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虽然我也不知道小姨究竟想说什么。但我却知道,小姨为了这件事情,已经找了很久的资料和调查了,王老师,你就去趟吧,小姨最近的身体直不太好”

  最后句话让老王愣住了,她身体不好和老子有毛关系啊?难不成还让我给她来个全身按摩折腾下?这样就能好了么?不过,他回想前面说和自己的姐姐有关系?他心中跳,陈侍者究竟查到了什么?难道真是和姐姐有关系的事情?

  从目前的种种信息与他调查到的,姐姐的死,绝对是个阴谋。至少,他绝对不会相信姐姐真是病逝的。可是,他直调查,却是点其他消息都没有。他已经对此有些烦躁,如果再调查不出来的话,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暴走。现在陈侍者居然调查到了点消息?王枫的心情略显激动,表情变得古怪万分。

  见王枫满脸的困惑,陈玉娇接着道:“王老师要不然,你先去我小姨家,如果不高兴的话,随时离开,这样自粕以了吧?”

  王枫二话不说,拉开车门,屁股坐进去后,很是严肃地道:“快点去吧,今晚去你小阿姨家睡觉。”

  第五百五十四章与陈侍者的谈话

  老王的心情其实不太平静。这么长时间没见到陈侍者,他心中实在有些说不出的滋味。是想念?是厌恶?失望?

  好像都有点,老王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感觉,但面对陈侍者,却的确出现了丝这种微妙的感觉,可为什么会这样,老王说不出来,或许因为她是陈侍者么?

  陈侍者的别墅看起来有些萧索,亦或,那是种雍容华贵,种只有陈侍者这样身份的女人才能够拥有的。就好像是幢豪华的别墅,什么人住进去,会显现出不同的味道。这在于个人的味道,而并不是说别墅就定是暴发户拥有,或者是那些大款。

  如果你老王住别墅,恐怕不到个月,别墅就可以当成回收垃圾城了。他本身,就不是个喜欢收拾的家伙!包甚者,他本身,就懒散到抽搐!

  黑色幻影停在别墅大门口,两名西装保安将巨大的铁门拉开,老王的心情顿时变的有些抽搐不安,不知道见到陈侍者会是种怎样的心态。陈玉娇却是心下暗想:“他好像很害怕见到小阿姨?可是小阿姨为什么有次梦中都会叫他的名字呢?这到底是为什么?”

  纯情的陈玉娇并不知情,陈侍者与王枫的故事虽然不多,却足够震撼到两人的心灵。尤其是王枫为了救她差点连性命都丢掉的时候。陈侍者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可以这么说当个女人的心已经平静到个地步的时候,若是让她起了波澜,那便是再也无法平静下来的。而现在的陈侍者,似乎就是这样种心态!

  而陈侍者帮王枫找他姐姐如何去世的资料,不正是想见王枫面么?

  客厅的挂钟滴答作响,陈侍者的心却渐渐地慌乱起来,玉脸微微紧绷,黛眉微蹙,手心儿都忍不住渗出了细微的汗珠。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为什么会这么激动?

  陈侍者在心中问着自己,可想到王枫最近段时间对自己如此冷淡。她的心就好像堕入了冰窖样冰凉,周身无力,那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因为这件事情,她还大病了场,虽然现在好转了许多,玉脸上依然有着丝病态。搭配上那雍容华贵的气质,若是个普通男人见到这样的极品美女,忍住不像狗样扑过去已经是十分了得的了。

  王枫跟随着陈玉娇的身后走进去,刚走到大门口,陈冲忽然从别墅走出来,见王枫来了,他高兴地道:“老师,你总算来了,小阿姨好像很不开心,你快些进去吧。”

  陈玉娇却是脸迷茫,小阿姨不开心难道王枫能让小阿姨开心?他们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啊?

  隐隐之中,她好像猜到了什么,可是小阿姨和王枫的年龄差距这么大?怎么可能

  王枫撇了撇嘴,心道:“她心情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上次玩弄了我次,现在还想做什么呢?”不过想好歹陈侍者对自己不错,还是进去趟吧,毕竟她也是有姐姐的消息告诉自己。

  王枫懒散地走进了大厅,而陈冲却是抿嘴笑地拉着陈玉娇走出了别墅。老王肚子里暗骂陈冲是个滛荡的畜生。该不会是想摸他姐姐的胸部吧?妈的,老子都还没摸过。不行,会儿定要问他陈玉娇的胸部如何。哎,现在老子变得纯洁了好多,不像以前那样放荡形骸了。莫非我越来越成熟了?应该不太可能,老子永远都是十八岁的前晚,怎么可能变得成熟。这是对我莫大侮辱!

  进入大厅的瞬间,股女人特有的幽香缓缓传来,王枫深深地嗅了口,那味道中,似乎还有丝伤感与无奈。陈侍者玉手撑在晶莹的下巴上,眉头微蹙,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幅美女沉思图啊。老王怎么看都感觉陈侍者好像是个贵妃样高贵。那精致到完美的五官。娇躯就这么随便地摆在这儿,都流露出抹诱人的味道。

  老王见她仿佛没有发现自己的到来,不禁咳嗽声,又狠狠地洗了几下鼻子。

  陈侍者这才发现王枫的存在,微微抬起头,却见王枫居然在挖鼻孔,心下叹息。这家伙还是老样子,点不变。

  “你来了啊”

  陈侍者缓缓站了起来,自然地撩拨下额前的青丝,美眸中蕴含了抹期待与伤感。走到王枫面前,她的表情忽然变得十分黯然,柔唇微微嘟起,仿佛个撒娇的女孩儿。良久,却是句话多没说出来,又是叹息声,转身离开,呢喃道:“你先坐下吧,我给你冲咖啡。”

  老王也没说什么,见到陈侍者,他的心情也是有些紊$,尽在文学网乱,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陈侍者现在这副样子。他的心有些怜惜,也有些疼痛。这么个娇滴滴大美女,想不到居然脸病态,更为重要的却是她好像有很多心事?

  老子直以为只有老子才有心事。看来事实并非如此啊,有心事的人实在太过。我打算以后开家专门帮别人解除心事的门诊部,相信定能够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杯香浓的咖啡送上来,陈侍者坐在王枫的对面。软语道:“王枫,你想不想知道,关于你姐姐生前,在最后段时间做过的事情?”

  王枫眼中猛地爆发出团精光,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心中片阴冷,急迫道:“自然想知道。”

  时间,王枫的眼睛渐渐变得赤红,姐姐生前做过什么?在最后段时间或许,就是与她的死因有关么?

  陈侍者也忍不住喝了口咖啡取暖,今日的天气似乎有些冰冷,尽避此刻在下午三四点,夕阳还倾洒在窗帘上,却依然抵挡不住身上冒出的寒意。陈侍者的美眸中犹豫不决,仿佛不知道该怎么说样。

  “王枫我想先问你个问题”陈侍者咬了咬柔唇,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什么?”王枫的心也是紧,他能感受到陈侍者似乎,有什么不敢说,却又不能说的事情。是否,这件事情,是自己的态度逼她做的?是因为她很在乎自己么?

  “如果我告诉你了你能不能不要去找那个人,因为我真的不想让你遇到什么危险,你知道么?”陈侍者表情古怪地道。

  王枫却豁然站了起来,脸冰寒道:“你是说!这个人,是你不愿让他受到伤害的?”

  “不是!”

  陈侍者也站了起来,脸幽怨道:“为什么你定要这么认为?你不是曾经告诉过我,要我忘记过去么?为什么你定要将我过去强行加在我的身上,你这样对我不公平!”

  第五百五十五章四号!只是块晶片!

  老王听到这话,他的身躯猛地颤,为什么她要如此说呢?

  “那么你觉得如何,才算是对你公平么?欺骗我就是对我公平?分明有着许多知道的事情却不告诉我,是要让我自己去猜想?”

  王枫虽然对陈侍者有些怜惜,更多的却是不满。为什么不肯告诉自己呢?为什么定要两人之间隐藏起来?为什么

  “如果我告诉了你,我会更痛苦!”陈侍者美眸中竟蕴含着丝水色,呢喃道:“那么你认为是我不想告诉你么?我以前什么事情没有告诉你?我什么时候欺骗过你。可是这次真的不好说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不敢,你明白我。我不敢”

  “好吧”

  王枫无奈地点了点头,从容道:“我明白你为什么这样,是因为,你要告诉我的事情,不但与我姐姐有关,也与林先生有关。是这样的么?”

  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脑子里情不自禁地开始了胡思乱想。并且,他忽然有种奇妙的感觉姐姐,真是林先生的女儿么?

  那么如果真的是,当初提到姐姐的死,林先生为什么好像点反应都没有?那是怎么回事呢?

  玉佩是自己的,并非姐姐的。那么林先生当初也并没有提示过,姐姐就是他的女儿。只不过很隐晦地提到了点!

  头疼!

  王枫感觉自己的脑子快要裂开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事情仿佛越来越复杂了,王枫几乎想象不出来事情是怎样的。可是,偏偏的这件事情与自己有关,与姐姐有关,与林先生有关。我们三者,究竟是种怎样的关系呢?

  “那么我想问句,你知道,我与我姐姐,还有林先生,究竟有什么关系?”

  王枫脸平静地问道,尽避他的表情平静到了极限,可是,他的心情,却是滔天翻滚了

  “这个”

  陈侍者看了王枫眼,又低垂下头思索了半天,缓缓抬起头,陈侍者仿佛决定了什么事情样,她坚定道:“我想说的是你姐姐,你,与林先生,没有任何关系!”

  “什么?”

  王枫脸诧异,仿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不相信又能如何?他能不相信么?陈侍者此刻的表情,会是欺骗自己么?她还会欺骗自己么?

  “我如何能知道你说的话是真的?”

  王枫的表情变得有些阴冷。

  “你”

  陈侍者娇躯猛颤,玉脸顿时变的苍白无比,泪水仿佛都在眼眶中打转,脸凄惨道:“你是不相信我么?你真的不愿相信我么?”

  美眸中流露出无尽的失望,就仿佛在瞬间失去了任$,尽在文学网何光彩样。这种感觉她仿佛回到了以前,仿佛回来了,那个让她悲痛欲绝的晚上那晚,至少,是自己主动伤害了林笑。可现在,却是他他伤害了自己。

  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为什么

  “并非我不愿相信你,只是,玉佩不是林先生的么?你们的意思,拥有玉佩的人,便是他的后代么?而这块玉佩,如果不是我的,就是我姐姐的。那么怎么可能会与林先生没有点关系呢?”

  “因为这块玉佩根本就不是林先生的!”

  陈侍者嘶吼地叫了出来,她又道:“林先生的玉佩已经不见了,你这块玉佩,根本就不是林先生的。只不过是个仿制品,你知道么?”

  “”

  王枫的表情顿时变的古怪难看,仿制品?可是当初姐姐不是告诉自己,这块玉佩,能保护自己的么?而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安全么?为什么现在,却成假的了呢?

  “我问你你姐姐为什么会死去?你认为她不是被别人害死的么?”陈侍者仿佛有些对王枫失望,说话的语气也渐渐变了味道。

  “我知道我姐姐,绝对不是自己生病死去的。定是被陷害的!”

  “那么我再问你,你知道你姐姐,其实她并非是个正常人,或者说你姐姐,她根本就不是个人,你会相信么?”陈侍者爆出句让王枫脑子发晕的话语。

  “胡说八道!”

  王枫面色狰狞地吼道:“我姐姐不是人,难道是她是机器人?”

  “错!你姐姐不是机器人,但你姐姐却实实在在的,不是个正常人。因为她的体内,有块晶片,块美国政府最高权威机构直在寻找的智能晶片!”

  陈侍者脸平静地道。这个消息她已经忍受不住了,事实上,这件事情,她不知道,会幸福很多。可现在,她已经知道了,却还要直藏在心中。这对她是种巨大的痛苦。而且对于王枫,她有种依恋,种不舍,她不愿因为这些事情,而失去了王枫,这个可以依靠的男人

  “什么”

  王枫身躯颤,软软地坐在了沙发上。他的眼神渐渐变得迷茫。体内,有块晶片?

  “这块晶片是什么?”王枫猛地抬起头,眼球血红地问道。

  “这块晶片有个特殊的代名词这块晶片,有个特殊的含义,它叫做四号!”

  如果你在许久以前所知道的个人,他有个很奇怪的名字。但在许久之后,你忽然发现,这个名字,其实并非个人,而是个物体,那么,在你知道的那刻,你会是怎样的感觉?或许,你会觉得,你被某些人欺骗了。又或许,你会觉得,你被这个世界欺骗了!

  是的,王枫现在,就是这种感觉。他感觉自己,被这个世界欺骗了。脑子乱哄哄的片!

  个人在忽然之间,变成了块晶片。这代表了什么呢?

  第五百五十六章姐姐之死!!

  这代表着,以前王枫所知道的切,都不再是真是真的。他所知道的切,事实上,都是个虚伪的谎言!

  那么。什么才是真的?当你的信仰崩塌,当你所拥有的些思想在瞬间变得虚无缥缈,甚至是你认为!这切,都是在欺骗你。那么,你会如何想?

  此刻的王枫,冷汗从额头上渗出,他简直不敢想象。四号只不过是块晶片?姐姐的体内,有块晶片,那叫做四号,可是为什么,别人也叫我四号?为什么我的脑子里,也有人叫我四号呢?

  还有,莫文泰,他是五号?

  不是说四号,只是块晶片么?可是,莫文泰又是五号。他与四号,应该是个系列,或者,是伙的‘东西’吧?

  脑子片浆糊,王枫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现在纠缠到了什么地步。姐姐的体内,有块晶片,那块晶片,叫做四号。而现在,这块晶片,却又成了个奇怪的代养。因为,这块晶片已经不见了,那么姐姐到底是如何死去的?而自己为什么会被别人叫做四号。甚至,自己的脑子里,都会无缘无故地出现那样句话。是说自己是四号

  头疼欲裂,疼的他全身抽搐。

  “四号你是说四号。不过是块晶片?我姐姐体内的晶片?”王枫脸神经质地问道。

  “是的,四号,不过是块晶片。四号。不过是美国最高权威机构制造出来的块超智能晶片!”陈侍者深深地吸了口气。她知道,这对于王枫来说,绝对是个毁灭性的打击。她脑拼出来,他对他死去的姐姐,定有着很深厚的感情。这也是为什么她直不愿透漏,直不愿将这个秘密告诉王枫的理由。是的她不敢。她不敢去刺激王枫,点儿都不敢

  “那我姐姐她究竟是怎么死的?”

  王枫忽然惨然地笑了起来,姐姐,你是什么人?从初期,你的身份越来越神秘。到现在你居然连个正常人都不算了。那么你究竟是个什么人呢?你究竟还是不是个人?

  你的体内,有块晶片,可是这块晶片。为什么会存在你体内的呢?究竟是什么人做的?

  “她她是怎么死的?”

  陈侍者的身躯轻轻晃,缓缓地坐在了王枫对面,她的唇角$,尽在文学网嗫嚅了几下,仿佛不敢去看王枫,而王枫,却是眼神飘忽不定,死气沉沉,仿佛在瞬间失去了生气样。

  “你姐姐并不是被任何人杀死的”

  陈侍者平静地道。

  不是被任何人杀死的

  “难道我姐姐还是自杀的不成么?”王枫忽然怒吼声,双目变得赤红,仿佛要杀人样。

  “她的确算是种自杀性的死亡只不过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你姐姐会死去。若是你姐姐不想死的话,任何人,我是说任何人都杀不了她。因为这块晶片,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拥有这块晶片,你姐姐的头脑,比电脑还要高智能,她能计算出切东西。至少,哪怕是林先生,也绝不可能杀了她!”

  这句话的含义很简单,哪怕是林先生,也绝没有这个能力将四号杀死!

  而这里所谓的四号,那么自然便是王枫的姐姐!

  姐姐是四号?

  可是别人不是说自己才是四号么?究竟是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自己的脑子里,暗夜,都说自己才是四号。可为什么,现在却变化成这样了?哪怕是噬魂,仿佛都知道这件事情。为什么只有自己不知道呢?四号四号!究竟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会是我,会又是姐姐。还有那块晶片,现在究竟去了什么地方?而我姐姐,又是怎样的自杀性死亡?

  “我想知道我姐姐,究竟是如何死的?”王枫冷冷地问道,他的呼吸,已经无法平静下来,他的脑子,处于片混乱,这刻,他的神经紧绷起来,随时都可能会爆发!

  “我说过了,你姐姐根本就是自杀性的死亡。而你姐姐死去的那刻,在美国,也发生了件大事情”

  陈侍者的面容上浮现抹担惊受怕的表情。这件事情,他当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