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悠扬传来,推开石门,当他们走进去的时候,忽然盏盏油灯亮起。左右有两条道路,根本不知道哪条道路才是正确的!

  “你,走这边,你走那边!”

  小贝的爸爸命令着身边的两个下属,可这两个下属满脸惊慌失措,根本不敢朝前走去。两条路虽然有油灯照耀,却依然散发出发霉的味道。而且,那幽暗的感觉让人们的内心防线崩溃。他们根本不敢靠近步,跟别谈去试路!

  “妈的,我养你们难道是废物啊?”小贝的爸爸愤怒地捏住他们脖子,不到三十秒,他们双腿蹬,登时死亡。

  “你们,给我过去,再不过去,他们就是下场!”小贝的爸爸将手中的两具尸体仍在地上,脸阴沉地吼道。

  丙然,这次他们走了出去。去了可能不会死,若是留在这儿,定会死。他们不是白痴,懂得如何选择。不过他们现在后悔死了,早知道不赚这个钱了。贪图富贵的代价若是用生命来替换,绝对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的。可偏偏,哪怕知道会丢掉性命。也依然有不少人会来。当金钱的欲望已经膨胀到极限的时候,他们已经失去理智了。

  大概走了三十秒钟,当他们走到转角的时候,其中人兴奋地尖叫了起来。

  “我看到大门了。”

  他的最后个字说出来之后,忽然传来阵金属碰撞的声音,随后,颗脑袋滚落在地上。脑袋上的对眼珠子瞪得老大,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样。

  而另外边,那个人进入转角之后,却是点动静都没有了。任凭他们如何叫唤,他也没有再出来。

  这刻,他们陷入了沉寂。

  边他叫了声看见大门,却身首异处。另外边,他走进去,却再也没有出来了

  两边好像都是对的,可两边,却又好像都有问题。究竟是如何,谁也不知道。

  “走这边吧。”

  就在所有人都沉寂的时候,陈冲指了指地面还有颗不停涌出鲜血脑袋的道路,平静道:“既然他说看见门,我想大门应该就在这边。”

  “你疯了!”

  小贝的爸爸愤怒地捏住他的手臂,冷冷道:“没看见他的脑袋被切下来了么?你这么想死?”

  “呵呵那你敢走这边么?”

  陈冲冷笑声,不屑道:“至少这边,他给了我们提示,而那边,他却去不回,可预期的危险总比不可预期的危险要容易对付得多。如果你想走那边的话,我没意见。”

  小贝的爸爸脸色阵扭曲,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在这种时刻,最需要的就是冷静,可他无法冷静。次次地死亡让他明白,下个可能就会是他。当个人马山就要达到自己心愿的时候,他最害怕的就是死亡。他不愿在最有机会达到巅峰的时候死亡。这对个欲望攻心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折磨!

  “就走这边吧。”

  小贝淡淡的说了句。

  于是在陈冲的带领下,行人朝地面有着颗鲜血淋漓脑袋的道路走去。陈冲走在最前面,他的心情也很紧张。他能保持着平静是因为王枫曾经告诉过他。越危险的时刻,谁能保持稳定的心态,才能挣脱困苦。可若是紧张的话,只会让自己走进个误区。所以陈冲哪怕再紧张,再害怕。他也会保持颗慎密的心态。

  无头尸体靠在墙壁上,脖子处鲜血汩汩冒出,伤口十分的工整,仿佛是被剪刀切下来以来,那种工整得让人心寒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受了。

  只差步便要转弯了。陈冲停了下来。他微微闭上眼睛,幻想着所有可能会发生的情况。依稀记得,那个人在大叫声的时候,他的手臂是伸开的。那么是说明。他的脑袋被切掉的时候,他的手动过么?

  “我记得,他的手好像动过。”小贝的声音在陈冲的后背响起,陈冲微微笑,说道:“的确,他的手臂的确是动过的。”

  陈冲说罢步踏了出去,当他的目光停留在另外个方向的时候。他的表情纹丝不动,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目光中流露出丝不解与迷茫。

  小贝与他的爸爸也跟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根本就没有东西。哈哈,我看见机关了,想不到这么容易!”

  他正与伸手去按按钮,陈冲与小贝连忙拉住他,冷冷道:“如果你想被切掉脑袋的话,可以去试试。”

  “什么意思?”小贝的爸爸脸迷茫地问道。

  “我记得刚才你那个下属在大叫声的时候,他的手臂伸出去了,可能他是看见了这个机关,满以为打开机关,就可以将门打开了。所以他在叫的时候,很兴奋地去按开关,可没想到的是,他在打开机关的时候,石门并没有开,而是出现了把锋利的利器将他的脑袋给切了下来。所以,我们就看见了刚才的幕。”

  陈冲耐心地解释。

  “那现在怎么办?这里只有个按钮,我们不按按钮怎么进去呢?”小贝的爸爸脸着急地质问。

  “这也是我目前遇到的问题。按按钮,我们的脑袋会被切掉,若是不按,我们根本没办法进去!“

  “是的,我们不按按钮,的确是没办法进去,可你想过没有,这里不是有两条道路么?难道定要走这条?”小贝的爸爸急中生智,想到了这么个办法。

  “我想或许你说的办法可能是对的。但是按照我的估计。这条路,才是正确的。而那条,可能会有问题。”陈冲平静地说道。

  “什么问题?”所有人的目光都好奇地看着他。

  第六百九十章第五天4

  陈冲脸平静地分析道:“还是我方才所说那条路的那个人进去之后,连点提示都没有告诉我们。可能,我们会因为心理作用,觉得越是那样那条路越安全。而这条路,恰恰让我们感觉仿佛就是条死亡之路。可你们想过没有。如果我们走那边的话或许全都去没有回头路了”

  陈冲的语气有些惊恐味道,仿佛他所说的每个句话都是千真万确的真理。

  “那按你这么说只有这条路才是我们正确的方向了?”小贝爸爸脸忧色地问道。

  “理论上,应该是这样的”

  陈冲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不过是以制造机关人的心理来推断,至于究竟是不是真的不得而知。不过,他相信自己的选择。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找几个人做那边,最好,用条绳子牵着他们,这样我们就能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当陈冲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小贝的眼中闪过丝亮光。他的唇角抹过丝难以察觉的欣赏。

  “这样很好”

  小贝的爸爸从口袋取出根绳索,困住两名下属之后,对他们道:“如果这次的任务你们完成了,我给你们的账户每人打百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们来这儿本是求财,若是这样下就能赚百万。何乐而不为?

  步步地走过去,小贝等人的心情并不比在前面走的两个人好多少。他们的紧张已经达到了极限。当绳索拉到最大范围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来到了转角。他们朝小贝的爸爸看了几眼,小贝的爸爸冷冷道:“转弯!”

  他们两全身颤,满头大汗地走进了转角。

  秒

  两秒

  三秒!

  忽地,小贝的爸爸感觉手中绳索的力量骤减,紧接着,他的身子朝后退了几步,当他回过神的时候,绳索已经断裂。而走进转角的两个人却再也没有出来。哪怕连丝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毛骨悚然的感觉传遍全身!

  这种无声无息的消亡让他们难以承受。正如陈冲所说,哪怕是让他们知道人是怎么死的,或者很残忍。但比这种无声无息的消失。恐惧的程度要轻得多!

  “又消失了”

  小贝的爸爸眼珠子差点瞪出来。绳索末端那仿佛是被火烧断的模样,让他们心中迷惑万千。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转角里面,究竟有怎样的东西。

  人的好奇心往往会让他们失去理智。而懂得控制好奇心的人。他往往都是十分理智的人。

  “我想我们还是放弃那条路吧。如果谁想死的话,还可以去试试。”陈冲平静地说道。

  任何人都不敢再想那条路了。谁都不像死,哪怕是金钱至上。在经过第二轮的吃之后,所有人都知道这条路几乎就是条死路!

  “那我们还是吃着如何将这条路打开。”小贝语气淡然地说道。

  没有人反对,每个人的目光都停留在石门上。除了个按钮外,几乎没有任何可以提供他们寻觅的线索。那么究竟如何将石门打开呢?

  陈冲的眉头却在每个人都迷惑不解的时候缓缓舒展开。他转过头,对身后的人笑道:“或许我们是被设计这个机关的人欺骗了。”

  “怎么说?”

  小贝第个发问。他感觉眼前这个年轻的陈冲不但冷静淡定。单单是那份沉稳与敏锐的头脑,也不是般人所能比拟的。

  “我们直想着这个石门有什么奇怪的机关将门打开,尤其当我们发现这个按钮的时候,更是让我们执着的认为。这个石门,肯定还有别的机会。是么?”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这的确是他们的内心想法。可难道不是这样么?

  “有时候,事情都是被我们自己想复杂的。可能他不过是块简单的石门,我们只需要”陈冲将手按在石门上轻轻地推了下

  “不要!”

  小贝爸爸惊叫声,那道石门却被陈冲给推开了!

  条宽敞的甬道,里面十分的明亮。两边的壁灯盏盏跟随着点燃,仿佛是高科技样,却也让这条甬道充满了神秘的气息。

  “我们妄图将件事情复杂化,其实,它本身是很简单的。”陈冲微微笑,当先走了进去。

  仅剩不多的六七个人结伴而行,甬道里面温度颇高,外面的冰天雪地带给他们的冰凉顿时被驱散,身子暖洋洋的十分舒适。陈冲的眉头却情不自禁地皱了起来。冥冥之中,仿佛有什么牵引着他样,他的目光转向顶部,而小贝等人的目光,也跟随着朝上方看去

  阵诡异的声音响起,仿佛能刺穿人耳膜的声音,声声刺入人的五脏六腑。那诡异到极限的感觉,使得他们脸色大变。

  “这是什么声音?”

  小贝的爸爸着急地问道,现在的他已经浑然没有了$,尽在文学网个老狐狸应有的能力。在这系列的惊悚事件中。他已经失去了理智。

  “我没来过这儿,所以不知道。”陈冲平静地说了声,仔细看着顶部那诡异的画面,整个顶部都是块巨大的画面,仿佛是描画的个极为神秘的东西。可偏偏,陈冲有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的心中充满了不解与迷茫。

  “为什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陈冲呢喃的看着顶部的画面。这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这么熟悉?

  陈冲脑子里千丝万缕,猛地,他的眼睛亮!

  “好像儿时在爸爸的书房,看见过这么幅图画。爸爸的书房,好像有这幅图画!”

  陈冲的眼睛眯起来,他煞费苦心思索良久,最后,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果然模样。

  可是,这幅图画代表着什么呢?

  陈冲并不清楚。他只是平静地道:“走吧,这里与你想要的宝藏似乎没什么关系。”

  小贝的爸爸冷冷地看向陈冲,淡淡道:“如果让我知道你想耍花样,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呵呵,都在这种地方了,谁先死还不知道。而且在这种时候,相互的照顾才是最好的办法。”

  陈冲大步朝前走去,这条甬道很长。当他们走完了三分之二路程的时候,所有人都嗅到了股恶心难闻的腐臭。种令人作呕的味道!

  “什么味道?”

  小贝的爸爸当先问道。

  小贝与陈冲相视眼。这个味道。恐怕是尸体的味道了。

  他们并没有回答小贝的爸爸,而是四衷拼了几眼,陈冲走到墙角,他发现了块仿佛可以拉出来的墙壁。轻轻在墙壁地旁边敲了几下。

  猛地。大块的墙壁滑出来,几具全身都是蛆虫的尸体落在了地面。恶臭迎面扑来,陈冲捂住鼻子,脸认真地看着尸体,嘀咕道:“好像就是刚才从另外边走的人。”

  这句话仿佛是定时炸弹样在每个人的心中绽放,尤其是小贝的爸爸。他冲过来看了几眼,怒吼道:“为什么他们的身体都被烧坏,而且全身都是蛆虫!?”

  “我怎么会知道?如果你想知道的话,自己去体验下就可以了。”陈冲不屑地回答着他的白痴问题。

  小贝见状稳定地道:“别想这些了,我们还是继续走吧。”

  每个人的心都恐慌起来,这里步步杀机,随时都可能丢掉性命。哪怕是小贝的爸爸,他的手心也渗出了大量的汗珠。他不知道还需要多久才能找到他朝思暮想的宝藏。只要能找到宝藏,这么多年所做的切都值得了!

  攀登上权力的巅峰,让红花会都膜拜在自己的脚下是他这辈子的梦想。个人若是失去了人生目标,他将没有活下去的动力。而他的目标,便是得到之高无上的权利与财富!人之下万人之上!

  前方的道路越来越狭隘,从起初哪怕十个人都可以并肩而行的道路到此刻两个人才行走都有些困难,他们的心情也跟随着道路的紧迫而感到了惊恐与害怕。越是狭小的地方,危险性越大。因为他们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危险来临,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了!

  “小心点,我能感觉这里有危险。”

  陈冲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他的手心在墙壁上抚摩了几下,在行走的过程中,忽然大叫声,“趴下!”

  反应过来的几个人趴下来,而身后还有三名下属没反应过来。伴随着他们的惨叫,墙壁上毫无征兆出现的几根尖锐的铁枪刺穿他们的身躯,鲜血汩汩冒出来,脸色难看万分。在惊恐了很长段时间后死去的人,这种折磨而死的手段,任何人都会觉得毛骨悚然。而陈冲的心也紧张到了极限。他完全凭靠心中的股信念在支撑。他的后背早已冒出了汗水。双腿甚至都有些发软了。但是他不能乱了自己的脚步。

  而且他还必须留下后招,他知道。害怕,只是暂时的。当找到宝藏的时候,小贝的爸爸,定不会放过他的。

  死去的几个人鲜血滚落在了地上,慢慢地滑落到了墙角。

  咯吱

  两旁的墙壁将自动分开,慢慢地与前方拉成平行的距离

  而前方,不远处的前方。出现了道宏伟的大门。金属大门上,两片妖艳的红花,让小贝的爸爸颗紧张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

  他不顾切地冲上去,而小贝却缓缓地走到陈冲面前,苦涩地道:“为什么要提醒我们呢?”

  陈冲转过头,咧嘴笑道:“你是我老师的兄弟。不是么?”

  第六百九十章第五天5

  秦少峰的身子差点散架,寒风吹得他睁不开眼睛,双腿不停颤抖。段虎大声叫道:“别紧张,慢慢爬下去!”

  秦少峰见段虎仿佛点儿事情都没有。不禁对自己这副身子骨有点不满了。

  待得他们落地的时候,秦少峰毫无形象地坐在了地面,哭笑不得道:“我这算是冰山历险了。”

  “呵呵。好戏还在后头。现在只是开胃汤。”段虎将绳索扔掉,将秦少峰拉起来,道:“走吧,陈冲他们恐怕已经找到宝藏所在了。”

  “真有宝藏啊。妈的,要是这么幸苦来这儿,脑拼眼宝藏是什么模样也是好的。”

  两人年轻男孩在积雪中行走,段虎在这种状况,显然要比秦少峰的洞察能力好很多。不到三分钟,他已经发现洞口。

  “就是这儿了,会小心点。如果没猜错的话,里面肯定机关重重。”段虎严肃地说。

  “那你说陈冲会不会给我们留下提示?”秦少峰好奇地问道。

  “应该会的吧。”

  地面上有两具尸体。明显是被捏碎咽喉而死。秦少峰的脸色略显苍白,尸体在这温暖的地方散发出淡淡的腐臭。他感觉胃部有些翻滚。而左边的条断裂的绳索,仿佛是被火烧裂的。段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在墙壁上寻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任何陈冲留下的痕迹。

  “为什么地上会有两具尸体?我不相信这是陈冲干的。”秦少峰脸不可置信地说道。

  “废话,如果是陈冲干的。他现在恐怕也躺在地上了。”段虎苦笑声,说道:“我想他们两应该是不听老大的话,他们老大怒之下将他们杀死。”

  段虎看了眼两边的状况,右边的转角,还有具无头尸体,角落里,颗睁大眼睛的脑袋让他们的心中很是难受。

  “这里的东西太多了,有两条路,究竟应该走那条呢?”

  秦少峰不是白痴,他知道,路如果选错,可能他们走进去就出不来了。

  “就好像你说的。这里的东西太多了,好像两边都有问题。”段虎揉了揉鼻子,他也不是太确定哪条是正确的。

  “这边有颗脑袋,很显然。他肯定是去探路的时候被割掉的。”秦少峰敏锐地分析着问题,又道:“而左边,绳索是断裂的。那么可以肯定点”

  他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而段虎,也仿佛发现了什么,两人对视眼。段虎接着道:“这么说左边这条路他们肯定是走了两遍,第遍,他们没发现任何的意外,可能是走进去的人却不见了。而第二次,他们用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