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种极为舒爽的事情。他是个神经大条的人,对感情这种需要细腻的心情去对待的东西他不在行。他会的只有装逼,只要无耻,对女人却没有多大的态度。

  第二天大早,王枫瞧着怀中熟睡的小雪,小脸蛋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忍不住吻了吻她滑腻的额头,穿好衣服上班去了。

  三年二班的学生这几天直都很努力,王枫也涸篇心,这是成功的第步,能让群败类人渣学生忍着学习,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耶稣。

  “同学们,明天就要月考了,大家有信心么?”

  “当然”学生们齐声大吼。

  “老师,如果我们真的达到你的标准,你可别反悔。否则嘿嘿”

  “放屁!”王老师将书本往桌子上猛地拍,破口大骂:“王老师说话绝对算数。不过你们如果不能达到我的要求。我会绞尽脑汁整你们,哼哼,到时候别怪我心狠手辣!”

  “王老师!”苏菲菲举手站起来,王枫点头道:“苏菲菲同学有什么问题?”

  “有,如果我们达到你的要求,去海滨的时候你要带上你的女朋友。让我们都见识见识”苏菲菲美眸中抹过丝促狭之色。

  “对啊,对啊”学生们都迎合着苏菲菲。

  “呃”王老师满脸大汗,妈的,老子哪里有女朋友啊,精虫倒是有大把,就是不知道你们要不要了。

  “其实老师暂时没女朋友,记得上个星期老师把女朋友甩了她还哀求了我好久,但是为了你们的学业,老师我毅然抛弃了儿女私情。”王老师脸悲伤。

  “这家伙又开始吹牛了。”秦少峰发出条短信。

  “秦班长,学校可能出现的考题我大概都盗取出来了,到时候让几个成绩好的做了发布答案,要不然想百分之八十及格有些困难。”四眼推了推眼睛。

  “这样最好不过,今晚就开始做题,对了,苏菲菲的家里环境不错,我们就去她的家吧。”沈若雨发出短信。

  “为什么又是去我家?你们也不是不知道我和我爸爸关系不好。真是的!”

  “嘿嘿,苏菲菲大小姐,你老爸可是华新市四大富豪之,晚上可得给我们弄点好吃好喝的。这次能达到王老师的标准,可是间接给你老爸引来大笔生意啊!”

  “切,我才不在乎,他的钱我不稀罕!”

  王老师在讲台上洋洋得意地看着学生们认真复习,抓了抓夸奖,走到走廊外面吸起了香烟。

  妈的,上班什么都好,就是吸烟太困难。在办公室随时要警惕秦霜的突击检查和训导主任的偷鸡摸狗。上课更是只能偷偷摸摸地出门吸烟。

  下课铃声响了,王枫砸吧着嘴巴走进教室,淡淡道:“下课。”他的话刚说完,学生们顿时炸开了,你发你的短信,他打他的电话,不少女学生甚至拿出镜子化妆盒补妆。

  “我日”王枫下巴差点没落下来,揉了揉眼睛,他暗自感叹,这还是学生啊?

  回到办公室的王枫将东西准备好了之后,看了看时间,这才下午三点,离下班时间还有两小半时。他偷偷摸摸地钻出办公室。刚走了几步,后面猛地传来训导主任的声音。

  “王枫!堡作时间你想去哪儿?”

  王枫吓得跳,妈的,你还真是阴魂不散。他转过身,冷笑道:“训导主任,好像我去哪儿没必要和你说吧?”

  “当然有必要,我是管纪律的,不论是老师还是学生想在上课上班期间离校我都有权过问。”训导主任肥胖的身体慢悠悠地走过来,心道:“看你那德行就知道想翘班,还好我每逃诩盯着你,哼,和我斗,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事实上,我只是想去上厕所。”王枫点燃香烟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厕所。

  进了厕所,王枫跳脚大骂。他妈的,这个狗屁训导主任逼人太甚,不行,老子这么被他整下去太窝囊了。他掏出手机给老花打了个电话,骂道:“你们给老子半个小时之内来到学校,对,多带几个人,找学校的训导主任,然后这样”

  王枫这样这样,那般那般地交代了番,这才拉开大门嘘嘘起来。

  “喂,三年二班的四眼弄到了这次月考的消息,会儿我们托关系去弄点答案吧,这次月考要是过了,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厕所里,个学生的声音忽然响起,而紧接着,另外边的厕所也响起了声音。

  “是啊,等下课了我们就去通知下别的兄弟,这次无比要考出个好成绩。”

  王枫听的目瞪口呆。妈的,老子刚才这么大声音吼叫他们都没听见?

  他心中顿时豁然开朗。难怪这群小兔崽子能这么有信心考及格,原来是玩这套。此风不可长!这样下去他们更加不会努力学习了。

  王枫在厕所转悠了圈,他打算去找学生们好好谈谈,考试就该认真考试。记得当初自己考试的时候,哪怕交白卷也不会去抄袭别人的。更不会像他们如此高科技的盗取学校资料。

  走出洗手间,训导主任竟还在门口坚守着。王枫苦笑不已,老子没你老婆吧?还是把你女儿的菊花爆了?

  “主任,您还真是悠闲啊,会儿要是没事,我请你喝酒。”

  他说着便走到了远处,心想:“还喝酒,会儿让你吃屎!”

  学生们都在认真复习,当然了,王枫现在不会被他们的假象所迷惑。群小兔崽子,老子差点就被你们欺骗过去。

  数学教师在上面唾沫横飞,眉飞色舞地讲解着立体图形的求解。下面全身个个趴在桌子上貌似挥动着钢笔做笔记。王枫视力好,眼瞧去,却发现学生们桌子上不是放着课外书籍翻阅,便是发短信,聊天,无聊!

  仅有的陈冲柳如烟几人在认真听课,王枫顿时火冒三丈,就来苏菲菲都在翻阅小人书。王枫气势汹汹地冲到大门口,脚将猛踹开,猛喝道:“都他妈给老子起立!”

  王枫的忽然出现顿时让所有学生目瞪口呆。尤其是苏菲菲,她连忙将桌面上的小人书收进梯子,王老师却冷笑道:“苏菲菲同学,你想做什么?”

  “我我”苏菲菲害怕地垂下脑袋,她发觉王枫双眼赤红,似乎濒临暴走边缘。身躯微微发颤,紧张地不敢抬头去看他。

  王枫走过去与莫老师交涉了番,他便摇头叹息地走出了教室,临走前,他还忍不住瞧了群不知所措的学生,表情甚为无奈。

  王枫气的全身发颤,群小兔崽子,在老子面前装纯洁,却在背地里搞鬼。尤其是苏菲菲,她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已经变成乖乖好学生。想不到依然我行我素,点儿改变都没有。

  他忽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失败了,完全被表面的事情所迷惑,走上讲台,他尽量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些,冷眼环顾四周,淡淡道:“你们刚才都在做什么?说!”

  “老师我”苏菲菲低声嚅嗫了句,委靡不振地道:“在看小人书”

  “哼,看小人书,你来学校做什么的?啊?忘记我和你说的话了吗?苏菲菲,你太让我失望了!”他拍桌子,又对秦少峰道:“秦少峰,你作为班长,不但不带头学习,反而和同学打纸牌,你当这里是什么?这里是教室,学习的地方,你他妈在这里打牌,你脑子锈斗了?”

  他气急败坏,粗口也情不自禁地爆了出来。秦少峰被他喝骂的脸色难看,拳头紧紧握在起,似乎随时都可以爆发!

  “段虎,你他妈给老子站直点!亏你还是学武之人,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简直就是个垃圾!”王老师暴徒性格爆发,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个教师,而只是纯粹是想大骂顿。这群小兔崽子实在是太不听话。妈的,老子说了这么多就算是给头猪说也能听懂点。他们却反而变本加厉,该做什么做什么,点悔过自新都没有!

  “你算什么东西!我想怎么站就怎么站,想怎么坐就怎么坐,你管得着么?”段虎猛地声暴喝,原本便对王枫有着极大的积怨,哪里受得了王枫的挤兑。王枫住口,他便大声反击。

  “操!”王枫脚踹在讲台上,那巨大的讲台桌就这么被王枫踢开条巨大的裂缝,他怒目圆睁,怒吼道:“你有种再说遍!”

  唾沫横飞,不少口水身子喷洒在了前排学生的脸上。那模样简直比阿修罗爬上来的恶魔还要恐怖!

  段虎嘴角嗫嚅了几下,终究还是没敢发话。上次在餐厅被打的场景记忆犹新,这刻王枫的表情依然愤怒恐怖。他的身子不由得颤。仿若王枫就是杀人狂魔般!

  “老师,冷静点。”

  柳如烟坐在椅子上,柔声说了句。

  王枫重重地吐出口浊气,将黑板擦干净,在上面涂涂画画三分钟。上面只写了六个大字:学习只为自己

  尽避他知道这样的做法对他们点作用都没有,但他还是忍不住。作为教师,作为他们的班主任。他有责任让他们好好学习,并且取得定的效果。他做事从来都很认真,不喜欢拖拖拉拉敷衍了事。这也是为什么即便知道任教三年二班会是极为头疼的事情,他也不会放弃。这原本就是王枫的性格所在。再者,这样的工作虽然不爽,但也充实丰富。

  将粉笔扔掉,王枫沉声道:“我只想告诉你们,你们读书不为任何人,那些狗屁做个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纯粹扯淡!你们只为了以后的生活,能找到份好工作。当然,我不否认,你们许多的家庭环境都很好,你们以后都能很好的工作。但你们有没有想过,万哪天你爸爸破产了,你的家庭破碎了,你失去了经济来源。你们找谁去?啊?你们毫无技之长,你们在社会上还能立足么!你们再看看夏小凡,看见了么?是的,我承认,他的家庭环境不好,但人家认真学习,努力向上。如果有天当你们衣着褴褛,在大街上找工作的时候,看见开着宾利,穿着范思哲的夏小凡,你们会是什么感想,什么感受?”

  他连串地说了大堆,口干舌燥。转头看向苏菲菲的时候,她的小脸上满是悲怆之色,过了良久,教室没有了丝的声音。他环顾眼四周,刚欲发话的时候,手机嘟嘟震动不停。他不耐烦地挂掉,准备说话,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差点没将手机给砸了。接通电话,森然道:“有屁快放!”

  “老大,我们来了,你什么时候出来?”是阳痿的声音,阳痿心想:“果然是更年期的男人,火气这么大。”

  “等会,我现在有事。”

  币掉电话,王枫又在讲台上口若悬河地喝骂了半天,见学生们的脸上渐渐浮现丝愧疚之色。这才柔声道:“同学们,老师并不是刻意去骂你们,在老师的心中,你们都是我的孩子,我对你们报以极大的希望,希望大家这次能够认真复习,别再让老师,让学校,让你们的家长失望了!”

  王老师心中恶寒,这番话他自己听了都感觉全身麻痹。也不管学生们是不是受得了,在出门的同时,他叫出了四眼。

  四眼走出来,王枫在走廊上抓住他的衣领,冷笑道:“四眼,听说你的电脑技术很好?”

  “呃般般。”四眼满脸惊恐地望向王枫,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

  在教室王枫那脚的威力实在太大。妈的,檀木做的课桌竟被他脚差点踢断,那爆发力太恐怖了。

  “老实告诉我,考试你是不是盗取了学校的资料?”

  “你怎么没。没有啊,我怎么去弄啊,那些资料可都是保密的。”

  “你小子少给我打马虎,当老子是白痴么?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们要作弊了!”

  第百零章~菊花堂发飙!!~

  其实这件事情知道的人极少,王枫也是无意中听到的。而那两个正在上厕所的学生也以为上课期间应该没人会进来。再者他们也有点能耐,所以才知道这个消息。却好死不死地被暴徒王枫听到。再加上他们上课无所事事的样子。才导致王枫大发雷霆。

  “怎么可能?”四眼被王枫番话唬住了,这件事情虽然做的很隐蔽,但多多少少还有些同学知道,王枫此刻说出这些话,他还真有点相信了。

  “实话告诉你吧,这件事情我暂时帮你压着,希望你们靠真本事去月考,我不希望你们全都靠着弄虚作假,如果真是这样,就算你们考过了,我也不会带你们去海滨。明白么?”

  他说完头也不会地朝校门口走去。

  “四眼,怎么回事?”秦少峰见他脸色不对,走过去担心地问道。

  “老师知道我们盗取学校资料了,还说就算我们弄虚作假过了,他也不会承诺带我们去海滨。”四眼委靡不振,满脸无奈。

  “我靠!”段虎骂骂咧咧地说:“他怎么会知道的?难道我们里面有内?”他说这话的时候瞪了陈冲眼。

  “别看我!老子不是那种人,你们爱怎么干怎么干,关我毛事!”陈冲咧了咧嘴,满脸不屑。

  “四眼,你这件事情告诉了很多人么?”秦少峰分析地问道。

  “不多,就几个死党,难道是他们?”四眼脸不可置信。那群同学都是自己的死党,他们绝对不会出卖自己。但他哪里知道,王枫完全是无意听到的这个消息,却哪里是被人出卖的。

  他们分析了会儿,苏菲菲忽然走过来,淡淡地说:“算了,我们就靠真本事吧,到时候最多发个短信,相互帮忙下,要过关应该不难。”

  “也对,好了,四眼,这件事情就这样,题目也不用去做了。到时候相互帮忙,想过关应该不难。”秦少峰点了点头,又道:“苏菲菲,理综是你的强项。到时候发答案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发英语,段虎,数学交给你了。至于语文”他看了眼柳如烟,摇头叹息道:“语文不用帮忙,自己做自己的。混了这么多年,要是语文都不能及格,那就只能说我们生不逢时了。”

  王枫急忙忙地走到校门口,十几辆摩托靠在校门口,蔡大宝等人脸警惕。他们极度怀疑这群人是来收保护费的。从他们的衣着,造型来看,还是在华新市混的很不错的流氓。尤其是为首的人,他竟也是开的哈雷闪电。蔡大宝心想:“难道现在哈雷闪电降价到五百辆了?赶明儿我也去车市看看。”

  老花阳痿诸人就王枫从里面走出来,都从车上跳下来,道:“王枫,你说的那个训导主任呢?”

  叫王枫是王枫交代的,如果叫老大,那学校就知道自己是黑社会了。到时候训导主任教训番,估计又要送到董事会。而那群学生肯定也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所以还是低调点比较好。

  王枫没有回答他,与蔡大宝交涉了番,他才缓缓地走进了门卫室。王枫蹲在角落点燃支香烟道:“你们就在这儿等着,还有半个小时就放学,训导主任开的车是”

  他讲解完了之后,拍了拍老花的肩膀道:“别把事情搞砸了,我去办公室,这件事情处理完了在校门口等我,谈点事情。”

  他说完头也不回地再次走回了办公室。

  放学铃声总算响了,训导主任的心情不错。今天让王枫憋在学校不敢出门。以后定要牢牢监视他,绝对不能让他犯任何错误!哼,和我斗,我就天逃冖着你,看你多大的本事能逃过我的火眼金睛。

  训导主任周大海心满意足地走到停车场,刚进去,几名衣着嘻哈的年轻人忽然围住他,其中名长相英俊的年轻人拦住他的肩膀,笑呵呵地道:“麻烦下,你就是星海中学训导主任吧?”

  “怎么了?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学校知道吗?你们要不是学生赶紧滚出去,别在这里影响学校的名誉!”周大海气焰嚣张,见几名衣着古怪的小混混围住他,立即大声呵斥。

  老花与阳痿对视眼,难怪老大要崩溃。妈的,话还没说,就开骂。老花也不发作,只是点燃支香烟,淡淡地笑道:“听说你在学校混的很好?”

  训导主任微微愣,旋即冷笑道:“你们究竟想做什么?看见没有,那边就是门卫室,只要我叫,他们就会送你去警局,你们最好是乖乖地滚出来,别在这儿丢人现眼!”其实他心中想说的是:小时候不好好读书,现在却只能当混混,真为你们爸妈丢人。

  “哦?门卫么?我们倒是不怕,不过你”阳痿的话没说话,他手中的香烟轻巧地烫在训导主任的脸庞上,刚想大叫,老花忽然将根香蕉塞进他的嘴巴,以至于他只能发出呜呜的惨叫。

  “训导主任?啧啧看来你也没什么本事么?”阳痿轻描淡写地说了句,猛地把将他压倒在车前,冷笑道:“如果我再听说你在学校敢嚣张,下次烫的就不是你上面,而是下面。走”

  群学生都好奇地围观,他们自然看见训导主任被教训。学生们都心中叫好。这家伙实在是太嚣张,只不过敢怒不敢言。以至于到了现在,依然受气。这群小混混为他们大大出了口气。

  在老花和阳痿转身的瞬间,他们同时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身后还有五名小弟。气人脱掉外套露出白色背心,背心胸口朵妖冶菊花代表了他们的身份。

  “菊花堂!”不知是哪个学生认出他们的身份,尖叫了声。

  “啊原来他们就是菊花堂的人啊,好帅啊,看看他们的背心,真拉风,什么时候我能有件就好了。”心向往黑道生涯的学生满眼星星,对老花他们所摆出的超酷姿势充满向往。

  王枫在办公室忽悠了半个小时,待得办公室的人都走干净之后,他才出了办公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