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究竟处于种怎样的关系?

  从老校长那儿出来,老王的心情不太平静,或者说十分的无奈。出现的人物越来越多,也代表着,今年的红花会,越来越恐怖。哪像当年那次的红花会自己个人就能把水给搅混了。但现在似乎不太可能了自己个人的能力又能有多大了?那么多势力的出现,稍不注意就会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罢回到办公室,却发现小菲菲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看着电脑,老王吓了大跳,连忙冲过去,却发现苏菲菲居然在欣赏网页!

  老王差点没崩溃,连忙拉住小菲菲的小手儿,关掉网页,严肃道:“小孩子家家你乱看什么呢?”

  “嘻嘻谁叫老师没关掉的。”苏菲菲小脸儿红彤彤的,良久,才略显喘息道:“老师,我找你有事情。”

  “什么事情?”

  老王坐在办公椅上,偷偷地看了眼小菲菲的,心道:“越来越丰满了,身材也越来越好,看来还是因为我直在的原因,恩,定再多培养几年,等大学的时候应该就能迷死万千畜生了。”

  “我爸爸让你今晚去我家吃饭,你能不能去啊?”小菲菲说完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老王,啊,老王心想,小菲菲真是迷死人了,如果以后直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的话,我辈子都足够了。想到这儿,老王趁四周同事不注意的时候,轻轻捏了捏小菲菲的,严肃道:“小菲菲,老师答应你,晚上去给你补习。希望你高考的时候脑萍出好的成绩。”

  “恩啊,那就这样说定了。晚上我在校门口等你。”苏菲菲说罢便走出了办公室。

  滛贱客们那叫个极度啊,刘大为登时跳起来,肃然道:“王大官人,为什么你和你的学生关系这么融洽,老子和班上的美女聊天,人家就跑?”

  “哎,你是不是直对着别人的和看?而且语言和眼神都十分的猥琐?”老王故作专业的问道。

  “呃,差不多吧,不过我直都很道貌岸然的,学生们总说我不太了解女孩的想法和心思,说我不够浪漫,我正为此头疼不已。”刘大为脸落魄,十分叹息地道。

  “好办!”

  老王如同变魔术样从桌子下面抓出本破旧无比的书本,上面写着恋爱秘籍。老王严肃地道:“如果你想泡你看中的学生,最好是把这本书通读,这样我想应该能泡到极品小妞。”

  刘大为听的愣愣,旋即好奇道:“好像我都是中年猛男了,恋爱秘笈应该是对青少年才有作用的吧?”

  “笑话!”

  老王冷笑不已,肃然道:“难道中年人就不要谈恋爱么?告诉你把,爱情是没有年龄阻隔的。只要你虔心向往,切都能搞定,最关键的是,你定要很严肃地去面对这样的问题,绝对不能自卑,更加不能心怯,要不然你就失败了半!”

  “这样啊我试试看,如果可以的话,我定要坚持到底。”

  在与刘大为滛虫商量了会儿之后,老王以百块的天价将这本地摊上花五毛钱买来的恋爱秘籍兜售出去,他感觉自己实在是太聪明了。

  又和几人打屁聊天会,时间过的飞快,后来秦组长将他叫到办公室闲扯了会儿,问老王什么时候有时间去吃饭,老王脸悲怆地道:“其实我直都很想与你吃饭的,因为我对你的思恋已经膨胀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可是你要知道事实上,我根本就不可能这样,因为狗蛋同学直都有麻烦,上次土包子同学的爸妈要离婚,他没心情读书,我去忙了将近个星期才把他们的事情搞定。人家都以为我能做婚姻顾问了。哎,当老师真累人,我已经不想活了。”

  见老王又开始吹牛扯淡,秦组长眉头微微蹙了起来,连忙将他推出去,脸无奈道:“等你把土包子同学和狗蛋同学的事情都忙完了我再找你。”

  老王出了办公室,心口有些憋的慌,于是便走出办公室,在花园闲逛了会,抽了支香烟,刚打算回办公室准备讲义的时候,前方忽然出现个白衣翩翩的美女,老王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这不是沐晚晴么?$,尽在文学网?这个情况,就好像是第次见到沐晚晴的时候,回味以往在华新市的生活,老王心中那叫个感慨万千啊。于是他故作沉思地点燃香烟,满脸沧桑,眼神忧郁无比,下巴那刺眼的胡渣更是让人感觉到他的颓废与落魄。忧郁诗人气质在瞬间暴露无疑,沐晚晴猛地看见老王,心更是跳得厉害。

  “王枫!”

  她情不自禁地叫了句,飞快地冲过来,扑进王枫的怀中,呢喃道:“这段时间你直不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这么忙啊?”

  “许多事情,我的时间并不是自己的。”老王吐出口烟雾,叹息声,只手在沐晚晴滑腻的脸颊上抚摩了几下,轻声道:“人生就好像自拍自导部电影,如果你觉得你的人生很完美的时候,总会有些破坏这部电影的元素出来。”

  沐晚晴虽然听不懂老王在说什么,还是拼命地点头道:“我知道,我明白那么什么时候去我家?我给你做饭。”

  这句话,充满了温馨与柔情,老王抬起头,看了眼沐晚晴那甜美的笑容,忍不住轻轻地咬住了她的柔唇

  第六百二十八章星海偷车

  待得老王差点背过气,才依依不舍地分开,沐晚晴玉脸绯红,温柔地道:“王枫,那明晚我在家等你。定要来哦。”

  “恩,我会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老王装逼地大步离开,在办公室抓了讲义便直接去了教室,教室里的学生们依然是朝气蓬勃,热火朝天,唯独莫文泰的心情似乎十分的抑郁,以前不是装逼地听歌,就是在哪里冷面寒酸,今天却仿佛来了大姨妈样忧心忡忡。老王很想走过去问他是不是丈母娘来了,但以想这样问的话,好像有些有失水准,于是,他很是绅士地用讲义盖在段虎的脑袋上,旋即走过去,冲莫文泰笑了笑,说道:“亲爱的莫言同学,你是不是被女朋友甩了?”

  “不是。”

  莫文泰脸不满地回了句,忽然抬起头,眼眸中片寂静,淡淡道:“红花会,会有场你难以想象的恶战。”

  “哦?难以想象么?”老王冷笑不已,从几个月前,他就知道今年的红花会,已经达到了个恐怖的极限,各大势力浮出水面,那群老不死的家伙都忍不住想要出来,美国,雇佣军团。系列强大的存在不断冒出来,群听都没听过的势力也紧跟着出来,可能会不恐怖么?

  “你不用这么得意,十天后的红花会,你会知道,其实你的势力也未必能够掌控住多少局势。因为今年的红花会,已经不是单纯的红花会,而是场巅峰的对决。”

  王枫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他的桌子上轻轻地拍了几下,眼中透出抹淡淡的自信,转身拍了拍手掌,大声道:“同学们,上次的月考你们非常不错,而现在,在三天后的期末考试,我希望你们同样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有没有信心!”

  “报告老师!”

  段虎举手发言,严肃道:“老师,请相信我们的实力,若是我们没办法达到这样的效果,我段虎甘愿代替所有美女在操场上裸奔三圈!”

  “恩,你的想法很精彩,不过老师觉得你应该还在额头上帖张白布,上面写上我是色魔。”

  老王走回讲台,用那铿锵有力,四射的口才演说了番。柳如烟看着老王的眼神很有热情,苏菲菲同样不停地对着老王放电,学生们很是,老王也不停地挥动手臂,做出系列的肢体语言,直到老王感觉腰酸背痛,手脚抽筋之后,他才停止了口若悬河,龙飞凤舞的演说。

  时间过的涸旗,当下课铃声响的时候,老王抓起讲义走出了教师,柳如烟跟出来,柔声道:“老师”

  “啊?怎么了?”

  老王看着柳如烟那的脸蛋儿,急切地想去捏几下,但旋即想到我王大官人是星海的大众情人,做这种事情会被很多美女在中诅咒致死的,顿时打消这个纯洁的念头。

  “老师你春节打算在哪里度过?听说你没有$,尽在文学网家人的。”柳如烟的美眸中仿佛能滴出水来,那娇羞万分的模样看得老王阵心跳。妈的,难道想和我在起度过春节?好啊。老子正愁春节没什么吃的了,现在看来还是有人陪我的啊,而且还是超级大美女柳如烟。

  “是的,老师从小在孤儿院生活,后来被个杀猪的收养,前几天他得猪流感离开人世,现在举目无亲,如果小柳柳愿意的话,老师在春节的时候给你做好吃的吧?虽然满汉全席老师做不出来,但法国大餐还是手到擒来的。”

  “恩啊,大年三十的晚上就在我家里吃饭啊!”柳如烟说罢开心地走回了教室,老王却顿时脸色苍白,大年三十的晚上?大年三十可正是红花会召开的日子

  摇头苦笑番,老王回到办公室,准备了下教案之后,便到了下班时间,苏菲菲正在门口等着老王,学生走的差不多了,老王刻意拖延时间,便是想让学生都走的差不多了之后,才与小菲菲离开。不然被别人看见了影响不好。星海大门口此刻门堪罗雀,零星的学生走出校门,老王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坐骑,莫非要老子和小菲菲打的去她家?

  “她的家可是远的很啊。现在又是交通高峰期,随便堵车红绿灯,价表涨起来可是会要人命的。”

  老王自言自语地走出校门,小菲菲张红彤彤的脸蛋上瞬间流露出丝欣喜,冲过去搂住王枫的胳膊,笑嘻嘻地道:“老师你终于来了,我快冷死了。”

  王枫上身也不过件破烂的皮外套,然后里面的衬衫,再也没有其他可以保暖的东西,他想了想还是将皮外套脱下来给苏菲菲穿上,又摸了摸下巴,见蔡大宝的摩托车还放在外面,显然他还没有离开。

  他对小菲菲摆手示意,然后偷偷摸摸,装模作样地走到了摩托车的旁边,见四下无人,连忙推着摩托车冲了出去,待得嘴里咬着狗不理包子的蔡大宝出来的时候,正见王枫推着自己的摩托车离开,他连忙跳脚大骂老王无耻之极,可王枫却拉着苏菲菲离开了星海中学。

  待得他们离开之后,蔡大宝那愤怒无比的表情顿时暗淡下来,微微苦笑声,飞快地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不到三分钟,辆豪华轿车从远处开了过来,四名西装男子恭敬地来到蔡大宝的面前,低头道:“老板,有什么任务?”

  “哦,任何没有,我的车被王枫抢走了,你们送我回家吧。”

  蔡大宝微微摆手,那几名男子的脸上却闪过丝诧异,蔡大宝却忽然冷哼声:“别想着什么去报复,你们不是他的对手,还有,让小姐做事低调点,若是惹怒了王枫,小雪绝对没好果子吃。听明白没有!?”

  第六百二十九章刑堂再现!!!

  老王开着摩托车行驶在昏黄的大街上,橘黄路灯仿佛将这个城市笼罩在层神秘的色彩中。双臂揽着王枫的腰身,头轻轻靠在王枫的肩膀上,苏菲菲双迷人的大眼睛看着王枫的侧脸,她的芳心略显感慨,王老师不是个平方的男人。他的身边注定会有大量优秀的女人。不论是想占便宜,还是真心喜欢王老师。总之会有许多优秀的女孩出现在老师身边。回忆第次对老师改度,就是自己在酒吧喝醉了,被群小流氓欺负,而老师却马上出现拯救了自己。她的唇角抹过丝迷人的笑容,嗅着老王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她的心沉寂在片甜蜜中

  从后视镜看着苏菲菲那陶醉的模样,头发被吹的凌乱不堪的老王好笑道:“菲菲,你怎么了?想睡觉?”

  “不是啦!”苏菲菲叹息声,晶莹白皙的下颚撑在老王的肩膀上,呢喃道:“我在想和老师第次和好的时候,那时候老师看起来敦厚,傻呵呵的,不过那时候的老师很有男人味,而且还吃了菲菲的面,老师,你知道么?从那时候开始,菲菲觉得老师是个非常好的男人,个会保护女孩的男人。”

  “哦,这样啊其实老师也是这么觉得的。要不然小菲菲怎么会和老师打啵呢?”老王很是猥琐地笑道。

  “哼,大色狼,人家说心里话,你却在这儿说风凉话,不和你说了!”

  苏菲菲撇了撇柔唇,很是不满地在老王腰身上捏了几下,只穿了衬衫的老王差点没疼的叫出来,连忙赔罪道:“老师错了,真的错了。你继续,我听你说。”

  苏菲菲得意地揽住王枫腰身,接着道:“后来呢,老师直做出让我很吃惊的事情,反正啊,那时候的老师很风趣,很无耻,却也很有责任心。好像我们这群学生不论做什么事情,你都不会真的生气。反而,我们出现了任何的麻烦。你都会在第时间出现。老师我想问您,您觉得,我们这群学生,在您的心中,究竟是什么地位?”

  “如果你问的话,老师会很装逼的用句话来回答你。”老王的眼神也渐渐变得朦胧,其实他这辈子,生活得最有意义的,就是在星海任职三年二班的班主任。

  “恩,你说吧。”苏菲菲点了点头。

  “老师将你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老王深情款款地道。

  “真的啊”苏菲菲脸色微微变,娇躯也渐渐紧绷起来。

  “当然了,老师将你们每个学生,都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孩子,当然会去呵护,去关心了。”老王笑地道。

  “可是”苏菲菲忽然眼眶红红地道:“菲菲不要做老师的孩子菲菲要做老师的女人。可以么?”

  老王知道她会兜到这个问题上,忽然将车停下来,捏了捏菲菲的脸蛋道:“这种事情等你毕业了再说吧,等你毕业的时候,老师定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的。”

  又是推搪,苏菲菲无话可说,她也知道自己与老师$,尽在文学网之间究竟存在什么问题。那就是年龄的问题。而且,老师的身边,并不止自己个女孩,许许多多优秀的女孩都很喜欢老师。尤其是沐老师,还是老师的正牌女朋友

  想到这些,苏菲菲的脸蛋儿上浮现抹淡淡的黯然,喜欢上了王枫这样的男人,她都不知道究竟是该觉得幸福还是痛苦了。

  个成功,亦或有魅力的男人身边总会出现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优秀女人。而这种情况究竟该如何去处理,那就要看这个男人究竟是在怎么想了。

  但王枫这种没心没肺,天到晚脑子里都是猥琐思想的男人,他能如何去想?对于感情,他窍不通,虽然有时候也会感慨下,却并非他真的理解到了什么。所以这也是造成现在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却每个都若即若离,仿佛没有个真正都握在手心,却每个都有着暧昧关系的

  来到苏菲菲的家,豪华庄园灯火通明,王枫开着摩托车进去,庄园内部大量西装保镖守住,越临近红花会,每个巨头的防护措施都做得相当好,这种时候,最是容易出问题的时候,而稍有不慎,可能就会出现天大的麻烦。

  待得王枫从摩托车上下来的时候,苏振南已经亲自迎接出来,老王与他对视眼,王枫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丝焦急。相比这次苏菲菲让自己来,完全是她爸爸的意思。小菲菲却只是想自己能来她的家吃饭。

  晚宴十分丰富,老王与苏菲菲喝了不少的红酒,而苏振南却只是叹息不已。仿佛被百个非洲大妈非礼了百遍样,说不出的幽怨与无奈。

  直到苏菲菲喝的差不多了之后,苏振南示意下人将她送回楼上。苏菲菲却抱住王枫的胳膊不肯离开,直到老王挡着苏振南的面亲了亲苏菲菲的脸蛋儿,她才笑嘻嘻地离开。

  “呵呵,王先生,看来小女对你的依赖性与比我这个亲生爸爸还要重很多。”苏振南很是吃醋地道。

  “可能我年龄与她更近吧。”老王点燃香烟吸了口,苦笑道:“苏先生总不会单纯就是想请我吃饭吧?”

  “呵呵,既然王先生问了,那我就直接说了,其实”苏振南仿佛犹豫了下,接着道:“苏菲菲的后妈,方姨已经被暗杀了,昨晚她去逛街的时候,被枪杀了,我知道他们的下个目标是我,这只是个警告所以我想王先生能保住我们苏家,还有拜托王先生扶起菲菲,让她成为个真正的家之主!”

  这种话不论怎么听起来,都好像是种留遗言,老王不是白痴,自然听得出来,他唇角微微嗫嚅了几下,挠了挠头,苦笑道:“你觉得你必死无疑了?”

  “是的,我想,这次动手的,应该是传说中的刑堂!”

  第六百三十章苏振南之死

  “刑堂?”

  王枫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么长时间没出现,他们果然出动了。那么,是不是可以说,这是龙五已经开始发动进攻了。龙五这么久才发动进攻,老王想明白了件事情。越是动手晚的,实力越强大。

  这个问题老王以前直就在考虑,可能的确如此,出现的越晚,实力越强大。超级b般不都是在最后才出现的么?

  期待啊不知道红花会还会忽然出现多少b。

  “是的,刑堂,从他们杀人的手段,我可以肯定,定是刑堂!”

  苏振南的表情异常兴奋,良久,他又很平静地道:“三十多年了他们总算是又出现了。不知道这次出现,他们究竟是想做什么。”

  “还用问么?”老王微微笑道:“他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