俏丽的容易,温柔的话语,王枫的心总会阵抽搐。他目光温柔地看着这群学生,兴叹:“姐姐,若是你脑拼见,我想你不会再对我失望了吧?”

  “嗯,同学们,能得到你们的高度评价,老师十分的开心。且不管如何,我们先度过最后的半年美好时光吧。至于以后,说不得,老师会去大学找你们的哦。如果你们能都上花心大学的话!”

  “真的?”

  秦少峰瞪大了眼睛,脸惊喜地问道。

  要知道,这种情况下,如果真的知道王枫会继续去大学给他们上课的话。这绝对是个十分令人惊喜的消息。试想下,才几个月的时候,王枫已经让他们体会到了这个老师的诙谐与慷慨。若是真的去了大学,老师继续教导他们,这将会是种怎样的效果呢?

  “老师如果你能给我们个保证的话!我们定会努力,全部都进华新大学的!”群学生仿若发春的牲口狂吼着。

  听到这句话,老王的心情顿时豁然开朗,傻呵呵地笑了笑,挠头道:“好吧,这样的话,只要大家都能进华新大学,老师就算去华新大学继续当保安,也不会离开你们的!”

  这刻,他好像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那个属于他的青春飞扬,属于他的斗志高昂,这节课,王枫洋洋洒洒地教下来,竟是点犹豫都没有。十分的情况灵活,期间诙谐幽默的语气横生,仿若个演讲家,又似个生龙活虎的活宝样。总而言之,这节课,在王枫看来,是他上课以来,最为舒坦,最为开心的节课。而学生们的热情高度也是空前强大。

  下课铃声响起,王枫脸笑容地与学生们道别,莫文泰却是缓缓地走了出去。

  “也不知道莫言这个家伙究竟想干什么!”陈冲脸鄙视地道。

  “可能是找老师有什么事情吧。”段虎回了句,爬到前面,拍了拍苏菲菲的小肩膀,好奇地道:“菲菲姐,你刚才和我们说有个欧美性感女神要来华新市搞演讲是不是真的啊?”

  “骗你们干嘛?我说过会来就会来,而且,听说她的这个演讲是要预定的哦,并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票。”苏菲菲大大的眼睛里面跳动着挑衅的目光。

  “哼哼,这样最好不过了。”段虎脸猥琐地摸了$,尽在文学网摸下巴,飞快地发出条短信,“传说中的,高嘲女郎即将出现,兄弟们,行动起来吧!”

  “王枫,你似乎还没有点觉悟?”莫文泰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王枫夹着讲义,缓缓地转过身,脸不屑地道:“你这句话,是在说你自己吧?”

  “呵呵,看来你真是点都不害怕么?”莫文泰平静地道了句,又道:“红花会的时间已经确定下来,大年三十的晚上,这个时候,应该是我们最好的时间吧,在这个时候,我会给你送份大礼的。”

  “大年三十?”

  老王微微皱眉,心道:“妈的,这群老不死的还真会定时间。林先生上次给自己消息,这段时间他会消失,而她的那群女朋友好像也全都消失了。”

  除了陈侍者还在意外,他几乎找不到个可以通消息的存在。而陈侍者,他暂时不想去找她。每次想到她的时候,王枫的心中,总会有那么点儿的不爽。或者说,是吃醋,吃林先生的醋啊!

  “距离大年三十,好像还有两个月吧?”王枫脸平静地说了句,又想:“学生们还过几天要月考,然后就是期末考试,最后就是春节了,这个时候开红花会,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是的。那时候我想,红花会会十分顺利的举行。而且你会看到,那时候的华新市,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我的目的,紧紧只是你而已!”

  老王脸麻痹地看着摸文泰,忽然比出个中指道:“小子,装逼遭雷劈。你不过是莫言的替代品,没资格在我面前嚣张。等着我把你的屁股打开花吧!”

  懒洋洋地回到办公室,只见秦组长愁眉苦脸地坐在他的座位上,老王脸尴尬地走过去,迷惑道:“秦组长,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王枫”

  秦组长抬起头,脸愁容地道:“出大事情了。”

  王枫愣,旋即关切道:“出什么事情了?”

  “有个财团要收购星海”秦组长爆料了。

  “什么?”

  老王差点惊叫出来,妈的,连星海都想收购?谁他妈这么牛逼?要知道,星海校长可是红花会巨头之。有他这么牛逼的人坐阵,谁这么不识好歹?

  “而且我听说,好像还要对星海进行巨大的改革,至少,会清理掉半的学生。他们打算对华新市的学校进行垄断!”

  “纯属扯淡!”老王拍桌子,冷冷道:“改个毛革?还清理掉学生,妈的,当他们是国家主席啊?学生上学是权利,也是义务,他们算什么鸟毛?”

  “你别激动,我说的都是事实,因为这次想收购星海的集团好像是个很有权势的集团,就连华新市的些顶尖财团都必须给他们面子,他们的主席好像叫叫常常什么”秦组长拍了拍脑袋,下子似乎想不起来样。

  “常无风?”王枫脸色大变,脸急切地问道。

  “对,就是这个常无风,他似乎很有决心,而且,他抛出了巨大的利益,董事会很多股东都已经放弃最后的抵挡了”

  第五百三十六章猪流感害老王!!

  老王听了心下跳,这小白脸干嘛要收购星海?脑子不正常?昨晚忽然之间发现自己性无能了?于是心血来潮,想干掉对不起党和人民的事情?

  嗯,极有可能。那小白脸我看就不是好东西。绝对是心理变态。

  见老王脸的龇牙咧嘴,猥琐放荡,秦组长麻痹地问道:“你怎么了?好像星海被人家收购你涸篇心?”

  “呃,怎么会呢?”老王揉了揉鼻子,故作严肃,慷慨陈词地道:“星海是我家,繁荣靠大家。谁要是想收购星海,就要践踏着我的尸体走过去,我将会为星海竖起第道坚挺的防线!”

  “少扯淡。”秦组长娇嗔声,气呼呼地道:“你这个混蛋,就不能严肃点啊?现在星海的情况很危急,搞不好就真要沦陷了。这沦陷倒是没什么关系。顶多换个老板,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你可知道,这次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么?”

  “我知道,他们肯定是绝对星海的美女教师和美女学生太多了,想近水楼台先得月,所以想收购我们星海。秦组长放心,就算他们真的收购了,我也会带着你们远离这个是非之地的。到时候,我们在乡下竖起几幢房子,然后养养花,种种菜,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去吧。”

  老王脸向往,眼中透着精光,就好像这件事情近在咫尺,只差层膜就肯捅破了。

  “好吧,我承认你的口才相当了得,他们这次收购之后,除了将学校的学生清理掉半,还会将教师集体裁员,他们会注入新鲜的血液。也就是说如果星海真的被他们收购。那么以后的星海,就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星海了。哪怕是校领导,恐怕也会集体辞职。”

  秦组长分外担忧地看了眼王枫,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对王枫报以极大的希望,其实她直都认为王枫除了身手好点,认识几个黑道上的朋友。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势力。为什么自己就这么的相信他呢?老爸老妈鄙视他顿,他就会生气的离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本事吧?

  偏偏只要看见王枫,秦组长的心就会感觉安稳下来,点儿也不再紧张了。

  “这样啊”

  老王故作深沉地摸了摸下巴,很是担忧道:“事情如果是从国际惯例来看的话,好像有点复杂。但是,如果以我这样的乐观派来看,又好像十分简单。这种复杂简单交替的过程,就好像对狗男女到了高嘲样,哎,我也无法解释清楚。不过呢,我觉得吧,只要我们坚守自己的立场,相信任何事情都不能打倒我们。”

  “事实上!现在的问题,我们坚守也没用,董事会大多数的股东已经被他们抛出的巨大利益给在诱惑住了。”

  “那么我们就给更加巨大的利益,不就成了?随便给他们扔个千八百万,难道还不能将他们摆平?小霜霜,事情其实很简单的,只是你想的太复杂了。”

  老王副你真是孺子不可教。浑然没有看见秦组长$,尽在文学网鄙夷的眼神,“星海谁会比董事会更有钱?再者,你知道常无风给了他们多少么?按照股份分成,股份越高,他们的利益越大,相比现在的状况,这群股东的利益能提高百分之二十。你知道这是个什么概念?”

  “呃”

  老王心想,常无风这小子这么多钱?不会吧,我看他穿的西装和皮鞋并不像个特别有钱的騒货啊。难道这小子昨天买彩票中奖了,想将星海收购培养萝莉?

  妈的,肯定是这样了。老子看这小子就是个萝莉控,指不定他就是想在星海寻找萝莉。可是星海会有萝莉么?除了我的小菲菲和小柳柳,本人不觉得其他的女孩还会是。哦,错误,除了我三年二班的美女们,我不认为还有小萝莉。可是这小子究竟想做什么呢?

  “好了,这件事情反正也不着急,好像再过几天就要处理这件事情了。要不然这样,到时候你陪我去趟,如果算了,你跟我去就是了。”

  秦组长话说了般,便没有再说下。其实她是想说,到时候看王枫能不能帮忙。不过想王枫个小小的教师,他能有什么本事和人家亿万富翁抗衡呢?所以话说了半又憋回去了,实在是她不愿王枫以卵击石,自取其辱。

  “好吧,到时候你给我电话。对了,是不是可以吃大餐?你也知道,最近猪肉的价格还在不断上升,最为关键的是猪流感来了啊。妈的,金融危机抬高了猪肉价格,这个猪流感的逆袭,更是让我们这样的贫困户吃不起猪肉。也不知道猪肉商赚了多少,说不定我改天就辞职去卖猪肉了。”老王摇头懒洋洋地坐在办公椅上,秦组长也走进了办公室。

  “啧啧居然和你商量,王大官人,看来秦组长涸拼得起你啊。”刘大为脸滛贱地叹息道。

  “呃,什么意思?”老王摸了摸鼻子,脸斯文地问道,顺手还推了推黑款眼镜,端的是性感无比,娇媚万分啊!

  “很简单,她不和我们商量,却和你商量。这只能说明个问题!”刘大为脸平静地道。

  “什么问题?”老王喝了口菊花茶。

  “说明她打算推你下水。”刘大为忽然变脸了。

  “拉我下水?”老王口菊花茶喷了出来,很是无语地道:“为什么这么说?”

  “事实上,我个人认为,秦组长是打算在两天后的谈判会上,让你以色相勾引对方的女秘书,这样,再通过女秘书对常总裁吹枕头风,或许,星海还有丝转机!”刘大为拍桌子,凛然喝道。

  “我日”

  老王差点扑过去戳烂他的菊花,怒气勃然道:“好小子,看来你是菊花痒了是吧?我实话告诉你吧,老子是校长的亲哥哥,董事会的最大股东,只要我不同意,星海就没办法被收购,说老实话,他们开出的价钱实在是太诱人了。如果我有那么多钱,完全可以去加勒比海盗和我的未婚妻举办婚礼,不过呢如果全校萝莉美女教师都投进我的怀抱我想我会改变我这个对我的人生充满想象力的决定!”

  第五百三十七章小水月,你真漂亮

  群猥琐同事被老王彻底打败,老王本想坐下来工作,手机却嘟嘟响了起来。看是慕容水月的来电,老王吓的连忙站了起来,接通电话,用种比他亲爹娘还要温柔的语气道:“喂。”

  这语气差点把群正在工作的同事雷倒。美莲全身麻痹,搓着手臂,嘀咕道:“这和谁电话啊。肉麻到这个程度,莫非是债主?还是他十八年前的初恋女友?”

  “怎么还不来?你知道我们已经等了你三个小时了么?”慕容水月的言语中充满了生气与不满,老王冷汗涔涔,故作苦涩难当的语气道:“哎,小水月,事情是这样的”

  他将著名的电车事件讲述了遍,将自己如何如何在开车电瓶车赶来的时候,忽然在路上看见个老太婆被辆豪华轿车撞到,然后那辆豪华轿车打算趁机逃走,被老王把将司机拉下来,然后定要让对这个老奶奶负责人,结果事情发展到了要火拼的地方。老王本来是英勇无敌,不将他们放在眼中的。可是后来却成为了种十分诡异的现象,那就是群猛男冲过来围住老王毒打,所幸老王身手了得,从百多名猛男中挣脱出去,却是在他洋洋得意的时候,忽然步小心栽倒在地上。原来是踩到块西瓜皮了。

  结果他就被摔成了内出血,现在正在医院挂吊针,此刻听到慕容美女的电话,老王立马中气十足地道:“小水月,你放心,就算死我也会把电影拍完的。我对你的爱绝对不会改变,永远都是忠贞不二的。”

  说罢,不等迷糊中的慕容水月做任何反应,连忙挂掉电话。他抹掉额头上的冷汗,见四周的同事们都是脸白痴状,他咳嗽声,严肃道:“我隔壁邻家美女的外婆的小侄儿去世了,我要去参加送葬,如果有人来巡逻,大家帮我顶下。”

  开着红姐的豪华轿车冲杀出去,老王对着后视镜摆出了几个十分痛苦悲怆的表情,心道:“妈的,看来我只适合摆酷装逼,对于这种充满了挑战性的面部表情还是有待加强。”

  在四周打量番,看见家便利店,他冲下车,买了瓶眼葯水,心道:“老子这样可是下足了功夫,还不信摆布出想要的造型。”

  来到片场,前方大群记者顿时蜂拥而上,将老王的爱车围得水泄不通,老王连忙将黑框眼镜带上,拉开车门,扯着嗓子吼道:“都给我退后,别刮花了我的豪华轿车。”

  他连忙吐着唾沫星子骂了老半天,这才满面严肃地驱车而入。

  “切,他算什么东西啊?全身装备加起来不到五百块钱,居然还在我面前装逼。想当年我在娱乐圈闯荡的时候,他还在吃屎呢!”

  “是么?我看你也才三十来岁,那家伙应该和你差不多,莫非你少年老成?错,应该是幼年老成。”

  “不对劲”名记者推了推眼镜,严肃道:“那$,尽在文学网家伙我看好像是男主角,上次我偷偷地看过眼,男主角和这家伙很像。妈的,刚才老子真应该拍照的。这下亏大了!男主角当街怒骂记者,这绝对是天大的绯闻啊!”

  他捶胸顿足,差点没用照相机砸在自己的脑袋上。

  这边厢老王将车停下之后,用眼葯水在眼睛滴了几下,然后有捏了几下脸庞,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愁云惨淡,这才踉踉跄跄地从车里面走出去。

  几名工作人员见王枫脸色苍白,四肢虚浮,连忙扶住他,关心道:“王枫,你怎么了?”

  老王微微抬起头,见名漂亮的工作人员胸部近在咫尺,表情十分温柔,老王深深地嗅了口||乳|香,心道:“如果能让我揉几下定很过瘾。”

  “没没什么,不过是有点内出血加断了几根肋骨,没什么大问题的。”老王装逼地推了推眼镜,手臂微妙地在女工作者的胸部摩擦下,心下大叫:“好爽啊!”

  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