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三年二班不行,难道我们三年五班就怕了啊?怎么说当年我们和三年二班也打了个平手。说不定三年二班最近的修为越来越垃圾了,所以才会被打败的。而且我看这个王老师上课也没什么本事么?只不过是个吹牛的家伙。”

  “话不能这么说,有些人就是深藏不露。难道你们忘记当初猛日本友人的时候,王老师在讲台上多么的维妙维肖,侃侃而谈,我觉得他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要不然我们问问三年二班的那些家伙?”

  “我靠,三年五班的那群小子想整王老师!”

  段虎忽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脸笑嘻嘻地说道。

  “什么?就那群小子还想整王老师?是不是不想混了?”秦少峰推了推眼镜,脸不屑地道:“除非他们是认为已经比我们更加强大了,若不然的话,那就是他们脑子不正常”

  “其实我觉得吧,倒不如让他们试试。”苏菲菲小手儿撑着下巴,阴险地道。

  “什么?”

  段虎屁股坐下来,很是好奇地道:“菲菲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你想啊三年五班不是直对我们不服气的么?现在他们肯定想打败王老师,好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嘿嘿。到时候让王老师教训他们顿,这样岂不是让他们以后不敢再这么嚣张?”

  苏菲菲心下却想,哼,老师你这个大色狼,看见美女就不和我说话了。这次就算不能要你好看,也不能让你好过。

  段虎这样的傻蛋哪里知道苏菲菲的想法,只是挠了挠头道:“好主意啊,四眼,给他们发短信,就说他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不玩死就可以了。”

  秦少峰等人阵恶寒。妈的,和王老师玩还说这样的大话?是不是感觉自己的命太长了?

  柳如烟却是苦笑地看着他们,这群家伙真是太坏了,居然想折腾王老师。不知道王老师知道了会不会暴跳如雷的让他们去操场跑三圈。哎呀,我太邪恶了,罪过啊罪过

  三年五班接到消息,个个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他们认为,这是个打翻身仗的好机会。三年五班不是直很嚣张的么?这次,我们把你的班主任给整了,看你还能不能嚣张!

  王老师却温柔地看着夏雪宜,等待着她的回答。

  “人生不过是场戏,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世界,$,尽在文学网每个人,就好像是部电影。这部电影,每个人都是主角。那么当两部电影发生火花的时候,也就是这对人,他们之间的故事将会联系起来。所以说每个人的人生,或者说这部电影,都会是十分精彩美妙的。”

  妈的,这么有学问?这么高深?这么牛逼?真是很好很强大啊

  老王想不到夏雪宜居然说出这么番话,这让他大跌眼镜。并不是美女都是胸大无脑呢。我看夏雪宜胸部很大,脑子也很好用啊。这样的女孩才是极品啊。看来老王我的眼光的确不错。居然眼就看中她是个极品。

  “嗯,你说的不错人生,只不过是场戏,是部电影,但电影与电影交叉起来的时候,这部电影,将会是十分美妙的。所以!我想对大家说,珍惜自己的生活,因为你们的生活,都将是美好幸福的。你!站起来!”

  老王忽然话锋转,脸冰冷地指着名学生,冷笑地道:“你的手里抓着什么?”

  “哦我我没抓什么啊?”那名学生面色忽然变得苍白无比,手臂微微颤,想要挣脱般,王老师却两步走下去,把将他的手抓起来,冷笑地从他手中将个黑板擦夺过来,淡淡道:“上课玩黑板擦?你倒是很有兴致呢!”

  说罢将黑板擦拿上讲台,心想,妈的,居然想砸老子,还好老子目光锐利,不然就要中标了。就在他走上讲台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股凌厉的劲风。他转身,伸出手去,把抓住两个黑板擦,他的表情微微变,却只见那群学生点反应都没有。而他看向夏雪宜的时候,也是发现她脸平静,看不出任何表情。

  “莫非她没有看见?”

  老王心里这么想的,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将黑板擦放在讲台上,笑道:“上课就不要乱扔垃圾了,黑板擦是老师用的,不能随便扔的,扔坏了怎么办?就算不扔坏,砸到了花花草草也不好啊。”

  王老师盗用了句经典台词,旋即脸平静地上课,他口才极佳,不论学生的什么问题,他都说的字字珠玑,舌灿莲花,直到有个学生肚子疼,想要上厕所的时候,老王才停止了阔论高谈,将那诙谐幽默的语句停止下来,淡淡地道:“去吧,快点回来。”

  这严重打击了王老师的上课兴致,不过看见夏雪宜那美丽的脸蛋,王老师的心情顿时大好,很是笑眯眯地道:“同学们,现在谁上来做这道题目?”

  老王脸平静地笑了笑,点出了个假动作最多的学生。狗日的,你们偷袭老子的手段的确不错,还让老子吃了哑巴亏。哼哼,等你上讲台了看老子怎么折腾你!

  那名学生脸平静地走上了讲台,直到他将作业写完,老王才忽然伸出脚,对方个不主意,就跌倒在了地上,双手搭在椅子上,吃痛地叫了声,只是冷冷地看了王枫眼,却也没说什么。

  “嘿嘿,是不是很爽?”老王心下得意,心道:“狗日的小杂种们,居然想阴老子,简直太过分了,好歹老子只是个代课老子,你们居然点面子也不给。”

  他说罢,刚想坐在椅子上,却发现那个走下去的学生脸得意,好像计得逞般,他连忙扎好马步,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几圈,心道:“笑的这么滛贱?莫非搞了什么鬼?”

  猛地,他的脑子里回想到这个家伙被自己阴了下的时候,双手好像很娴熟地在椅子上拍了几下,他连忙站起来,瞥眼看见椅子上居然层透明的液体。妈的,万能透明胶啊!

  老子这要是坐下去,今天就别想起来了。老王满头大汗,心道:“这群兔崽子实在是太邪恶了,还好老子机灵过人,发现及时,不然就要中招了!”

  他冷笑声,轻蔑地道:“三年二班的整蛊技术比你们,高了不止个档次。“

  老王说这句话的时候,那群学生个个委靡不振,如同斗败公鸡,点斗志都没有了。而下课铃声在此刻也是响了起来,老王重重地出了口气。妈的,这群学生点都不比三年二班差,想不到星海真是藏龙卧虎。是非之地啊。

  王老师和夏雪宜打了个招呼之后,便离开了三年二班

  “雪宜姐,你看这家伙是不是真的那么有本事?”

  群学生赶紧赶忙地来到了夏雪宜的身边,而夏雪宜原本温柔备至的笑脸顿时变得淡定下来,美丽的眸子里透出抹淡淡的光芒,轻蔑道:“很好色,没什么内涵,身手似乎还不错,口才也不错,不过天到晚都是大吹牛皮。怎么说呢,他就好像是个小瘪三样吧。不过是个高级的小瘪三而已。”

  “那么既然三年二班被他征服了,如果我们可以将他搞定,是不是说明,星海中学魔鬼班级的代号,将会被我们夺过来?”

  群学生的眼中透出了狂热,夏雪宜冷笑声道:“如果真有这么简单,那他们就不是魔鬼班级了。不过,我们有的是时间,总有天,三年五班会成为星海的焦点,而他们三年二班,就是我们的垫脚石!”

  老王回到办公室,全身冷汗涔涔,双腿发软,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暗叹声,这和老子第次去三年二班上课样的啊。太他妈累了,以后打死也不去那边上课了。

  他刚想叹息几声,却发现秦组长站在自己面前,他吓了跳,惨叫道:“老大,你怎么不生不息的就站在我这儿了,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

  “嗯,我知道,我就是想吓你下。不然会儿你真的会吓死了!”秦组长冷冷地说了句,又道:“晚上八点去秦淮楼二楼的大厅,可别迟到了,我们学校校领导会出席几个,然后就是董事会的了,我也会陪我爸爸去,如果你出了什么状况,可别怪我不客气,哼!”

  这种语气自然不会是上司对下级的语气。因为这种事情压根就与王枫无关,只不过秦组长觉得王枫去了,她心里多少会踏实些。而且,在她的眼中,王枫好像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希望到时候能够发生什么奇迹吧。

  她说完重新走回了办公室,而老王却是喝着菊花茶吸着香烟,将那颗激动紧张的心情平复下来,心想,晚上我到底要不要穿西装去呢?既然是代表学校,我多少要讲究点面子吧?不然秦组长肯定又要生气了。这样来,他们肯定会以为我们星海已经落魄到连教师买衣服的钱都没有了。那就是在是太可悲了。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老王刚走下教学楼,忽然发现校门口群学生围拢着不知道在想什么,老王挠了挠头,又抓了抓裤裆,走过去,扯着嗓子吼道:“喂喂,这里有脱衣秀表演啊?都这么激动?”

  “王枫!”

  人群之中,忽然个熟悉却冰冷的声音响起,道火红的身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当老王看见这幕的时候,他差点没吓的尿裤子。

  只见红姐只手抄起个巨大的铁锤,全身火红色的紧身衣将那完美的娇躯勾勒的分外诱人。他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尴尬道:“你你怎么来了?”

  “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砸车的!”

  她说着又是铁锤砸在了旁边的跑车上,妈的,这可是红姐他自己的啊?

  “我靠,你疯了啊,这可是你自己的车啊!”老王差点没气背过去,这丫的怎么回事?脑子傻了?

  “哼,你很想知道么?好,你上车!”

  红姐把将铁锤扔在旁,然后拉着王枫坐进那辆已经支离破碎的跑车里面,嗖地声冲了出去。

  那群学生个个瞠目结舌地看着远处的跑车,他们的眼中,绽放出来的是同情!

  第五百四十四章车厢里的彪悍

  试想下,在前刻,某美女极度彪悍地抄起巨大的铁锤将辆价值数百万的跑车给砸得稀烂,甚至是毫不留情,就仿佛那辆跑车过她样充满了无尽的仇恨。而在下刻,她却拉着全校知名教师王枫坐进了这辆残破不堪的跑车,这不禁让所有学生都在担忧,王老师被抓去,他的下场是否也会像那辆跑车样?

  破烂的跑车在马路上尽情奔驰,老王只手抓着车把,脑子左右摇晃,惨叫道:“不要啊,你慢点,老子顶不住了。”

  挡风玻璃早已经被铁锤砸破,那飙风毫不留情地仿佛刀片样割着老王那憔悴粗糙的脸颊,他感觉如果红姐再不停下来的话,他就要毁容了

  “哼,不要,我就要,就要!”

  红姐如同撒气样地尖叫着,甚至脚将油门踩到了极限,老王吓的肝胆俱裂,心道:“完蛋了,这要是出了车祸,老子将会死无全尸!”

  两旁的汽车飞快地倒退,狂风吹打得老王连眼睛都睁不开,前面时不时地传来汽车喇叭的轰鸣,老王吓了半死,闭着眼睛将嘴巴凑过去,吼叫道:“老大,快点停啊,老子快大小便失禁了!”

  “想我停自己跳下去!这样就不用试凄了!”红姐得意地笑了笑,继续加快速度,在个转角更是漂移过去,那速度实在是让老王这样的暴徒也顶不住。

  其实说老实话,老王虽然的确是有点害怕,但更多的却是装出来的。老王是什么人?彪悍到无以复加的牛叉任务。就算是当初从天台上将李可救下来,他也眉头都不皱下。现在岂会好怕?更何况,老王本身就是个飙车族,只不过从良已久,对飙车不再有兴趣了。所以才会有些不适应。

  最为关键的变是他知道红姐为什么会生气。所以让她满足得意下虚荣心吧。若不然到时候还真怕红姐将怒火全发泄在自己这残花败柳之身上。

  直到红姐发泄够了,她才将那辆破烂的汽车停留在路边。粉拳打在老王的肩膀上,大骂道:“你是个混蛋,吃完就想躲我么?”

  老王吃痛惨叫,哽咽道:“老大,我躲什么啊?”

  “那为什么打你电话不接?昨天说中午去接我,我等到晚上十二点,你也没去,你什么意思?不知道什么状况么?如果不是郭颖,我都回不去了!你存心想饿死我啊?”红姐美眸中都险些掉下眼泪,老王嘀咕道:“不就是个人在么,没必要发这么大火吧。其实是因为我日理万机,下忙过头了而已。”

  “你说什么?”红姐瞪着眼睛,气呼呼地质问。

  “呃,没,没什么。我是想问,红姐你没事了吧?”老王心下害怕,红姐发飙起来绝对不是自己能承受的。她要是发狠起来,可能就把老子给宰了,抛尸荒野,指不定要等上几个月才有人给我收尸。那时候老子全身腐臭,连个全尸都留不下,岂不是太过悲怆了?

  “我当然有事,我现在肚子火,老实交代,昨晚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是不是不想理我了?我就知道你们男人都是吃完了抹嘴就跑,是不是不打算对我负责?”红姐脸不爽地质问,仿佛王枫不给个交代,他就打算将王枫给杀人灭口,然后截肢土埋了。

  “昨晚你给我电话了?”老王言罢,将手机掏出来,上面却是有个未接电话,不过那时候自己手机关机,正在满肚子虚伪地等待慕容水月的手机,哪里有时间顾得上红姐这边,他咳嗽声,尴尬道:“其实昨晚,我没开机。”

  “为什么不开机呢?不就是害怕我找你?”红姐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端的是副可怜楚楚,十分苦涩地味道,老王连忙告罪,“绝对不是,我昨晚帮个朋友做事情,而且那地方不脑篇机,不然会影响信号的$,尽在文学网。红姐,难道你不相信我么?我对你的爱情深似海,石烂海枯,石破天惊,怎么会让你受半点委屈?如果我是有心不理你的话,就让天使姐姐处罚我吧。”说着,他单手指天,有模有样地纺,浑然不将天使姐姐放在眼里。

  “哼,少胡说八道。我现在很生气,快点来安慰我,要不然我要发飙了。”

  “啊还生气啊?”老王眼睛里挤了半天也没挤出两滴眼泪,很是无奈地道:“那您老人家究竟想我怎么做才肯放过我呢?”

  “哼,老实告诉我件事情,还有,必须答应我件事情。”红姐气呼呼地道。

  “好吧,只要不违背侠义道德,天地良心。不让我杀人放火,作犯科,不让我做禽兽不如,幼女的事情,其他事情我都会答应你的。”

  老王凛然无比,意气风发地道。

  “呃,请问下,你除了会做这些,你还会做什么?”红姐差点没脚将他踹下车,懒洋洋地道:“我需要求证的事情就是你和郭颖,是不是有什么情?”

  “我靠”

  老王连忙解释道:“这件事情与我无关,纯属偶然,而且那晚我睡觉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要不然你以为我愿意将我的处男之身这样扼杀在襁褓中啊?等到第二天醒来我洗了晚上的小弟弟都感觉还是不够,哎,别提我的伤心事好么?每每想到那个糜烂的夜晚,我都会泪流满面,撕心裂肺。”

  老王声泪俱下,端的是悲惨万分,把鼻涕把辛酸泪,仿若受到了天大的委屈样。

  “如果我将你现在的表情告诉郭颖,不知道你这个美女邻居以后还会不会让你进她的房间。”红姐冷笑不已,心道:“好小子,居然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你的狼子野心世人皆知,难道你还学会了兔子不吃窝边草么?”

  “呃,话不是这么说的。就算我再悲伤,再痛苦,但我好歹是个男人吧?虽然是刚从男孩蜕变成男人,怎么说也要负起这个责任吧?”老王说着脸严肃,又道:“其实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强迫我,但事实上,许多事情我都是身不由己的。红姐,你就原谅我吧。像我这样优秀的男人,就好像是黑夜中是萤火虫,那样的拉风,那样的夺目,你想让我不被别的美女窥视,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这样,你就对我失去了信心,对我对你的爱意充满了怀疑,我会很受伤,很难过的!”

  红姐脸麻痹,把推开他,很是不满地道:“少在这儿花言巧语,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啊?既然这件事情说了,我也不说什么。那么你现在还要答应我件事情。如果你以后做不到的话,我会把你的丑闻告诉你的所有女朋友,让她们争风吃醋,在你平淡的生活中添加点趣味。”

  “姐姐,我从来不觉得我的生活平静啊”老王脸幽怨。

  “少废话,你听着,从现在开始,你和每个女人接触,或者上床,在事后都要告诉我,若不然,哼哼,小心我把你的丑闻全都爆料出去!”

  “好吧,我承认你很强大,切听从红姐指挥。那么现在能不能让我摸摸红姐丰满的胸脯?”

  老王猥琐地伸出了咸猪手,车厢内顿时旖旎香艳,十分暧昧

  第五百四十五章草你老母!可否?

  如果在你和个女人野战之后,你忽然发现,车坏了,开不动了,你会怎么想?

  事实上,老王现在就遇到了这种头疼的事情,如果现在需要用句话来形容他的内心,他可以毫无忌惮,彪悍淋漓地爆出句话:“上帝,操你老母可否?”

  如果还需要用个手势来表达老王悲痛的内心,他会对着夕阳狠狠地比出个中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