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们选择了利益而背弃了道义。基于商人原则,他们做的并没有问题。只不过,他们却忘记了,他们的背后,是群无辜的学生。尽避那群学生调皮捣蛋,但不论如何,他们都有权利接受教育。这是不肯改变的事实!

  “呵呵秦股东,您是否愿意接受我们的意见呢?至少,接受我们的意见,你能获得更大的利益,而且,对于您,似乎没有任何的影响吧?”

  “好小子,这小子当年还是个结巴,现在居然如此能说会道,看来常无风的确是个牛叉人物。不知道和我尿尿有没有我射的远。下次找机会和他比下。不然我的人生会留下阴影的。”

  老王吐出口烟雾,猥琐地嘀咕着。

  “我绝对不会签的!这份合同对我的确没有影响,而且还有极大的好处。可是,我这样做,我的良心会过不去,你死了这条心吧!若是你们想开除学生,没有我的签名,任何个学生都能在学校继续接受教育!”

  似乎,另外两名股东与秦股东都站立在统战线。那么现在已经成了个对抗的形式,谈判桌上,火葯味越来越浓,仿佛随时都可能爆发,而那个西装男子却是淡淡地道:“那么你是不打算签了?”

  “绝对不会!”

  “秦股东,不知道你是不是老糊涂了,难道你不知道,作为大股东,我们可以将你踢出董事会的么?”西装男子冷笑不已。

  “是么?”

  个洪亮的声音从大厅外面传来,个老态龙钟的老爷子笑眯眯地走过来,淡淡道:“可是我记得,我也有部分股份吧?如果按照这样来计算的话,若是我站在秦丫头这边,你们似乎也并不比我们多!”

  第五百四十八章神秘常无风!!

  这个声音宛若平地声雷,顿时浇灌在所有人的脑门上,秦股东等立场处于星海的股东们表情显然轻松了些。而对方的干人等却是脸色铁青。

  只见星海校长面色凛然地走进来,他居然还披着风衣。白色围巾,皮鞋擦的贼亮,就好像是个典型的黑社会分子。所有人都脸诧然地看着走进来的校长。校长却是脸笑意地坐在了秦股东的身边,他笑呵呵地看着对方群人,淡然道:“那么我是否也有和你们谈判的权利呢?”

  “当然有只不过,你的股份好像还不到百分之十吧?我们这边,似乎有百分之五十多,似乎没什么可比性吧?”

  西装男子笑呵呵地笑了起来,眉头却很是不自然地皱了皱,对方的巨头之,哪怕他再没有魄力,也绝对不会是种孬种,能成为红花会巨头之,这已经是种实力的证明。那么他明明知道情况,居然还跑到这儿来质问自己。是否,他有了什么打算?

  “真的么?你怎么知道你有百分之五十多呢?”

  校长面色微微变,很是不屑地看了对方眼,这凌厉的眼神仿佛脑拼透对方的内心。西装男子尽避已经表现得足够冷静,但对面这个家伙,他依然没有多大的冷静力度。至少,对方巨头的身份,就能将他压的喘不过气!

  只不过此刻的他,依然表现得十分淡定。蹲在巨大沙发后面的老王却抓了抓裤裆,嘀咕道:“妈的,怎么回事?这小子好像点都不吃惊,也不意外?难道他还有什么后招?既然老校长出马,他肯定是做好了打算才会行动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老校长也出马了,他不是打算着安享晚年的么?怎么也跑来搞这种事儿了呢?实在是太诡异了!”

  老王只是在后面思索了会儿,便老老实实地吸烟起来。反正他们喜欢闹就闹吧。

  “”

  西装男子看了眼校长,他连忙将合同取出来,飞快地扫视了几眼,眼珠子差点瞪出来,把将合同拍在桌子上,冷哼道:“想不到居然出现内!”

  “错!”

  老校长笑眯眯地道:“他们本身就是星海的员。你能给他们高利益,那么,我难道不能么?”

  如果是个普通的校长说这样的话,自$,尽在文学网然是太过唐突古怪的。但偏偏,眼前的这个老校长,却是个身份不同,实力雄厚的红花会巨头。他有足够的资本与实力说出这样的番话。

  “好吧,现在看起来,你掌握的股份似乎还没有我多,不是么?”

  校长的出现顿时扭转势头,秦股东等人的面容缓缓松懈下来,老王却是心下紧张,他不觉得事情会是如此简单。连老校长都请出来了,如果事情就是这么简单,随便找个人就能解决。那么现在事情究竟会发展到什么地步。任何人都不知道,恐怕只有最后的那个超级人物,才能决定这切!

  “精彩的表演!”

  忽地,身后传来个温柔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后方,只见常无风笑呵呵地拍了拍手掌,十分绅士地走了进来,他的表情很是温柔,就仿佛丝生气,丝的多于其他感情都没有。完全就是个高贵的公爵模样。

  “不狼老校长,看起来,你也是做好了打算才来的,对么?”

  常无风走到长桌子的最前方,双手轻轻地撑在桌子上,笑道:“如果我想告诉你,你的那些股份,大部分都已经被掏空了,你是否会大发雷霆。哦,忘记你有心脏病了,不过实在抱歉,有些时候,哪怕是牺牲掉某些人的性命,计划还是需要圆满完成的。我是个完美主义者。”

  这番话对老校长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他的面色微微变了起来。对于个校长,个红花会的老巨头,他面对这个年轻的常无风,似乎也是有心无力,从某种程度来说,常无风的能力与实力,已经凌驾大部分的巨头之上了。至于他究竟有多大的能量,多大的本事。在这里所有人当中,恐怕也只有王枫略知二,但他知道的也实在是少的可怜。

  老王此刻心里有点儿不满。妈的,暗魂十三你当初第个就应该干掉常无风的。不过他恐怕也是干不掉常无风,才会选择其他比较弱的巨头下手。十三是十三,想不到你也会有害怕的人么?我还以为你天下无敌呢!

  老校长的额头上渐渐渗出了大量的冷汗,秦组长的心中却忽然想到了王枫,他怎么还没来?这个时候,如果他来的话,是不是可能会有丝的转机呢?

  这刻,秦组长似乎对王枫有着极大的信任,至少,在她所见到过的,在他所看见到的,至今,还没有王枫做不到的事情。哪怕现在这种困难到老校长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她也对王枫有着那么丝的奢望。尽避她自己都找不出任何理由王枫能解决。而最为关键的是他现在似乎还没有来吧?

  这个该死的家伙,有迟到了!

  “现在华新市动荡的这么厉害,老校长,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还是老老实实地,继续做你的校长。这个十分有前途的职业吧。”

  常无风笑眯眯地将协议递过去,淡淡道:“签名吧,不签名,你们会受到非人的待遇。”

  老校长冷汗涔涔,他知道常无风说这样的话,绝对不是开玩笑。至少,虽然没有见识过常无风的手段,但最近段时间,时而有常无风的消息传来。对于这个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年轻人。似乎可以与莫文泰堪比,那么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

  似乎,他的父辈,那两个家伙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啊?而且,他们好像还只不过处于个中等状态,而他的儿子,在美国进修了段时间之后,居然可以强大到这样的地步。这种现实对于巨头们来说,实在是太难以接受了!

  “最后次机会,签了合同,你们可以继续美妙的生活,而且,会更加的多姿多彩,若是不签,下场可想而知!”

  第五百四十九章老王猥琐登场!

  老校长冷汗涔涔,看着面前的合同,整个大厅都片宁静,听不见任何声音,他看了眼秦股东,苦笑道:“秦丫头,我好像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尽避我很想帮你。你还有什么后招么?”

  秦股东苦涩地笑了笑,无奈道:“您就是我最后的王牌了,我还能有什么后招呢?”

  “那么”

  老校长迫于无奈,他无奈地看了眼那群站在秦股东番的股东,苦笑道:“事实上,我已经做出了最后的努力。”

  他不敢不签名,对于星海来说,这群股东不过是群普通的商人,而常无风那边,却绝对不会是些善良之辈,他们想将这群股东如何如何,那也不过是句话的问题。而且常无风现在掌控了绝大部分的股份,既然他已经说了这样的话。若是自己不签的话,或许真的他会向股东们动手了

  就在他打算签下合同的时候,忽然传来了阵烧焦的味道,只见远处的座沙发居然无缘无故地着火了,而声惨叫过来,个邋遢男人边拍打着火苗,满脸漆黑地从沙发中跳出来,他动作古怪尴尬地扭动了几下,抬头看了眼那群人,他很是不好意思地道:“不好意思啊。刚才吸烟的时候睡着了,把沙发给点燃了。”

  这话差点没让在场所有人喷掉。唯独只有秦组长的目光中流露出丝欣喜。这家伙,每次出场都要这么震撼。而老校长的表情也变得十分古怪,仿佛并没有丝的开心。他想做什么

  王枫很是无奈地将个金鱼缸抬起来,砸想了沙发,顿时金鱼缸的自来水全都喷洒出来,团浓雾腾地飞上了高空,火苗这才被扑灭了下来。

  “哎,真是浪费了几条金鱼。”

  老王挠了挠头,从口袋掏出支红河,却发现自己的手全都黏糊糊的,于是将香烟夹在耳朵上,大大咧咧地朝会议桌走过去,举手想他们示意,“同志们好。”

  他等待的那句领导好并没有到来,他也没有继续接着胡扯蛋,只是很娴熟地坐在了最前面的张桌子上,敲了敲桌面,严肃道:“不知道各位同学在商量着什么事情?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的,其实作为名正规的谈判专家,我觉得你们不应该表现得这么生涩。”

  他大吹牛皮,秦组长的眉头却是渐渐舒展开来,每次他用这样搞怪无耻的手段,总是能取到极为有效的作用。而秦股东却是黛眉微蹙,这家伙不就是霜儿当初邀请来家里吃饭的男人么?他怎么也能进秦淮楼$,尽在文学网?要知道,除了特约嘉宾,般人是不可能进入秦淮楼的。难道他也是特邀嘉宾?

  她将目光转向女儿的脸上,秦组长脸尴尬地低垂下了脑袋不敢去看母亲冰冷的目光。

  本以为女儿会找几个富家公子或者什么有权势的年轻人,却想不到居然找了这么个没任何用处的男人,他恐怕连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吧?居然来这儿自讨没趣。秦股东的表情变得十分的难看,仿佛败局已定。她是任何心情都没有了。

  反观老校长,他的情绪十分复杂,他并不知道王枫来这儿究竟想做什么。他与王枫虽然算不上十分熟悉,却也有些了解。至少,他目前并不远与红花会的人接触,而且,对于红花会的感情,他也猜测不出王枫究竟是怎么在想。因为对于红花会,他处于个十分矛盾的存在。来,他与那些巨头都有着不解之仇,可是,红花会,却有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层层奇妙的关系纠缠在起。老校长根本不知道王枫会怎么决定,也不知道他打算站立在什么立场。

  听说他最近与常无风也走的挺近?难道是想来帮常无风的么?

  可是好像常无风现在已经不需要帮手了。那么他来这儿,莫非是想帮助自己这边。这刻,他将目光也投向了秦组长,似乎想从秦组长的眼中找出什么般。

  “亲爱的同学们,如果你们不说话的话,我决定把这份合同”

  老王单手忽然滑,很是灵敏地便将那份合同给抓了过去,另外只手上,也在瞬间出现了个火机,火苗扑哧地窜了几下,笑眯眯地道:“烧掉了哦!”

  “不要!”

  秦股东与老校长都惊叫声,而常无风却是脸平静,甚至是带了丝微笑地看着王枫,他知道王枫定会来。这个家伙的性格太过古怪,他可以猜出任何人的想法,哪怕是林先生,他也能猜出些,可是对于王枫,他是点办法都没有。可是,至少此刻,他能猜出王枫的来意

  “哦?那么可以告诉我,你们打算采取什么态度了么?”王枫说罢,只脚放在桌子上,脑袋搁在椅子上吸着香烟。几名对方的西装男子冷哼声,忽然走到王枫面前,喝道:“你是什么东西?赶紧将合同交给我们!”

  他们伸手想去抓合同,老王却脚踢出去,名男子竟被他踢飞数米有余,而另外几名男子,在瞬间,就被王枫的只脚压在了桌子上,他扭动几下,却发现王枫的脚底就好像块铁板样,不论怎么去扭动,王枫的脚底竟是纹丝不动。就好像被钳住了样。那种冷冰冰的感觉,顿时从脑门上刷地灌顶下来。冷汗从额头上冒出来,老王却脸不满地道:“你这个混蛋,王老师在这儿说话,你居然敢捣乱,信不信我罚你去操场裸奔三圈?”

  所有人均是瞠目结舌,秦组长却是笑的肚子疼,常无风依然是面色平静,看不出任何表情。老校长与秦股东等人也是脸的茫然不知所措。但不可否认的是,王枫这么番胡搅蛮缠,竟将整个场面的局势,再次扭转了过来!

  第五百五十章王枫!谁能打败??

  见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常无风都已经坐在了张椅子上动不动,王枫满脸笑意地点燃了支香烟,很是娴熟地弹了下烟灰,淡淡道:“既然大家都没意见的话,那么我现在可以发言了吧?”

  说罢,他脚踹飞桌子上的那名西装男子,顺便将香烟也扔在了那人的脸庞上,轻蔑地用手在桌面上敲打了几下,对那名起先与秦股东他们谈话的男子邪恶地道:“亲爱的小瘪三,据说你前段时间去韩国整容失败,现在来这儿当谈判专家了?”

  那名男子的表情顿时变的古怪万分,就好像是刚刚吃了大堆大便,脸庞阵扭曲,双目赤红,拳头紧紧地握在起,却是句话都不敢说这表情,实在是诡异的厉害!

  以他现在的身份,般人在他面前大声说句话都相当困难,何况还是如此明目张胆地挑拨。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让他旁边的些下属有些抵挡不住,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人啊?居然如此嚣张,如此明目张胆地辱骂,简直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王枫却是满不在乎,手指不停地在桌面上敲打着,就好像是个君临天下的王者样!

  秦股东的表情古怪万分,她万万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傻兮兮的人居然有这样的能量。而且在秦淮楼这样的地方,居然还敢纵火。这个家伙,实在是太恐怖了!

  “枫枫哥,你怎么来这儿了?”

  被王枫鄙视了番的小瘪三居然还满脸讨好的说话,这更是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这个王枫,他究竟是什么人啊?居然如此嚣张?

  “哦,我怎么来了?其实说实话吧,因为我大姨妈来了,所以才会这样的。不过也不怪你,毕竟我不知道你在这儿开会。对了,要不要我给你倒杯白开水?我看你脸色苍白片,是不是贫血?给你来杯红茶吧?”

  老王轻松得瑟,浑然没将他放在眼中。这更是让秦股东等人充满了无数的疑问。这个王枫,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他就这么坐在这里,却能让对方的二号人物害怕成这样?见鬼了

  小瘪三忍不住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全身不停的颤抖。在华新市,如果还有人能让他害怕到这样的地步。恐怕只有王枫。王枫当年所做下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忘记。尽避当年的他只不过是个小喽啰,但也足以让他对王枫充满了无尽的恐惧。

  也只有老校长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害怕王枫。可以这么说六年前,参加过红花会的。谁会不害怕王枫?

  哪怕是那群巨头。有不害怕王枫的么?

  恐怕个都没有!

  王枫在红花会,无疑是个定时炸弹。所有$,尽在文学网人当年都迫切地希望他死!甚至,在王枫进入监狱之后,也依然有人想要杀死他。可是,最后的结局是,只要有这个想法的巨头,都会受到巨大的摧残。至于王枫是怎么做到的。任何人都不知道,他们唯知道的只有点这个王枫,任何人都不能去得罪。得罪了他,下场只有个!

  死!

  是的,这是得罪了唯的下场,他不需要亲自动手,自然有人会收拾你们。

  王枫的强大,不但在于他拥有超强的爆发力,更是拥有着神秘的力量。而那股神秘的力量,至今为止,依然没有任何人知道究竟出自于哪里。哪怕是熟悉他的老花他们,熟悉他的红姐他们,熟悉他的小雪他们,都没有个人知道!

  那么他究竟拥有怎样的能力呢?

  至少,在目前为止,整个红花会的人,整个红花会的巨头,都直担忧不已。

  若不然,你以为王枫这种对红花会造成了巨大的损害的人,哪怕是牺牲再多。会不去要了他的命么?

  个组织,个团体,个向往利益的存在。他们最讨厌,最反感,最厌恶的,就是个巨大的阻碍。这样的阻碍,会让他们头疼不已。这样的阻碍,会让他们想尽切办法去解除。

  可是,如果当他们无法去解除,没有这个能力去接触的时候,那么,他们只能选择默默地承受。至少,在不威胁到他们生命,威胁到他们利益的时候,他们会选择沉默。沉默,并不代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