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也不会相信,只以为王枫在吹牛。但现在,她必须弄清楚这些事情,因为既然已经有人提出来了,那么沐晚晴觉得,自己有必要搞清楚王枫的过去。

  “是的,我在监狱待了六年。”王枫并没有回避这样的问题。也没有用以往那种嬉皮笑脸的表情,因为他也想知道秦组长的爸爸,究竟是什么人!他拥有怎样的身份!

  “果然秦伯父当时打电话的时候,问过对方,你是不是入狱待了六年,后来秦伯父好像有些激动和紧张,后来秦伯父又说定要密切关注你,监视你的举动,定要调查处你的身份来”

  沐晚晴有些害怕地抬起头,看了眼王枫,呢喃道:“你觉得秦姐姐的爸爸,会是个怎样的人呢?”

  她自然不希望秦组长的爸爸和王枫有什么矛盾,若是那样的话,王枫与秦姐姐之间的关系肯定会受到巨大的影响。可是,自从那天知道秦伯父有了那种对王枫应该可以算是不轨的行为,沐晚晴对秦伯父已经有了很大的警惕心理。

  以前与秦伯父在起聊天的时候,沐晚晴都$,尽在文学网显得比较开心,比较温馨,但现在,她就好像仿佛对着个想对自己不利的人聊天,那种恐惧与紧张让她十分不适应。

  所以最近连秦组长,她都不敢太靠近,就怕自己的情绪会影响了两人的姐妹感情。

  “呵呵”

  王枫微微眯起了眼睛,他如何知道呢?对于秦组长的爸妈,他是点印象都没有了。唯有的好像大概,就是那副油画?

  对了!

  那副油画,当初与柳如烟起去修古筝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女人,或者说她可能会知道点关于秦伯父的事情?

  王枫的心情已经紧张到了极限,现在对于秦组长的爸爸,唯的突破点可能就是那个古董店了。

  想到这儿,王枫与沐晚晴简单地吃完了午餐,便送沐晚晴回到了办公室,临走前,沐晚晴紧紧地抱住王枫的身躯,紧张道:“王枫,我要你告诉我你爱我么?”

  王枫微微愣,可怜的沐晚晴,她爱自己,未必就是个好的选择。自己这样的人,注定只能给女人短暂的幸福,她们,跟着自己,只会担惊受怕。

  但面对沐晚晴这样就仿佛是仙女的女孩,他还能说什么呢?

  轻轻地吻了吻沐晚晴的柔唇,王枫轻柔道:“我爱你,请你记住,从今以后,我都会爱你,不论任何阻碍,都不会改变我对你的心意。”

  回到办公室,王枫想了会儿,决定与柳如烟再去次古董店,也不知道那家古董店还有没有开。按耐着激动的心情,等到下课之后,王枫才懒洋洋地出了办公室,滛贱客们已经发觉了王枫的不对劲,自然也不回自讨没趣地来和王枫打屁吹牛,秦组长更是下午没有来找王枫。这在以前绝对算是奇迹。但现在奇迹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发生了。而且还是在王枫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毕竟,当心中惦记着件事情的时候,其他事情在这个时候,都会显得不再那么重要了。

  出了学校,王枫焦急地等待了将近十分钟。这才看见个清丽脱俗的身影,正当王枫准备走过去的时候,在他们两的中间,群学生当中,忽然出现了几名隐藏起来的西装男子,他们手中忽然掏出把银白色的手枪。手枪上还装有了消音器。

  只不过是这瞬间,王枫的心下子沉到了谷底!

  惊魂霎,王枫根本没有能力去阻止,他们的枪口对准的竟是柳如烟,而王枫却在大概五米的地方,他根本没有能力在瞬间冲过去。冷汗已经从额头上冒了出来,几名西装男子的手枪掩饰的非常好,旁边的人根本就看不见,而也就是这么瞬间,王枫全身都变得异常冰凉。他甚至已经看见了柳如烟倒在血泊中的场景!

  砰砰!

  几声细微的枪声在瞬间响起,王枫的脑子也在瞬间爆炸开来,此刻,他的脑子里,只有个念头,不论任何人,我都要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第六百三十四章飞鹰战队!!

  枪声响起,那细微的响声依然让许多学生听到,只不过,倒下的并不是柳如烟,她的俏脸片苍白,看着眼前忽然绽放的血花,脸庞顿时僵硬了起来,就仿佛是烟花样璀璨的感觉,朵朵绽放在了空中!

  几名西装男子的额头上均是冒出了个细微的洞口,鲜血汩汩冒出来,仿佛不需要任何的修饰,就仿佛能达到异常华丽的效果。这王枫的脑子再次轰炸开来,他几乎可以肯定点!

  开枪击中他们的人,绝对是世界上,排名第的狙击战队飞鹰!

  有什么人能制造出如此华丽的秒杀?

  有什么人能够在人群中,瞬间集中每名目标的额头,而且,每名西装男子的伤口都在眉心,点差距都没有。

  有什么人能过能够让鲜血飞溅出来的模样,就好像是烟花绽放样璀璨!?

  这切的切,都让王枫清楚的知道,执行这任务的人,绝对就是世界上,实力最强大的飞鹰狙击战队!个震撼全球的狙击战队!

  名飞鹰战队成员,他们能只用把狙击枪,拦截个加强连的行程,甚至,可以将他们全部歼灭。

  笔而,在世界排名战队中,其他战队,或者与他们有联系的战队,对飞鹰战队,他们有个充满了传奇性的概括黑暗中的精灵

  仿佛来自地狱的魔手,任何被他们碰触到的人类,没有个人能够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这也是飞鹰最为恐怖的地方!

  但王枫此刻完全没有兴趣去考虑这个问题,他只是想将柳如烟搂进怀中,他不敢再放松点儿。他害怕再次出现这种他无能为力的事情!

  飞快地冲过去,把将柳如烟搂住,看了眼四周,学生们安然无恙,尽避有少数的学生被吓坏,但不过分钟之后,这几名西装男子居然奇迹般的消失了。王枫重重地喘了口气,嘀咕道:“果然动作够快。”

  “老师刚才怎么回事?”柳如烟惊惧万分地问道。

  “哦,没什么,刚才那群人应该是拍电影的,你没事吧?”王枫后被冷汗涔涔,双腿几乎有些发软了。柳如烟却不太相信,从王枫的眼神中,他看见了强烈的紧张与后怕,将头埋进王枫的怀中,呢喃道:“老师刚才你害怕么?”

  “怕”

  个阴暗的角落,暗魂十三的手心微微渗出丝汗珠,方才他也同样与王枫样,无能为力!

  是的,点办法多没有。而后出现的飞鹰队员帮王枫解决了这个问题。他的眼中流露出丝诧异之色。是什么人请来的飞鹰?

  要知道,飞鹰战队只有百名成员,般人是绝难请动飞鹰战队的。哪怕是你再有钱,若是没有关系,没有桥梁与他们沟通,你依然没有任何办法请到飞鹰战队。

  “那么究竟是什么人请的他们呢?”

  蔡大宝咬着红河香烟,狠狠地吸了口,旋即将烟雾吐出来,嘀咕道:“小丫头片子居然将飞鹰都请来了,她这次可真是下了血本。难道她真想做些违背家族的事情么?呵呵和她的妈妈的确是太像了。不论什么时候,都随性做事。”

  王枫开着摩托车离开学校门口,校门口的震动已经被蔡大宝强行压制了下来。

  王枫来到柳如烟的家之后,他给柳如烟倒了杯温水,温柔道:“如烟,你没事了吧?”

  “恩,没事。”柳如烟点了点头,忽然脸红道:“老师,你是不是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呃,是有点事情,不过你今天很累了,不如明天吧?”老王本是打算个人去算了,毕竟柳如烟刚才受到了鲜血的刺激,此刻肯定是头晕眼花。

  “没事的,如果老师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告诉如烟吧,如烟的身子也还没差到那个地步,能帮老师的忙如烟涸篇心。”

  小女孩儿自然喜欢与自己喜欢的男人在起,哪怕是自己的身体撑不住,她也不会拒绝的。

  老王也不忍心驳了柳如烟的面子,轻柔道:“其实老师就是想去上次我们去的古董店看看,想买点东西。”

  柳如烟的美眸中忽然跳动着迷人的目光,点了点头,软语道:“恩啊,老师等我下,我去换件衣服。”

  老王坐在沙发上等了大概五分钟,柳如烟换了件$,尽在文学网素洁的长裙从卧室走出来,老王眼睛为之亮。白色仿佛天生就是为柳如烟而存在的。任何人穿白色的衣服。好像都没有柳如烟穿着这么有味道,可以说柳如烟穿着白色的长裙,就好像是天使样的纯洁,美丽。

  “老师”

  柳如烟含羞地低垂下头,对于王枫的眼神,她心中欢快,却也十分的紧张。也只有在王枫的面前,她才会展现出温柔羞涩的面。在外面,她永远都是那样的干净与漠然。不与任何人有矛盾,也不与任何人深交。

  “可以走了么?”

  看着满嘴哈喇子的王枫,柳如烟忍不住掏出了纸巾。老王连忙回过神,尴尬道:“哎,肚子坑邛死了,连口水都出来了。”

  柳如烟忍俊不禁,却也没有点儿生气,两人下楼之后,先去家小餐馆吃了顿简单的晚餐,这才缓缓地朝古董店而去,这家古董店,王枫对于那个孤寂的女人,印象还是十分深刻的

  霓虹闪烁,此地并不是市中心,街道上的人流量也并非特别大,此刻时间尚早,街道上隔三差五都有行人走过,老王将摩托车停留在盏霓虹灯下方,牵着柳如烟的手心儿慢慢地走进了古董店。

  那名女子依然戴着眼镜,依然在门边打着瞌睡,就好像她的古董店,直都没有什么生意样,张椅子,家充满了后现代的古董店,门面并不亮堂,光线忽明忽暗的感觉,活脱脱的就好像是从油画中走出来的画面

  第六百三十五章古董店女人的秘密!!

  仿佛是幅油画,王枫依然忍不住咳嗽了声。

  那名女子听到王枫咳嗽的声音,闭着的眼睛这才缓缓睁开,见是王枫与柳如烟,她的面上流露出丝淡淡的笑容,轻声道:“你们来了啊?”

  “呃,你还记得我们?”王枫倒是有些好奇了,都好几个月前的事情了,她居然还记得自己和柳如烟,这只能说明她的记忆力的确很不错。

  “呵呵,个月也没几个客人,我想忘记你们也不太容易。”女人淡然笑,好奇道:“你们这次是来修古筝还是别的?”

  说着,她领着王枫两人走进了古董店,古董店的灯光昏黄暗淡,那种朦胧略显粗糙的感觉,让王枫有种走进油画的感觉,事实上这里任何个地方的摆设,都十分的像是油画中才会出现的摆设。这种感觉,若是有某些艺术家看见的话,定会认为这个女子,是个超级艺术家!

  “我们也就随便看看。”柳如烟见王枫并没说话,微笑地道。

  “哦,这样啊,那你们随便看看吧。”女子的笑容很淡然,王枫却能从她的笑容中找到丝哀伤与温暖。

  温暖的笑容,并非需要多么的有感情。有时候,只需要个简单的笑容,个平淡到了极限的笑容,就可以将这份温暖传递出来。

  柳如烟倒是很有心情地欣赏着墙壁上,角落里,桌面上的股东,她的玉脸上这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更加的纯真与迷人。王枫甚至都忍不住想要去吻吻她那仿佛玉器样的脸蛋了。

  而那个女子却好像对王枫很有兴趣,偏偏王枫的目光也在此刻转向了女子的面上。

  “我们可以找个地方谈谈么?”王枫微笑地问道。

  “当然可以。我后面有个茶舍。”女子说着便朝后面走去了,王枫也紧随其后,柳如烟十分懂事地没有跟着过去,她知道王老师来这儿肯定是有目的的。既然没有告诉自己,那么应该就是不想让自己知道吧。

  当王枫走到后面的时候,他的表情顿时愣住了。这里居然真有个十分精致的茶舍,袅袅香味儿从茶桌上飘荡开来,股股香味儿飘进鼻端,王枫深深地吸了口。哪怕是他这个不太会品茶的人也知道这种茶水定是让人心神怡然的茶水了。

  “请坐。”

  女子似乎有些了解对方究竟是来干什么的样,心平气和地等待着王枫的提问。倒是王枫略显难为情。毕竟,对方只是个普通的女子,并且,她的哀愁,应该是十分多的。若不然,她的眼神与表情,怎么可能会仿佛是座冰山样呢?

  “还没请问,你叫什么名字。”王枫微笑地道。

  “你可以叫我舒雅。”女子轻轻地道。

  这个女子,就好像天生不会有大点的声音说话,那声音小到了极限,小得仿佛是种让人听了哪怕再生气,也不会动怒的感觉。

  “舒小姐,还记得,当时我们讨论过那副画么?”王枫画龙点睛,直接进入主题了。他依稀靶觉,今天想要杀柳如烟的人,恐怕也与自己要调查的这件事情有关。但是否真的有关,谁也不知道。又或者说这只不过是个误会。本身,就有人想杀柳如烟。

  可是谁会想去杀柳如烟呢?她和谁有仇么?这样个完美的女孩儿,哪怕是要对她有点嫉妒或者愤怒,都不太可能。她的完美,与其他女孩的优秀有种质的分别,她的完美,不会让任何人嫉妒,只会异常的欣赏与喜爱

  “当然记得,王先生你的见解很独到,说的也很准确。”舒雅点了点头,微笑道。

  “那么”

  王枫接过舒雅递过来的杯香茶,严肃道:“我想问这幅画是否是你画的?或者说别人送给你的?”

  舒雅手里端着的香茗微微荡,险些将茶水跌落出来,将茶杯放在桌面上,她轻轻地叹息声,呢喃道:“我想你应该是他派来找我的吧?”

  “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王枫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看来,他与秦组长的爸爸,并不是单纯的老情人关系,或许,他们之间,还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难道不是么?若不然,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这幅画的来历与经过,而你,好像对他有了很深刻的了解?不是么?”舒雅的表情竟渐渐变得冷淡下来,眼眸中流露出丝痛苦与无奈。

  “我可以涸葡定地告诉你,我是自发来的,并没有任何人控制我,或者说这并不是我的任务,也不是我定要来,我只是想求证点东西。”王枫严肃地道。

  “是么?”

  舒雅显然不太相信王枫所说的话,她看着茶杯中的香茗,过了良久,忽然叹息声道:“如果他肯亲自过来告诉我当年为什么要离开我的话,我会告诉他想要知道的秘密。”

  “秘密?”

  王枫的心下子紧张了起来,究竟是什么秘密?他感觉自己好像无意之中,走进了另外个他并不知情的事情当中,可是这件事情,究竟是什么呢?是否与秦组长的爸爸的身份有关?还是,又牵扯到了其他的事情?

  “他好像告诉你的并不多?”舒雅冷然笑,又道:“我在这儿等待了二十年,他却没有来过次,难道换取个秘密,代价不过是见我面都不肯么?”

  “舒小姐,我想说的是在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对您,应该是怀着愧疚之心的。至于为什么要离开你,这种事情我也不方便说。当然了,你可以不告诉我这些秘密,我也没必要知道,我只是想问你句话,他究竟有什么身份?或者说在华新市,他究竟想做什么。”

  王枫紧张地问道。

  “你凭什么让我告诉你?我才不会相信你跟在他的身边,连他的真实身份都不知道,这种鬼话你以为我会相信么?”舒雅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看向王枫的眼神中流露出强烈的轻视。

  第六百三十六章红花会的宝藏?

  王枫对这种眼神有些哭笑不得,好像自己要询问的事情和她准备好的要求点都对不上号。这是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怎么了?没话说了么?其实我直都以为,你还算是个不错的男人,至少,能让如烟信任你,你应该是有点本事的男人把?可你为什么要和他走在起呢?你和他在起,迟早会害死你的。”

  王枫更加莫名其妙了,虽然明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可是,你为什么就肯定我定是他找来的?而且我好像没有告诉过你什么吧?

  忽然之间,王枫的脑子里闪过个念头,激动道:“是不是他已经派人来找过你了?”

  “你说呢?”舒雅不屑地反问。

  “难怪了”

  王枫苦涩地笑了笑,很是平静地道:“所以你才会以为我也是他请来的?因为我知道你们的点秘密?”

  “难道你敢说不是么?”舒雅的眼中露出淡淡的疑惑。

  “如果我告诉你,我和他只见过次,而且那次,我去他的书房,他告诉了我他书房里,和你这幅画模样油画,你会相信么?”王枫很是平静地道。

  “怎么可能”

  舒雅脸诧异地看着王枫,紧张道:“你是说这幅画的秘密,是他告诉你的?”

  简直不可思议。这种秘密,以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告诉眼前的年轻人?这实在是太不像他了。

  “错,我想你可能还是没理解我的意思。我不知道这幅油画隐藏的秘密究竟是什么,我只是知道这幅油画,应该是你和他当初恋爱的纪念,他留下来,应该也是种怎么说呢,就好像是当做纪念吧,至于你想要他来才告诉他的秘密,我并不知情。”

  王枫忍不住喝了口香茗,顿感口齿留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