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王吧?”

  “女王?”

  老王眼珠子猛地瞪出来,在苏菲菲的身躯上下打量了老半天,啧啧道:“女王?你哪里王了?没发现”

  “哼,本女王哪里不王了?”苏菲菲掐住老王的脖子,狠狠地摇晃了几下,老王心想,如果你再摇老子,我马上把你推倒!

  就在他有了这个打算的时候,苏菲菲连忙将手松下来,好奇道:“老师,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啊。真的要我去参加赌坛大赛?”

  “废话,老师什么时候骗过你?”老王对苏菲菲的质疑很是不满。

  “你就没说过老实话”苏菲菲嘀咕声,又道:“那什么时候比赛啊?”

  “明天。”老王点燃支香烟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靠”苏菲菲瞪视脸崩溃地看着王枫,悲哀道:“老师那为什么你今天才告诉我?莫非这么像我名落孙山?”

  “错,就是因为明天开始比赛,我才今天告诉你的。这样才能显示出你的才华和技术,如果告诉你太早的话。你稍微准备好些,那就天下无敌了。”老王缓缓地站了起来,老气横秋地道:“菲菲啊,我们中国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有颗仁爱之心,若是连基本的礼节都不懂,点谦让之心都没有。那还算是什么中国人呢?”

  “可是谦让之心也得有实力吧?我现在只会最简单的牌九和扑克,连麻将都不太会,你让我去参加赌坛大赛,不是让我丢脸啊?”苏菲菲差点没被老王气的惊奇失调。

  “!”

  老王竖起中指摇晃了几下说道:“事实上,我对你有绝对的信心。作为大神棍我的徒儿小神棍,我对你有绝对的信心!”

  “信心能顶什么用啊,我要的是实力啊,老师,赶紧教我速成大法,有没有什么失传了几百年的赌坛秘籍,介绍几本给我吧?”

  苏菲菲夸张地问道。

  “呃。”老王连忙按住苏菲菲的肩膀,铿锵有力道:“菲菲,别紧张,别激动,老师知道你想为中华人民争光,但是你这样焦躁地修炼会走火入魔的。”他大义凛然地摸了摸下巴,接着道:“今天老师会教导你天的,到时候能闯几关就看你自己的能耐了。不过你放心,老师到时候也会参加,如果想和老师拼高低,最好要努力哦。”

  苏菲菲闻言飞快地将桌子上的东西都推倒下去,然后将副崭新的扑克放在桌子上,然后将扑克取出来,脸激动地对王枫道:“老师,快点教我你的看家本领吧。”

  “咳”

  老王故作风騒地咳嗽几声,摇头晃脑道:“其实扑克是门极为行为艺术的后现代主意学问,我们如果想学好的话,定要有极大的耐心,然后,我们还需要有非常强大的忍耐力。因为在学习的过程中,会遭遇到非人类的打击。”

  “原来如此咦,老师,你摸菲菲的大腿做什么?”

  苏菲菲此刻穿着件比较单薄的雪白睡衣,外面披着裘皮外衣,因为整个别墅几乎都开了空调,所以温度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冷清。虽然外面大雪纷飞,可别墅却暖如浓秋。

  “呃,没什么,老师只是想看看菲菲是不是变胖了。”老王尴尬地收回手,心想,菲菲的大腿还是这么有弹性,下次应该再多揉几下。

  “哼,色鬼!”

  苏菲菲玉脸绯红地握住老王双手,微笑道:“老师赶紧教我吧,学不会今晚别想吃饭。”

  “老师没想在你这儿吃饭啊”

  “不行,既然来了,就别想走。如果教的好,菲菲给老师做好吃的。要是没学会,哼哼,到时候饿死你!”苏菲菲故作凶狠地道。

  “这样绝对不行!”

  老王连忙站起来,大义凛然道:“作为名优秀的教师,哪怕我失败了,我也绝对不会承认的。这绝对不是我的错,而是学生的错,因为我所做的切都是对的。切都是朝我认为正确的方向在前进。可你呢?你不但不相信老师,还质疑老师,所以就算失败了,我也要吃饭!”

  老王声泪俱下,恨不得将苏菲菲的胸部捏爆。

  “好啦,不和你扯淡了,快点来教导我吧。菲菲可是很佩服你的赌计的。”苏菲菲期待且激动地拉着老王开始准备。

  王枫将副扑克推开,面色肃然道:“其实赌博,无异于赌耐心,或者说,赌心态。谁的心态好,哪怕你手上的副牌并不好,也可以用气势压倒对方。这样来,对方会直畏首畏尾,到最后手气自然到了你的手上了。”

  “那怎样才能做到这点,又怎样才能区别对方呢?”苏菲菲好奇地问道。

  “问的好。这也是我需要告诉你的。”王枫将手中的副扑克玩弄的十分灵活,平静道:“不论是菜鸟还是老手,当他看见牌的第眼,都会暴露出他底牌的真实性。而般的菜鸟,当他手中的牌面不好的时候,他会做些很糟糕的动作,比如抽烟,喝酒,很焦躁的动作表明了他手中的牌并不好。而且左顾右盼会成为我们分析他手中牌面大小的标准。当然了,老手可不会出现这样糟糕的状况。面对个老手,或者高手,他只会在拿到牌的时候,无意识的露出点信息,而作为个高手,你必须抓住这点。这是你对付他的唯优势。”

  “那人家也可以这样分析我啊。这样大家都知道对方的情况了。好像老师你所说的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吧?”苏菲菲朦胧不动地问道。

  “是啊,所以老师才有了教导你的东西。要如何在知道了自己的牌面之后,不论大小,都不焦躁,保持平稳的心态。”王枫的唇角露出丝得意的笑容。

  “什么办法?”

  苏菲菲兴奋的问道。

  “摸牌!”

  “什么?摸牌?”苏菲菲睁大漂亮的眼睛,不屑道:“你以为是摸屁股啊!”

  说罢,她的俏脸也微微红了起来。

  “不是摸屁股,而是摸牌。这个,考校的就是你的功力了。般情况。赌坛高手都不会摸牌的,因为根本很难摸准。麻将大多数人都能摸,可纸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摸的。可以说,当今赌坛百分十九十九的人都不会摸牌。摸牌,不但讲究你的感应力,还有你的计算能力。”

  老王肃然地说道。

  “怎么说?”苏菲菲已经入迷了,她又忍不住好奇地问道:“那老师你会摸牌么?”

  “废话,老师不会摸和你说个什么?”老王鼻子仰天,说道:“其实摸牌这个本领,并非让你每张牌都摸的很准确。来,你摸牌的话,对方会觉得你是超级高手,哪怕你不会摸牌,只不过是瞎蒙,也会让对方产生极大的心理阴影。而另个方面,如果会摸的话,你就可以不用去看,也知道你的牌面了”

  “等等”苏菲菲举手发言道:“老师就好像你说的。如果会摸牌,那不照样会知道自己的牌面,那样会会流露出表情,让别人猜测到你的牌面是什么的!”

  第七百零二章第六天9

  “呃”

  老王装逼过头,没想到苏菲菲反应灵敏,下抓住b,他挠了半天脑袋。这才肃然道:“其实啊事情应该这样分析。你摸牌,未必要摸得准,而如果等你能摸准的时候,那么你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个难以想象的境界。那时候,就算你真的能摸出牌面是什么,也不会表现出多少让对方猜测出你牌的。所以呢,其实摸牌这个东西。只适合牌技非常高超,而且心里素质极好的人,才能起到巨大的作用。”

  “恩,老师所说的我只能满足点。心理素质我肯定是没有问题的。那现在只需要老师教导我强大的牌技就可以了。”

  苏菲菲得意地笑了笑,接着道:“那么老师,快点来教导我吧,我受不住了。”

  “受不住?”

  老王差点没栽倒在地。为什么会受不住啊?

  “哎呀,就是想学牌技了。”苏菲菲推搡老王几把,接着道:“老师,如果你再不教我,我可要发飙了!”

  “好吧好吧,来,老师来教你。不过你可要看准了。因为这个玩意,他不但要考校你的耐心,还有你的敏锐能力。最为关键的点就是你必须忘记你手上哪的是什么牌。”

  王枫最后句话说的苏菲菲愣愣,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忘记是什么牌,那还怎么打啊?”苏菲菲漂亮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王枫。

  王枫玩弄几下手上的扑克,手指敏锐地抽出三张底牌。压在桌子上,而后,他让苏菲菲也抽了三张牌,微笑道:“我现在没看我的底牌,你看下你的底牌。”

  苏菲菲看了之后,脸色微微变,王枫手上的牌却是纹丝不动,平静道:“我们现在开始赌,你按照你的牌面说话。”

  王枫将自己的牌翻开两张,留下张底牌不动。而苏菲菲也打开两张牌,留了张底牌。

  “哈哈,老师,我比你大不少呢!”苏菲菲得意地叫了声,说道:“那我叫百万,老师你跟不跟!?”

  “扑通”

  老王吓的双腿软,方才那严肃正经的表情顿时消失不见,尴尬道:“菲菲,老师上哪弄百万给你?”

  “呃说的也是,那要不然这样吧,如果老师你输掉了。放暑假后在我家打工怎样?”苏菲菲得意地问道。

  “这个办法不错,老师这个人其实很好养的,管饭,每个月给个几百万的零花就足够了。”老王洋洋洒洒地说道。

  “去死吧!个月几百万,我们苏家最好的集团高层年也才不到百万,你真是狮子开口,不吓死人不甘心啊!”苏菲菲不屑地撇嘴。

  “那怎么能比?”老王反击道:“老师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最关键的是,老师还有颗博爱的心,不是般人所能比拟的。”

  “哼,还是继续教我打牌吧,我可不像明白输的败涂地。”苏菲菲将赌注说出来之后,王枫面露笑容道:“如果你输了,就和老师洗鸳鸯浴。”

  “别做梦了,我是不可能输的!”苏菲菲将底牌揭开,张大大的红心。而老王将底牌揭开,却是能与其他两张牌对成对。

  “啊”

  苏菲菲脸色大变道:“怎么会出现对子啊?”

  “笨蛋!”

  王枫将扑克收起来,淡淡道:“出现对子很正常。你觉得桌面上的牌比我大,底牌是就能赢我了?而我的底牌却能凑出对,所以你输掉了。其实你刚才表现出来的神情就出现问题了。感觉自己要赢了,就天不怕地不怕,可是等你输掉的时候,却又是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你这是赌场的大忌。”

  王枫给她讲述了将近个小时的现场如何应付各种困难。

  直到最后老王就算知道底牌,也不太看得出苏菲菲的底牌是什么了。

  因为她的表情直都在笑,笑的很美,很灿烂,可这种笑容,在赌场上,比任何东西还要恐怖

  “菲菲,在赌场上保持这种笑容。不论底牌如何,都不要表现出来。这样,你至少能占据先机。菲的时候,你就要注意到每个人的表情与动作。这是你找出它们底牌因素的标准。明白么?”

  “哈哈,放心吧,我可是小赌棍,没什么不明白的。不过老师如果到了最后的局,对方的牌很好,却要吓我怎么样?”苏菲菲有些不解地问道。

  “那时候”

  王枫眼角微微抽搐了几下,平静道:“那你就梭哈,般赌术高超的人,永远都是比较谨慎的。你是新人,有心理上的障碍,也有优势。你的优势就是让对方不知道你究竟心理在想什么。你表现出来的真实情感,会让他们觉得你在故弄玄虚”

  “我明白了。”苏菲菲点了点头,脸上露出自信的表情。

  “好了,老师去洗澡,全身脏兮兮的,菲菲,给老师准备套漂亮的西装,老师觉得老师装西装很帅气。”

  老王抓了抓裤裆,朝楼的浴室走去。苏菲菲气呼呼地帮王枫准备了套西装之后,门铃忽然响起。她撇嘴嘀咕:“这个时候什么人来我们家啊。居然连管家也放他进来了。”

  她将睡裙整理好,将大厅的门拉开,当她看见门口站立的人之后,樱桃小子谫时长大,小手儿也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才好

  “菲菲,你怎么了?”

  空灵动听的声音微微响起,柳如烟那张如诗如画的面容出现在苏菲菲面前,苏菲菲尴尬地嘀咕道:“没没什么。你怎么来了啊?都下这么大的雪了。小心感冒啊。”

  她说着很是犹豫地让柳如烟进门之后,关上了大门。而柳如烟却笑呵呵地道:“怎么会呢,我穿了这么多。对了,这两天看见王老师没有啊?我给他发短信也不回,打电话也打不通。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苏菲菲更加惶恐不安,若是让她知道老师在自己家洗澡,不知道她会不会胡思乱想。虽然老师与自己的关系她大概知道些。但若是这么厚此薄彼的话,难免她不会暴走。女孩最了解女孩。个女孩的心性再好,可若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和别的女孩在起的话,她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的反应!

  第七百零三章第六天10

  “你怎么了啊?”

  柳如烟越发觉得苏菲菲不对劲,自己进来这么半天了,原本好动活泼的她居然没说几句话,而最为关键的就是她居然好像傻子样了这是什么回事啊?

  她的脸色不太对劲,小手儿直在衣角扭动。就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又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样。

  “呃,没,没什么啊。如烟,你吃晚餐了没有啊?”苏菲菲连忙找了个话题。

  “啊,现在才下午五点不到啊。怎么可能吃这么早。”柳如烟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不禁微笑道:“菲菲,你出了什么事情?”

  “没啊”

  苏菲菲尴尬地摇头,说着拉着柳如烟的小手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给她弄来杯咖啡,说道:“如烟,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明天要去参加赌坛大赛。厉害吧。”

  “赌坛大赛?”柳如烟微微愣,旋即苦笑道:“你这么小参加什么赌坛大赛啊。要是让你爸爸知道了,他非打你屁股不可。”

  “哼。怎么会呢,爸爸本来就知道我直都很喜欢玩牌的。再说我爸爸出国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苏菲菲脸上抹过丝黯然之色,爸爸无缘无故就出出国了,而且出国之后就再也没有和自己联系。这让苏菲菲心理感觉很不踏实。不过想到老师说过以后要靠自己,不能直依赖家里人的。所以苏菲菲将这些烦人的念头全都摒弃之后安心地开始工作。希望等爸爸回来,给他个大大的惊喜。

  “这样啊不过我还是觉得你个女孩子,去参加什么赌坛大赛啊。好像不太对劲。”

  柳如烟毕竟是个保守的女孩,自然不赞成苏菲菲去参加什么赌坛大赛了。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如烟,你来我这儿有什么事情吗?”苏菲菲好奇地问道。

  “当然有了。”柳如烟微笑道:“你不是说你爸爸出国了么?我和王老师说好了的。明天晚上要起过春节的。你也和我们起吧?”

  “啊王老师也这样和我说过了啊。他不会是想给我们个惊喜吧?”

  苏菲菲脸诧异地问道。

  “应该是吧,反正王老师经常做些出人意表的事情。”

  两人就这样有句没句的聊了起来

  老王在浴室洗了片刻,左右摸了几下,忽然发现没有毛巾。他心中悲愤万分。心想,当初你去我家里洗澡,老子的毛巾虽然有很多洞洞,但至少还算有条毛巾。你倒好,连毛巾都舍不得给我条,真是让人太伤心了。老王悲愤欲绝,差点头淹死在浴白之中。脑袋上的泡沫大堆,却连水龙头都找不到。他摸了半天,忽然脚下滑,整个人都跌入了浴白之中。

  “我的妈啊!”

  王枫差点没淹死,眼睛看不见的情况下。忽然而来的遭遇让他嘴巴长的老大。嘴巴里也灌了大口自来水进去。

  “什么声音?”

  耳尖的柳如烟听到老王浴室中的惨叫声,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紧张地看着苏菲菲,不安道:“菲菲,你家里有人么?”

  “怎么会”

  苏菲菲小手儿扭在起,脸色难看地说道:“我家里就我个人啊。我刚才直在书房工作。”

  “那怎么听到这么古怪的声音了?而且好像是很凄厉地再叫。”柳如烟的玉脸上也抹过丝害怕,苏菲菲顿时觉得全身阵寒冷,冰天雪地的窗外也传来呼啸的寒风。房间虽然开的空调,却依然能感受到强烈的寒冷

  “难道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柳如烟的黛眉微微皱起来。

  “不会吧”苏菲菲心中苦笑不跌,的确不是什么干净东西,王老师直都很邋遢的。你这么说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劲的。

  忽地

  浴室的门阵咯吱咯吱的声音响起,柳如烟与苏菲菲顿感毛骨悚然。

  而浴室里的王枫却是摔的全身疼痛,仿佛骨头架子都散架样。眼冒金星,脑袋上全是泡沫的王枫晃悠悠地站稳了身子,本是打算出去的。但摔了跤。他也不想出去了。全身上下就裹了条浴巾,这样出去实在是有些不像话。而且老王觉得苏菲菲应该进来。他呻吟的声音不禁变得,相信菲菲应该听得见的吧。等她进来了,王老师我再好好的调戏她番。摸摸胸部和屁股,啧啧王老师我实在是太聪明了。

  王老师坐在浴室的椅子上呻吟不已,而房门口忽然传来了阵咯吱的声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