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森无比的声音,那声音仿佛能让人的内心片冰寒,而当王枫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他的心也是阵冰冷,渐渐低沉下来。

  “如果我告诉你我想在红花会召开之前找到那个宝藏,你觉得可能么?”

  “如果我告诉你没有我,你这辈子都别想知道宝藏在哪里。”王枫脸冷然地道。

  “可惜了”

  男子的声音森然无比,淡淡道:“虽然你的保护措施很不错,可你别忘了,小贝是我儿子。他了解你很多。所以要抓到陈冲并不算太难。有了陈冲和我手中的宝剑。你那所谓的打击仿佛起不到点儿的效果了。”

  王枫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笑呵呵地道:“陈冲是你的侄儿,我倒不信你真舍得杀了他。”

  “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他。我只需要他身上的印记。”

  “那你给我打电话做什么呢?炫耀你能从我的手上把人夺走?还是你想挑战下我的忍耐?”王枫悠闲地坐在沙发上,脸平静地问道。

  “都不是。”声音有些得意,“我只是想你知道等我拿到宝藏的那天,红花会将会是属于我的。任何人,都不能阻挡我的脚步,包括林先生!”

  “祝你成功!”

  王枫挂掉电话,仿佛并不担心陈冲的危险,刚挂掉电话,陈侍者的电话也来了。她迫切地问道:“王枫,小冲被抓走了。”

  “我知道。”王枫吐出口烟雾,很是平静地道。

  “那你不派人去找他?”陈侍者有些不解地质问。

  “不用了,既然你的那个外家亲戚这么想要宝藏,那我们让他去忙吧。陈冲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你这么肯定?是不是你对你的朋友有信心?”陈侍者问道。

  “错,不是朋友,是兄弟。在有些时候,兄弟比什么都要来得重要。至少,他不会害你。”

  第六百六十四章第二天6

  币点电话,陈侍者有些不解,王枫不是说过,这个宝藏,已经不再是所谓的宝剑与小冲身上的印记便能找到的么?不是说要找到那个女人,从幅油画上才能找到宝藏的么?

  那么他们应该是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吧?若不然,为何还会将小冲抓去呢?不过,王枫似乎点都不担心陈冲的安慰。是他已经留有后招还是

  陈侍者有些不敢相信王枫究竟想做什么。平时他不是这样的人啊?怎么这次下子就变成这样了?居然连陈冲的安慰他都不顾了。事情太过蹊跷,却偏偏林先生见首不见尾,根本就找不到他的人。陈侍者也陷入了迷茫之中。

  最近华新市的情况越发紧张,最后几天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预料不到。可发生的事情只会让人们心惊肉跳,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躺在床上休息,陈侍者的心情有些烦躁,她仿佛能够想到今年红花会的惨烈。在红花会召开的第天,恐怕,所有的势力都不会出现,而所出现的那些势力,都将会是被践踏的对象。他们只不过是开场白,只不过是红花会的甜汤,对于那些真正的势力来说,没有任何的威胁!

  王枫将窗帘拉开,深深地吸了口窗外的凉气,对站在他身后的男子道:“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完全按照你的意思在办”暗魂十三声音肃然冰寒,又道:“不过你明明知道这样找不到宝藏,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

  “为什么?”

  王枫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笑呵呵地道:“这样不过是拖住他们的时间,若是我太早将陈冲找回来,会将他们也引回来的。华新市已经够乱了,能让他们出去也可以消停段时间。”

  “你不担心你学生的安慰么?他可是陈家唯的传人!”暗魂十三不解地问道。

  “放心吧,在没找到宝藏之前,他是绝对不会有事的。”王枫眼中闪过丝光彩,接着道:“更何况,你认为我的学生会是如此容易对付的么?这也可以算是种磨练吧,若是直在我的保护下生存,以后也是个废物。不是么?”

  点了点头,暗魂十三竟笑了笑道:“你的确是个大胆的人。”

  “你也要知道,大胆的人,计算错误的代价往往都是巨大的。”

  个空旷黑暗的房间,仿佛无法看到丝光芒,丝声音也没有。陈冲的额头上微微渗出了丝汗珠,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将自己劫走的人,除了自己那个海外的亲戚,恐怕也想不到别人了。

  现在就想找宝藏了么?

  若是自己不答应呢?他会如何?若是答应了,在事成之后,他会如何?

  不过陈冲知道,这件事情是不可能成功的。王老师已经告诉过自己,这个宝藏已经不是像当年那样,单纯靠宝剑与身上的印记便能找到的了。那么自己要如何应付过去呢?

  若是他们恼羞成怒,在找不到宝藏之后,要了自己的性命

  陈冲想到这儿,心情略显紧张起来。不$,尽在文学网过旋即想到老师直教导自己。任何时候都要保持颗平常心,用最灵敏的思维来思考问题,更何况,老师给自己留了后手,虽然老师本人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单凭自己来处理这件事情有些难度。但也未必无法做到。

  “你必须独立面对任何困难,想要成为个成功的男人,这些都是必须的!”

  王枫的话在陈冲的脑子里回荡开来,忽地,阵刺耳的光芒豁然亮了起来,房门被打开,那咔嚓的声音如同金属摩擦的声音在这空旷的房间响彻。

  陈冲微微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是张熟悉的脸庞,他的唇角泛起抹苦笑,双臂被绑在身后,因为充血已经麻痹了,在这儿饿了天,他现在的力气也已经没多少。伴随着时间的度过,他的体能流失太多,他想如果再不给老子吃两个馒头的话,不用你们折腾老子,老子也饿死了。

  所以,当对面的男子问出第句话的时候,陈冲的话语让对方彻底愣神。

  “老大,能不能给几个馒头吃?”

  看着陈冲那期待的眼神,小贝与他的父亲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年轻到尚未成年的小子居然如此淡定。到了这个时候想到的竟然是吃的。不狼王枫的学生,看样子是被王枫教坏了。

  小贝安排了顿丰盛的晚餐,陈冲解开束缚便大手大脚地吃了起来,那模样和老王简直个模样,汤汁飞溅不说,两只脚也从鞋子里取出来放在另外张椅子上,小贝仿佛看见了老王的后代样,眼睛瞬不瞬地看着陈冲。

  “陈冲啊”

  小贝的爸爸坐在陈冲的旁边,微笑道:“只要你和我配合,以后整个华新市都是我们的,难道你不想出人头地,万人之上?”

  “你似乎忘记了”

  陈冲只手在牙齿里抓了几下,拔出几丝肉末,又喝了大口汤,嘀咕道:“忘记还有人之下了。哪怕我在万人之上,也在你之下,这样来,你什么时候想要我的小命,我也就随时奉献给你。这样的买卖实在是太不划算了。”

  “那么”

  他的脸色微微变,平静道:“你要如何才能答应我呢?”

  陈冲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他看了眼他,然后又看了眼他身后的小贝,微笑道:“这个人是你的儿子吧?”

  “是的。”

  “如果我说你剁掉他的只手,我定会与你合作的。毕竟,我身上的印记,只有我才能解释是什么意思。你定不会知道。”陈冲眼中闪过丝阴冷。

  “你可要知道!”小贝的爸爸冷哼声:“你现在在我的手上,如果你不告诉我,你的小命绝对保不住!”

  第六百六十五章第二天7

  “我的命不值钱”陈冲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了口,模样像极老王,慢悠悠地道:“但若是你们拿不到宝藏,几十年的蛰伏岂不是白费心机了?”

  小贝的爸爸脸愤怒,忽然拍案而起,冷笑道:“你这么说若是我不将我儿子的手臂斩断,你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了?”

  “是的。我老师和你的儿子本是兄弟,现在反目成仇,若是要怪的话,就得怪你这个做爸爸的不厚道了。”

  陈冲面对对方的恼羞成怒,表现得淡定自如,浑然没有丝紧张。

  “好!很好!”

  小贝的爸爸冷笑声,忽然将宝剑抽出来,走到小贝面前,他脸漠然道:“把手臂伸出来!”

  小贝脸庞阵扭曲,他冷冷地瞪了眼陈冲,不甘地将手臂伸了出去

  “孩儿别怪做父亲的心狠手辣。红花会父亲势在必得!”

  刷!

  就在他手中宝剑劈下去的瞬间,陈冲忽然冲过去捏住了男子的手腕,笑呵呵地道:“我不过是开个玩笑,你没必要这么认真吧。啧啧真的想不到,人们常说虎毒不食子,你为了利益连儿子都可以不顾了。做人做到你这份上也算是极品。”

  陈冲重新坐在椅子上,见小贝的爸爸脸愤怒地看着自己。他懒洋洋地道:“别担心,我会配合你的。能不能找到宝藏就看你的本事了。”

  他说着笑眯眯地看着脸色铁青的小贝,房间的气氛顿时变的冷冽无情,充满了火葯味。而陈冲的心中也是紧张到了极限。第次面对如此情景,尽避有王老师的嘱咐与教导,但理论知识与真正的实践还是有着天差地别的。他已经感受到后背上冒出来的冷汗。不过表面上依然是淡定自如,谈笑风生。

  “陈冲”

  小贝的爸爸忽然微笑地走到陈冲的对面,脸惊疑不定地看着陈冲。他不明白陈冲方才这样的决定究竟想做什么。但这小子的想法自己居然点都看不透了。这小子究竟想做什么?难道就是想引起我父子不合么?

  原本,让小贝出卖王枫已经让父子的关系紧张到了定的程度。这小子此刻还来胡搅蛮缠。他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

  “什么?”陈冲淡淡地问道。

  “你的确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只不过年轻永远都会暴露出你的缺点。你放心,我会找出你的阴谋的。不管你是否诚心与我合作。”

  他说罢转身走出房间,小贝也要走出去的时候,陈冲忽然叫道:“小贝,能不能和你谈谈?”

  小贝怔了怔,小贝的爸爸转头拍了拍他的肩膀,目光中透出丝警惕与警告,淡淡道:“我在房间等你。”

  说罢他便走出了房间。

  小贝吞了口唾沫,他本是个有实力的人,但在他爸爸面前,他不敢太过嚣张。毕竟,他是自己的亲爸爸,小贝心中的痛苦有几个人知道呢?自己最好的兄弟与爸爸反目为仇,这种结果是任何人都不愿看见的。

  “找我聊什么?”小贝坐下来,点燃支香烟。

  “你是我老师最好的兄弟”陈冲微微叹息声,接着道:“可你现在却是我老师的敌人。”

  “这似乎不关你的事情。”小贝冷冷地看着陈冲,森然道:“想不到你居然学会了挑拨离间。”

  “人总是会成长的。跟着老师我的$,尽在文学网确能学到不少东西。”陈冲的目光左右打量了几眼,单手在桌子上敲打了几下,发出有节奏的声音,低声道:“我不相信你会出卖我的老师,绝对不相信!”

  “为什么不相信?”小贝的眼角微微抽搐地问道,他的只手也在桌面上敲打了起来。

  “因为我相信我老师的眼光,他相信的人,从来不会出现出卖他的人。”陈冲微微笑,又道:“不论如何,我不相信你会做第个。”

  “什么事情都会有人来做的。”小贝敲打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而在同时,他的袖子里忽然弹出张小巧的字条,在房间监视器无法看见的地方弹到了陈冲的手中。

  他脸色微微变,陈冲的背后再次冒出了汗水,他知道了老师给自己发的条短信的什么意思了

  “在有些时候,兄弟比什么都要来得重要。至少,他不会害你。”

  当陈冲当初看见这句话的时候,他第个想到的是段虎,而现在,他也明白了点,老师这是在提示自己。尽避老师不会来帮自己,却也给了自己极大的提示与帮助。小贝忽然拳头打在了陈冲的鼻梁上,陈冲整个身子都倒飞了出去,冷笑道:“你别想挑拨我和我爸爸的关系,你这套对我没任何作用。”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间。

  陈冲艰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鼻子里冒出了鲜血,他用桌子上的餐巾纸抹掉鼻子上的血渍,轻轻叹息声,坐在桌子上闭目养神。

  他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这里怎么出去。他不知道当自己走出这个房间的第步,会不会就被乱枪打死,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他只确定点,但对方想要找宝藏的时候,终究还是会带自己出去的。而自己的目的,并不是离开,而是拖住他们,毕竟,华新市的混乱程度已经达到了巅峰。许多事情老师都要去处理,自己能做点是点吧。

  小贝脸平静地来到父亲的房间,当他坐在父亲对面的时候,他的父亲忽然给了他巴掌,冷笑道:“你以为在我面前施展苦肉计便能瞒天过海么?小贝啊小贝,你是我的儿子,难道我还不明白你的心思么?”

  小贝咳嗽声,艰难地抹掉嘴角的血水,低声道:“你知道我什么心思?”

  “你刚才给的字条呢?不就是想通风报信么?”他怒吼声,飞快地走出了房间,朝陈冲的房间走去。

  而小贝的眼中却流露出丝无奈与叹息。这个就是自己的父亲,呵

  陈冲已经快要睡着了,当房门被脚踹开的时候,他微微睁开眼睛,苦笑道:“你不知道擅自进房间不敲门是很不礼貌的么?”

  “哼,是要我搜出来还是你自己拿出来?”小贝的爸爸眼睛片赤红。

  “字条?”陈冲脸迷惑地看着对方。

  “还想隐瞒么?”小贝的爸爸两步冲到陈冲面前,把捏住陈冲肩胛,从他口袋掏出张字条,推开陈冲,他冷笑地道:“这个不就是我儿子给你的么?”

  “是的。”

  他飞快地将字条打开,等到他看清楚字条上的字迹之后,他整个人彻底僵硬住了,眼角微微抽搐,身躯仿佛被石化样

  第六百六十六章第二天

  僵硬了良久,陈冲却是点动作都没有。只是坐在椅子上了无生趣地吸着香烟。他微微抬头看了对方眼,懒洋洋地道:“你似乎对你的儿子太不放心了。若是这样。你倒不如直接杀了他。这样岂不是没有后顾之忧了?”

  “混蛋!”

  男子冷哼声,将字条毁掉,转头对陈冲道:“不管如何,你都别想耍诡计。若不然我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的。”

  将房门关上,男子的脸色阴晴不定。他说的是不是对的,我对儿子的疑心实在是太重了?根本就没将他当成自己的儿子。无时不刻地防着他。是不是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杀了他,才能没有后顾之忧?

  他的脸上闪过丝落寞。小贝可是自己的儿子。不论如何,自己所做的切,不都是为了他的以后在着想么?

  王枫在电脑前坐了会儿,当手机嘟嘟响起来的时候,恰恰指在了十二点。他拉开窗帘,窗外的寒风灌进来,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心想,现在段虎已经开始行动了吧?

  将窗帘拉上,他的唇角抹过丝苦笑。在外面盯着自己恐怕也不好受吧。现在天气这么寒冷,直在外面忽悠,妈的,冷死你们!

  手机忽然收到条短信。竟是苏菲菲发来的

  “老师在做什么啊,菲菲好想你。”

  老王看见这条短信,顿感无奈,苏菲菲这个时候肯定是个人在家里吧?这丫头恐怕是太孤单了。若不然也不会这么晚给自己电话了。

  飞快地回了条短信,大概分钟过后,短信再次发来,他打开看,连忙打了个电话过去,待得电话接通,王枫无奈道:“这么晚了你就别出来了,老师过去陪你吧。”

  “恩,好的”

  苏菲菲有些尴尬地答应之后,忽然问道:“老师,现在也放假了,你打算怎么玩啊?”

  “我啊”老王抓了抓裤裆,好笑道:“老师粗人个,放假了就在家里无所事事吧,还能怎么玩呢?”

  “不如”苏菲菲唇角微微嗫嚅了几下,低声道:“菲菲陪你吧?老师想做什么都可以,只要只要老师别离开菲菲。”

  “呃,等老师过来再说吧。”

  王枫飞快地挂掉了电话,下楼开着摩托车离开。他刚穿过转角,身后出现几道人影,他们飞快地开车跟上了王枫。

  他们刚转弯,却发现王枫的摩托车已经消失不见,按理说,这条街道这么长,王枫是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消失踪迹的,心念至此,就在他们略有所思的时候,顿感身后阵凉意传来。

  “你们是在找我么?”

  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两名黑衣男子忽然转过头,却只见王枫脸微笑地看着他们。他们的身躯猛地变得僵硬,而下秒,他们感觉眼前黑,胸口传来强烈的剧痛,王枫的手臂轻轻收了回来,淡淡道:“如果下次再让我发现你们,你们就别想活着回去告诉那群老家伙消息了。”

  王枫钻出车厢,两名男子冷汗涔涔,胸口的衣服已经破烂,他们几乎不敢想象。王枫居然会有如此身手。

  眼睁睁地看着王枫离开,他们几乎没有勇气再跟上去。他们永远都记得六年前的红花会,他们也永远都忘不掉在六年前,王枫制造出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