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思就是,你不想女人,只想男人呢?”老王邪恶的笑了起来。

  “”

  美莲贼兮兮地道:“王大官人,我们很多年没去过柳暗花明了啊,什么时候再带我们去次吧?还有两天就期末考试了,这个春节过后,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战友能活着归来,你就看在我们同事这么多年的份上,给点机会吧。”

  “呃,其实这个,我想还是比较严肃的问题。干脆这样吧,如果你们答应我,期末考试阅卷的时候,帮三年二班的考卷打分高点,我就请你们去。”老王得意洋洋地道。

  “放屁,我们是有职业操守的老师,怎么能拜倒在你的滛威下!”刘大为誓死捍卫自己尊严,旋即又道:“不过如果请我们去两次的话,我想大家都会考虑下的。”

  “汗”

  老王华丽丽地败退,在办公桌上准备了下最后考试的东西,正打算去三年二班通知学生们的时候,秦组长忽然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她的美眸微微红肿,仿佛宿没有睡好样。老王关切地朝走过来的秦组长问道:“秦组长,你的眼睛怎么是红的啊?是不是哭了?”

  刘大为等人尴尬万分,王枫简直就是个畜生。谁他娘的会当面问女人这样的问题,简直就是可耻到了极限啊!

  “不是,你进来下,我和你说点事情。”

  秦组长将王枫叫进去之后,她坐在办公椅上脸平静地看着王枫。这直接看得老王毛骨悚然,差点没落荒而逃,按耐住心中的紧张,权衡了半天,他抬起头问道:“秦组长,其实我这段时间来大姨妈了。”

  秦组长却是点都没有想笑的冲动,倒是平静地道:“王枫我想和你说件事情。”

  “啊,什么?”王枫故作惊讶地表情,心中却是六神无主了,现在对于秦组长的爸爸,他已经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态度面对。其实他最讨厌的就是身边的女人家里出问题,而且还是这种畜生不如的男人,老王觉得他活在世界上就的对地球的玷污。

  “我昨晚和我爸妈说要嫁给你。可是我爸爸反对,而且她说我就算辈子不结婚,也不能嫁给你。”

  秦组长的话没说完哇地声哭了出来。

  哎呀我的妈啊

  老王连忙爬上办公桌搂住秦组长的肩膀,柔声安$,尽在文学网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其实不定要嫁给我啊,我嫁给你也是样的。”

  “可是我爸爸为什么不同意呢?当初他对你的印象不是挺好的么?”秦组长不解地问道。

  “哎”

  老王故作悲痛地道:“可能就是因为我太出色了,他嫉妒我吧。你原谅你爸爸的无知吧。他就是嫉妒我。”

  老王岂能不知为什么会这样,不过他可能暂时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若是知道的话,断然不会拒绝自己与他女儿交往的。就好像是苏振南样,在知道自己是谁知道仿佛苏菲菲不跟着自己,他就没法活了样。

  这个世界上,能让个爸爸心甘情愿,义无反顾地将自己的女儿送给另外个男人,只有两种原因。

  第种,这个男人,有绝对的能力让自己的女儿幸福,作为个父亲的角度,他会心甘情愿地送出自己的女儿。

  第二种,这个男人,对这个爸爸,有着巨大的好处,或者说对这个爸爸,能带来巨大的利益。

  且不管你相信不相信,作为个爸爸,个男人,这两种原因,恐怕占据了全世界所有男人百分之八十的比例!

  而苏振南当初做出这样的选择,或许两种原因多在其中吧。

  现在,秦组长的爸爸做出了个很无知的选择,可能是因为,他并不清楚王枫究竟是个怎样的人。或者说他只是认为,自己会对他的计划带来巨大的影响。哪怕真是这样,也只能说他的实力,还不够成熟。

  王枫

  作为六年前,震撼华新市,让华新市这个繁华的金融帝国,几乎有了退后趋势的城市,他的能力,是般人不能想象的!

  但现在这种时候,并不是装逼的时刻,若是平时,老王可能就装逼把,去征服秦组长的爸爸了,但红花会越来越临近,他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考虑这些儿女私情的问题了。而且,太早的暴露实力,只会让敌人更加的了解你。这点,王枫比任何人都清楚。六年前,他就是吃了这样的亏!

  他抬起秦组长的脸蛋儿,轻柔道:“霜儿,你相信我么?”

  “恩”秦组长玉脸微微红了起来。

  “那么我可以涸葡定地告诉你,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你都能完成,定能完成!”

  这是个男人,个传奇男人,个有这个实力说出这句话男人,对个女人做出的承诺!

  第六百四十章

  从秦组长的办公室出来,老王的心情略显平静,他不能因为那个畜生不如的男人而让秦组长受到任何影响。至少,她在这件事情当中根本没有做过任何点东西,也毫不知情。

  在办公室唉声叹息了老半天,王枫才看了会儿关于考试的内容。后天的考试都是分班开考,每个教室的学生也就二十来个,考风相当严厉。若是刚来学校的话,老王可能要担心老半天,毕竟那时候,三年二班的群学生实在是太渣了。但现在他却是不太担心,毕竟这么群调皮捣蛋的学生在自己的培养下已经成为了学习还算努力的好孩子。

  老王喝了几杯菊花茶,这才缓缓地走出办公室。

  今天是个艳阳天,阳光明媚,充满了温暖。天气越来越寒冷了,阳光显得格外和煦温暖。老王拉了拉衣领,深深地吸了口香烟,懒洋洋地朝三年二班走去。

  还有两天他们就要考试了,考试完毕就是将近个月的寒假,而他们考试完毕,红花会也即将召开,大量的势力都会从四面八方涌来。

  老王正站在窗户外面偷窥着学生们的复习情况,后面忽然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吓了跳,立马做出狮子搏兔的招式,转头看见对方居然是林先生?

  “我操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泡妞归来?”老王贼眉鼠眼地笑了起来。

  “你小子”

  林先生笑了笑,将身上的风衣脱下来披在老王的身上,微笑道:“你好像讲究风度不要温度啊?”

  “呃”

  老王马上反驳道:“什么叫我讲究风度啊,实在是金融危机祸害了我,家里快要揭不开锅了,没钱买新衣服啊。我是打算春节的时候去买套西装的。不过我看你身上的西装都是世界名牌,不如借给我穿吧?”

  “不行你太瘦了,我的你穿不来。”

  林先生说罢转身朝操场上走去,王枫也紧随着跟了过去。

  “哇靠,那个型男是谁啊?比王老师帅多了啊!”应天航脸白痴地问道。

  “是啊”

  群女学生个个面犯桃花地看着远去的林先生,心想:“年纪都这么大了居然还这么帅气,好成熟,好有男人味哦”

  段虎却脸不屑道:“你们懂什么?那老小子是装逼,我们王老师可不是装逼类型,他比较务实,般情况,他是不会刻意去打扮自己的。但是哪怕这样,王老师也是万人迷,星海大众情人。绝非般人都有这个实力的。”

  众人阵恶寒,段虎却依然手舞足蹈,唾沫横飞地吹嘘着老王的功德。忽然发现苏菲菲好像心情不好,段虎连忙将脑袋凑过去,脸好奇地问道:“菲菲,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苏菲菲茫然地摇了摇头,心不在焉地回应了句,旋即又陷入了沉思。段虎心中片迷茫。莫非是王老师欺负了菲菲。所以她现在精神不佳?不太可能啊,以王老师的能耐,想哄女孩子那还不就好像去找小姐样简单,随便来句幽默的话语,女孩子早就开怀大笑了。

  他摸了摸下巴,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继续用功复习。这段时间与陈冲比较繁忙。除了要准备考试事宜之外,更是对红花会的事情进行了段时间的分析。毕竟,段虎现在属于段家门主,红花会他是必须会参加的。最要紧的就是陈冲,他是陈家传人,虽然暂时好像没人去找陈冲的麻烦。但可以肯定点,红花会召开的时候陈冲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直以来,两人都去找陈侍者分析问题,希望能到时候做好准备。而且有王老师站在他们的身边,他们的心里至少多了份安全感。

  王枫两人来到操场,此刻偌大的操场上空无人,两人均是娴熟地点燃了两支香烟,吞吐起烟圈,林先生笑眯眯地看了眼王枫,严肃道:“人活着,总会有自己的目的与选择,是不是?”

  “”

  老王莫名其妙地看着林先生,苦笑道:“什么意思?”

  “犹豫不决不会让带给你任何的好处,况且,你有实力,这么犹豫下去,对你根本不可能起到任何的作用。所以我想告诉你,忍耐与杜绝接受是行不通的。这次大洗牌,你不能越走越高,就只会被暗涌淹没。这是横故不变的。”

  林先生饱含深意地看着王枫,王枫唇角微微嗫嚅了几下,呢喃道:“林先生,有句话我想问你。”

  “什么?”林先生微微笑了笑。

  “我姐姐,就是你的女儿。”王枫的眼角微微抽搐。

  “是的。我直不是都承认了么?只是你似乎直都无法平静下来,许多时候,外来的消息未必是真的。自己是如何在想,那你就如何去决定,味的认为别人的消息就是对的。只会迷失了你自己。”

  “真的?”王枫心跳加快,激动道:“那你知道究竟是谁杀了姐姐么?”

  “知道。”林先生眼神森然地吐出口烟雾。

  “为什么不给姐姐报仇?难道你还担心什么?”王枫面色平静地问道。

  “不是担心”林先生转头看了王枫眼,轻轻笑道:“你认为,对待敌人最残忍的手段应该是什么?”

  “”

  王枫脸好奇地看着林先生,良久,林先生见他没有回答的冲动,接着道:“杀了他,只是最简单的报仇方法,不会让对方有太多的痛苦。有时候将对方的事业,所有的能量步步地分解,这样,对方可能会受到更痛苦的摧残。灵魂的摧残,永远要比肉体的摧残来的刺有意思。”

  “就好像刀杀死别人,是无法与凌迟处死相比的,对么?”王枫苦涩地笑了笑。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其实我直想问林先生,你在美国,是否也有许多的阻碍?当初我们聊天,那个追查我们地址的人是谁?”

  “这个我暂时不用告诉你,因为红花会,你会知道切,你姐姐的死,红花会的重新洗牌,所有你知道的,不知道的势力,都会在那个时候露面。”

  丙然如此

  “对了,你不是参加了赌坛大赛么?你的赌术怎么样?”林先生好奇地问道,他不知道韩家为什么会找王枫去赌博,但根据消息,王枫的赌术的确不错,甚至,他还将高进的儿子打败。只不过真正意义上的赌术大赛,绝非这么简单。

  斑进么林先生对他的了解也不是点。当年利用自己,在去美国之后,差点被他害死,若不是自己反应快,可能已经挂在美国了。

  王枫苦笑道:“般吧,我本身不太喜欢赌,所以对这方面没什么研究。”

  “你不喜欢,但高家的人喜欢。尤其是高进,在当年,他是世界赌王,没有人能赌赢他。他的儿子,也不会差,所以,你必须要明白点,和你赌的人,并非高进的儿子,而是他本人。”

  林先生平静地说道。

  “那么,也就是说我也不是本人,而是代表着你?”王枫的语气渐渐冰冷起来。

  “呵呵如果你这么理解的话,也不算错,因为你若是输了,我的损失比你更加惨重,这种损失,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而是代表着红花会我们是否能占据主动权。你应该知道这次的赌局,算是红花会的开胃汤,胜者,可以得到红花会的主动权。”

  “所以,韩家找我,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也会在红花会出现?”王枫头疼无比,果然美国那方面也会加入红花会,事情越玩越大了,这次的红花会,几乎超出了王枫的想象。

  “其实你的理解直以来都不太正确。红花会的那些老家伙,早已经不在华新市了,或者说他们的实力不是表面上的红花会实力,那些巨头们,只不过是他们的门面,而真正的核心实力,绝对不紧紧是华新市的这么些。若不然美国这边的势力,段老二,高家他们,怎么可能会涉及进去呢?”

  “恩,的确如此。林先生,我想问你个人,不知道你认识她么?”王枫揉了揉鼻子,接着道:“夏雪宜,个神秘的女孩。”

  “知道,但不太了解,京华市太子党老大,我想,在京华市,几乎是高层人员,还没有不认识她的。只不过她为人极其低调。并不喜欢做那种出人头地的事情。但你需要明白的是她的能量,也是红花会的关键,毕竟,京华市的太子党,个女孩能做老大,也证明了她的实力。而她背后的家族,更加是让你料想不到。”

  “什么背景?”王枫好奇地问道。

  “个古老的家族,个在京华市屹立多年不倒的家族。个庞大到在京华市可以呼风唤雨的家族,夏氏!”

  第六百四十章买猪肉的代价!

  老王微微有些吃惊,不过旋即便平静下来,京华市的夏氏,几乎在京华市没有人不知道。不过他们来华新市做什么呢?似乎红花会和他们牵扯不到任何利益关系吧?

  尽避红花会的势力已经延伸到了京华市,却也未必能对夏氏起到什么作用。

  “想知道他们来华新市做什么么?”林先生笑眯眯地看着王枫。

  “做什么?”王枫好奇地问道。

  “找个真正有能力的男人做他们的主人。”林先生说出来的话差点让单杠上的老王栽倒下来,冷汗从额头上冒出来,尴尬道:“找个有本事的男人做他们的主人?莫非他们想找个驸马爷?”

  “应该可以这么说而夏雪宜目前在夏氏。是绝对的掌上明珠。她这代,就她个后代,所以以后的夏氏,就要靠她支撑了。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如此的有能力的原因了。”

  老王差点没崩溃,揉了揉眉心道:“莫非我帅到这种地步了?”

  “不是你帅。而是”林先生忽然诡异地将头偏下来,低声道:“因为你那不可告人的身份!”

  “”

  将香烟扔掉,老王苦涩地笑了笑,说道:“难怪直缠着我。不过她就算要行动,也不定要现在吧?”

  “你错了,就是要现在。”

  林先生也将烟头扔掉,微笑道:“正是因为红花会在即,所以必须这个时候对你采取行动。红花会之后,局势大变,那时候的你究竟是怎样的人,会走什么路,任何人都不知道。所以现在是对你采取行动的最佳时刻。”

  “这样啊”

  王枫抓了抓裤裆,咳嗽声,严肃道:“老实说我现在的想法是等红花会完了,然后陪着学生上大学。我好像已经习惯了教书,或许教书能让我这辈子没有遗憾。”

  回到办公室,老王偷偷地看见林先生离开的时候,他的身边居然出现了几个极品御姐,他气的牙痒痒。他妈的,这老小子真幸福,老子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机遇呢?哎,也不知道菲菲她们等年纪大点了会不会也是个超级御姐,真是期待她们的进化啊!

  在办公室和滛贱客们吹牛打屁番,涸旗就到吃午餐的时间。老王埋头工作,故作很是努力,秦组长也不好打搅他,只得自己去吃饭。待得老王将脑袋抬起头的时候,他的脖子阵酸痛,狠狠地揉了几下,嘀咕道:“妈的,段时间不锻炼,连脖子都要断了。真他妈的幸苦啊!”

  罢想去端杯菊花茶,秦组长提着两个朔料袋走进来,微笑道:“饿了吧,来吃点东西吧。”

  老王接过食物,打开吃了几下,忽然抬起头,好奇道:“秦组长,你最近没有回家么?”

  “没有啊,怎么了?”

  秦组长送来杯白开水,“没有啊。好像最近爸爸直都很忙,我也不想回去打搅他们。”

  王枫点了点头,将食物都吃的干二净,抹掉嘴角的幼稚,微笑道:“什么时候去你家坐坐吧?”

  “啊,你想去了?”秦组长面容微微变得激动起来,以前让他去总是不去,现在居然主动去,难道他有了别的想法么?

  “恩,去,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不是么?”王枫恶搞地笑了起来。

  “去死!”

  和秦组长在办公室打情骂俏番,同事们陆续回来工作,明天是最后天,秦组长召集大家开了个简单的会议。

  大体上的意思就是明天之后,学校教师就要进行监$,尽在文学网考,而后便是长达个月的寒假休息,这个月,学校会彻底封闭。不论是在校学生还是在校住宿的教师,都必须离开学校。最后还有年中奖金的事情,老王居然下子发了三万,他差点从没椅子上高兴的跳起来。不过他那满脸涨红的表情已经将他的内心想法暴露无遗了。

  会议结束,刘大为等人非常兴奋地要老王请客。老王当下拒绝,说是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