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沐晚晴哪里知道老王会胡搅蛮缠,只是叹息声,无奈道:“那好吧,晚上我补偿你就是了,不过现在快去吧,这里这么多人”

  老王也是吓了跳,只见所有同事都盯着他们,干脆秦组长没有出来,不然老子又要被夹在两个女人中间苦苦纠缠了。为什么我的女人缘这么好?我觉得我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完美啊?至少,我有不换内裤的坏习惯,按照道理来讲,至少可以减少半女朋友的数量。恩,想好了,如果以后实在是没钱花了,决定买几个女朋友去或者万花楼,那我就可以大富大贵,潇洒走回了。

  出了办公室,沐晚晴羞涩地牵住王枫的手心,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亲昵道:“去哪里吃?”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吃饭对于我来说,不过是补充营养,没有任何别的价值可言。每次吃饭的时候,我都会先为非洲闹饥荒的灾民祷告,希望他们可以吃顿饱饭。每次我花钱的时候,我都是含泪做出来的,实在是没有任何脸面面对那群可怜的地球人。”

  老王声泪俱下,沐晚晴却是冷汗涔涔,这家伙太能扯淡了,她掐了掐老王的手臂,娇嗔道:“少贫嘴,我坑邛死了,就去外面的餐厅吃吧。”

  外面的餐厅人并不太多,来学校的食物也算不错,$,尽在文学网二来大多数学生都是自己家里带的。还是家里不放心,觉得外面的东西不干净。疼爱儿女的母亲们早早起床给孩子们准备最丰盛的午餐,希望他们的营养能够跟进。别谈女儿们脸色变的难看点就嘘寒问暖,哪怕是长了几颗青春痘都是疼惜不易。每每想到这儿,老王都会叹息不已,哎,现在的父母啊

  老王两人刚进去,餐厅服务生连忙走过来,职业性地微笑道:“先生小姐,请问你们有什么需要?”

  “给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

  沐晚晴说罢拉着老王走到个比较靠窗的地方,将提包放在玻璃桌上,冲老王笑了笑,道:“你是吃西餐还是中餐?这里都有哦。”

  “中餐。我不是崇洋媚外的人。”老王装逼无敌地道。

  沐晚晴早已经习以为常,只是笑着点了几个可口的菜肴,便与老王聊天起来。

  “明天定要去我家哦,我爸爸现在很想见你面。”

  “呃,为什么他会很想见我?我可是男人。”老王脸迷茫,故作纯情无知的表情。

  “切,是关心你嘛。对了,和你说个事情,这几天学校的活动并不是太多,你有时间的话,多去我家里几趟,这样可以联络感情。”

  沐晚晴说的时候玉脸已经微微红了起来。她已经有些忍受不住了,王枫这个家伙可以无缘无故地很久不去找自己。起初还可以矜持地不去找他。但时间长了之后她就有些受不了了。所以才出此下策,让老王去爸妈家里多住住,这样应该是可以联络感情的了。

  老王点了点头,忽然叹息道:“晚晴,其实我还是觉得现在直去你家不太好,你看我没钱才,二没家世,你爸爸肯定不会同意我们的婚事。不如再等等吧?”

  老王不是为了棵小树放弃林子的男人,他觉得应该把世界上所有自己看上的美女都摸边,再和十七八个美女结婚,这样人生就没有遗憾了。所以现在任何人和他谈婚论嫁,都等于拿把菜刀放在他的脖子上。绝对是痛不欲生的事情。

  沐晚晴迷惑地道:“你怕什么?我爸妈也不是势力的人,只要你是真的对我好,就没问题的。”

  “话不能这么说,如果我们结婚了每逃诩吃泡面,你爸爸会开心么?你妈妈会不怨恨我么?而且,我们现在连房子都没有,至少要等我先买套房子再说吧?”

  老王掐指算,按照自己的薪水想买套房子的话,那绝对是个漫长的过程,指不定要等到猴年马月,那时候说不定我已经摸了千零个美女的胸部了。如果在那个时候晚晴找我求婚的话,我应该会含羞答应了。

  老王想事情比较大条,他身边现在的女人实在是不在少数,而且每个人几乎都和她有暧昧关系。他推倒过的就有小雪,秦组长,红姐,郭颖,再加上柳如烟,苏菲菲,沐晚晴等极品美女,老王觉得自己如果以后不吃过期春葯的话,想满足这么多极品,实在是个巨大的工程。

  “我有房子啊,王枫,老实告诉我,如果我现在让你娶我,你还会要我等多久?你要知道,我今年已经二十四了!”

  第五百七十九章定情礼物

  老王猛地听到这话,他虎躯震,眉头深深地锁在了起。旋即,他拍了拍脑门道:“晚晴,其实我今年才二十二,比你小两岁啊。你会不会嫌弃我?”

  其实老王是想说自己才十八岁,但自己这么成熟,如果说十八的话,别人大多不会相信,所以还是抛弃了这个念头。

  “你才二十二岁?”

  沐晚晴美丽的眼睛睁大,唇角微微嗫嚅道:“不是吧,你看起来好像三十二了”

  老王差点没吐血倒地,妈的,老子有这么老么?好歹老子也是阳光男孩,你居然说我三十二了?真是没眼光啊!

  “其实我真只有二十二岁,我对于法律结婚年龄也不是很清楚。而且二十二岁还是虚岁,准确点说,我刚满二十岁。所以现在我是不能结婚的。除非我们偷渡到非洲去。不过我以前好像对你说过吧非洲那边,都是人吃人的社会,我怕”

  老王目光飘忽不定,尴尬的塌糊涂,妈的,为了逃婚,居然把自己从成熟男人说成了小正太。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啊!不过为了美女们的胸部和屁股,老子忍了。

  “哼,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结婚?所以才诸般理由的?”沐晚晴咬着柔唇,愤怒地道。

  “哪里啊”

  老王心想,怎么忽然变聪明了?以前不是挺白痴的小妞的么?思来想去,老王忽然声泪俱下道:“晚晴,可能你不知道我的过去吧?”

  “你的过去?”沐晚晴顿时来了,轻声问道:“告诉我吧。”

  对于王枫,沐晚晴绝对有这巨大的好奇心。这个家伙,好像什么事情都能做到,而且,什么事情他都没放在心上。你说他好色吧。是的,他的确好色。不过好像还有些人品。至少不会看见美女就像狗样的扑上去。最为关键的是,他总喜欢让别人觉得他十分的下流无耻。虽然的确是有些。但好想爱你个却又不是这样的。究竟要如何说,她也不知道。就好像是那种看起来好像是坏人,却又不是怀中的那种。虽然无法给你多少安全感,可是能让你时而都会想到这个人。而当接触的时间长了之后,又会发现,其实这个家伙,不但很有安全感。也很有男人味道。不过猥琐邋遢始终还是不变,尤其是在某些方面,极为神经过敏。

  “好吧,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老王故作沧桑地点燃支香烟,深深地吸了口,平静道:“好记得那是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吧其实我爸妈直都很疼爱我,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开始没日没夜的吵架,吵的很厉害,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吵架,却也知道,他们吵荚葡定是有原因的。我爸爸每次和妈妈吵架之后,就会打我顿发泄。那时候我还小,不知道什么事情,只好忍气吞声了,但我对这样的家庭已经失去了信心。直到后来,我妈妈跟别的男人跑了,爸爸居然气之下吐血倒地而亡,而我,就此变成了孤儿。所以直以来,我都对婚姻有这强烈的恐惧。别问我为什么会恐惧,如果你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你也会同样感觉恐惧。所以婚姻对于我来说,是种强烈的刺激,我不敢结婚,我怕以后我们也会吵架,我怕你跟别人跑了之后,我也会吐血身亡,你可知道,我的肩膀上,肩负的可是国家的命运,人类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我不能死的”

  老王摧枯拉朽般地大吹牛皮,天空乌云密布,惨不忍睹。也只能说明他太过极品。吹牛什么都敢说,连老爸老妈都拉出来,不过对于爸妈,老王完全没有概念,从小就是孤儿,天知道他们现在是不是苟且在这个世界,还是找阎王爷喝茶聊天去了。

  沐晚晴自然不知道老王说的话可信度有多少,却也还是脸同情地道:“王枫,其实你知道我是不可能和你吵架的啊,而且我怎么可能和别的男人跑了?你是我第个喜欢的男人,也是最后个!”

  “你撒谎!”

  老王忽然暴跳如雷,愤怒地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欺骗我?你知道么?我允许你欺负我,允许你凌辱我,但绝对不允许你欺骗我!”

  沐晚晴顿时傻眼,脸不解道:“我哪里欺骗你了?”

  她已经被王枫怒发冲冠的样子给吓坏了,他怎么了?我怎么可能欺骗他呢?

  “难道你还想狡辩么?你刚才说这辈子只喜欢我个人,我就不信你不喜欢你爸爸,难道他不是男人么?”

  老王冷笑不已,做戏做全套,这是老王在拍戏之后体会到的经验,般情况,如果对方对你的话语有很大疑虑的时候,你就要故作姿态,对自己的话充满自信,让对方绝对你说的话是无懈可击的。这样来,他们就会感觉事实上的确是如此,你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所以,老王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媲美奥斯卡影帝的演技了。

  “这个”

  沐晚晴哪里知道老王会和自己玩文字游戏,不禁尴尬道:“我说的喜欢并不是这种喜欢啊”

  “哼,你说过么?你方才明明就是说的喜欢晚晴,我太伤心了,我对你的爱天地可鉴,石烂海枯,沧海桑田,想不到我们还没结婚,你居然就欺骗我,你简直让我太失望了!”

  老王唾沫横飞,唾沫星子差点喷到沐晚晴的脸颊上,沐晚晴却是哭笑不得,这家伙又有点胡搅蛮缠了,当下也不在意王枫的这番冷嘲热讽,平静道:“好了好了,我暂时不逼你结婚就是了,不过你要知道,我直在等你,什么时候你觉得时机成熟了告诉我,我会直等你消息的。”

  这无疑是颗定时炸弹,老王心中说不出的无奈,妈的,沐晚晴太喜欢结婚了。还好老子年轻有为,要不然的话,说不定就答应下来了。最为关键的老王现在心中说不出的惬意,为什么呢?因为没有推倒沐晚晴,如果推倒的话,那指不定就真要奉子成婚了

  就在饭菜上来的时候,餐厅外面忽然走进对帅哥靓女,当老王看见这对男女的时候,他的表情阵扭曲

  这对男女不是别人,正是夏雪宜与莫文泰,老王看见莫文泰牵着夏雪宜的手心,差点没将手中的茶杯砸过去,如果不是顾及沐晚晴在这儿的话,说不得已经干了。

  “好小子,连老子的小妞你也敢泡,看来你是不想混了。”老王心想,如果今天不给你个下马威,你是不知道我星海第教师的杀伤力。妈的!

  夏雪宜笑容甜蜜地靠在莫文泰的肩膀上,玉脸上浮现抹甜蜜,而莫文泰依然是如既往地装逼,那模样要多恶心有多恶心。以至于老王好像吃了万只苍蝇,全身上下都不自在。

  “咦,王老师?”

  夏雪宜忽然看见王枫,不禁拉着莫文泰的手臂走了过来,又$,尽在文学网看见沐晚晴之后,她很是温柔可爱地道:“老师,你们也是来这儿吃饭的啊?”

  “是啊,其实我和沐老师只是不太习惯学校的饭菜,所以来这儿的。”

  老王竟下意识地刻意与沐晚晴拉开了距离,沐晚晴倒是没听出什么。倒是莫文泰的眼中闪过丝光彩,唇角渐渐浮出抹笑意。

  “这样啊”

  夏雪宜笑了笑,只手将额前的青丝撩到后方,又道:“不如我们起吃吧?反正我和莫言也没吃东西。”

  老王刚欲答应,沐晚晴却淡淡地道:“夏雪宜同学,我和王老师还有些事情要说,你们还是在别的地方吃吧。”

  老王顿时瞠目结舌,他那里想过沐晚晴竟会忽然对夏雪宜发难,不过想想也正常。自己刚才的目光似乎太过猥琐,最为关键的就是,到了刚才那个时候,如果沐晚晴还是点动作都拿不出来的话,也就只能说明她的性格太过软弱。好在沐晚晴虽然个性温柔善良,并不代表她没点脾气。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做出点不淑女的事情,也是情理之中的。

  夏雪宜面对沐晚晴这样的话语,倒也不显尴尬,只是与王枫告辞。

  老王气的牙痒痒,沐晚晴也是脸色难看,可口的饭菜上来后,两人都没吃什么。

  “我想和你说件事情。”

  “我想和你说件事情。”

  两人异口同声,王枫尴尬地咳嗽声,苦笑道:“你先说吧。”

  “还是你先说吧。”

  沐晚晴也是尴尬异常,仿佛是有什么心事样,却又不好意思说出口。

  老王想了半晌,忽然道:“其实我想对你说的事情,很简单。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赠送对方点东西,作为定情的东西,这样来,以后如果遇到了什么矛盾的话,也可以解决。要不然,我害怕我们以后会发生矛盾。”

  其实老王是在想,如果以后和夏雪宜不清不楚的话,沐晚晴绝对会生气。这样生气,那肯定会对老子发飙,她今天的表现已经让老王知道,沐晚晴在感情方面,绝对不会是弱势的方。自己不能被她柔弱的外表蒙蔽了。这绝对不是我王大官人的作风。

  “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么?”王枫言罢连忙追问道。

  “其实我要说的和你样,我早先去外地旅游的时候,看见对雨花石,很漂亮,我找人把他弄成了饰物,我们每人带块好么?”

  沐晚晴的想法更简单,先将王枫牢牢地套在手中,让他知道自己直都在等待着他,不然以他的这样的为人,说不定还会和多少女人弄出风流来,

  沐晚晴虽然不是个小气的男人,若是让别的女人和王枫好的话,她绝对会受不住。虽然目前为止,她已经知道有不少女人和王枫存在暧昧关系。但至少,自己是他公认的女朋友。在立场上,自己还是占据了绝对优势的。而且,他都去见过爸爸妈妈了,总不能不对我负责人吧?

  在这个时候,沐晚晴忽然想到了件事情如果,我和王枫,发生了那种事情。他是不是就没有任何理由不和自己结婚了?

  想到这儿,沐晚晴芳心微微跳动起来,老王见沐晚晴如此羞涩万分的模样,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的脑子里却是全装的夏雪宜那俏丽的容颜。妈的,极品美女啊。美腿,胸部丰盈有弹性。真想去抓几把。

  “好的。你送我雨花石,那我明天也送你样东西吧。”

  老王原本男生想将黑血项链送给她的。不过想已经送给了苏菲菲和柳如烟,而且最为关键的是,黑血项链对人的心理影响太大。稍微不小心,就会影响到许多人的心情。思来想去,老王想到了个非常好的东西。而这个东西,也十分符合老王的性格

  第五百八十章小贝为什么不喜欢女人?

  “什么东西啊?”沐晚晴的心情顿时好转,玉脸上浮现抹笑容,端的是可爱无比,诱人万分。

  “这个”

  老王故作神秘道:“明天再告诉你吧?现在告诉你就没神秘感了,而且我在想,如果现在告诉你的话,你可能就不会再期待了,嘿嘿”

  “讨厌!”

  两人吃了顿丰盛的午餐,老王又趁机调侃了沐晚晴几下,两人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餐厅。老王在离开的时候狠狠地吐了口唾沫,心道:“狗日的莫文泰,你等着,红花会老子把你给废了!”

  回到办公室,和滛贱客们打屁聊天番,手机却又嘟嘟作响,老王很是无奈地接通电话,懒散道:“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我操!”

  对方传来个暴躁的声音,接着骂道:“老大,你他妈什么时候当移动客服了?”

  “恩,最近金融危机太严重,我已经好几个月没吃猪肉了,尤其是猪流感来,我更加不敢吃,现在连羊肉狗肉牛肉都吃的少,想找个兼职赚点外快,不然我就真要饿死了。”

  “少废话,小贝找你,好像有什么重要事情。你快点过来吧,我们都在红姐的柳暗花明。”

  老王挂掉电话,声泪俱下地找秦组长请假之后,秦组长忽然叹息声,幽幽道:“其实你现在不需要向我请假了,因为我们是平级的。而且,在某些特定时候,你的等级比我要高。”

  看着秦组长那幽怨的表情,老王当即楼主秦组长的蛮腰,在她粉嫩的脸颊上啵了下,诚恳道:“小霜霜,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我的老大,不论任何时候,只要你出现危险,我会在第时间站在你的身后保护。”

  秦组长本是感动的要命,听到最后句话之后,秦组长好奇道:“为什么站在我的身后保护?不是在身前的么?”

  “事实上,我比较擅长拉拉队,站在前面怕影响你的发挥!”老王脸装逼。

  “去死!”

  屁颠颠地冲出学校,老王开这宾利轿车来到了柳暗花明,刚下车,忽然几名彪悍的西装男子冲到老王面前,个个彪悍的不像话,身高至少在两米以上,老王吓了跳,当下双手抱胸,紧张道:“你们想干什么?”

  “小子,上次就是你偷了我的车吧?”

  名西装男子从他们的身后钻出来,个身高大概也就米五样子的男子猥琐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