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理有些变态。或许他对你已经爱慕到了疯狂的地步,最关键的点就是他定是你身边的人!”

  谤据这个电话,王枫推断出了三点。而且这三点,都是十分准确的。若不然,他怎么会如此的了解慕容水月的时间段呢?再者,自己与慕容水月接触,似乎并没多少人知道。除了些与她熟悉的人之外,基本上,是没人会知道的。

  可是这个家伙却故意装神弄鬼,将他的$,尽在文学网危险点暴露了出来。若不是这样的话,王枫根本推断不出来这个人会是慕容水月身边的人。慕容水月的粉丝这样做,也并非不可能。可是现在他已经知道,这个人,定是慕容水月身边的人。而且,对于慕容水月的生活习惯,熟悉到了极点

  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第个时间,王枫想到了华姐!

  会是她么?

  可是对方好像是个男人。个男人的声音,尽避那个声音有些古怪,有些不近人情,可是,他终究是个男人的声音。那么华姐,应该可以排除了吧?

  是的,华姐可以排除了,至少,从短暂的情况来看,华姐是与慕容水月最为亲近,也是最不可能的。

  那么会是谁呢?

  把握住慕容水月的手心儿,王枫温柔道:“水月,你知道和你比较熟悉的人,知道你身边事物的人,谁最刻意?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那个人,并非你想象的那样,他定是知道了你的弱点,了解你的生活习惯,所以才会装神弄鬼的。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鬼神之说!”

  “我也知道”慕容水月颔首道:“可是他直阴魂不散,我已经被他缠着不放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到解脱。”

  “水月记得我以前对你说过的话么?只要你有困难,我会帮你解决,不论困难多么危险。”

  王枫脸诚恳地道。

  慕容水月微微看了王枫眼,她的心顿时温暖起来。是啊自己有眼前这个男子,他不会令自己失望的,连莫文泰那样的人物,那个连爸爸都尊敬的人。王枫都可以轻松地解决。什么事情还能够难倒他呢?

  在经过慕容水月的番讲解之后,王枫详细地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为什么慕容水月会在忽然之间遇到这样的古怪事件。这要从三天前说起

  三天前,在慕容水月回家的时候,她的心情并不是太好。当然,她的心情不好是因为王枫直不守时,那天,他干脆整天没有来。所以慕容水月开车回家之后,他的心情直都不太好。可是回到家的时候,她有感觉连东西都不想吃。所以,他给华姐打了个电话,华姐的家里却出了大事情。他的老公好像与合作公司出现了矛盾,华姐也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话,这就挂掉了。

  慕容水月无聊,只得拿着光碟去看,却不小心,拿到了自己的部片子。那本是个言情剧,可是当她看到个镜头,出现的个年轻男子的时候她的心,下子抽搐了起来。

  因为那个男子,在拍那部电影的时候,坠楼而死了

  而慕容水月那时候,却恰恰就在楼下,她只感觉眼前花,地面上便多了团血肉模糊的事物。当他看见那个男演员面容的时候,双目睁大,狰狞万分,就好像好像是个魔鬼样。七窍流血,全身痉挛

  那名演员当场死亡,而慕容水月也好长时间都没有从那次的事件中解脱出来。她再次看见这个男子的时候,她的心下子冰凉了下。可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却忽然向了而且,声音居然还是阴森无比的铃声。那么为什么会如此的阴森。

  “我记得,手机里面,好像没有这样的音乐吧?”

  慕容水月心情平静地接通电话,她刚要说话,对面却传来个冰冷,幽怨的声音,“你还记得我么?那个与你拍电影,坠楼而死的演员?”

  第五百四十章最不可能的人

  只不过瞬间,慕容水月便感觉全身阵寒流袭过,仿若堕入了冰窖,她目光停留在电视上,就好像那个演员正瞬不瞬地盯着自己。那种感觉实在是让人难受,而且还不是般的难受,就好像被人脱光了衣服,赤裸裸地在欣赏。

  慕容水月的额头上忍不住渗出了汗珠。

  “你不是死了么?”

  慕容水月竟白痴地问出了这么句话。若是别人听见,定会以为她是神经病可是,事实上,任何人在这个时候,恐怕都会问出同样的问题。

  “不管我是否死掉,你只需要知道,现在给你打电话的人,就是我我现在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那个声音就好像是金属卡壳,那种古怪到了极限,别扭刺耳到了极致的声音让慕容水月头皮阵发麻。而更多的,却是恐惧与惊讶,个死去的人,给自己打电话?

  这算什么?

  “什么问题?”

  慕容水月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得冰凉,那种难以言语,却又实实在在存在的恐惧,让她呼吸渐渐变得困难。

  “当初,我拍电影的钱,你们好像没有给我吧?我好可怜,你们可知道,那笔钱,是给我老婆治病的,为什么你们要吞掉,为什么?”

  那声音凄凉悲怆,却又阴森无比,就好像好像个暮色深沉的老太婆样,那种仿佛是从坛子里发出来的声音,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

  “我不知道啊。我也只是个演员,我怎么会知道他们给你钱没有。可是你真的是他么?你不是死了么?”

  “哈哈!”

  王枫差点没把肚子笑破,他连忙阻止了慕容水月继续下去的冲动,捏了捏她粉嫩的脸蛋儿,苦笑道:“小丫头啊,你真是单纯的可爱了。”

  “怎么了?”

  慕容水月好奇地问道。

  “你是白痴啊。这种人肯定是骗子了。他连钱都说出来了,我不用知道后面的,他肯定首先就是直追问钱的事情,然后慢慢地发展吧?”

  老王心道:“狗日的,居然是个骗钱的。但是有必要骗鬼么?那么相信他对慕容水月的事情知道的很多。若不然,也不回想这样的办法。可是,他究竟是谁呢?”

  “是啊,他直追问钱的事情。”慕容水月脸不解地看着王枫,无奈道:“你怎么知道的?”

  “废话,本来就是个骗子,不过我很好奇,他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手段?而且他后来,是不是想让你找那个剧组?”王枫忽然想到这个问题,不禁问了句。

  “嗯,不过那个剧组当时都是临时组建起来的,后来剧组散了,我要上哪去给他找那个剧组去啊,当时拍这部电影的时候,那些人都是从各界的精英,现在我是没办法了。”慕容水月委靡不振地道。

  “小傻瓜,事实上呢,那个骗子,就是知道那$,尽在文学网个剧组现在找不到了,所以才会好骗你的。这样你找不到,想要摆脱他,他才能从你的身上牟取到利益。”

  “可是我已经给了他百万了啊。他为什么还要继续缠着我呢?”慕容水月懵懂地问道。

  “我日”

  老王差点把抓住小水月的咪咪,愤怒道:“百万啊?你认为鬼还会要百万?好吧,我就当你是白痴,那么给了百万,他还继续缠着你,你不会觉得有问题么?”

  “我知道啊可是,那家伙实在是太恐怖了,也太烦人了。我就算换了手机号码,他也能在第时间找到我,所以我现在已经没办法了。”

  这话出,王枫的眼睛忽地亮,脸警惕地道:“你是说你的手机直换,他也还是会打来?”

  “是啊,所以我才会很害怕了,他好像天到晚都盯着我。所以事情就变成这样了。”慕容水月尴尬地道。

  “那么和你关系很好,很有可能成为其中员的是谁?”王枫挠了挠头,脸紧张道:“我的意思是说你的私人号码,会有多少人知道?”

  “不多啊。”慕容水月也似乎发现了王枫问这话的原因,眼睛忽地亮,激动道:“你是说这个骗我钱财的人就是我身边的人?”

  “极有可能。若不然,你的电话怎么会被那个人知道的呢?”王枫平静地道。

  “可是也有可能是那些人传出去的呢?”慕容水月还是不太相信。知道她号码的人并不是太多,可是,为什么会直被那个家伙知道呢?难道这个家伙真是自己身边的人?

  想到这儿,慕容水月感觉全身都有些毛骨悚然了,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诡异。若是身边直有个这样的人,想到这个问题,她感觉点儿安全感都没有了。不是是感觉就好像自己以前的生活,都是在别人的监视下度过的。

  任何人,在碰到这种状况的时候,都会失去安全感。

  “好,我问你,如果真是知道你号码的人传出去的,可是,你想过没有,当你每次换号码之后,他都会涸旗知道。如果就算真如你想的那样,真的是别人传出去的,可是,为什么会这么快呢?而且,故作神秘,让你感觉真是那个演员死去了那么,我可以涸葡定的告诉你,就算不是你身边的人刻意而为之,他也有极大的嫌疑。若不然,谁会这么直问你身边的人要你的号码?难道你身边的人,就没有点职业精神么?你可是个国际大明星,他们不知道你的号码要是外泄的话,生活上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么?”

  王枫将所有的过程都解剖了番之后,他只是很平静地接着道:“现在希望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知道你号码的人,多不多?”

  “不算多,但也绝对不少,因为我需要交流的人很多。”慕容水月委靡不振的道。

  哪怕就算知道了范围,想要知道是谁,也是件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王枫的脑子飞速旋转,在他看了眼这个空旷的房间,猛地,他的眼睛亮,嘴角泛起抹淡淡的笑意,有时候,最不可能的人,或许是最可能的

  第五百四十二章美女??学生?

  “你怎么了?”

  慕容水月见王枫脸激动,表情似乎十分的古怪,不禁好奇地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想我应该知道了点事情”

  他表情严肃,忽然神秘地道:“能在第时间得到你最新消息,而且,知道你的举动,几乎知道你以前所有经过的人,更甚者是知道你的些心理阴影,比方说你对这个死去的演员有着极大的恐惧,对他或许你多少有些阴影。那么他就会利用你的这些弱点,对你进行钱财的诈骗。”

  王枫并没有点名道姓,只不过既然他这样说了,那么,慕容水月就算再白痴,也知道王枫肯定是有了自己的想法,或者说,他已经大抵上,有了猜测对象

  “你知道是谁想诈骗我?”慕容水月紧张地问道,说实话,她现在也迫切地想知道究竟是谁,自己身边的人?她简直不敢想象,会是谁这样对待自己呢?

  “不知道,只能说,我有目标,却还不脑葡定。不过呢如果给我时间的话,我想我能调查出来。只是”

  王枫忽然面色变,很是无奈地道:“我就怕你知道之后,会承受不住。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承受不住?”

  慕容水月脸迷惑,紧张道:“你是说他是和我很亲密的人?而且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人?”

  “般做这种事情的人,大抵上,都是你想不到,而且对你十分熟悉的人,若不然,他怎么会掌握住你的切生活习惯呢?甚至连我在你身边都知道了。你总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鬼神之说吧?”

  王枫眼睛散发出光彩,基本上,只要给他时间,他就能调查出对方究竟是谁。

  走出慕容水月别墅的时候,王枫给老花打了个电话,让他安排些人在慕容水月的别墅周边,毕竟,不管对方想如何。王枫都不远慕容水月受到伤害。至少,对方的目标也不过是他的猜测,究竟是不是单纯的求财?或者自己的猜测,出现了偏差,对方并不是这么想的呢?

  所以保护措施还是有必要的。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他有点疲劳,脑子阵晕眩。仔细将最近的些事情过滤遍。除了红花会议延迟之外,好像别的事情都变得紧张了起来。人生有时候真是很奇妙。当你对某些事情很在意的时候,别的事情会在不自觉中变得轻松下来,又或许说是不在那么的让你觉得压迫,可最为重要的事情变得简单了。那么那些你本身不这么关心的事情,却变得复杂了。

  “妈的,难道就不能让老子休息下?”

  王枫吞了个隔夜包子,口气吐出残渣,很是无奈。现在已经凌晨,他肚子却是饿的要命。在冰箱翻了几下,却是点食物都没找到。心想,没有小雪的日子真是难熬的。

  无可奈何的王枫只能喝了几杯水,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大早,王枫早早起床,洗漱完毕便跑下楼去吃早餐,隔壁王大婶的小笼包还是那么的美味可口。包子里面的汤汁鲜嫩柔滑,实在是老王吃过的最好的早餐。他决定以后把王大婶包养下来每天给自己做小笼包了。

  驾着红姐的车上班,他忽然想到昨天不是说去找红姐的么?老子居然忘记了老天,不知道红姐会不会发飙。要是发飙的话我可就完蛋了。

  他忧心忡忡地来到学校,在蔡大宝脸羡慕的目光中开车进入停车场,刚下车,忽然看见群西装男子从校门口进入,他们每个人都戴着金丝眼镜。头发更是油光水滑。老王心道:“妈的,群老不死的老打扮的这么油光水滑,装嫩啊?想我王大官人花花少男,也没这么打扮过。”

  他心下不甘地摸了摸自己那凌乱到了极限的头发,实在是心里说不出的不爽。不行,找个机会我得找陈玉娇去整个发型。以后出门也有面子。想到陈玉娇,老王的心理阵感慨啊。可惜这美女是陈冲的姐姐,俗话说的话,兔子不吃窝边草,我王大官人坚决不干这种上丧尽天良的事情。如果她主动勾引我的话我或许会考虑考虑。

  路闲暇进入办公室,秦组长早早地便在办公室工作了,老王偷偷看了眼,见她除了好像来大姨妈样有点烦躁,基本上没有跳楼自杀或者做午夜凶灵的冲动,也就放下心让她自哀自叹去。

  “哎,今天的天气好像不太好,也不知道是不是个月次的来了。”

  老王很是风騒地道了句,点燃香烟舒爽地吸了口。

  “王大官人,你今天十分很春风得意啊?”刘大为摸了摸下巴,扔了个包子在嘴里,凶残地咀嚼了起来。

  “人生不就是场戏么?莫非让我整天愁眉苦脸?”老王点开个网页,美莲刚欲说什么。老王忽然惨叫声:“我操!怎么被爆了?”

  “什么被爆了,你的菊花?”美莲连忙将头凑过去,脸好奇地问道。这当儿,何亮,刘大为等滛贱客也将头挪了过去。

  “哎,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是本我直追看的纨绔教师被爆了。说老实话,我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教导那群兔崽子成才,可就是靠了这本书,要知道,这本书绝对是教育界的奇书,男人泡妞的宝典,女人钓凯子的瑰丽,因为它,我的人生充满了乐趣与无尽的高嘲啊。”老王口若悬河,唾沫横飞,很是夸张地点开了专区,看自己还有八朵鲜花。心道:“老子最近直公务缠身,没什么时间看鲜花,想不到有八朵了。”当下不再犹豫地砸下去,有想,希望今天继续爆回来吧。当了两个月的老二了,再当次老二,就成万年老二了。

  “有这么夸张?不就是本书么?”美莲撇了撇嘴,翻看了章,很是不屑地道:“就是本教学的书么?而且那主角我看不是个好东西,太猥琐了。我喜欢的是那种阳光型的酷男,可不是这样的主角。”

  “你是在说我么?”

  老王当即跳了起来,脸慷慨陈词地道:“虽然我很阳光,虽然我很成熟,但是我不喜欢你,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喜欢的是性感女神麦当娜。啊,小娜娜,你可知道我深爱着你啊!”

  何亮等人见他如此无耻,当下也不再废话,直接冲过去海扁老王顿。这才回到办公桌,个个好奇地点开了纨绔教师。

  老王揉了揉鼻子,开始思考着这几天的工作。好像这段时间直都有烦心的事情,对学习这方面用心比较少了。而且马上就要月考,然后就是期末考试,定要给他们好好的补习下,要不然期末考试如果他们出了什么状况,老子也就不用干了。直接申请辞职好了。

  开玩笑!

  如果成绩全校垫底的话,老子的薪水可就被扣掉了。拿什么去泡妞?再说老子好几个月没吃猪肉,虽然最近猪流感猪肉开始降价老子不敢吃,但不代表以后也不能吃吧?而且现在猪肉降价,好像牛肉,马肉,蛇肉,老鼠肉都开始涨价了。鄙视啊!群狗日的商人。什么时候老子手持砍刀把你们全给剁了。社会主义好是好,部分人先富然后带动部分人后富。也是很好的建设,只不过老子却是垫底的穷人,人家都已经奔小康的奔小康,老康都有不少人奔了。老子却还停留在封建社会的奴隶制时期,想想就心寒啊。

  胡思乱想番,老王刚要去上课,秦霜忽然走出来,脸平静地道:“王枫,进来。”

  老王吓了跳,自从和秦组长发生了点暧昧关系,将她推倒之后,好像还没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