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学生知道是碰到了高手。

  几名胆量大的学生妄图冲过去将这名西装男子围攻,却发现他手中的砍刀仿佛长了眼模睛样,任何想冲过去的同伴都会被砍下来。不到三分钟,已经有五六个学生被砍伤。他们胆战心惊。若是飙车的话,他们算是有些心得,可此刻,他们明白了。若说打架,他们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人家十几个西装男子就这么个人就能把自己这群人全部干掉,更被谈是他们集体上了。

  “把他们全都抓起来。”

  为首的那名西装男子冷哼声,决定先将他们抓起来再说。

  就在这群学生惊怒交集到时候,远处忽然传来摩托车强大的马达声,数十辆摩托车仿佛猛兽样地冲了过来。他们每个人神色彪悍,摩托车全部都是银白色,在阳光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刺眼。

  那群西装男子顿时愣神,而那群学生也是诧异万分。这群人都是开着摩托车,可他们没想到对方这么多人开着摩托车,居然还能保持完整的队形,更加恐怖的是他们每个人的手中都抓着把明晃晃的砍刀。神情肃然到了极限。而且他们在靠近过来的时候,摩托车的车头全都抬了起来!

  “他们来了!”

  西装男子惊恐地叫了声,当先将砍刀抛了出去!

  叮地声,那飞过去的砍刀竟被老花砸了回来,明晃晃地砍刀直接砍在西装男子的肩胛上,鲜血顿时透出西装飞溅而出,老花的摩托车却狂奔而去,车轮胎飞快地撞在了西装男子的脸颊上

  那群学生顿时目瞪口呆,那辆辆仿若狡兔的摩托车如同死神的镰刀样纷纷压在了那群西装男子的身上。西装男子躺在地上呻吟不已,这简直不敢想象!

  靶该如此嚣张不可世的西装男子们此刻竟被群摩托车车手给打败,而且完全没有还手的机会!

  “你们做吧,在这里小心丢掉性命。”

  名酷得不像话的男人走到这群学生面前,冷然地道了句。

  那群学生早已吓傻,件穿着皮衣的老花,忍不住问道:“你你是菊花堂老大花弄潮?”

  “你认识我?”老花眉头微微挑起来,转身对小弟们道:“冲进去!”

  那群学生兴奋的不像话,如今华新市最为嚣张,最有名望的当属菊花堂,若不然其他几个老大爷不会像联手干掉他们菊花堂的。

  第就是菊花堂的行事风格十分雷厉风行,毫不怠慢。二来,飙车是年轻人最为向往的,而他们每次出门砍架都会飙车而去,所以他们的大名已经在华新市蔓延开了。

  “花老大,能不能收我们做小弟啊?”那群学生纷纷叫了起来。

  正欲走进澡堂的老花转头淡淡道:“你们还小,等书读完了我再考虑。”说罢也不再理会那群学生,快步走进了澡堂。

  浑不知。这群学生在以后的岁月里,时而都会回忆菊花堂老大帮他们打败敌人的场景。尤其是在同学面前。不停的吹嘘,仿佛菊花堂老大就是他们的老大,那多威风?

  老花手里抓着砍刀走进澡堂,里面的客人们都吓$,尽在文学网了出去。唯独个房间的门口站立着数十名男子,他们每个人的神情都异常严肃,双双冷冽的目光停留在菊花堂成员身上。老花漫步走到最前方,手中的砍刀摇晃了几下,淡淡道:“叫你们的老大出来吧。”

  “放肆。你们什么东西,居然敢在西环闹事?”为首的男子冷然喝道。

  “哦,不知道我是谁啊?那我现在告诉你吧,菊花堂老花,知道了么?”老花说罢手中的砍刀仿佛恶魔的镰刀样砍在了第名男子的脑门上,顿时鲜血飞溅,妖艳的血花仿佛烟花样诡异。

  所有菊花堂成员都冲进了人堆,嘶喊着与哀号声连为体,整个澡堂里面鲜血淋漓,老花把扯住名男子的胳膊,奋力暂短,然后将他推开,脚踹开大门,当他走进去的时候,脸庞顿时扭曲片,而手中的砍刀,也握的更紧了

  第六百八十章第四天3

  鲜血沾满脸庞,已经分不清是敌人还是自己的。老花手中的砍刀上也蔓延下大量的鲜血,滴答滴答地滚落在地面。他的呼吸有些紊乱,外面吵闹的打骂声浑然听不进去,他的心脏越发强烈的跳动起来

  汗水滴滴地从额头上低落下来,与鲜血混合在起,老花将衣服的碎片扯下来,而后捆绑在自己的手臂上,试了试手中砍刀的力量,脸肃然地道:“你居然会在这儿?”

  “呵呵,我不能在这儿么?”对面浴白里的男子抓起条浴巾围在腰间缓缓地站了起来。

  他是个年轻的男子。也同时,他是个英俊的男子。

  可老花在看见他第眼的时候,心中没来由地泛起了抹恐慌。老花知道,来这儿蹲点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更甚至,这个办法极为愚蠢,对方不过是设下了个圈套,自己便傻乎乎地闯了进来。

  而这些倒不是最重要的,最让老花头疼紧张的是。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年轻男子。实在是他不愿看见的。

  “老花,近段时间你和阳痿混的很不错嘛。”男子从浴白走出来,眼神肃然地看着老花。

  “想不到啊当年十里街的拳霸居然当了别人的狗腿子。”老花冷哼声,声音冰冷地说道。

  “狗腿子么?未必吧。我只是报恩,他曾经救过我,所以这次我必须帮他做点事情。”男子的目光中流露出丝淡淡的寒意,又道:“老花,六年前,还记得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么?”

  “忘不掉。当年若不是你,十里街也不至于变得这么混乱。我想告诉你,现在的十里街已经不是当年的十里街,现在的菊花堂,也已经不是当年的菊花堂。若是你想挑战我们菊花堂,尽避放马过来。”老花眉头微微挑了起来。

  “哦?是么?”男子的拳头轻轻地握在了起,淡淡道:“那么今天我们只能有个人走出去。既然我回来了,我就不会再让你们好过。六年前你们让我败走,我是来讨债的!”

  “废话!”

  老花懒得再多费唇舌,既然找上门来了,以老花的性格断然不会再与他多做口舌之争,寒光闪过,砍刀毫不犹豫地劈了过去。男子眉头微微挑了起来,冷然道:“六年没见,还是这么急躁!”

  他的身子仿若狡兔样地丛篇,躲避过去之后,夹杂着凌厉劲风的拳头朝老花后背攻击过去,老花冷哼声,猛地转头,刀横劈而去!

  砰砰!

  砍刀被男子拂开,两人的拳头都牢牢地砸在了对方的胸膛!

  “唔”

  老花堪堪后退几步,男子的脸上却是抹过丝诧异,他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老花,忽然唇角浮现怪异的笑容,好奇道:“想不到当年那个毛头小子居然也会耍心机了。”

  “少废话。他妈的。当年若不是你,我们菊花堂也不$,尽在文学网会颓废了半年!”老花手中砍刀再次砍了出去,对方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在老花砍刀击出的时刻,他的手腕微微番。兀自攻击出去,把擒住老花手腕,用力翻,老花只感觉手腕阵酥麻,情急之下,他连忙踹出脚,对方却是任凭老花脚踹在胸口,竟是纹丝不动地卸掉了老花的手腕!

  “操!”

  老花疼的直打哆嗦,身子也不停地后退,砍刀跌落在地面,男子的脸上抹过丝阴冷,森然道:“六年前你们赶我出十里街,今天我就要把当年的面子都找回来!”

  他说着两步冲过去,把扯住老花的头发,就在老花想要反击的时刻,他的脚却踢在了老花的小肮。

  老花哇地吐出口鲜血,脸色顿时苍白片,他知道自己处于下风,若是不及时找出对方破绽,可能就真的要挂在这儿了。就在对方的膝盖再次顶过来的时刻,老花的眼睛猛地亮!

  “啊!”

  男子后退数步,老花却脸狰狞地站直了腰板,嘴角溢满鲜血,他也分不清究竟是自己的牙齿脱落,还是对方的鲜血,总之,他满嘴腥味。令他呕吐不已。

  “好小子,居然连嘴巴都用上了!”男子冷哼声,老花却是脸平静地朝男子走了过去,脸狰狞地笑道:“今天我们只有个人能走出去!”

  眼见老花仿佛发疯样地朝他扑过来,他多少有些惊惧,老花却是猛兽样地冲了过来。

  砰砰!

  再次撞击在起,男子后退几步,而老花却动不动,胸口不停地冒出鲜血,他的脸上却溢满了兴奋残忍的笑容。此刻的老花仿佛是个神经病样!对,现在的老花就是个神经病!

  他的脸上布满了狰狞与残忍,他的全身上下都是鲜血,他的表情仿佛来自地狱样!

  再次扑过去,老花的眼中闪过丝阴冷,男子以为他回再次与自己硬拼,害怕地后退两步,却浑然不曾发觉老花的脚步滑,两步冲过去之后,两只手狠狠地捏住了男子的脖子!

  “你以为六年前我是怎样,现在还会是怎样么?哈哈”老花猖狂地笑了几声,手中的力道越来越大,任凭对方如何击打他的胸口,他依然是点也不放松。直到对方的脸色变成酱紫色之后,老花这才看着对方的眼睛,呢喃道:“从我进来的那刻开始,我就知道你定会死!”

  把将男子略显冰冷的身躯扔在地上,老花无力地瘫坐在地上,从口袋掏出支香烟点燃,深深地吸了口烟雾,看着房间里的水渍与血渍,他忽然脸色骤变,冷笑声道:“出来吧,难道你是只缩头乌龟么?”

  这句话竟是对着浴白在说,而浴白周边却是个人都没有!若是有旁人在场的话,断然会以为老花发神经了。可事实上,老花从方才男子的表情与动作可以看出,浴白里面,定有人躲避在里面!

  浴白本是个灌满了热水的大木桶。里面冒着蒸腾热气,房间也被大量的雾气所笼罩住,老花见浴白没有丝的动作,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而后,他捡起旁的砍刀,两步走到浴白面前,刀狠狠地从木桶外面捅了进去

  第六百八十二章第四天4

  血红色的流水从木桶中倾泻而出,沸水中忽然爆发出悲怆的惨叫声,名身形健硕的男子从木桶中翻滚而出,老花脸冰冷地看着对方,冷笑不已。“你倒是真能憋,在里面躲了这么长时间,出来透透气也好吧?”

  躲在里面的男子自然便是西环老大,他大腿上鲜血飞溅,如同个抽水机样。老花这刀恰恰捅在了他的大动脉上。

  “老小子。前段时间联合不少人找我菊花堂麻烦,今天若不是给你点教训,你真当我们菊花堂是吃素的了?”

  老花说罢走到男子身边,蹲在他面前,砍刀晃,对方的只耳朵被老花剁了下来。惨叫声再次加剧,老花却冷笑不已。心想,狗日的群杂碎,老子差点被你们陷害挂掉,若是不给你点惩罚的话,在红花会上,老子就没脸见人了。

  老花在房间里折磨了会西环老大,这才缓缓地站了起来,拖着狼狈不堪的身躯走出房间,外面早已片狼藉,不论是对方还是自己这方,都死伤不少。存活下来的也是苟延残喘,再也使不出半分力气。

  好几名菊花堂成员见老大走出来,故作模样地叫嚣,想要冲过去继续把他的敌人砍几刀。老花却皱眉苦笑道:“他妈的少在老子面前装样子,走吧,我请你们喝酒。”

  行人开着摩托车离开,西环老大也在这战中被切掉了只耳朵,从此成了独耳侠。江湖传言,西环老大是被名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在他打算非礼百个幼女的时候割掉了耳朵。而那个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从此浪迹江湖,居无定所去了。

  阳痿与群小弟在家龙虾店吃龙虾,那甜美的汤汁口齿留香,阳痿在想是不是给自己的第十八姨太带点回去。这种好东西可不是每个地方都有得吃的。不过再想马上可能就会群殴,大龙虾带在手上稍有闪失可能就被打烂了。而且这里的大龙虾太贵。想想还是算了,到时候回十里街的时候,随便在街边买点小龙虾充数。

  当阳痿吃掉第八只龙虾的时候,他的嘴角上沾满了金黄|色的液体,故作风騒地抓起张纸巾将嘴角的汤汁抹掉。忽然用力拍了拍桌子,大声叫道:“老板,为什么你们这儿的龙虾还有苍蝇在里面?”

  他说的时候,将早已准备好的几只苍蝇放了进去。而当老板过来的时候,自然而然地看见了龙虾里面的苍蝇。那名经理看了眼,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他岂能不认识阳痿是何人?此刻周边已经站立了数十名小弟。而在后台,龙虾店也安排了数十名小弟。只要稍有不合,立马动手砍人。

  这家龙虾店是东湾最好的龙虾店。每年会给东湾老大带来几百万的利润,其实这里算不上地下生意。而是最正儿八经的生意。只不过既然东湾老大是这儿的后台。阳痿在这个地方找茬无可厚非。最为关键的是在这里找茬,是最容易将东湾老大激怒的办法。毕竟这种地方纯粹是因为他们的厨师手艺好,而并非他们的后台多么的强硬。

  也正是因为如此,东湾的老大最不希望的就是这儿出事。

  可事实上,阳痿他们已经找上门了。

  “阳痿哥,您看不如给我个面子。这顿我请了,我再给兄弟们送大份好么?”经理无奈之下只得委曲求全,若是闹出大事情。他这个年薪上十万的工作可就保不住了。

  “他妈的,兄弟们的肚子都吃坏了,谁还敢再吃?”阳痿巴掌扇过去,旋即扯住他的衣服,冷冷道:“赶紧叫你们老板出来,不然别怪我们砸场子!”

  这句话分明就是来找麻烦的。谁会因为吃了点有苍蝇的东西而砸场子。是个明白人都脑拼出来。所以几乎所有食客都在不到分钟的时间全部跑了。整个场子只剩下阳痿这边的人与经理那边的些人。

  “阳痿哥,您别这样好么?我们是开门做生意的。若是说吃了苍蝇,那是我们的不对,我给您道歉可以么?您这样影响我们做生意,让我们老大知道了,我很难办的。”

  “那你别办了!”

  阳痿猛地脚将他踹出去,森然道:“三分钟$,尽在文学网之内不出现个够格和我谈判的,那就开打!”

  “阳痿,别以为你们菊花堂最近嚣张就不得了。这里可是我们东湾,不是你们城南!”

  那个经理也忍受不住了,狗急尚且跳墙,何况还是个人。他抹掉嘴角的血渍,从地上爬起来,脸冷冽地盯着阳痿,手臂挥,从身后窜出数十名大汉,每个人神情肃然,仿佛要将阳痿等人吃了才肯罢休样!

  “东湾么?”阳痿点燃支香烟,坐在旁的椅子上吸了口,淡淡道:“再过几天,华新市就没有几个城区之分了!”

  阳痿这话出,经理脸色勃然大变,将西装脱下来,露出身弹力背心,冷笑道:“我倒是要看看你阳痿究竟有怎样的本事。东湾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放肆的地方!”

  他怒吼声,拳朝阳痿砸了过去。阳痿却冷笑声,不屑道:“东湾三年前第打手,呵呵,来吧,让我见识下三年前的东湾的第打手有多么厉害!”

  经理心下冷笑不已,他只知道菊花堂的老花是个暴力分子,实力强大。而阳痿却是智囊,战斗力未必多么强大,所以心中并没将阳痿放在眼中。他起初畏惧的只是怕得罪了菊花堂。但此时此刻,他断然不会给东湾落了微风。拳头砸过去,夹杂着凌厉的拳风,就在他靠近阳痿的时候,却感觉胸口阵窒息般的疼痛,紧接着,鼻梁骨再次传来仿佛火烧样的剧痛,他忍不住惨叫声,双手想去捂住鼻梁,却发现把砍刀已经赤裸裸地挂在了他的脖子上

  第六百八十三章第四天5

  经理已经彻底愣住了,他哪里想到阳痿居然能如此强大。这样的身手与爆发力绝对不会比老花差!他当初并不是没和老花对拼过。虽然拼不过老花,却也不会这么不堪击!

  可此刻他几乎没有任何反击的机会就这么活生生地被阳痿给抹杀了!这样的份实力,绝对不是个传闻中,不应该是个智囊样的角色应该展现出来的!

  “如果我告诉你你现在再动下,我会把你的脑袋削下来当球踢,你还会动么?”

  阳痿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看见了经理的手好像想伸进胸口,他明白里面有什么,若是让他拿出来,形式可能会在瞬间逆转,这绝对不是阳痿希望看见的。

  说时迟那时快,阳痿手中的砍刀已经屁在了经理的肩胛上。鲜血仿佛坑洼样地飞溅而出,阳痿只手在面前遮掩下,而后,他手中的砍刀用力地拔出来,冷笑道:“老实说吧,今天我来就是捣乱,若是你们老大不出现的话,我会直捣乱下去的。”

  阳痿脸上的笑容仿佛能融化冰山雪地样,可他手中的动作却是让经理的瞳孔瞬间收缩

  大腿处传来的剧痛险些让他晕死过去,撕心裂肺的疼痛仿佛千万蚂蚁样吞噬着他的心灵,冷汗从额头上涔涔冒出,豆大的汗珠沾湿了他的脸庞,掩盖了他的视线。大腿那强烈的绞痛让他后悔来到了这个世界,让他后悔为什么自己还会有知觉。

  “我从别处学来了种折磨人的办法。”阳痿的唇角微微泛起抹淡淡的阴冷,手腕忽然用力,只见块血肉从他大腿上横飞而出,贴在了个金属盘子上。发出疙疤疙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