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联系,全部都是各自为阵,因为乔四爷当初放话,他们的争斗乔四爷不会过问,毕竟不是个档次的势力了。乔四爷若是要管的话,他们都没法子混了。哪怕就算乔四爷想管,红花会估计也不会让他来管。

  最后,许多事情都不是乔四爷可以控制得了。他唯能做的就是给王枫他们弄点消息来。让他知道,这件事情的主谋就是那个神秘男子,而这个神秘男子,老王用屁股想都知道是常无风。

  “你的消息还算精准。”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好奇道:“龙五已经死了,你似乎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

  “哎”

  乔四爷风騒地叹息声,无奈道:“知道什么叫高处不胜寒么?我现在就是当个人失去了目标,失去了个对等的对手之后,人生将会失去前进的方向与动力。我现在就是这样,每天晚上和不同的美女上床,然后叹息人生的无奈。”

  “那你去死好了。”

  老王拍了拍大腿站了起来,刚走到门口,忽然转身咧嘴笑道:“乔四爷,红花会上,你可得表现得好点。龙五是个意外,我知道你定有点能耐的。”

  乔四爷摆了摆手,哭笑不得道:“我那点小心思是逃不过你眼睛的,你滚吧,我还有工作。”

  “哈哈”

  王枫出了办公室,乔四爷的脸色顿时严肃起来。他捏了捏下巴,打通个号码,平静道:“切按照程序进行,注意,不要让任何人发现你们的行踪。这件事情成功与否,关系到红花会的操控。”

  “明白,老板。”

  币点电话,乔四爷的脸色有些得意,嘀咕道:“王枫,老子不会让你看扁的,虽然红花会的峰会我没法帮你,但那些小事情还是可以出份力的。你放心吧,你对我的情谊,我乔四爷这辈子都忘不掉。”

  老王开着摩托车十分得瑟,他本是想去菊花堂总部的,却想还是算了,这点事情相信老花他们能够搞定。他住在十里街,却与菊花堂相距较远。菊花堂不断地扩大,他们的总部已经搬迁到城南最大的地区了。$,尽在文学网十里街也还有堂口,只是不像以前将势力都专注在十里街了。

  思来想去,王枫直接回到了十里街,时间已经不早了,下午三点,刚回到家便听到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原来是郭颖在打扫客厅,整个客厅亮的好像镜子样,这种温馨的感觉老王很是享受。不过想小雪这么久都没来找自己了。该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你回来了?”

  冰颖额头上微微渗出丝淡淡的汗珠,美眸中充满了关切与幸福的味道,王枫点头道:“恩,事情忙完了,你中午吃饭了么?”

  “呃,没吃呢。”郭颖苦笑声,自己本是做好了午餐的,可王枫直没有回来。打电话又怕影响到王枫的工作,所幸罢免这个想法,直接打扫清洁起来,现在见他如此问,玉脸上抹过丝失落,却也是闪即逝,微笑道:“我中午做了,你吃了么?没吃的话,我去热下吧?”

  “恩,好的,确实是饿了。”

  这种味道很淡,却能实实在在的感觉到。哪怕是与苏菲菲柳如烟等美女,那种飘忽不定的感觉让王枫有些捉摸不透。小雪与红姐虽然与自己经历过生死之情。却也是那种飘渺虚无的感觉,仿佛随时都可能消失掉。而郭颖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她不过是个普通的邻家女孩,单纯的仿佛张白纸,她不会有太多的心机,甚至可以说只要自己需要她,她会随时出现在自己面前。

  王枫并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态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初期的对美女并没有多少感觉。到现在身边美女如云。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自己对美女的看法也发生了许多的变化。他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是坏。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有些累了。倦了。美女,诚然每个男人都喜欢,可偏偏王枫并不是对那种女人特别钟爱的男人。他好色下流,无耻猥琐,却病不是那种对感情太过牵强的男人。他不缺爱,也从来不会刻意地与美女做过多的交流。顶多是流氓癖习来了,想去调戏下。

  也正因为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让诸多的美女都对他产生了好感。

  “王枫,你在想什么呢?”郭颖见王枫吃着吃着,忽然筷子掉在了地上,连忙帮他捡起来,好奇地问道。

  “哦,没什么,在思考下学期的讲义。”王枫脸装逼地道。

  “你还真是个尽职的好老师。”郭颖微笑地道。

  “对了,你在红姐那工作的还算顺利吧?”王枫忽发奇想地问道,她最近怎么好像直都涸普闲啊?

  “啊这个”郭颖尴尬地低垂下脑袋,唇角微微嗫嚅几下,却是句话都没说出口。

  第六百七十五章第三天9

  “怎么了?”

  老王吞掉嘴里的米饭,好奇地看着郭颖。莫非是和红姐闹矛盾了?不会啊红姐应该不会和郭颖闹矛盾的吧?好歹也得给我王大官人面子了不是?

  “没没什么。”郭颖撩拨下额前的青丝,略显尴尬地道:“还是别问了吧,反正我也没在红姐那工作了。”

  “呃。”王枫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情况,不禁苦笑不跌道:“是红姐欺负你了?”

  “不,没有,红姐对我直很好,像亲姐妹样”郭颖的玉容上抹过丝无奈之色,接着道:“别问了好么?我现在已经不想了。”

  “还是说吧,如果有什么麻烦直接告诉我,我或许可以帮你的。”王枫有点莫名其妙,貌似是郭颖遇到了什么不好说的事情?

  “这个”

  冰颖犹豫了片刻,忽然抬起头看着王枫,唇角嗫嚅了几下,嘀咕道:“王枫如果我说了你别生气好么?”

  “呃,和我有关系?”王枫挠了挠头,愣是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其实也不算是和你有关吧,只是我怕你听了不高兴。”郭颖声音越发低微,苦笑道:“你也知道我需要份工作。若是不遇到些麻烦事情肯定是不会放弃这份工作的。而且红姐对我直不错,只不过”她抬起头看了王枫眼,又道:“有天我工作晚了回家的时候发现红姐和个男人在房间,好像”

  她的话并没接下去,但只要是个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王枫脸色微微变,苦笑道:“可能是她的朋友或者客人吧。”

  “不是的”

  冰颖咬着柔唇,紧张道:“我当时也是这么像的,可是后来好像又发生了别的事情。”

  “呃,什么?”王枫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也感觉到了丝不对劲。按理说郭颖不会是那种打小报告的人,可此刻却好像是很认真的态度,而且她似乎发现了什么样。

  “那个男人好像是要找红姐求婚。还说了很多不堪入目的话红姐当时似乎没多少反应。我当时涸旗的离开了,王枫,你觉得红姐会不会和别的男人”

  冰颖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第个感觉就是王枫与红姐的关系肯定非比寻常。说出这样的话只是不希望王枫以后知道这样的情况。若是等到许久以后再知道,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什么程度。而现在告诉王枫,虽然王枫可能会误会自己,但也好过以后去知道。

  她本来是在等待,希望红姐会将这件事情告诉王枫。可郭颖等了段时间,也没发现王枫有什么不同,所以她才主动告诉王枫的。

  “真是这样的?”王枫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真的,如果我没看清楚也不敢告诉你的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我对红姐有了抵触心理。而且红姐也好像发生了变化,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发现了我的不对劲,总之虽然她还是对我很好。却也与以前有了点不同。”郭颖有些紧张地说道。

  “恩,我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了。会儿我去红姐那看看,没事的,别多想了。”

  王枫感觉角色换了下,这种话好像是对方对自己说才是。不禁苦笑声,吃完迟到的午餐便出门而去。

  “有男人找红姐?会是谁呢?”王枫摸了$,尽在文学网摸下巴,有点不知所措。不过去问下应该是没问题的了。像红姐这样的女人,很少有事情能够将她击垮。更何况,现在小雪还在帮着红姐,两人经常会在起聊天吃饭,应该不会出问什么问题才对。

  开着摩托车来到柳暗花明,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王枫懒洋洋地走进柳暗花明。里面的人还很多,灯光有些朦胧,些醉酒的客人仿佛吃了过期春葯兴奋地尖叫,而楼舞池中央,名性感的美女在跳艳舞。全身上下居然脱的没几件了。王枫眉头微微皱。两把推开周边的客人,把将那名美女拉出去,冷冷道:“你在做什么?”

  “我我要喝酒,来,喝酒”

  美女脸慵懒,醉眼微醺的模样十分撩人。身上的衣服也被撕扯开来,虽然不至于曝光,却也剩不下多少了。

  “枫哥哥,你总算来了,红姐最近几天好像得了神经病样,每天喝的烂醉如泥,今天更夸张,居然跳脱衣舞,你快点劝劝她吧。”

  小雪在旁焦急地说着,几名醉酒的客人却大骂不爽,手里操着酒瓶好像要和老王拼命样。

  老王脸色赫然寒,在对方冲过来的时候,他只手飞快地扯住对方的头发,阴冷地哼了声,竟直接将对方撞在了墙壁上,顿时鲜血飞溅,墙壁上沾满了大量鲜血,而那名男子的脸部顿时血肉模糊,仿佛被个巨大的铁饼压扁样,五官完全看不清楚。

  “都滚出去!”

  王枫怒吼声,将皮外套穿在红姐的身上,脸无奈道:“红姐,上楼去。”

  任凭红姐如何挣扎,王枫也是点都不肯松手,直到将红姐拖上二楼,王枫才喘息了声,对旁的小雪道:“发生这种事情怎么也不通知我声?”

  “红姐不要我告诉你的。她说如果我通知你就永远不会再让我找到她了”小雪楚楚可怜地道。

  “难道她每逃诩出门?”王枫好奇地问道。

  “也不算吧不过最近几天红姐的心情好像很糟糕,问她什么也不说,天到晚就是喝酒,睡醒了又喝,好像神经了。”小雪担忧地道。

  王枫也不再问小雪,转头见红姐醉眼微醺,王枫有些不满地将她抱进浴室,用冷水给她洗了下脸庞。

  冰凉的冷水刺激得红姐清醒过来,红姐见是王枫,忽然大叫声,推开王枫向外跑去

  第六百七十六章第三天10

  王枫连忙跟出去,将红姐拉住,愤怒道:“红姐,你做什么啊?究竟出什么事情了?”

  红姐却神志不清,目光飘忽,仿佛被九天劫雷劈中样,充满了彷徨与恐惧。身躯轻轻颤抖,唇角微微嗫嚅。

  “红姐。”

  王枫摇晃了几下红姐的身躯,很是担心地道:“你怎么了?”

  小雪也在旁看的心惊胆跳,红姐究竟怎么了?好像副神经质的样子,仿佛脑子里全是浆糊样。她从红姐忽然之间变性后,就知道红姐直都没好过来。每天晚上在房间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但有几次,她分明听到红姐在房间抽泣。

  这是为什么呢?

  红姐微微睁开眼睛,待得她的情绪稳定下来,王枫连忙将她揽进怀中,温柔地问道:“红姐,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告诉我好么?我可以帮你的。”

  “帮怎么帮,怎么帮我?我爸爸死了你知道吗?我爸爸死了!”

  红姐的泪水再次肆无忌惮地滚落下来,身躯不停地痉挛抽搐,仿佛整个人都失去生命力。

  而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王枫与小雪的脸庞也彻底僵硬,他们完全没想到红姐清醒后的第句话居然是她的爸爸死了

  “究竟怎么回事?你爸爸怎么会死的?”王枫有些透不过气。他无法忘记当年去红姐家的时候,红姐的爸爸,是多么慈祥的个老人家,他在华新市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出淤泥而不染,心只是做正经生意,从来不会去沾惹黑道上的人物。哪怕他的女儿,他女儿的朋友都是黑道上混的人,哪怕他的背景家族,也给了他在黑道上可以混得风生水起的资本,可他却从来没有走过歪路。辈子,也没有和谁结仇。

  可为什么会有人杀了他?这个杀他的人,是谁?

  “是那个畜生那个畜生!”红姐的眼中流露出丝强烈的愤怒,仿佛能喷出火来!

  “你是说常无风?”王枫的眼角阵抽搐,他几乎可以肯定,定是这个家伙!恐怕也只有他,才有理由去杀红姐的爸爸!也只有他有这个实力与胆量!

  在华新市!谁不知道红姐与自己的关系。在华新市,谁不知道,杀了红姐的爸爸,自己会去报复!可偏偏,红姐的爸爸已经死了,而且还是在这种时刻,不用想,定是常无风!

  “是的,就是他,就是他!”红姐的眼眸子里透出丝森然之色,仿佛从幽冥地狱出现样!

  “这件事情的经过究竟是怎样的?”王枫脸平静地问道。可他的心中,已经动了杀机,既然如此,那么解决的办法只有个,血债血偿!

  红姐面色迷茫片,她缓缓地从王枫的怀中挣扎出来,将窗帘轻轻拉开

  在个星期前的晚上,红姐本在柳暗花明工作,犹豫喝了点酒,她的脑子有些晕晕的。而柳暗花明的生意也不再那么火爆之后,和经理打了声招呼便上楼去了。

  可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当她走进房间的时候个男人忽然出现,而这个男人出现的时候,她倒并没觉得有什么奇怪。

  常无风他永远都是个神秘的男人。他的举动,都很难让人琢磨透彻。而他的忽然出现,红姐并没觉有多大的吃惊。毕竟,与常无风认识也不是天两天,就算他是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她也不会接受不了。

  “无风,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事么?”红姐脸好奇地问道。她看向常无风的时候,发现他的脸庞微微发红,嘴角阵酒味,应该是喝了不少酒来的。

  “小红我想告诉你件事情。件对于我来说,几乎是毁灭性打击的事情。”常无风的语气有些冷淡,仿佛还夹杂着丝杀气!

  “什么?”

  “我爸爸死了。被人把脑袋割下来了”常无风说的时候,语气中没有丝的感情,仿佛是从冰池蹦跶出来的样,让人听的毛骨悚然。

  “啊怎么回事?”红姐有些怜惜地看着常无风。

  “被你的个朋友杀的。他的名字叫做”常无风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可从他的身上,红姐能感受到强烈的冰寒,“王枫!”

  “怎么怎么会这样?”红姐的脑子也下子$,尽在文学网僵硬住了,脑子反应不过来,她感觉胸口阵疼痛。自己青梅竹马的朋友的爸爸,被自己深爱着的男人杀死了。这种事情。不论是任何个女人碰见,恐怕都会头疼的要命。

  “呵小红。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件事情我只是想告诉你声,而我现在想做件事情,关于你的事情”

  阵浓烈的酒气飘进红姐的鼻腔,她好像脑拼出常无风的不同。若是在平时,常无风绝对不会用这样的口吻与自己说话的直以来,他都是个绅士的不能再绅士的男人,绝对不会和自己说这样的话语。

  可今天当他告诉自己他的父亲死了之后,他好像变了变成了个邪魅的男人,个更加令人捉摸不透的男人!

  “什么事情?”红姐的心微微抽搐了下。

  “先进房间!”

  常无风把捏住红姐的手腕走进了房间,待得松开红姐的手腕后,他转头脸平静道:“小红,我要向你求婚,而你,也必须答应我!”

  “什么?求婚?”

  红姐差点没崩溃,他怎么忽然说这样的话?是因为他爸爸死了么?

  “我现在唯的希望就是你了,我已经失去了世界上唯的亲人。除了你,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任何东西是属于我的。所以,你务必嫁给我。而且如果你不嫁的话,你的爸爸,也会和我的爸爸样,失去颗维持生命的脑袋!”

  第六百七十七章

  红姐脸色骤变,厉声道:“你抓了我父亲?”

  “呵别说的这么难听,你父亲与我认识也十几年了,我请你父亲去我家喝杯茶应该没问题吧?”常无风的语气中透着森然之色,仿佛红姐不答应,他真的会将这个认识了十几年的老人家杀死!

  “你这个混蛋,你若是敢动我父亲根汗毛,我定不会放过你的!”红姐气的全身发颤。

  “我说过了,只要你答应我的求婚,切事情都好商量。若不然”常无风是个古怪的人,若是他斯文起来,比法国的大绅士还要绅士。若是疯狂起来,他会比王枫还要暴徒!

  “你别做梦了,我绝对不会嫁给你的!”红姐全身颤抖,她本是个倔强的女人,断然不会屈服于常无风的恐吓之下,尤其她喝了酒,酒精上脑,更加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恩,有你这句话我也能下定决心了。亲爱是小红,再见”

  王枫脸色渐渐变得难看,直到后来,他的双目赤红,仿佛只翻的猛兽。

  “是我害死我爸爸的是我害死他的。”红姐声泪俱下,哭的塌糊涂,在王枫的印象中,红姐似乎根本就没有哭过。这样伤心欲绝的哭泣还是第次。而且这件事情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可偏偏红姐因为心中有了自己,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若不然,常无风这样优秀的男人。有几个女人会抗拒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