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些意料之外了。不是很讨厌你的爸爸的么?莫非你爸爸遇到什么大事情了?

  不过想想也很正常。现在红花会的局势已经拉开了帷幕,胜者为王败者寇,只要与红花会有联系的人,在这段时间都不可能有好日子过。慕容水月的爸爸,必然也是其中人。

  “是啊,我爸爸关着门不愿任何人进去,你快些过来吧,我怕他出事。”

  慕容水月的语气已经略带哭腔了。王枫知道事情肯定大条了,当下也不再犹豫,扭转车头飞快地朝慕容水月老爸的家开去。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王枫风尘仆仆地来到了桩豪华庄园前。庄园仿佛笼罩在层愁云惨淡之中,那种沉闷的味道王枫并不是第次见到,可这次,他却感受到了强烈的危险。可能或者,现在这儿,有着很大的危险吧?

  深深地吸了口气,王枫锐利的目光扫了眼四周,轻轻地按在了门铃上。

  大概十秒钟之后,巨大的铁门被拉开,两名西装男子看了眼王枫,冷然道:“是小姐请你来的?”

  “是的。”王枫点了点头,在他们的带领下走进了别墅。

  四周有种难以言语的阴森,这种感觉让他的心情忐忑不安。是谁在这儿搞鬼?

  现在的王枫随时都保持着超强的敏锐力。因为他知道,稍有不慎都会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行至别墅门前,保安将大门推开之后,他缓缓地走了进去。

  大厅还是那么的阴暗,仿佛没有点光线,原本天气便阴森的吓人。而此刻,更是让王枫感受到了丝的不妥。

  “你们小姐在哪里?”王枫淡淡地问道。

  “小姐在楼上,只不过你可能没机会上楼了。”

  话音刚落,他们的手中猛地掏出把手枪,指在了他的脑门上。而王枫的表情却是淡定从容,看不出丝毫表情。

  “是不是应该出来了?”王枫无奈地叹息声。

  “王枫,其实你早应该知道,你不答应我,我肯定是不会让你好过的。”

  个冰冷的声音从后门传来,龙五的手里夹着根雪茄。他的后面跟着慕容水月的爸爸,而慕容水月却没有见到半个人影。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无视掉龙五的问话,淡淡道:“慕容水月呢?”

  “在楼上休息,她应该是担心她爸爸的安慰,所以太$,尽在文学网劳累了。”龙五笑呵呵地坐在沙发上,仆人给他端来了杯红酒。他端起来摇晃了几下,对旁的慕容水月的爸爸道:“慕容先生,你这儿的红酒应该有些年份了吧?”

  “自然,这都是我从法国的古老庄园运来的。呵呵,当然了,这也得靠您儿子的帮忙,我才能在美国站住脚。”

  他仿佛条狗样地讨好着龙五,浑然不知自己本身也是个巨头。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哪怕等级样的两个人,当对方的实力比你强大太多到时候,你也只有卑躬屈膝的机会。

  “哦,这样啊”

  王枫懒洋洋地掏出支红河香烟点燃,然后无视身后两名用手枪指着他脑袋的西装保镖,缓缓地坐在了沙发上,吊儿郎当地看了眼慕容水月的爸爸,微笑道:“你就是利用慕容水月将我引来的?”

  “你错了”

  龙五抢先回答:“就算没有他的女儿引你,现在这种情况,我随时都可以制造出来。你相信么?”

  “当然,龙五先生你可是厉害人物,想将我困在这儿简直轻而易举。只不过你现在找我来这儿,能起到什么作用呢?”王枫吐出口烟雾,笑眯眯地问道。

  “我说过了与我的儿子合作,只有这样,你才能得到最大的发展。甚至,你能与我儿子平分天下。难道这不是你直以来都梦想着的么?”龙五脸贪婪地道。

  “梦想?”

  王枫的脸上流露出丝不屑,很是冷然道:“若是我有这样的想法,在六年前,红花会还能是现在这样的局势么?龙五,你是不是以为你有那么点实力,所以感觉特别的嚣张,感觉十分的不可世了?”

  龙五脸色沉,哼了声道:“你觉得我没这个实力嚣张么?”

  “你也不过是你儿子的利用对象。是不是林先生说你想利用你的儿子,你儿子只是你的颗棋子,你就感觉你脑曝制你的儿子呢?哈哈,别做梦了,你儿子的能力与想法绝对不是你所能想象的。”王枫肆无忌惮地讽刺着龙五,龙五脸色顿时铁青起来,脚将面前的玻璃茶几踢飞,怒吼道:“王枫,你别得意。要知道,我现在只要声令下。你的脑袋就会像个西瓜样爆炸,到时候你的能力再大,也没用半点作用!”

  “是么?”

  王枫无奈地叹息了声,轻蔑地笑了笑。转头对慕容水月的爸爸道:“慕容先生,现在看来,你就属于那种墙头草了。你觉得那边能对你有帮助,你就站在哪边是么?这样的人原本是可以成为代枭雄。只不过你的眼光还不够精准,你这样的思维是正确的。可你的眼光,出现了巨大的问题。不妨直接告诉你你现在讨好的龙五。他绝对无法参加红花会!”

  “凭什么这么做?”慕容水月的爸爸脸色微微变。

  “因为他不应该利用你的女儿来玩弄我。可能你不知道件事情。我这个人这辈子,有两个忌讳。第,我的学生,谁动谁死。第二,我的女人,谁动谁死。而现在,龙五他犯了我的第二个忌讳。所以,他必须死!”

  话音刚落,王枫身后的两名西装男子闷哼声,猛地软倒了下来。而王枫却是动未动。龙五惊诧地看着眼前发生的幕。他的身后同时出现了数十名西装男子,每个人的手中,都握着把手枪。个个冷面盯着王枫,只要龙五声令下,他们全部会在瞬间开枪,将王枫打成马蜂窝!

  “你以为我会连手都没有么?王枫啊王枫,我不管你背后的实力有多么的强大,我也不管你与林先生究竟是什么关系。更加不会管那群老家伙是如何看待你的。有点不能否认的了,你现在必须死!”

  砰砰砰

  接二连三的声音从龙五的身后响起,意料之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龙五本以为,在这秒钟,王枫应该倒在了血泊中,可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王枫的身上不但没有多出个血孔。他竟很悠闲地点燃了支香烟,身后站立的黑衣男子仿佛尊雕像样站在他的后面动不动。从他的身上,散发出股凌厉的杀气!

  第六百五十六章第天4

  事实上,龙五在此刻,他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方才在下达命令,将王枫猎杀的那瞬间,他的脑子处于极为亢奋的状态。是因为在红花会,任何人都畏惧王枫,而他在以前,也同样畏惧王枫。而此刻,当他下定决心要杀掉王枫的时候,他的脑子阵发热。就好像你原本直害怕的人,在忽然之间,你不但不害怕他了,还可以亲手毁灭他的生命。这种强烈的刺激,只能说任何人都会头脑发热。

  可事实上。他听到的那阵阵的声音并不是枪声,尽避他以为是枪声,可事实上那只是脑袋崩裂的声音。

  脑袋上阵温热的东西传来,竟缓缓地滚落在了他的脸上。阵腥臭难闻的味道飘进鼻端。他情不自禁地用手去摸了下,脸庞顿时苍白无比,忍不住惨叫声,他简直不敢想象,他手中摸到的经会是红白相间的脑浆!

  龙五生杀人无数,也并非没见过这种情况。只不过,这种忽然之间,从脑袋上滚落下来的脑浆,还是在以种居高临下,拥有绝对王者气势的情况下,转瞬间局势上的转变,让他的心理顷刻崩溃。他的身子忍不住颤抖了几下,不停地用手去抓脸上的血浆。惨叫连连,仿佛失去了理智样。

  而慕容水月的爸爸脸色已经变得难看的不像话了。从龙五与他开始联系,他们早已经开始布局了。第步便是将王枫收拢过来。只要能收拢了王枫,在红花会上,他们就能占据绝对的主动地位。任何人都知道王枫在红花会的地位是多么的高超。王枫,就好像是红花会天生的克星。这点,所有人都不能否认!

  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原本大好的局势在瞬间扭转,王枫几乎什么都没有做,便出现了这样的状况。慕容水月的爸爸此刻明白了点,为何红花会的巨头们。哪怕是背后的那些老不死的,都会如此畏惧王枫了。他的确是有这个实力的。

  在龙五两人的背后,所有的西装男子倒在了血泊中。他们的身躯,还在不停地痉挛,直到最后滴鲜血流尽之后,才会慢慢地停止抽搐。背后站立着十数名黑衣人,他们的脸上被块黑布遮掩住。只露出双犀利的眼睛,可哪怕是看眼这样的眼神。人们都会不寒而栗。那种毫无感情,仿佛是冰塘样的目光,深深地震撼着人们的心灵。

  “龙五先生,知道他们是谁么?”王枫唇角裂开了丝笑容。翘着二郎腿,笑呵呵地道:“暗魂应该听说过吧?专业的杀手组织,他们就是暗魂里面,精英中的精英。想让你死,他们可以再分钟之内杀死你百次。”

  “暗暗魂”

  龙五脸色苍白片,身躯不停颤抖,唇角微微嗫嚅了几下,呢喃道:“王枫你果然厉害,居然能请动他们,不过这样你也未必就能赢。你可知道,红花会里面,是不允许任何私人力量进入的。你脑瓶的,只有自己,哈哈,势力越强大的联盟,取胜的机会越大!”

  “哎”

  王枫轻轻地叹息了声,抬起头,淡淡道:“龙五啊你在红花会也待了不少年吧?不知道是你当龙五当习惯了,已经不知道红花会的局势。还是太老了,脑子不好使了。难道红花会真会是你想的那样么?联盟?真是天大的笑话!你认为你的盟友在最后刻不会将你也干掉?你真是太天真了。将自己独立起来,你或许还能得到点好处,联盟越强大,你损失的越多,更有甚至。灰飞烟灭!”

  龙五仿佛已经平静下来样,他掏出块手帕,将脸上的血渍抹掉,把手帕捏成团扔掉之后,说道:“不管你说的是否正确,我已经见识到你的强大了。如果你想杀了我的话,可以动手了。不过我需要提醒你,杀了我,只会激起我儿子的怒火,到时候,他会不顾切地与你做对!”

  “是么?”王枫轻蔑地笑了笑。“在红花会,我从来没有畏惧过任何人。而我参加红花会,只是想了结件事情。至于你那所谓的势力分布,与我何干?”

  “王枫,你的废话好像越来越多了。在这种时局,言多必失。”

  直没有说话的暗魂十三冷冷地道了句。

  王枫苦笑声,现在的自己的确变得婆婆妈妈了。他手中的香烟忽然弹出去,暗魂十三的眼中爆出团精光,身形仿佛鬼魅样地奔向了龙五!

  血光飞溅,没有任何停滞。仿佛烟花样璀璨的鲜血抛洒在大红的地毯上。颗脑袋滴溜溜地滚落在了地上,滚动了几下,停留在慕容水月爸爸的面前。他早已经吓的失魂落魄,冷汗从额头上渗出来。王枫却是缓缓地站了起来,嘀咕道:“难怪没有提到你的名字,原来你真是点作用都没有。也不知道你这个金蝉脱壳是不是你儿子教你的。就你那头脑,很难让我觉得你有多大的能耐!”

  没有理会慕容水月爸爸的恐慌,王枫独自走上楼,推开慕容水月的房间。慕容水月安静地熟睡在床上,那如花似玉的面容仿佛朵绽放的白莲,惹人怜爱。王枫在那白皙滑嫩的额头上吻了吻,忽然揭开她的被子,双臂紧紧地从床上抱了起来。

  “啊!”

  慕容水月忽然睁开双眼,吓的大叫出来,眼看见王枫之后,她的嘴巴马上闭上,低声道:“你怎么现在才来。我怎么在床上睡觉?”

  “医生说你大姨妈来了还吃黄瓜,肯定是吃坏肚子了。”王枫严肃地道。

  “去死!人家从来不吃黄瓜的!”慕容水月小脸蛋微微泛红,挽住王枫的脖子,低声道:“王枫,我刚才做梦了。”

  “哦,做什么梦?”

  “我梦见你向我求婚,还梦见我们进入教堂了。”慕容水月抬起头,紧张道:“告诉我这天。会不会到来。”

  “呃”王枫愣,咳嗽声道:“我只知道,如果你不给我生个足球队,我是不会让你去医院结扎的。”

  “去你的”

  王枫抱着慕容水月下楼。大厅的切都已经清理干净,慕容水月的爸爸端坐在沙发上,脸色虽然难看,却也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而暗魂的人也已经不在了。慕容水月连忙从王枫的怀中挣扎出来,冲到爸爸面前,关切道:“爸爸,你没事吧?”

  “没,没事”

  “水月,我们去外面吃饭吧,别影响你爸爸休息了。”王枫的这句话冰冷异常。他说过句话,不但是对龙五说的,也同样。是对他说的。尽避他不会动手,但终究,会有人动手的。

  慕容水月的爸爸在听到王枫的这句话之后,他知道,自己已经被判死刑了。

  牵着慕容水月的小手儿走出庄园,王枫回过头,叹息道:“水月,再回头看看这幢别墅吧。”

  “呃,为什么啊?想看以后又不是没有机会。”

  慕容水月撩拨下额前的青丝,莫名其妙地问道。

  “呵呵”

  慕容水月的爸爸平静地喝着红酒,大厅个人都没有,门前慕容水月挂上的风铃被寒风吹的叮当作响,阵阵寒风仿佛疯了样钻进大厅。整个大厅显得寂寥森然。此刻的他几乎不敢抬头,因为在天花板上,数十具尸体悬挂在上面,仿佛在下着血雨样,从天花板上,不断地低落着滴滴的鲜血。本是红色的地毯此刻显得更是妖艳夺目!

  风铃摇曳的角度猛地加大,轻微的脚步声从走廊传来,慕容水月的爸爸手臂微微颤,红酒泼洒出来些,而他的眼中。流露出了难以言语的恐惧,可作为个巨头,他有着基本的风度,哪怕是面对死亡,也也必须临危不乱,安若泰山!

  脚步声越来越大,风铃在长时间大角度的摇晃之后,忽地从房门上跌落下来。刚掉下来,只皮鞋狠狠地踩在了上面。

  脚步挪开,名年轻的西装男子森然地走了过去。他的表情平静得仿佛块木头,双臂紧绷起来,微微抬起头,看了眼天花板上悬着着的数十具尸体,他的眼睛猛地变得赤红片,怒吼道:“是谁干的?”

  “能干出这样的事情,相信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了吧?”

  男子只手在胸前轻轻地抚摩了几下,淡淡道:“王枫你好狠毒。我保护我父亲这么多年,居然还是被你杀死的。你放心红花会上,我不会让你有任何得逞的机会。哪怕我不再奢求任何的利益!”

  说罢,他低垂下脑袋,手中忽然出现把手枪,唇角泛起丝冷笑,对坐在沙发上的人道:“既然你曾经说过要为我的父亲效命,那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了,呵”

  枪声响起,红色地毯上多了抹妖艳的大红。

  时间,夜间八点整。

  第六百五十七章第天5

  摩托车在空旷清冷的大街上狂飙而去,冷风吹起长发,慕容水月紧紧地搂住王枫腰身,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让她十分迷恋。个男人总会有种味道是女孩儿喜欢的。而大部分,女孩都不会喜欢男人身上的烟草味。可王枫是个例外。他身上的烟味并不浓。再加上那沧桑的外表,成熟男人拥有的思想。无不是吸引女孩儿的必杀技。这也是老王泡妞的资本。

  充满了霓虹灯的大街上,那远处昏黄的灯光让人有种极为复古的味道。晚上的星空那样的迷人璀璨,王枫低声呢喃道:“水月,我送你回家吧?”

  “回家?”

  慕容水月连忙摇头,说道:“我的心情不好,你能陪我么?”

  “呃,去你家?”王枫好奇地问道。

  “不要去你家。”慕容水月略显羞赧地道。

  “好吧”

  王枫亲自经历了两个身边女孩的死亡。苏菲菲的爸爸已经死去,而慕容水月的爸爸,恐怕也是无法生存下去。常无风这个人,王枫并不了解,但有点是绝对不能否认的,他若是狠起来,比任何人都恐怖。他与莫文泰相比,虽然在身手上,可能要差些。但在心机,或者城府上,绝对不是个档次的。

  哪怕是王枫与他接触并不太多,却也脑拼出来,常无风绝对不是个普通人。或者说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个让王枫琢磨不透的地步。

  不想去管慕容水月的爸爸,是因为,他既然已经开始利用慕容水月来对付自己。那么如果让他这么发展下去,在红花会必死无疑不说,还会伤害到慕容水月。王枫不愿亲自动手。那么,就让常无风来结束掉他的生命吧。

  回到家,王枫将皮外套披在了慕容水月的身上。个大明星抱着自己坐了这么远的摩托车,她的玉脸微微苍白,显然是冻成这样的。王枫心下微疼,在她玉脸上轻轻揉了几下,开门送她进去之后,给她送来杯热水,苦笑道:“我这儿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你怎么就想来我这儿。”

  “因为这里有你。”慕容水月甜甜笑。接着道:“我知道你不是个贪图富贵的人,也不是个喜欢物质享受的人。王枫其实我从没见过个男人会古怪到你这样的程度。可是我现在遇到了,还爱上了你。我觉得我好幸福。能在短暂的生中遇到你这样的男人。切都足够了。”

  王枫心下哀叹,若是你知道我对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