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黑色军团?”

  “有点见识,不过今天你必死无疑!”

  几名男子的脸上闪现出杀气,而王枫却平静地站在原地吸着香烟,浑然没将他们放在眼中。就在他们的军刀即将刺进王枫心脏的时刻,王枫猛地脚踢出,最前方名西装男子的胸膛传来声剧烈的声响,他“哇”地声吐出大口鲜血,王枫腰身摆,将他脑袋抓住,狠狠地顶在了膝盖上。

  鼻梁骨爆炸开来,鲜血飞溅在王枫的西裤上,捡起地面的军刀,将那个奄奄息的西装男子扔在地上,淡淡道:“黑色军团居然也会来华新市作怪?”

  另外几名西装男子面色大变,他们绝难想象对方居然只用招就将自己的同伙给摧毁掉,而且,伙伴竟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当时请他们的人只是告诉他们这个人的身手不错,却没想到,居然是如此的!

  这样的身手,岂止是身手不错?完全可以用恐怖来形容。那狠辣,迅捷,精准的动作,无不显示他是个老手!

  如果说个人的身手了得,他未必有这样的从容淡定,从方才的大爆炸中走出来,他依然能表现得如此的沉稳,这绝非般人所能抵挡得住的。

  个人,永远都有心理底线,当突破这个心理底线,哪怕他的身手再好,也未必能有多大的魄力。而王枫,他却在大爆炸走出来,被他们群人围住之后,居然还能拥有如此强大的爆发力。

  几名西装男子相视眼,同时朝王枫攻击而去!

  这名男子或者说,这名老年人,陈侍者认识。不但认识,而且还与他打过交道。段二叔,这个名字在美国已经响亮了二十多年,二十多年前,他在美国建立自己的事业,虽然不敢说能与林先生分庭抗礼,却也拥有着强大的人脉与能力。

  若不然,在美国纽约市,这个大杂烩的城市,能生存到今天,而且势力越来越强大,可能么?

  “段二叔,我很想知道,你带这么多人来这儿,想做什么?”

  陈侍者尊重长辈样地叫了他声,缓缓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俏丽的脸庞上却浮现出抹淡淡的不满与冰冷。

  “哦,陈侍者啊,其实这次来我是想和你商量件事情。”段二叔呵呵笑,仿佛没有将陈侍者的质问放在眼里样!

  “什么事情?”

  “我想如果可以的话,你与我们合作,干掉王枫,然后与林先生合作,统红花会!”

  第六百十八章向往权力的心脏!

  陈侍者娇躯颤,美眸中直欲喷出火苗,冰冷道:“你让我与你合作就合作么?你凭什么让我与你合作?”

  暂且不谈陈侍者与王枫的关系,哪怕就算与王枫毫无任何关系可言,他也不会与个背信弃义的家伙合作。林先生在许多年前,就告诉过自己。段二叔,是个狼子野心,甚至可以放弃家族传统与道德的老家伙,绝对不是个可以相信的人。

  所以,当段二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陈侍者立马便否决了。

  “呵呵,凭什么?”

  段二叔的脸上抹过丝阴冷,冷酷道:“就凭你现在的自由控制在我的手中。而且,林先生也不可能回来搭救你,若是不与我合作,我随时都可以让你消失在华新市!”

  陈侍者却浑然没有丝畏惧,在位这么多年,她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什么事情都害怕的小女孩,她拥有着成熟与冷静,不论任何时候,她都有着绝对的理智去分析事态的严重性。若不然,林先生也不会如此看重陈侍者,只因为她绝对有个上位者的心态与实力。

  “那么如果你让我消失之后呢?你能得到什么?”陈侍者淡淡地反问。

  “的确,你让我消失很容易,甚至于,红花会的任何个巨头,都可以让我消失在华新市。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多少的能量在华新市。不过他们好像都不会像你这么冲动。因为他们知道,我是林先生的代言人,和我为难,便是与林先生为难,这件事情的后果,你是否考虑清楚了?”

  陈侍者的这番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完全都是事实。陈侍者在华新市的能量,的确不算大。而巨头们,在华新市却控制着绝大势力。所以陈侍者虽然被他们尊敬,他们却并不是害怕陈侍者的实力,而是害怕陈侍者身后的林先生,林先生,才是他们真正畏惧的,超级b

  段二叔脸色大变,旋即,他冷冷地笑了起来:“现在这个时候,你觉得林先生还会关心你的生死么?为什么他这么长时间都不回华新市,是因为他回不来!当初他回来了几天,是故意出现来压住华新市动乱的,而现在说什么出去玩乐了,只不过是个借口,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他真正的目的,其实是美国现在的问题更加大,他不能不回去,不回去,林先生在美国的势力可能会在夜之间瓦解,呵呵所以,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我敢来找你麻烦了么?或者,如果我们能够合作,干掉王枫之后,我还会帮把林先生,这样,岂不是双赢?”

  陈侍者的面色越来越难看,她不相信段二叔的话,但不相信能如何?她根本拿不出任何证明,而且,就算她答应了段二叔的话,能有什么用呢?自己能杀掉王枫么?哪怕真的能杀掉,自己也绝对不会动手的!

  王枫,这辈子,陈侍者不知道除了王枫,还有谁能真正的照顾自己,真正的,用生命来保护自己

  “愿意考虑下么?呵呵其实,我需要你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我相信,你有能力去说服林先生!”

  陈侍者冷笑不已,淡淡道:“林先生做事,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抉择,所以,你还是别痴心妄想了,他是绝对不可能与你合作的。”

  段二叔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脸平静地看了陈侍者片刻,很是淡定地道:“那么按照你这么说,我找你是点作用都没有了么?”

  陈侍者不屑道:“从你决定做这件事情,你就已经做错了。而且你相信么?不论林先生现在在哪里,他都已经知道你所做的切,以后的事情会是如此,我也无法猜测。”

  段二叔脸色骤变,不过他似乎也不是太担心,他还在等待,等待个答案的降临

  那群西装男子知道自己被人骗了。眼前的这名年轻男子岂止是个身手不错的人,简直就是个暴徒。他杀人起来,就好像切菜样,完全没有任何顾忌,完全没有任何紧张。那比最高级雇佣兵更加凌厉的手段,更加疯狂的攻击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这条老命恐怕是丢在这儿了

  噗嗤

  军刀捅进最后名西装男子的心脏,王枫把将他推倒,龇牙咧嘴道:“妈的,真是人老了,几个雇佣兵都浪费老子这么长的时间。”

  点燃支香烟吸了口,前方飞快地冲出辆银白色的宝马,黑衣男子从车里面走出来,平静道:“你的车。”

  “谢谢”

  老王上了车,踩住油门疯狂地冲了出去,黑衣男子却站在路边,眼神深邃地看着离去的车尾,呢喃道:“为什么我好像越来越看不透他了?这家伙杀人,也和以前不样了,怎么回事?”

  “怎样?现在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我还给你五分钟,如果你不答应,我真的会让你消失在华新市。你别以为我不敢,既然我做到这里,那就不会有什么会是我害怕的了。”

  段二叔的心态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莫文泰的越来越强大,强劲的盟友加盟,这切都让段二叔自信心膨胀到极限。这个出头鸟,他是当定了!

  “苟且偷生了二十多年,是时候,给段家讨回个公道了!”

  段二叔将手中的拐杖脱掉表面的木头,里面把银白色$,尽在文学网的长剑闪烁着刺眼的光芒。陈侍者面容微微愣,淡淡道:“段二叔,莫非当年的那个故事,还真有那么回事?”

  “呵呵,那个老家伙,他以为他真的比我强。这么多年他当门主,段家越来越衰弱,到现在,已经快没有任何的威严可言了。作为段家门人,我有必要让段家重新站在巅峰!”

  段二叔的眼中流露出强烈的光芒。

  “可是你的目标,真的只是将段家发扬光大,还是控制整个红花会?”陈侍者对段二叔的话很是不屑。

  “呵呵陈侍者,你也算是半个陈家传人,那么你觉得我会不想控制红花会么?而作为你们陈家人,你难道不想将红花会控制在手心么?而且原本红花会,就是属于你们陈家的。那个林先生对你这么好,他不也就是想得到红花会那神样的势力么?”

  段二叔的脸庞阵扭曲,仿佛是失去了理智样。

  这个世界上,也只有神样的权力,才能让男人癫狂,任何男人,都会有颗向往权力的心脏,不论他拥有怎样的身份,多大的年龄,向往权力的心脏,是每个男人天生便存在的!

  “我没想过,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已经不是几百年前,红花会也不可能成为某家的私人财产,林先生只不过想维持红花会的正常秩序,他知道每个家族,都想着私吞红花会,当个人的膨胀到无法自拔的地步,他就会有种难以控制的情绪,而这种情绪,往往都是将他推向深渊的关键因素!”

  陈侍者的额头上微微渗出淡淡的汗珠,她知道段二叔现在已经被权力所蒙蔽了双眼,哪怕是他那原本冷静的心智,也变得不可开交了。

  事实上!

  当段二叔做出这件事情的时候,陈侍者还只是以为他拥有了什么很强大的势力。到了现在,不论他是不是真的拥有强大的实力,有点是不可否认的,他的心智,已经变化了,变得不再像以前那样理智,或者说他已经老了,他已经不想再等了沉寂了多年的心,在忽然之间,若是下子爆发出来,想要再收回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他沉寂了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他几乎都是在卧薪尝胆中度过,所以,他的心态直都放的很平稳,哪怕是刚回华新市的时候,他都没有表现出来自己的实力,可现在在新的盟友加盟,感觉自己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个极限,不需要继续等待之后,他的心态开始巨变,开始变得无法控制自己。开始做出切不应该是他做出来的事情!

  “呵呵,不论你是不是想了,我都必须告诉你,我已经想了,只要我开始行动,就不会再停止,在接下来的段时间,我会做出些让你们乍舌的事情,而且红花会,也会进行最后次的癫狂,那群真正的老不死的,他们恐怕也要忍不住了吧?哈哈”

  猖狂地笑声充斥着巨大的客厅,陈侍者渐渐的感觉自己的心脏加快了跳动。她知道当段二叔说出这样的话之后,自己离死已经不远了,这个人,已经彻底疯掉了!

  “陈侍者,你直都是我很欣赏的个女人,若是早二十年前,或许我会让你做我的女儿,可惜我现在对这些已经没有兴趣了,那么在地狱去看我的表现吧”

  他说话的瞬间,四面八方开始的剧烈的枪战。不到五分钟,大量的保镖已经倒地不起,而陈侍者与段二叔却浑然不知差距地坐在沙发上,两人的心情迥然不同,陈侍者十分不希望王枫来这儿,大势已去,他个人来了起不了任何作用。而段二叔,也同样不希望王枫来,因为如果王枫来了,那自己在中途安排刺杀他的人手便已经失败

  群雇佣兵拖着具具血淋淋的尸体离开,段二叔扭动几下手指上的翠绿色扳指,轻轻笑道:“现在,该轮到你了!”

  第六百十九章陈侍者,是我的女人

  段二叔言罢缓缓地站了起来,他的脸庞有些扭曲,敢杀陈侍者,在华新市,恐怕也只有自己个人了吧?

  胸口的兴奋已经达到了极限,提起手中的长剑,步步地走向陈侍者

  往往有些人总喜欢做些别人都不愿意发生的事情,而这种人,永远都是拥有操控能力的人。

  就在长剑即将刺进陈侍者心脏的时刻,大门仿佛被炸弹炸开样,飞快地弹射了进来!

  门外,名西装破烂不堪,头发散乱的男子,他的连上布满了鲜血与灰尘,西裤也到处都是破洞,这样造型的人,除了老王,还能是谁?

  不论多么好的衣服,不论多么豪华的轿车,在他的身边,永远都不可能呆太长的时间。

  老王,就好像天生是个穷胚子!

  “段老二,你也喜欢欺负女人啊?”

  老王如入无人之境,懒懒散散地走了进来,唯独脑拼出王枫心情的只有双眼睛,他的眼睛赤红。就在他看见段二叔的长剑将要刺进陈侍者胸膛的瞬间,他的血液彻底爆炸了

  不允许任何人,动自己的女人!

  这个念头在瞬间冒出脑门,他的胳膊紧绷起来,步步地走到了段二叔的面前。

  外面的那群雇佣兵,并不太多,却充满了杀气的雇佣兵此刻遇到了个神秘的男子,这个男子好像天生就是出来杀戮的,只要是他靠近个人,这个人,必将倒地。而下秒,又会有个男人倒地

  “王枫,你果然还是来了”

  段二叔轻轻地叹息声,忽地,从四面八方出现了数名男子,而最中央除了段二叔,还有个人莫文泰!

  “你也来了?”

  王枫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你不是也来了么?”

  莫文泰淡淡笑,段二叔却缓缓地坐在了旁的沙发上,抚摩了手中的长剑,淡淡地道:“莫文泰,现在,是该展现你真正实力的时候了!”

  莫文泰没有说话,他只是轻轻地将西装脱掉,露出了并不算太结实,却充满了魅力的身躯。而眼眸,也仿佛鹰眼样盯着王枫!

  “你似乎是个很不错的对手!?”

  从门外,缓缓地走进了名男子,这名男子的身上,到处都是鲜血,脸上却是干净片,手臂上有几道伤痕,鲜血汩汩地从伤口冒出来,他的眉头都没有皱下。表情依然是冰冷的仿佛是从地狱爬出来的幽灵样。

  “你是谁?”

  段二叔微微皱眉,好奇地问道。

  “个你认识,却不愿认识的人。”王枫笑呵呵地道。

  “我从来没有认识,却不愿认识的人。”段二叔的表情变得肃然无比,而王枫却步步地走向了陈侍者,陈侍者的面容有些苍白,美眸中却蕴含着水色,她知道,他定回来的。在这种时刻,她没有想过任何人,唯想到的,也只有王枫。她知道的她知道,王枫定不会让自己死去

  “我来的有点晚了。”

  王枫牵起陈侍者的手心,轻柔地道:“没有人,可以伤害你。包括林先生”

  “阿枫”

  陈侍者情不自禁地靠进了王枫的怀中,娇躯散发出来的幽香让王枫紧绷的心情渐渐地舒缓了下来。

  “王枫,这个时候,好像不是你和女人亲热的时候吧?”段二叔冷笑声,尽避他们多了个人,但有莫言在,段二叔会害怕谁呢?

  要知道莫文泰的身体,已经可以说不是个普通人的身体了,超强电疗过后的莫文泰,原本就拥有强大精神力的莫文泰,连莫言,他都可以击败的莫文泰,段二叔对莫文泰,充满了信心!

  “王枫,先让我和这个家伙决斗吧,很久没找到个值得我动手的人了。我能感觉到他很强大!”

  暗魂十三的表情渐渐变得兴奋起来,脸庞微微有些抽搐,而莫文泰,也仿佛能感受到暗魂十三的强大,这样两个超级强者的对决,绝对是值得欣赏的。

  王枫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拉着陈侍者走到了旁,轻笑道:“那你熟络下筋骨吧。不过我要提醒你,他和你差不多,都是激化过的人,你得小心点。”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觉得有意思。”

  身体,快若闪电,快到肉眼难以看清楚,他们的动作已经简单到极限,仿佛只是简单的拳头与扭打,却能爆发出超强的威力。

  清晰的能够感受到拳风!

  那挥洒之间,仿佛能切割脸庞的拳风王枫感受到了。他的表情渐渐变得凝重,暗夜十三经过这些年,他又强大了许多,看来,他已经突破了自己的瓶颈。在六年前,他直无法突破自己,而现在看来,他已经拥有了更高深的造诣。作为个激素过的人,他脑曝制自己,已经是十分了不得的了。可现在他不但能够控制自己更是能将激素控制住,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这种完全人为的控制爆发比噬魂他们,强大不止点点了

  而反观莫文泰,他的强大,也大大的出乎了王枫的意料。与自己的决斗,他似乎并没有出全力,而且,哪怕是半的力量,都可能没有爆发出来。现在,他仿佛才爆发出真正的力量。好强大

  身形完全失去了控制,就好像个战斗机器,那种毫无顾忌的战斗,王枫简直不敢想象,莫文泰居然强大到了这个地步!

  砰砰!

  两人堪堪后退了几步,暗魂十三的脸色有些难看,额头上微微渗出了少量的汗珠,而莫文泰的表情,却仿佛十分的平静样,浑然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你很好。”暗魂十三平静地道了句,旋即,接着道:“我输了。”

  “呵呵”

  莫文泰微微笑了起来,转身对段二叔道:“我们走吧。”

  “走?”

  段二叔脸色大变,愤怒道:“为什么要走?”

  “那你留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