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自禁地问了声。

  “呵我没事。陈冲,我们也算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你能帮我做件事情么?”小贝平静地说道。

  “什么?”远处地陈冲低声问道。

  “帮我转告你的老师,就说我小贝对不起他。如果有来世,我会偿还的。”

  三人搀扶着走出地下宝藏,当他们爬上山峰的时候,三人遥看远处的冰天雪地,而后看了眼下方的宝藏所在地。三人的手臂紧紧地握在起,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老王坐在沙发上吃着薯片看电视,窗外大雪漫漫,地面的积雪足以淹没他的大头皮鞋。每当他出门的时候,走不到三分钟,他马上滚回来了。

  “早就告诉你别出门了。这么大的雪你出去做什么啊?”郭颖温柔地笑了笑。给他端来了碗温热的排骨汤。

  “你有所不知了,狗蛋同学还在家里等着去去给他补习。我其实不太想在家里呆着,毕竟我是个有职业操守的老师,更是肩负着国家繁荣发展使命的天使。我应该不惧任何艰辛贡献出我最大的能力。”

  老王派胡言,大吹牛皮。而他的心中却在担心陈冲他们,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他不知道陈冲他们究竟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成功还是失败。他现在有些后悔了。当初想让他们接受定的磨练,却忘记如果失败的话,那就是血的代价。

  “妈的,老子是不是太装逼,对他们盲目的崇拜了?明明就是群扶不上墙的烂泥,怎么可能干掉那个老不死的家伙?”

  老王后悔莫及,抓了抓裤裆,给陈侍者打了个电话,透漏了自己的想法之后,正在工作的陈侍者马上冷言道:“如果陈冲出了什么状况,我定不会放过你的!”

  老王尴尬万分,心想,陈冲啊,你小子千万别出什么事情,要不然以后陈侍者肯定不会让我摸她的小手儿了。老师生的幸福就拽在你的手中了。

  从昨天开始菊花堂便以君临天下之势横扫其他几个城区的黑道。有乔四爷支持,他们点问题都没有。只不过阳痿和老花时而都会问小贝的情况怎么样了。对于那个滛荡的家伙,他们还是十分怀念的。毕竟六年前,他们便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了。而且他们绝不相信小贝是出卖兄弟的人。他绝对不是这样的人,定是有苦衷的。

  “王枫,早点洗澡休息吧。”郭颖坐在王枫的手臂,将头靠在他的怀中,呢喃的说道。

  闻着从郭颖娇躯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儿,他的心情顿时豁然开朗,搂着郭颖的蛮腰,严肃道:“你先去休息吧,我还要工作的。”

  冰颖苦笑声,帮他按了几下肩膀,温柔道:“你好像最近几天越来越心烦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我知道你的事情我管不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别太勉强自己。”

  “放心吧,其实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的在美女的陪伴下环游世界,肯定不会出什么状况的。”王枫严肃地说了句,忽然又道:“对了,大年三十我们怎么过呢?那可是吃团圆饭的时候啊。”

  “当然是起吃啊,我在家做,给你做好吃的。”郭颖温馨的说道。暖气开的还算温暖,郭颖那温润的娇躯更是贴在王枫的怀中,两人拥抱在起,那温馨的味道弥漫开来。

  “好吧。”王枫点了点头,郭颖偷偷地在王枫厚实的嘴唇上吻了下,便走进卧室了。

  老王揉了揉眉心,大年三十老子真的能吃团圆饭么?好像不太可能了

  正在老王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手机震动起来,接通电话,对面传来的是个有些熟悉,却又不太记得起来的声音。

  “喂,王枫,你是么?”

  “废话,这是老子的号码,不是老子是谁?对了,你是谁?”王枫脸装逼地问道。

  “呵呵,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韩媚,还记得么?”

  “哦哦你就是那个在校长办公室找我的美女啊。记得记得,怎么了?”王枫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好像记得,赌神大赛就要开始了,妈的,老子想起来了,难怪这几天不少频道都在播放着这个消息。哎,真是太伤心了,老子的记性怎么这么不好。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小菲菲,这个小女神棍老王觉得很有发展前途。不过她现在好像直心情不好。

  “记得就好,还记得我和你说的事情么?后天就是赌神大赛了,那时候,全世界赌坛高手都会汇聚在华新市,到时候你可定不能手软。”唐媚的语气很淡,仿佛在述说件与她毫不相关的事情。

  “放心吧,以我天纵奇才的赌坛奇人,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对了,有多少奖金给我啊?”老王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呃,这个,赌坛大赛应该有千万美金。而我们韩家也会给你笔酬劳的。”

  扑通

  电话里面传来个人落在地上的声音,老王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正襟危坐在沙发上,咳嗽声,用那颤抖的声音问道:“你说千万美金?呃,等等,你帮我算算,那是多少人民币。”

  “七八千万左右。”韩媚心中嫉妒鄙视地说道。

  “我操!”

  老王白眼翻,差点没晕死过去。乖乖这么多钱。$,尽在文学网老王用两只手,然后用两只脚数了下,随后,他干脆将尘封在冰箱下面的算盘抓出来,算了半天,这才肃然道:“妈的,七八千万可以找两百块钱个的小姐三四十万次。我的妈发达了。”

  韩媚等待了半天,却想不到他说出这么句话,差点没将手机扔出去。没好气地道:“你好好准备下吧,我会给你传份各国赌术高手的视屏,你分析下他们的手法。希望你别给我们韩家,还有林先生丢脸。”

  币掉电话的老王微微吐出口浊气,他揉了揉眉心。赌坛大赛应该算是各大势力崭露头角的场聚会,那么那些牛逼b会出现么?想必,他们都会在暗中观察吧?

  老王的事情处理的已经差不多了,夏雪宜那边的事情不担心,反正是红花会之后的故事了。而陈冲那边他现在有点担心,也不知道这群小兔崽子处理的怎么样。而慕容水月她们的爸爸死去,王枫无可奈何,以后走步算步,只要她们愿意,让自己做什么都可以。

  红姐在小雪的安慰下已经好了许多,不过王枫绝对不会放过常无风。这个小贱人居然将老子的岳丈大人干掉,你死定了!

  老王在洗手间洗澡之后,他忽然看见条纯白色的小裤裤。

  “我操”

  他顿感血脉喷张,情不自禁地看向自己下面那玩意儿,已经高昂地翘了起来。

  老王很有冲动去把郭颖的那条纯白小裤裤拿下来闻闻,虽然老王心中直嫉妒猥琐,但却还真没闻过美女的内裤究竟是什么味道他心想,定是香喷喷的吧?

  越这么想,老王的身体却越来越热,他感觉自己快要忍不住了,连忙用冷水洗了会儿,穿好衣服走出去的时候,空掉的温热扑面而来,他再次忍不住了。

  终于他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原来老子已经好久没有和女人睡觉了。这是个十分严重的问题啊!

  老王左右打量几眼,将晚餐没喝完的半瓶红酒喝完,拍了拍胸膛道:“关公下棋刮骨,老子喝酒找女人”

  咚咚

  房门被敲响,还没睡着的郭颖慵懒地问道:“什么事情啊?”

  “郭颖,我很想问你下,你知道我用什么在敲门吗?”老王嫉妒猥琐地问道。

  “用什么呃,难道你不用手敲门?”郭颖很是无奈地问道。

  “当然不是。用手敲门还没有技术性了。”老王已经憋不住了。

  “那用什么啊?”郭颖脸疑惑地问道。不过她也能听出王枫的那种语气意味着什么。而且他的声音好像有些迷糊,有些颤抖。应该是喝了不少酒吧。

  “我不告诉你你快点开门吧。”老王很害羞地道。

  当郭颖将门打开之后,却发现老王的下半身居然用卫生纸包裹着,而胸口挂着个啤酒瓶,头藩得十分拉风,门开,老王连忙将身上的东西抓了下来,唯独将卫生纸留下,杀进房门,老王将房门关,肃然道:“其实我刚才是用屁股敲门。”

  “呸!”

  冰颖虽然不介意王枫进来,但这种尴尬的对话她还是有些无法适应,老王却情不自禁地搂住冰颖亲吻起来,老王心想,罪过啊,想不到老子坐怀不乱王大官人居然也会在自己家里偷情。这简直就是对王大官人的侮辱!

  只手在郭颖的小肮抚摩了半天,他忽然抬起头,喝道:“为什么找不到拉链?”

  “呃,什么拉链?”郭颖羞赧地问道。

  “胸罩的拉链!”

  于是,在经过了郭颖对胸罩分钟的讲解之后,他很轻松地解开了,旋即拉开自己的卫生纸,如同将军样地驰骋了起来。

  而此刻,他只想唱首歌,首华丽的歌曲,中年大妈杀手刀郎哥哥的二零零二年的第场雪。就在挂钟指着十二点钟的时候,咚咚的声音响起,而与此同时,老王的哀号声也随之响起。第五天,在这个华丽的夜晚结束

  第六百九十四章第六天1

  第六天,乌云荡开,抹阳光洒下华新市。

  王枫身躯猛地扭动几下,缓缓睁开了眼睛。

  “怎么会这样?”

  他眼珠子登时瞪大,只见他怀中抱着双晶莹滑嫩的玉腿,他自己的双腿也被郭颖在另外头抱住,两人如同小孩儿样地拥抱在起。老王老脸通红片,心道:“妈的,想不到我王大官人聪明世,这回可丢人丢大了啊。”

  微韦动几下,郭颖嘤咛声,娇躯轻轻晃,也缓缓睁开了双眼。

  “啊!”

  冰颖玉脸顿时粉红起来,挣扎着推开王枫的大腿,脸尴尬地爬到边,老王嘴巴张大,猥琐道:“呃,其实,那个我觉得我们肯定是睡的太死了,不然是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恩恩,我也是这样觉得的。”郭颖点头,忽然凄厉地尖叫声,抓着衣服冲了出去。

  老王脸麻痹地看着大门口,嘀咕道:“莫非老子太帅,她芳心猛跳了?”

  无可奈何地穿好衣服,在房间里转悠了半天,直到外面噼里啪啦的声音小了很多之后,王枫才咳嗽声,故作严肃地走了出去。

  没人?

  王枫眼珠子左右转了几圈,而后坐在沙发上。却听见了厨房传来的金属碰撞声。他打开电视看了会儿,大概五分钟的时间,厨房传来了阵阵的香味儿,王枫点燃香烟吸了口,心想:“有个女人在家里,生活真幸福,起来有人做早餐,晚上睡觉可以抱着睡。哎,早知道我应该和菲菲她们商量下谁愿意来我的家里睡觉的。不过想自己的家这么破烂片,他不知道如果这么说了,人家愿不愿意来这儿睡觉。

  这绝对是个强大的问题

  去洗手间随便处理了下,王枫揉了揉还有些睁不开的眼睛回到餐桌上,餐桌上已经摆放好了几盘丰盛的早餐。他偷偷看了郭颖眼,好奇道:“你刷牙洗脸没有?”

  心慌脸的郭颖点头道:“刷牙洗脸了”

  “哦,那可以开始吃早餐了。”

  老王把将早已看中的热狗抓起来扔进嘴巴,而后稀里哗啦地吃了起来。

  吃完早餐,王枫用衣袖抹掉嘴角的油脂,嘀咕道:“热狗鲜嫩,口感甚佳。荷包蛋三分熟七分生,面包里面的奶油是新鲜的。恩,这顿早餐营养价值很丰富。”

  他如同专家样地头头是道点评,抬起手看了眼那块破烂地摊货,忽然肃然道:“都已经快十二点了”

  王枫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段虎他们还没有给自己消息。他们究竟怎样了?

  再不济,至少会给自己消息的吧?而且都已经过去了天半,不论成功与否,至少应该给自己个消息吧?

  王枫揉了揉眉心,而后转头看了眼郭颖,微笑道:“郭颖,我要出门办事,你好好在家里呆着吧,我可能很晚才能回来。”

  “恩,你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家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脸蛋儿再次粉红起来。而老王却是点都没有差距,直到他下楼,郭颖才站在窗口,凝视着漫天大雪中王枫的背影,在这条仿古的街道上,王枫的背影如此的高大厚实,她竟有些痴了

  摩托车几乎没办法启动,几尺厚的积雪并没有微微露初的丝阳光而融化,反而积雪将阳光反射而出,将十里街照耀的更加闪亮了。

  “妈的,老花忽然给老子发短信干嘛?那畜生平时可不是个喜欢发短信的主。打个电话都是切从简。怎么忽然发神经了?”

  看着短信上面的四个字:速速赶来。

  王枫苦笑不跌。你他妈以为是拍古装戏啊?还在老子面前装逼。真是太让人鄙视了。

  比寡妇生孩子还艰难地打到辆的士,王枫钻进去,指示了菊花堂总部的位置之后,司机忽然吓得连忙让王枫下车。

  “喂,你这司机怎么回事?怎么你不想做生意了么?居然如此对待客户,小心我到十里街居委会告你!”

  老王心中迷惑。怎么他们都不去那个地方?难道那儿成了人间修罗地狱了?

  “先生,不是我不愿去啊。只是那个地方太恐怖了,我好几个朋友送客人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我看您也还是别去了吧,那儿真的很危险。”司机谈虎色变,身子都不停地打颤,王枫却很不得想抽他两巴掌,心道:“昨天还都是还正常的。你他妈搞的好像去就是几十年没有回来。真是莫名其妙。”

  “呃,那请问下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尽在文学网如果你告诉我了,我就考虑下不去,好不好?”王枫心中迷惑万千,晚上能发生什么事情啊?再说了,以老花他们的实力,在华新市那些能威胁到他们的势力并不是特别多。而且那些能干掉他们的势力,也不屑与他们动手。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先生,难道您没看电视?电视上也应该会说的啊,这件事情可真是华新市最近这么多年来,发生的最离奇的事情了!”

  司机神秘莫测地说道,眼珠子里面好像还留着丝惊诧之色。

  “究竟怎么回事?你快点告诉我吧,告诉我你就去做别人的生意。”老王大腿颤抖地说道。老王有个怪癖的毛病,只要他说谎话,他的大腿就会颤抖。这还是最近才出现的毛病。他觉得肯定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所以才会这样。

  “实话告诉你吧城南中心,从昨晚过了十二点之后开始到现在直都有人在死,而且都是死了之后被抛到了大街上。现在整个中心都没有人敢出门了。警方出去之后,照样会被扔在大街上。不论你是什么人,只要敢在大街上路面,就会被扔在大街上。而且死无全尸!你说这是不是涸浦怖?”

  司机脸恐怖地说道。

  “我操!你以为老子是吓大的啊?”王枫脸庞阵扭曲,心下却想:“难道还真是这样?他妈的,城南中心这么多街道,难道就没个人了?好歹也是华新市四大城区之,怎么可能啊!”

  “呃,你爱信不信,反正我所说的都是实话,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了。”司机脸不满地摇头晃脑,正欲赶老王下车,忽然感觉后背疼,旋即猛地翻了个白眼,软软地倒在了方向旁上。

  “兄弟,对不住了,其实我本来是不想抢你的车,不过你小子吓到老子了,老子决定惩罚你。”

  王枫将司机推下车,心想,这里这么冷,你肯定涸旗就会醒了。开着车飞样地朝城南中心而去。

  听着司机的番话,王枫的心也微微有些紧张了起来。而且种前所未有的熟悉感充满了胸腔。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他样。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强烈到种难以想象的地步。就好像每次脑子里飘荡出来的东西他都脑拼到清晰的画面,那种感觉实在是太不好了!可偏偏这种感觉,十分的真实!

  “四号快点回来吧,我们都在等你啊”

  王枫的脑子猛地听到这个声音,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幻觉还是真实存在的。身躯猛地颤,呢喃道:“难道是他们在捣乱?”

  不太可能他们怎么会在这儿时候出现?莫非也是因为红花会么?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明天十二点过,红花会正式开始,那时候,整个华新市都会沉寂几天,所有的人都会在家里等待,因为那时候,华新市再也不会有任何秩序,在接下来的几天,华新市仿佛失去了任何的秩序样,可以随意的做任何平时不敢做的事情。而每三年,也只有这么几天。可以说这几天,幽怨抱怨有仇报仇。整个华新市都仿佛处于修罗地狱。那种随便在大街上看眼,恐怕都会看见血腥的场面。

  可偏偏这个时候,城南发生了这么古怪的事情!

  越朝城南中心靠近,王枫的心情越发的紧张。因为四周的商店街道都没有个人,冷清地好像他来到了个不属于华新市的地方。哪怕积雪很大,可再过两天就是大年三十大街上应该是最热闹繁华的时候,怎么可能连个人都没有了呢?

  嘟嘟嘟嘟

  仿佛是手机在响。可等他将手机取出来的时候,手机连点声音都没有了。而且信号格居然格都没有!

  “开什么玩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