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你觉得呢?”龙五打了个哑谜,他的表情让王枫有些琢磨不透。他在红花会恐怕也有很不错的实力吧?如果不然,他怎么可能展现出这样的气势。而且能在王枫的面前隐藏实力这么久,这也充分说明了他的实力。

  “让我猜猜”王枫敲打了几下脑袋,摇晃着脑袋道:“从常家的个巨头死去的时候,好像就象征着红花会已经出现了点儿端倪。那时候,我直在想,刑堂究竟是依靠什么,才能将常家的个巨头暗杀,我并不觉得个巨头的老大能这么容易地杀掉个巨头。”

  “呵呵你很聪明。我就是那个第个被杀掉的巨头。两个身份永远没有个身份隐秘。而且身份越高,许多事情越难做。所以我选择了继续做龙五这个人,而且也没多少人会在意我的存在。毕竟龙五这个人,只不过是个低层次的黑道份子。”龙五毫不在乎地说道。

  “果然是你”王枫深深地吸了口气。这家伙的城府当真了得,居然能隐忍这么久,那么他究竟想做什么呢?或者说他直在自己面前摇尾乞怜,想达到怎样的效果?让自己小看他。然后他好做些别人都不容易发现的事情么?

  “锋芒太露必然是不可取的。既然如此,那我选择个你们都不太关注,却有条件做许多事情的身份吧。”

  王枫微微笑了笑,并没有否认他的这句话,他敲打了几下脑袋,问道:“那么你这么做,想做什么呢?作为红花会的巨头之,你这样做我好像看不见对你有任何好处的事情。在我看来,你就好像是在无用功。”

  “是么?未必吧”龙五轻轻地咳嗽了声,呢喃道:“你还记得常无风么?”

  “他?他好像是你们常家的吧?”王枫好奇地问道。

  “不但是我们常家的人,还是我的儿子。你觉得我的儿子如何?”龙五的脸上闪过丝骄傲,儿子强大,像龙五这样的权钱人物,自然也是高兴不已。

  “他要比你厉害。我无法看清他。”王枫诚实地道。

  “不仅如此,他是我常家唯的希望。这次红花会,他还会给你们许多意料不到的惊喜。”龙五的眼中爆射出两团兴奋激动的目光。

  “是么?他果然也是会参合进来的。”王枫轻轻叹息声。这个常无风,王枫其实颇为欣赏。像他这样的个翩翩公子。若是做朋友的话,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有时候,事情永远不会与你的想法相同。

  “大丈夫自然要做出番事业才不枉白活场。呵呵,我儿子,自然不能落了我的威风。王枫,如果你愿意与我的儿子合作,那么在不久的将来,我儿子可以与你两分天下。你看如何?”龙五满脸兴奋地说道。

  “两分天下?”

  王枫忽然咧嘴笑道:“龙五啊我不知道你是自己老糊涂了,还是盲目地相信你的儿子。不过你认为,单凭你儿子,能对红花会造成什么影响么?如果是这样那你想的也太简单了。林先生都不认为可以操控全局,你认为你的儿子可以?”

  王枫心中冷笑不已。看来龙五的确是对自己的儿子太有自信了。

  “呵呵这点你可以放心,既然我敢说出这样的话,那必然是因为我了解我儿子的实力。我现在只想问你句,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如果不答应,莫非你想杀人灭口?”王枫冷笑道。

  “杀人灭口没必要,而且你的实力,我从来不敢小觑。不过要对付你身边的人,恐怕要简单很多,是么?”龙五的表情渐渐变得阴冷起来,仿佛吃定了王枫样。

  “是的,对付我身边的人,的确要轻松很多。”王枫吐出口烟雾,将香烟捻灭,忽地抬起头,字字道:“我身边的人,少根寒毛,都会让你儿子的鲜血来偿还。”

  “真是不识抬举。难道你觉得你现在除了跟我的儿子合作之外,还能有别的选择么?”龙五冷哼声,他倒不敢真的得罪王枫,毕竟任何人都不知道,王枫的背后,究竟有多么强大的实力。这也是巨头们不敢得罪王枫的真正原因!

  “如果我说,和我合作,你还会强求他么?”

  酒吧门口,个爽朗成熟的声音朗朗响起,两人的目光投向了酒吧门口的那个人身上。

  第六百五十二章林先生

  当两人看见酒吧门口那名西装男子之后,老王的脸上流露出丝玩味,龙五却顿时紧张起来。他岂能不认识站在面前的男子是谁?若是在华新市,谁的势力最大,或者说谁最有权力,那么自然是眼前的男人。他不但代表着华新市的权威更是,大量的巨头们都对他信服无比。哪怕是那群老不死的,也不敢与他叫嚣。只因为,他是林先生。

  “林林先生”

  龙五吞了口唾沫。他不知道林先生为何会忽然来这儿。难道是王枫带来的。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和林先生绝对是清白的。”老王吊儿郎当地吸着香烟。

  “龙五先生我们应该许多年没见了吧?”林先生微笑地坐在了王枫的旁边,点燃支香烟,笑呵呵地问道。

  “是是的。”龙五从方才的不可世变成此刻的拘谨难安,连坐都坐不住,他心中的恐惧已经达到了极限,林先生居然会来这儿。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头疼的事情了。

  “龙五!”

  林先生的语气忽然变得冰冷,淡淡道:“龙五,你这么长时间在华新市的举动我都清二楚,不过我想提醒你。你如果想满足你的欲望,最好别将你的儿子牵扯进来,他有大好的前途,你千万别毁掉他了。”

  “毁掉?”

  龙五冷笑声,不满道:“林先生这次的红花会议,似乎不会再有人尊敬你吧?你也不过是其中个像抢占势力的暴力份子,有什么资格说我?”

  老王大跌眼镜。妈的,居然敢这样对林先生说话,怎么胆子都变大了么?

  “呵呵你的心思以为我不知道么?你儿子恐怕也只是你利用的颗棋子吧?你真的是为了你儿子着想么?你蛰伏了这么多年,不想做出点动静么?”

  龙五脸色微微变,冷然道:“呵呵,林先生不狼林先生。不过哪怕你势力再大,在红花会,你也必须遵守规则,你只是个议员,你不可能搅乱了规则,不是么?”

  “是的。我承认你想的很周到。”林先生叹息声,又道:“不过呢你还要知道点。我不会动你,但不代表别人不会,我想你知道现在有多少势力出现了吧?他们会容忍你的存在么?呵呵”

  龙五却是不满地道:“他们和我样,没必要相互纠缠,我们的目的都只有个。”

  林先生也不再说什么,忽然对王枫道:“个星期可能。这么个星期,你要接触太多。希望你到时候能够坚持住。”

  “林先生”

  王枫唇角微微嗫嚅了几下。问道:“我想问下我的爸妈,是谁?他们当年是你的好朋友,是么?”

  他几乎下意识地就问出来了,也不管是否龙五会听见,或者胡思乱想些什么。总之,他已经忍不住了。

  龙五缓缓离开,在林先生的面前,尽避在话语上$,尽在文学网,他点都不服输,可心中却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林先生是什么人?华新市的传奇人物。哪怕是整个红花会,他也未必会放在眼中。自己却与他当面对立,恐怕所有的巨头里面,也没有人敢这样做吧?

  可现在他蛰伏了这么多年,时机已经成熟。不管成功与否,都已经没有太多的必要害怕某些人了。毕竟红花会,不是林先生所能手操控的。根据他的资料,这次的红花会,会出现几个与林先生同级别的超级b。同级别这是什么概念?林先生个人,便能让红花会彻底混乱,还会出现同级别的b。只能说,今年的红花会,将会彻底变成个大杂烩!

  待得龙五走后,王枫的手臂微微有些颤抖,而林先生,却是脸苦笑的看着王枫,忽然拍了拍他的脑袋,轻声道:“你已经知道了?”

  “不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你定知道我爸妈的事情,对么?”王枫的眼中流露出丝哀求,对于自己的父母,王枫可能不想知道么?绝对不可能的!

  “那是暗夜告诉你的了”林先生微微叹息声,接着道:“其实她说的点不错的确是这样。你父母,是我的好朋友。而爱丽丝,应该可以算是与暗夜同类的人,她们都是基地培养的人。而暗夜的叛逃,让她成了所有人的目标,她手建立的暗夜组织,如果你说它很小的话,点不错可是,若是你说他太大,那也未尝不可。因为组织的大小,与人无关,靠的是实力!”

  “这么说暗夜的实力,也不是般的恐怖?”王枫好奇地问道。

  “这个是自然的不过,这不是最关键的。你需要知道她的脑子有问题。虽然她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但当初的些记忆,并不太正确。你的姐姐,或者说我的女儿,是被我以前的仇家杀死的我这个仇家,可以算是个厉害的角色了。等红花会的时候,他应该会有所动静。而且会让你大吃惊。”

  林先生平静地说道。

  王枫的脸庞逐渐变得扭曲,这个人不论是谁,他都不会放过他的!

  “林先生我想知道,我爸妈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

  第七百七十九章陈侍者的小蛮腰

  天空阴沉地仿若塌陷下来,街道上行人匆匆,没有半点停息,本是人流攒动,川流不息的时刻竟如此冷清。抬手看眼时间,才晚间七点,时间尚早,刚从酒吧买醉而出的王枫蠕动嘴皮,打的而去。

  千丝万缕的关系仿若蜘蛛网交错,陈侍者脑袋阵发晕,玉手在额头轻轻拿捏,喝口咖啡提神,继续投入工作。

  陈家并非陈冲个人所能支撑得住。她这个做姑姑的,至少也算是半个陈家人,而且还是姓陈,她没理由不帮忙。可真等到她帮忙后,才发觉红花会就好像是个大染缸,里面人情世故,关系交错,哪怕用电脑恐怕都理不清。这些天下来,陈侍者足不出户,每日在卧室工作。只希望能让陈冲的道路平稳些。

  罢刚上任,陈冲绝不可能得到红花会的尊重。他上位完全靠王枫帮忙。若非如此,恐怕连性命都无法保住。

  红花会告段落,善后却是枯燥无比的。陈侍者头脑聪慧,这段时间虽然处理掉许多大事情,可依然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等待他去处理。巨头们的利益,各个行业的划分,她都要了解,然后给陈冲至关重要的帮助。

  此刻的陈侍者,就仿佛是女王样,掌控着整个红花会,整个华新市!

  袭粉色睡裙包裹那凹凸有致,并没因为岁月而有半点蹉跎的娇躯。双迷人白嫩的玉腿令人头晕目眩。迷离的美眸,魅力十足的五官,成熟稳重,娇柔妩媚的气质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

  她微捂展下纤腰,连续几天的闭门不出让她腰酸背痛,美眸微微有些发红,轻轻揉捏几下腰身,痛楚这才缓解。

  别墅外大量西装保安守护,这是陈冲亲手安排的。姐姐与小阿姨绝对不能出任何状况。现在他是华新市风流人物。简直是统治者。他的亲人决不能出任何情况。尽避谁也不敢去动陈侍者她们。单凭陈侍者本身拥有的势力,在华新市敢与她叫板的人并不多。现在还有王枫与陈冲的照应。谁敢自掘坟墓与她们为难?

  可防人之心不可无,陈冲小心为上。在陈侍者别墅安排大量精英保镖,旨在保护小阿姨姐姐安全,且得到她们最大帮忙。

  别墅门口开来辆邋遢摩托车,四名保镖神色顿时紧张,腰间火器紧握,出现半点不妥,他们绝不会手软。为红花会第人,红花会大当家当保镖,只要表现好。日后前途无量。他们断然不敢掉以轻心。这种攀登权力巅峰的机会绝非每个人都有。

  将头盔扯下来,王枫将托摩托靠墙而放,几名保镖看竟是王枫,连忙低垂下头,恭敬道:“王先生,您来了。”

  “唔别打搅陈侍者,我就进。”

  老王抓了抓裤裆,全身邋遢走入别墅。保镖们脸色难看,心中大为不解,身为红花会头号b,为什么就连辆像样的座驾也没有。实在难以想象。开这样的摩托车。他们真不知道王枫脑子里究竟装着什么。

  可偏偏,越是有身份,有是有实力的人,他们的想法永远都不会是普通人所能知道的。若是般人知道他们的想法,那他也不是非般的人了。

  嘴角咬着红河,吧唧吧唧地,走过大道,来到别墅前,保镖们早已得到通知,虽然未告诉陈侍者,当路顺畅,王枫没遇到任何困扰。

  他心中感慨,陈冲这小子做事果然周密,将陈侍者保护的这么好。就算是直苍蝇想飞进来都不容易。

  别墅灯火通明,陈侍者所在我是更是灯光朦胧,那抹粉红透过窗帘漫射而出,令人遐想里面究竟是如何个绝世美人。

  老王了解陈侍者情况后,大骂陈冲不懂怜香惜玉,$,尽在文学网如果陈侍者的小蛮腰就这么折腾坏了怎么办?老子非爆你菊花不可。老王亲自去厨房煮碗乌鸡白凤丸,缓缓走上二楼。

  幽静的走廊,没有丝声音。仿佛整个空间与喧嚣的城市隔绝,这儿能令人心情平静,抑郁下午的王枫将那隐藏起来的悲痛渐渐淡化,面上浮现懒洋洋的淡然,轻轻扭动门锁,推开了房门。

  他与陈侍者在许久之前,已经有过种似曾朋友,却又不是朋友。似恋人,可也没人说出的关系。进入她房间不是第次。甚至又次,他们曾大被同眠,虽然没发生任何事情,可那种相依相偎的味道与触觉,令他们的关系近了大步。

  柔和美丽的背影,乌黑靓丽的长发,修长的身躯与宁静的身影,融入粉色灯光的尤物仿若超脱现实的事物,王枫竟有了丝不愿去碰触的味道,她只是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却有着如此大的魅力。王枫心中感慨,她实在是个让人不敢亵渎的女人,拥有无限魅力的女人。

  轻轻走过去,她似乎很认真,很用心,浑然没发觉身后已经站立着个男子,个她最牵挂,最想见的男子。

  “工作了几天,好好休息下吧。”

  凑到陈侍者耳畔,王枫轻柔地喟叹。

  “啊”

  身躯猛地颤,惊愕未定转过头,张熟悉,略显憔悴的脸庞,眼眸却透着深切的关心,温柔的话语软化陈侍者心扉,她轻呢声,柔软道:“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工作了好几天,怕你累坏身子。”王枫温柔道。

  陈侍者玉容浮现丝甜蜜,轻轻转过头,接住王枫手中汤葯,温润柔唇喝小口,抬起美眸深深看着王枫,刚站起来,玉手却忍不住按在蛮腰上。

  “你怎么了?”王枫眉头微微蹙起,关心问道。

  仿佛每当与她在起,王枫将所有不良嗜好与脾气都收敛起来,他只是保持着颗绅士的心,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言语中尽显关切。

  “我的腰好疼。”陈侍者轻轻嘟起柔唇,仿若撒娇般。

  “谁让你直坐在椅子上的,来,我帮你揉揉。”王枫坐在床边,将陈侍者牵过来,粗糙有力的手心在陈侍者柔软的蛮腰捏了几下,问道:“是这儿吗?”

  第六百五十三章第天1

  林先生闻言,指尖的香烟轻轻颤抖几下,他的眼中在瞬间流露出阴霾之色,仿佛在沉思,又仿若在追怀。良久,他轻声道:“你的爸妈,是我的好朋友。而且他们与我样,都是在纽约的孤儿院长大,我们情同手足。比亲兄弟还要亲。”

  “那为何他们会被你的仇人杀害的呢?”王枫激动紧张地问道,他知道,现在是知道父母情况的最佳时刻。

  谁会不在乎自己的父母。个孤儿,若是知道了些关于父母的事情,谁会不心急如焚呢?尽避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母。尽避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究竟是什么样子。是好人还是坏人。可是哪个子女会讨厌自己的父母呢?

  “他们呵,是我对不起他们,若不是因为我他们也不会出事。”林先生轻轻叹息声,只手伸进口袋,掏出张泛黄的照片,递过来,王枫颤抖的手指接住之后,林先生接着道:“这是你爸妈的照片,也是唯能让你缅怀的东西”

  王枫的眼眶微微泛红,他低下头,瞧见照片上那对靓女帅哥,他的心头阵添堵,就好像是被铅球压住了样,难受,险些窒息。

  那对男女,脸上绽放着幸福的笑容,他们紧紧地拥抱在起,仿佛生怕失去了对方样。那个男人,与自己有七分相似。而那个女人,却有着迷人的面孔。王枫凝视着照片良久,忽然抬起头,苦涩地问道:“他们就是我的父母?”

  “是的他们就是你的父母。对珠联璧合的夫妻。”

  林先生仿佛想到往事样,脸上流露出强烈的回味,直到从沉思中醒过来,他才继续道:“你妈妈叫小柔,你爸爸有个很拉风的名字。首帅。他们都是在美国纽约结婚。也是在美国纽约定居,直到生下你,才出现了那件事情。而那时候我恰恰不在美国。所以你下落不明之后,我便直在找你,却终究还是找不到了”

  “那我身上的玉佩呢?”王枫好奇地问道。

  记忆中,林先生好像十分在意自己身上的玉佩,难道是他知道这是爸妈的信物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