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出阵空寂的声响,那种轮椅在地面滑动的声音,足以令人毛骨悚然。

  “是啊老大,你不是说过么,我们目前只有两个选择。似乎看目前的情况看,想将他们全部打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那么你们的意思是,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那个被叫做老大的老人脸森然地质问,他的目光在另外三名老人的身上扫了眼,忽然拍了下轮椅,怒吼道:“忘记我们现在过的是什么生活了么?忘记我们是因为什么而直囚禁在这个地方的么?难道你们忘记了!老祖宗的命令是什么?老祖宗当年是如何说的?”

  另外三人汗颜万分,均是将头低垂下来,那个老大旋即叹息声,呢喃道:“如果可以选择,我宁可死,也不愿过现在这样的生活,可是,我们有选择的余地么?我们当初纺,定要将红花会扭转过来。且不管能不能做到,今年的红花会,都是我们最好,也是最后的次机会。我已经无法再等三年了!”

  “老大我们知道错了。那么就让我们利用切可以利用的能量,来完成老祖宗与我们的心愿吧!”

  “这里有几份文件,你们先看看,若是有疑问可以问我。”

  老大从抽屉取出几份白色的文件夹,分别递给了另外几名老人,他单手在轮椅上敲打了会儿,直到时间指着凌晨三十分的时候,名老人沉声道:“目前的势力太多,我们只能静观其变,红花会继续由那些巨头去打理,让那些强横的势力拼个你死我活,那时候我们就可以渔翁得利了。”

  “未必!”

  个雄厚的声音响起,另外名老人朗朗道:“这次参加红花会的势力都不是等闲之辈,他们岂不知道我们的存在?你认为他们会拼个你死我活,而让我们得利么?绝不可能!尤其是这几个人!”

  他手指着文件上面的几个人,苦涩地道:“他们的实力难道你不知道?如果他们想做什么事情,绝不是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对付的。而且他们的最终目标虽然不是我们,但也绝对会留手来对付我们。所以,我们应该找些傀儡,或者说找些有实力的作为我们的敢死队。这样我们或许机会更大些!”

  “老二说的有道理。”

  老大滑动着轮椅到来中央,将中央桌子上的盏台灯扭开,他那苍老到仿佛随时都会消亡的脸孔出现在另外三人的视线中。冷冷道:“这群人任何个都可以将红花会搅乱,尤其是他若是我们不找些人来应付他们的话,单凭那种混乱,他们不会有多大的损失,所以从目前的情况看,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些厉害的人物作为我们的敢死队。或者说让他们为我们卖命,这样应该可以达到定的效果。”

  “那么我已经有人选了。”

  老二唇角抹过丝诡异,在另外三人好奇的目光下,老二接着道:“王枫杀死了常无风的父亲,常无风已经纺,不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报仇雪恨,他是对我们最有力的人物。而且他不但拥有常氏家族的强大势力,他本身,也拥有着十分强大的势力。此子心思慎密,曾经帮他父亲躲过劫,尽避他父亲被王枫杀死,却也不能怪他,他父亲龙五的确是太没有能力。若不然也不会是现在这般光景。”

  “恩,老二说的不错,他是我们最佳人选,我们先将他拉拢,再者,我们其实还有不少人可以利用。若是等到红花会的时候,我们能拉大批实力雄厚的势力为我们所用,那么老祖宗给我们的任务,已经不再遥远了!”

  王枫与夏雪宜分离,他开着车离开大排档,夏雪宜坐在大排档里面喝了口啤酒,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打通电话,肃然道:“你有办法找到辰逸风的消息么?”

  “这个”

  对方犹豫了片刻,苦笑道:“几乎不可能林先生也找不到关于他的任何踪迹,虽然我们在这方面有得逃诶厚的优势。却有未必会好多少。”

  “这样啊”

  夏雪宜思索了片刻,接着道:“那你尽量搞清楚暗魂$,尽在文学网的背后势力,还有那个传说中。全世界最恐怖的组织我想,莫文泰是我们追踪的切入点。王枫这条线暂时放弃,他会成为我们的朋友。”

  “是,小姐”

  币点电话,夏雪宜轻轻叹息声,抬头望了眼朗月繁星,呢喃道:“难道这才是真正的开始么?表哥真的会是他们的人?还是这只是我误信谗言,表哥根本就没有这个本事呢?”

  缓缓站起来,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大排档的后面走出名中年男子。这人赫然便是蔡大宝,他穿着身名牌西装,当夏雪宜看见他的时候,玉脸上流露出丝淡淡的笑容,轻声道:“宝叔叔,你怎么也来了?”

  “哎,小姐,你个人来见王枫,我担心你会和他闹矛盾。”蔡大宝脸无奈地道。

  “你是害怕我欺负你的朋友么?”夏雪宜轻轻笑道。

  “呃如果小姐能欺负他,那么你表哥是绝对没办法让你受到半分委屈的。”蔡大宝脸凛然地道。

  “宝叔叔,你直对他推崇有加。可我并不觉得他真有你说的这么厉害。”夏雪宜微微撇嘴道。

  “呵呵小姐,有些事情,表面上看到的东西并不能当真。最近华新市发生的事情,没有件与他脱得了干系。小姐大宝只是希望您能明白点。若是能得到王枫的帮助,不论任何困难,他都能帮我们解决。”蔡大宝肃然地说道。

  “好吧,我不和你争论这个问题了。等他处理掉红花会的事情再看吧,反正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再说了,那件事情未必就和他没有点关系了。”

  看着夏雪宜离开,蔡大宝无奈叹息道:“小姐的心性还是不太沉稳,这么多年的锻炼虽然让她成为了个心思慎密的人。但年龄的原因还是让她有些托大。呵王枫会给你意外惊喜的。”

  慕容水月在噩梦中醒过来,此刻不过是临晨点,她休息了几个小时便醒了。噩梦中,她看见了爸爸倒在血泊中,冷汗从额头上渗出来,强烈的不详预感从心底蔓延而出,全身情不自禁地泛起层鸡皮疙瘩,窗外的寒风仿佛刀片样切割着肌肤,仿佛要将她的肌肤切碎。

  心神不宁地慕容水月缓缓地坐了起来,重重地喘息了几声,她想出去找王枫聊天,也不知道他睡着了没有。

  正当她想要下床的时候,外面传来阵房门咔嚓的声音,慕容水月心下跳,他出去刚回来?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慕容水月情不自禁地再次躺在了床上,美眸微微闭上,呼吸渐渐变得平稳。

  轻轻地旋转了下门锁,慕容水月听到房门被扭开的声音,抹微弱的光线钻了进来,她的手心儿轻轻捏住被褥,心情不自禁地紧张起来。

  抹轻微的叹息声传来,慕容水月心跳加速,就在她想要爬起来吓吓王枫的时候,却忽然听到王枫的呢喃。

  “水月若是你知道,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不会恨我呢?”

  第六百六十章第二天2

  恨?

  我为什么要恨你?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呢?

  慕容水月的心下子悬了起来。她想不通王枫为何要说这样的话语?是因为他有别的女人么?

  可是在慕容水月的印象中,他身边的确有不少女人。而且都是些很出色的女人。不过对于这些,慕容水月直报着得过且过的心态。那些事情她不知道如何去处理,因为王枫的性格她从来都不曾了解过。所以他能时而陪伴在自己身边,她已经涸篇心了。

  可此刻,他却忽然说出这样的话语,慕容水月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与不解。更有甚至的是她仿佛抓住了什么。仿佛他真的做了什么事情让自己无法原谅的事情!

  她等待着王枫的继续,可偏偏,王枫却再也没有说过句话,只是凝视了自己片刻,便缓缓地退出了房间。

  为什么不再说话了呢?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么?还是你不敢说?是因为你觉得对不起我么?

  女人胡思乱想的本能在慕容水月的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待得客厅失去了任何声音之后,慕容水月紧张激动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她不知道王枫究竟怎么回事,但可以肯定的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她仿佛还能感觉到。这件事情,与自己做的噩梦,或者说自己为何心神不宁有关

  可究竟是什么事情呢?

  慕容水月的脑子里忽然闪现出幅画面幅,让她心惊肉跳的画面

  “水月,再回头看看这幢别墅吧。”

  这句话是王枫在离开爸爸家的时候对自己说的,这句话慕容水月当时没有感觉到丝的不妥。可现在她在向导这幕到时候,心脏仿佛顿时停止了跳动下,昨晚王枫所说的这句话是否,真的有什么含义呢?或者说这句话,是在告诉自己什么东西?

  “啊!”

  慕容水月忍受不住强大的压力,忽地从床上跳下来,将房门拉开,下子冲了出去。

  当她来到客厅的时候,表情却微微变,因为王枫端坐在沙发上默默地吸着香烟,点动静都没有。而当慕容水月从房间冲出来的时候,他脸诧异地看着自己

  “你还没睡?”王枫好奇地问道。

  “做噩梦醒了。”慕容水月颤抖的声音说。

  “噩梦”

  王枫苦笑声,呢喃道:“做什么噩梦?”

  “我爸爸倒在了血泊中。”慕容水月直视王枫的目光,那灼热的眼神看得王枫有些像要逃避。

  “”

  他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吸着香烟,慕容水月却接着道:“刚才你在房间说的那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对不起你。”王枫平静地道,$,尽在文学网他已经明白,事情不可避免地发生了。慕容水月肯定是知道了什么或者想到了什么。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那么自己是应该直截了当地告诉她。还是继续隐瞒?

  可是隐瞒有什么作用呢?只要她回家,定会知道的,若是早点告诉她可能她还能接受这个事实。

  “为什么说对不起我呢?你做过什么错事么?”慕容水月迷茫地问道。

  “我见死不救,你爸爸死了。”

  王枫犹豫了良久,还是道出了这么句话。

  “我爸爸死了?”

  慕容水月娇躯猛地颤,疯狂地尖叫道:“他为什么会死的?”

  “被他的朋友,或者说合作伙伴杀死的。”王枫苦涩地道。

  慕容水月的美眸中瞬间滚落大量的泪花,她的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娇躯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可能跌倒,王枫心疼万分,却也知道到了现在她恐怕不会听自己的解释了吧。

  而且王枫也无法解释。从他决定的那刻起,他就知道总有天慕容水月会知道这件事情的。只不过是他没想到会这么快。

  “为什么你不救我爸爸?”慕容水月颤抖着问道。

  “若是我说因为他想害你。而且他触动了我的原则,你会如何想?”王枫苦涩地道。

  红花会已经临近,王枫做的切事情都有原则。若是以往,他可能会放过慕容水月的爸爸,因为那时候,他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去挽回切。可现在,他已经和常无风联系上了。而且,做出了许多让王枫不满的事情。或者说威胁到王枫的事情。

  不论如何,在这个节骨眼,王枫不会有任何的手下留情。他知道任何的含糊,都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

  个男人,必须在这种情况下做出最坚决的抉择,才能成就大业。尽避王枫从来不曾想过成就大业,但若是想继续朝前走,完成自己六年前未能完成的心愿。他必须按照原则做事。

  “我恨你!恨你辈子!”

  慕容水月顿时嚎啕大哭起来,刷地下冲出了客厅,王枫吐出口烟雾,并没有去追她。只是打了个电话,沉声道:“保护好她。别让任何人碰她。”

  “明白。”

  许多资料都显示,辰逸风灾美国的势力之大,已经达到了个巅峰。却偏偏他的网络信息少的可怜。只能说,他并不希望别人知道他的消息。而也可以知道点,他并不是个喜欢出风头。或者说他做的许多事情,并不希望别人知道。

  哪怕是林先生,也并不知道。

  坐在电脑前,王枫支支的香烟吸完,直到他感觉嘴巴有些发苦的事情。这才洗澡睡觉,他看了眼时间,临晨三点。明天八点,他需要起床上课。而明天也是星海期末考试的最后天。过了明天,又会有许多新的事情要做。陈冲他们也不可能清闲下来。

  陈冲,他可是陈家传人,在红花会上,他必须做出些事情,不是么?

  第六百六十章第二天3

  第二天大早,王枫早早便醒过来了。这宿他并没怎么休息。倒不是说他不累,只不过他实在难以睡着。事情相继而来,他几乎来不及做过多的思考。苏菲菲的爸爸与慕容水月的爸爸就离开了人世。

  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眸,穿上衣服之后,他便离开了家。

  星海中学有些冷清,校门口扫大街的清洁工显得凋零凄凉。大雾迷茫之中,看得十分模糊。

  将车停好,从停车场出来的时候竟没发现本是喜欢在门口嗑瓜子的大宝。苦笑声,缓缓走上了主干道。

  王枫来到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的同事们早已经来齐。他好奇地问道:“今天怎么都这么早?”

  “哎,最后天了,争取努力完成任务吧。要不然春节可就不是那么好过的了。”刘大为叹息声,飞快地整理起文件来。美莲也是忙忙碌碌,连与王枫扯淡的时间都没有,整个办公室唯独王枫清闲的不像话。人家都在拼命地做着最后的准备,而他却是脸的麻痹,坐在办公室无所事事,那模样就好像是老大样了。

  大概到了八点半的时候,秦组长从门外走了进来,见王枫脸平静地坐在办公桌上。好奇地问道:“你怎么不准备下啊?”

  “啊?准备什么?”王枫揉了揉鼻子。

  “呃。”秦组长哭笑不得,问道:“年终报告你做好了么?”

  “年终报告”

  老王思索了半天,迷惑地问道:“什么是年终报告啊?”

  “”

  秦组长有用鞭子抽死他的冲动,走进办公室抓出张文件,严肃道:“按照这个上面做。如果做不好,就别想放假了。”

  老王目瞪口呆地看着秦组长,心想,我们什么关系啊?居然和我来同样的套路。真是点面子都不给。太让人伤心了。

  其实他不知道,作为年级组长,他的年终报告是最重要的。校董事会可是十分看重年纪组长的年总结。

  王枫埋头在办工作上整理了大概半个小时,铅笔在白字上涂涂画画,这才将脑袋抬起头,重重地吐出口浊气,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自言自语道:“这种东西对于我这样的天纵奇才来说,简单的就好像摸女孩的屁股。”

  准备好了之后,又和刘大为等人打屁番,忽然发现美莲以种十分古怪的目光看着自己,老王苦笑问道:“怎么了?莫非我脸上正在播放变形金刚第二部?”

  “呃”

  美莲尴尬地道:“谁看着你了,少自作多情。对了,你寒假打算怎么过?”

  “呃,春节啊?”

  老王挠了挠头,思索了片刻,摇头晃脑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决定去做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什么?”美莲惊疑不定地问道。

  “拯救世界,抵挡外来侵略者。”

  “你干脆去当鸭吧!”

  老王笑嘻嘻地离开了办公室,会儿学生们就要去考试了。他必须去说几句话,第次什么都不带的来到三年二班。学生们都还在认真复习,王枫在三年二班的门口站了片刻,直到有学生发现王枫的存在之后,这才个个从复习中走出来。王枫轻轻咳嗽声,缓缓走上了讲台。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这次站在讲台的时候,$,尽在文学网种熟悉万分的感觉从心底蔓延出来。那种感觉很舒服。回想第次来到三年二班到现在,他已经记不清站在这个讲台上有多少次了。但每次,他的心情都会不同。每次帮个学生解决他的生活学习问题。王枫都会有种无比自豪的感觉。

  而现在。他不知道站在这个讲台上还能有多久。他也不知道在这个讲台上,自己是会直站下去,还是等到他们毕业之后,就彻底离开这所让他过着充实生活的星海中学。

  这切,他都不知道。

  “同学们”

  王枫轻轻地咳嗽声,笑道:“好像今天是本学期的最后天了?”

  “是的。”学生们了点头,似乎是被王枫的沉思所带动,学生们也开始回味王枫进入三年二班的种种,可以说,这半年是他们读书以来最充实的半年,他们经历了人生百态,经历了家庭,学校,社会所发生的种种。

  当他们回过头,亦或沉淀下来的时候,会发现其实这半年,他们成长的真是非常的快。

  “恩,既然这样,那老师对你们说点话吧。”也不知道是王枫太过多愁伤感,还是最近遇到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他的心态仿佛是在慢慢地发生些变化。而这些变化,看似很微妙,但却实实在在。不论是亲情上,还是恋人上的。这切都让王枫有些承受不住。虽然在表面上,他依然能够谈笑风生,笑料百出,但内心,却实实在在的有些顶不住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