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现这句话,实在是有太大的含义了!

  第六百八十六章第四天8

  先是听了老花那耀武扬威地炫耀,加上此刻阳痿那充满计谋的决策,王枫笑了起来。他揉了揉鼻子,严肃道:“你们都很滛荡。不过我得提醒你们。做事情都会有后果。最近注意下周围的环境,可能会出现意外。”

  阳痿与老花对视眼,点头回应。

  与老花阳痿在总部聊了会,老花忽然意识到个问题,好奇地道:“老大,你说他们背后的那个常无风会有什么举动?”

  “我哪里知道,他想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应付。”王枫吐了口烟雾,忽然咧嘴笑道:“如果想玩硬的,我们奉陪到底。”

  阳痿与老花的脸上抹过丝淡淡的兴奋

  间大型办公司,东湾老大脸色十分难看。他的对面坐着个年轻的男子。男子的脸上充满了愤怒与不满。他的脸庞有些扭曲,手指微微有些颤抖。

  “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城北与西环的老大都被整了。只有你东湾点事都没有?”

  男子正是常无风,当他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对东湾的老大起了丝疑心。

  开玩笑,他们三家现在联盟,只整了西环老大与城北老大,唯独他东湾纹丝不动。他绝对不会白痴地认为这是东湾老大有人格魅力,对方不想与他为难。

  “我我怎么知道。”

  东湾老大的脑袋低垂下来,他简直不敢相信,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天地。本以为只要自己守口如瓶,再编制些理由应该可以蒙混过关,可他却忘记了个问题。东湾没出问题,其他两个城区的老大都被偷袭。这本身就代表了东湾有问题。

  那么阳痿当初放过自己。这根本就是个阴谋。可现在哪怕是阴谋,他也只能死撑。

  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还有什么可以选择的呢?难道告诉常无风他与阳痿合作?可不告诉又有什么用?常无风何等人物?他会不猜测出些什么?白痴都知道东湾绝对有问题!

  没发生任何火拼,也没发生任何意外。甚至,东湾好像连只苍蝇都没有去过。这难道不奇怪么?

  “那你能否告诉我今逃讷湾连个神秘的人都没出现过?或者连个让你觉得可疑的人都没有?”常无风双臂撑在他沙发的两侧,双冰寒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东湾老大。

  “没没有。今天整天我都在家休息,根本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东湾老大脸庞阵扭曲,额头上微微渗出丝汗水。他脑拼出常无风的恐惧,只不过他并不是白痴。这个时候如果坦白的话,自己就彻底完蛋了。从常无风的态度来看,他似乎只关心自己是否出卖了他们。而并不关系以后的事情。或者说他已经放弃我们三个老大了?

  若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坚决不能说。如果说了,菊花堂那边也完蛋了。若是顶住压力,或许与菊花堂合作,在红花会还可大有作为!

  “呵呵,既然没有,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

  常无风双手撑在额头上微微摆了摆手,事宜东湾老大出去。

  待得东湾老大出去后,他忽然抬起头,眼神凝视着墙壁上的挂钟,嘀咕道:“只剩下最后三天了。王枫,你还会做多少事情呢?三天后的红花会,你会做出怎样的举动。我很期待非常的期待!”

  王枫与阳痿他们扯淡了会儿后,他便离开了菊花堂总部回到了自己的家。他本是想到处闲逛下,查探下情况。不过家里有个女人等待着自己,他仿佛回家的心情要比以前好了许多。回到家的时候,忽然起了寒风,刚进门便感受到股扑面而来的暖风。

  “家里什么时候装空调了?我怎么不知道”

  王枫挠了挠头,好奇地将皮外套脱下来,厨房传来靓丽好听的声音。

  “王枫,你回来了啊。我在煲汤,马上就能喝了。”郭颖兴奋地叫了声,厨房里传来了强烈的金属碰撞声。

  王枫脱掉皮鞋,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了无生趣地换了几个频道准备去开电脑的时候,口袋阵震动,他掏出手机看,是段虎的短信

  “老师行动已经展开,我想,明天晚上应该能给您答案了。”

  王枫马上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他的心中有些兴奋。段虎陈冲。这是你们第次单独面对强大的敌人。能否成功。老师无法给你们任何帮助,你们脑瓶的,只有你们自己了!

  走到窗户口的王枫将窗帘拉开,暗淡的傍晚忽然变得雪白起来,抬起头,鹅毛大的白雪仿佛仙女样翩翩起舞,笼罩在这个繁华的华新市

  段虎的手坑诔僵了,他躲在大树远处。个人在这儿已经监视了好几天。他吃喝拉撒都没有离开方圆五米意外。

  这儿是华新市的荒郊,距离市中心大概有百公里,这几天,他除了给王枫发过几条短信。直都没有与任何人联系过。今天傍晚的时候忽然下起大雪,也收到了别墅里面陈冲发来的信号。他们打算明逃诏身了!

  若是以前的段虎,让他在个地方待上几天几夜,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可现在,他做到了,哪怕是他自己,都不太相信自己居然能做到的。可事实上,他的确是做到了。而且做的很出色。不但窥视到大量的情报,也没有被对方发现。

  将望远镜放下,忍不住呵了几口热气,段虎抬起头看向苍茫片的天际,嘀咕道:“这该死的天气,真是要人命。”

  他似乎忘记再过三天便是大年三十。这个年关是所有小孩都应该开开心心在家里等待压岁钱玩乐的时候。他却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段家现在没有任何值得段虎相信的人。段二叔虽然不在段家。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随时都会将段家收回去。

  爷爷已经过失那些叔叔伯伯早已成为段二叔的奴隶。他们对段二叔言听计从。若不是有王老师直在帮自己,恐怕连个安生的地方都没有。

  回味当年过新年与爷爷下起喝茶的场景,他的眼眶微微红了起来。这样的日子,再也没有了。世界之大,已没有我段虎可以依靠的人了。

  所幸,我段虎还有陈冲这个过命的兄弟。还有王枫这个我亦师亦友的老师,还有群朋友样的同学。个十七岁的年轻男孩,还未成年便要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若是不脑旗些成长起来。他几乎不敢想象如何能够承受如此令人痛苦的现实!

  陈冲坐在有暖炉的房间,他的面前张巨大的桌子上有丰富的食物。小贝的爸爸脸平静地喝着红酒,小贝站在旁动不动。他的脸色十分冰冷,从陈冲看见他之后,他的脸上已经没有出现过任何情绪的波动。除了冰冷,还是冰冷。仿佛他就是块冰做出来的样。要知道他是老师当年的朋友。在当初,第次看见小贝的时候,他多么的风騒,多么的不可世,多么的张狂。而现在却是变成了这般模样!

  “陈冲,明天就要行动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么?或许我可以帮你转达你的小阿姨。”小贝的爸爸微笑地说道。

  距离红花会已经没多少时间了,他没有耐心再等下去,若是再等,他怕赶不上红花会峰会!

  谤据他的估计,宝藏应该就在华新市内部,所以他才调整到这个时间出发。因为这段时间。他除了找宝藏,并没有其他事情。可王枫他们不同。越是在这个紧张激动人心的时刻,他们的事情越多。根本无暇顾及太多。

  “我只想告诉你句话,凡事无绝对。”陈冲平淡地道了句便闭目养神起来。

  小贝爸爸眉头微微挑了起来,冷哼声道:“等明天找到宝藏,你就无话可说了!”

  他气呼呼地离开房间,小贝平静地看了陈冲眼,眼眸中流露出丝欣赏与敬佩。这个小子胆子倒是不小了

  陈冲待得他们离开之后,睁开眼睛微微叹息声。他的眼中闪过许多的神采,他几乎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去处理这件事情。王老师告诉了自己事实,可到时候如果真的没办法的话,自己该如何去办呢?段虎他又会选择怎样的方式?还有他那张字条究竟是什么意思?

  陈侍者在这几天根本没有任何音讯,仿佛人间蒸发般。小贝的爸爸带来的华新市消息让陈冲有些震惊,他知道,王老师已经展开行动。那么自己也应该做出点像样的事情了。老师培养了自己这么长段时间,若是点能力都拿不出来。实在是有些说不过

  明天,必将会有场艰苦的战斗,而这切的结果,也只有等待明天才能揭晓!

  第六百八十七章第五天1

  墙壁上的挂钟指在临晨十二点,滴答滴答的声音消失,取而代之的咚咚之声响起。陈冲微微抬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呢喃道:“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

  是的,第五天了,距离红花会,还有三天时间。今天这天过去,那么剩余的只有两天了。而这两天,王老师还需要做多少事情呢?陈冲不知道,他知道的是这两天,是老师做最后努力的时刻。自己,也需要做些事情来帮助老师。

  伴随着时间的流失,陈冲的心情越来越紧张了。两父子离去之后便再也没有来过。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陈冲在这个房间足足待了三天。这三天,他几乎没有出过房子。也没有任何人来捆缚他。他除了吃喝休息之外,几乎不做任何事情。他知道,今天即将结束这漫长的紧闭。需要面对的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大难题。

  临晨五点,房门被轻轻地推开,小贝那修长的身躯站在门口伫立了将近分钟。也没有进门,分钟之后,他关上房门离开。从头到尾没有说句话,房间有些暗淡,陈冲甚至于看不清小贝究竟是怎样的副表情。

  天,终究还是亮了。

  陈冲微捂展下身躯,骨骼噼里啪啦作响,他揉了揉有些沉重的眼睛。晚上几乎没有休息,激动紧张的心情迫使他想着许多的对策。可直到现在,他只脑凄笑。以不变应万变,或许是对付敌人最好的手段。

  咯吱声

  房门被打开了,小贝的爸爸身后紧随着小贝,他们两人的精神不错,尤其是小贝的爸爸,满脸红光,仿佛今天是他这辈子最开心的日子。脸上挂着的笑容让人的心情也不自然地好了起来。

  “陈冲,该是找出我们陈家宝藏的时候了。”小贝爸爸得意的语气不言而喻。

  “那么,我可以离开这间房子了吧?”陈冲缓缓站起来,扭动几下身子,嘀咕道:“在房间憋了好几天,我已经有些忍受不住了。”

  小贝的爸爸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他简直不敢相信个十七岁的男孩居然有着如此沉稳的心态。在这儿关了几天,他的心情居然还能如此良好。只能说,他的确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男孩。个陈家男孩

  这是幢小型别墅,当陈冲走出别墅大门的时候,他回头看了眼。银装素裹,漫天晶莹雪白。

  是的。

  昨晚下了场大雪,大得吓人的大雪。地面足足有三尺厚的积雪。华新市并不是个天气良好的地方。它用事实证明了天有不测风云,就仿佛是要验证华新市本身便是个风起云涌的城市般。阴冷的天气似乎能伴随着人的心情而来。

  每当天气无缘变故的时刻,人们的心情总会压抑到极限。而紧接着,便会有令人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这切,已经让华新市的市民习以为常了。

  若是说,在整个国家。什么地方的市民心理素质最好。华新市当之无愧。华新市,本身就是个充满了暴力与血腥的城市。繁华所掩盖的黑暗,是整个国家最为恐怖的。这里是个独立的城市。不受任何人的管辖,就仿佛古代诸侯的独立领地样。只有华新市内部才能管理华新市的治安与秩序。

  而红花会便是这样的存在了!

  “你们还真会选地方。这里方圆数里恐怕都没有个人会经过。”陈冲吹了吹手心,寒风灌进衣领,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也只有这样的地方,你那个实力非凡的老师才不会找到。更何况,他现在比我还要忙。恐怕也没多余的时间来找你了。”

  小贝的爸爸微微笑,他伸手的十来名穿着大衣的男子走过来,小贝微微摆手道:“你们准备下吧,十点动身。”

  小贝的爸爸似乎并不着急,他在这儿陪着陈冲吹了吹冷风,呼吸下新鲜空气。陈冲也并不着急。他知道这是唯自由的时间段。他不停地跺脚扭腰,仿佛名运动健将即将参加最后的决赛样。脸上充满了斗志与坚毅。

  大概半个小时候,群男子从别墅走了出来,每个人的身上都背着个巨大的包裹,包裹里面都是旅游必备的装备。而小贝也给陈冲送了套过来。旋即目不斜视地离开,小贝的爸爸见切都准备好之后,他缓缓地摆手道:“上车吧。”

  嗤嗤地声音响起,大量积雪飞溅而起,待得几辆汽车离开后,远处的片积雪忽然凸出来,旋即,名年轻男孩抖掉身上的积雪,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走到陈冲方才站立的地方后,他四周观察了片刻,发现了张几乎与白雪同色的字条。

  男孩捡起来,打开看,脸上流露出开心的笑容。

  “好小子,居然得到了这么重要的情报。”段虎哆嗦着将手机掏出来,拨通个电话,说道:“把车开出来,给老子弄件大衣,快冷挂了。”

  “。”

  走上马路,段虎左右打量几眼,两辆豪华轿车开过来,秦少峰从里面走出来,四眼将大衣扔给段虎,笑嘻嘻地道:“想不到你在上头蹲了几天还没冷死,我真佩服你的毅力。”

  “为了我的小菲菲,我是不会死的。”段虎揉了揉鼻子,拍了下秦少峰的肩膀道:“你们在这里守了几天也累了,赶紧回去休息吧。我个人去就成。”

  他说着就要上车,秦少峰连忙拉住他的肩膀,平静道:“我是三年二班的班长,同学有难,我能坐视不管么?若是你看不起秦少峰,尽避个人去。”

  段虎微微愣,他没想到秦少峰居然会与自己块去。要知道,此次去的地方,可能有去无回,秦少峰他们虽然在学校混的厉害。但现在面对的人可不是些简单的人。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群混世魔王。段虎自己都没把握,若是让他们去,天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他犹豫良久,终究下不决心。

  “你是怕我们会拖累你么?”

  秦少峰冷眼以对,淡淡道:“如果王老师在这儿,我想他也会尊重我们的意见。你们能做到的事情,难道我就不能么?”

  秦少峰自然知道段虎与陈冲的成长是王老师指导而成的。他直以来就有些羡慕段虎与陈冲。他们的成长速度实在太快,这让秦少峰感觉在他们面前就好像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样。他强烈的自尊心受到了刺激,他决定要与段虎起去并不是因为想斗气。而是想让他们知道,我秦少峰也样可以成长起来!

  “好吧,既然你定要去,我不反对。不过,到时候你若是生命受到了严重威胁,我们未必能救你,切都要靠自己去战胜。”段虎平静地说道。

  “!”

  秦少峰兴奋地点了点头,对四眼道:“你回去告诉王老师,说我已经和段虎上路,随时告诉我们最新消息。”

  “没问题。”

  辆豪华轿车在雪地里穿梭。段虎喝了袋喝豆浆,冻僵的身子这才渐渐暖和,秦少峰忽然好奇地问道:“段虎,陈冲为什么会被他们抓走啊?难道是你们的敌人?”

  “是的,是我们的敌人。而且关系着个富可敌国的宝藏。”段虎搓了搓手掌,脸严肃地说道。

  “宝藏?”

  秦少峰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诧异之情不言而喻。

  “是的,个关于陈冲的宝藏。在这儿,我有个故事对你说,等你听完我说的故事,我想你会明白切的。”段虎点燃支香烟深深地吸了口,那略显稚嫩,却充满了成熟味道的脸庞上抹过丝回忆,嘀咕道:“陈冲作为陈家传人,他本身就是个天大的定时炸弹”

  “事情就是这样,抓住陈冲的是他的叔叔,陈家的叛徒,而抓住陈冲,是因为要找到宝藏需要陈冲的帮忙,而我这次去,不但要拯救陈冲,还需要毁掉他叔叔的阴谋。”

  听完段虎的述说,秦少峰的脸上闪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自己的同学,居然在华新市,在这么个权力集权地,拥有如此恐怖的身份。他平日里还能表现得如此淡定。随时都可能遭受杀生之祸,还脑萍出如此好的成绩这,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啊!

  “那按照你这么说王老师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了?”秦少峰好奇地问道。

  “当然就是王老师通知的我,而且让我与陈冲合作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王老师为什么不来救陈冲?我想有王老师出马应该没有做不到的事情。”秦少峰脸自信地道。

  “王老师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处理。而且如果什么事情都要王老师来帮忙,那我们也就是群废物了。”段虎脸坚强地说道。

  “可是这可是很危险的。难道老师就点不担心么?”秦少峰还是有些担忧地道。

  “个人想要成长。尤其是在华新市这个弱肉强食的城市,独立面对恶化的问题,才能让自己不断强大。”段虎所言都是从王枫那儿学来的。可他也知道,老师所说的切,都是对的。不论什么时候,只有用自己的手段去应付切困难,才是成长的最好办法。

  “我终于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