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待得所有的赌坛高手都入局之后,主持人这才大大咧咧地说道:“现在的这刻,将会是激动人心的时刻,个真正的传说中的赌坛的不败神话将会出场”

  音乐顿时变的震撼人心,强大的印象散发出来的声音几乎能震动每个人的心房。而伴随着主持人同样激动人心的声音道出来:“让我们起欢迎世界赌神,高进!”

  几乎在瞬间,潮水般的掌声响彻云霄。

  开玩笑!

  这个世界上,单凭中国,有几个人不知道赌神高进?

  尽避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传说,可他影响的绝非是代人而已。只要是看过电影,看过小说,听过大人们讲故事的年轻人,哪怕是小孩,谁会不知道赌神高进?

  对于全世界的人来说!

  他,无疑是个传说!个几乎所有人都有顶礼膜拜之心的传奇人物!

  个传说中的人物,个几乎只有在故事里才能听到的人物。

  当他忽然之间出现在每个人眼前的时候,他们仿佛是在做梦。仿佛是在做着个不切实际的梦寐。因为他们不敢相信,简直不敢相信。传说中的赌神,居然会亲临到他们面前来。而且,他的模样,依然是那样的年轻俊朗,同样的发型,不变的黑色风衣。不变的白色围巾。不变的嚣张气焰,不变的

  切的切都是那么的令人着迷。切的切都是那么的令人敬仰。

  潮水般的掌声几乎没有停止下来。哪怕是韩门主,也感觉自己的肺要气炸了!

  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不存在第二,第二,永远都不是比第只差位。而是千山万水的差距!

  第七百零七章第七天3

  当这个人走上红地毯的时刻,简直比好莱坞的超级巨星还要受关注。几乎所有人都疯狂地尖叫了出来。

  在这刻,他就是神,他就是超级巨星。他就是所有人都崇拜的不败存在!

  名脑拼出沧桑,面容却绝对不会超过五十岁的男子走上了红地毯,当他坐在主席台的时候,他与韩门主握手笑道:“韩先生,想不到我们在美国都没什么见面的机会,居然在这儿见到了。真是缘分啊。”

  “是么?那倒未必!”

  两人的对白自然没有任何人听见。高进神情淡定,仿佛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而他的手中那颗永远都不会变的翡翠扳指依然存在。剥开块巧克力放进嘴里咀嚼,他的眼睛眯着看向前面数百名的赌坛高手!

  “好像还差两个华新市的赌术高手吧?”高进笑呵呵地说道。

  韩门主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来几乎将他的风头抢进,若不是上百名保安将入口堵住,估计会有不少观众冲过来索要签名。第战,他彻底失败了!

  主持人似乎也得到了通知,平静地道:“华新市的两位赌术高手怎么还没有来?现在是八点过五分,八点十五将会封锁现场,再不来就算弃权!”

  华新市的人群们下子也激动了起来。虽然他们崇拜那些国外的赌术高手。但既然来到了华新市,他们自然不希望华新市的高手仓皇而逃,哪怕失败,也绝对不能不来。而现在,似乎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不可避免地承受着这样的结果。

  时间分秒地过去,王枫的脑门上已经冒出了大量的汗珠。他蹬着辆破烂到无地自容的自行车飞快窜来。若是打的的话,这儿的交通实在是堵塞的不像话了。苏菲菲不停地拍打着王枫的后背,不满道:“老师,早告诉你不要吃油条了,现在可好,比赛马山就要开始,真不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呢!”

  “别着急,这不还有十分钟么?凭借老师高超的技术,应该是不成问题的。”老王卖力地蹬着自行车,平时感觉不重的苏菲菲此刻仿佛块铅球压着自行车,当真是步步艰难啊。

  前方的人群实在是太多,老王扯着嗓子大声尖叫道:“没刹车啊,大家自觉让路,快点啊,撞死了可不偿命!”

  群人被王枫这番如同泼妇样地叫喊给吓开,直到王枫迈着艰难地脚步,看见不远处地赌场的时刻,他的表情才变得严肃起来,心想:“妈的,这么多人啊,老子还真不太适应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表现。这不是让我害羞么?”

  苏菲菲连忙抓住老王的手臂,不停地摇晃道:“老师,开进去,快点啊,要迟到了!”

  韩媚来到现场已经有会儿了,她看了看时间,只有不到两分钟。若是两分钟之内王枫不来的话,自己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就会全白费了。而在家族,以后更加难以立足。她现在后悔莫及,太过相信个人也不是好事情。若是直提醒他的话,或者干脆今天早上就去接他。相信是不会出现这种状况的。她的手心渗出了丝汗珠,黛眉微微蹙起,看着爸爸那张严肃的脸庞,她心中担忧不已。若是不来,那自己这方肯定是必败无疑!

  “哼,你办的好事情,怎么现在还没来?你不是说定没问题的么?若是这次的事情出了问题,以后别想见到你妈妈了!”

  韩门主的脸上青筋暴跳,仿佛随时都会暴走样。而韩媚更是句话都不敢说,只是期待着王枫脑旗些赶来,若不然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

  “现在只剩下最后分钟了,若是王先生再不来的话,我们将会取消他的参赛资格!”

  时间分秒过去,直到裁判不停地看着手表,进行倒计时的时刻,人群中忽然传来了清脆的铃声。个夸张的声音尖叫了起来:“都给老子滚开,快点滚开!我的刹车坏了!”

  “啊”

  群人被老王撞飞,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他们几乎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个年轻人驮着个美丽女孩骑着自行车跑过来。尤其是前面的那个男人身邋遢,手上和脸上还有大量的黄油,实在是太恶心了脑袋上的头发也是恶心的不像话,仿佛个鸡窝样的发型让不少美女都觉得这个男人这辈子都不要想有女人喜欢了。

  “什么人?”

  主持人和群保安都十分不满地叫了起来,直到老王将手中的参赛牌扔出去的时候,他抱着苏菲菲飞快地跳进了比赛场地。巨大的铃声响起,比赛正式开始

  当王枫进来的时候,韩媚的脸上抹过丝安心,他总算没有食言,在最后的时刻赶来了。而另外方面,韩家可能也会因为他成为真正的世界第赌坛家族!

  王枫捧着苏菲菲的俏脸,在数万人的面前揉捏了几下,温柔道:“第场比赛,先练练手吧。注意,表情。”

  说罢,他转身走到他安排的场地,地面的积雪早已经消失,阳光明媚,照耀在场地上,王枫面色肃然地走过去,严肃的咳嗽声,刚坐在椅子上,椅子居然跨啦声崩裂了,全场顿时想起飞天的爆笑

  第七百零八章第七天4

  这突如其来地变故使得老王原本的蓄势瞬间散尽,他对面的那名赌术高手也是脸洋洋得意地说道:“王先生,若是紧张害怕的话,可以主动退出比赛,我尊重你的选择。”

  裁判员也走过来,脸担忧地看着老王,毕竟是华新市的代表,若是连比赛都还没有开始就输掉,他也觉得没面子。

  老王却冷笑声,把将裁判员胸前的麦克风取了下来,缓缓挺直腰板,严肃道:“亲爱的观众们,裁判们,同胞们,大家应该看见了我的表现,我对对方的尊重已经压垮了椅子。”

  言罢,他将皮外套脱掉,单手撑在桌子上,对他的对手道:“亲爱的朋友,作为个中国人,我必须恪守我泱泱大国的传统美德,务必将谦和的美德发扬光大,而此刻,自然便是表现我们风度的时刻。刚才我已经表现出来了。而相信华新市的同胞们也看见了。那么现在,就到了我们比赛的时刻了。”

  老王废话连篇地屁股坐在椅子上,猛地脱掉皮鞋,压在椅子上,咧嘴傻笑道:“亲爱的朋友,那么现在请开始摸牌吧?”

  这连番的动作直看得在场数万观众目瞪口呆,端的是瞠目结舌,他的对手同样是眉头微皱,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葯。从起初开始,老王的切都让人摸不着头脑。个高级赌徒,居然骑着自行车载着个极品美女起比赛。而且他好像点都不紧张。要知道,这在场的所有赌术高手,都是经过了长期的训练与调整心态,此刻才能发挥出最完美的状态,可他呢?

  他却是什么都不做,全身邋遢的不像话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在比赛开始,他番仿若神经样地告白与诠释。不论是任何人看见了,都会以为他刚从神经病院跑出来。

  “比赛正式开始!”

  伴随着裁判员地声尖叫下,围观地数万观众也在瞬间将目光停留在了老王与那名美国选手的身上。毕竟,这么样的个家伙,他究竟有着怎样的实力呢?

  老王如同个神经样地坐在椅子上,忽然大叫声,双臂微微展开,待得荷官菲,他眯起眼睛将扑克摸到自己的面前,却是看也没有去看眼。摸着下巴等待对方的情况。

  “我的牌面是红桃,你的是红桃,你叫。”王枫笑眯眯地说道。既然能发五张牌,现在才两张,他点儿都不担心。

  旁的高进与韩媚等人饶有兴致地看着王枫的无厘头表演,高进的目光中流露出抹淡淡的好奇,而韩媚却是苦笑不跌,这家伙想做什么?诚心引起别人的关注么?

  韩家门主微微笑,他的目光中透出丝平静,他知道,这个王枫,势必会带来番颇为震撼的效果。林先生都对他推崇有加,可想而知他的能力了。而且在美国,关于他的传说,并不少

  那名高手看了眼王枫的神情。他竟然连底牌都不看?

  王枫摸着下巴笑道:“怎么?莫非你想弃权?”

  “!”

  那名高手将桌面的半筹码梭哈出去,冷笑道:“这就是我说的。”

  “哦,很好,我不跟”

  王枫脸微笑地将牌面封上,推到了旁。

  在场所有观众均是瞠目结舌,想不到第局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的,这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哪怕是高进也是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好个王枫,果然有点本事!”

  韩媚与韩家门主听到高进这番话,心中窃喜万分。韩家门主单从王枫方才那番举动便脑拼出。他绝对是个顶尖高手。而且连底牌都不看就扔牌。这也不是般人所能有的魄力。要知道这可是世界大赛,若是能赢第的话,得到的荣耀与财富是不可限量的!

  在场数万观众的目光大多数都停留在了王枫的身上。而苏菲菲却在旁平静地凝视着对方的神情。她牢记老师的教诲。不看底牌么?既然老师能做到,自己样可以。

  在发了两张牌之后,她的目光停留在了对方的脸庞上。直到对方的神情出现丝波动之时,她才缓缓地将桌子上的所有筹码全部扔出去!

  这举动,引起全场暴动!

  是的!

  个不过尚未成年的美少女,不但参加了世界赌坛大赛而且,将桌子上准备好的筹码全都扔了除去。

  梭哈!

  这虽然是个简单的玩法,可在两个高手对决的第盘,便做出这样的举动,不但草率,而且太过自信!

  哪怕真是高手,这样也很容易暴露出自己的实力。当然了,王枫除外

  这次,苏菲菲不但劲爆全场,更是将王枫的风头给抢夺过去。这样个不到十八岁的小女孩,她居然敢对个超级世界高手梭哈!简直简直不敢想象!

  王枫微微瞥眼看见苏菲菲的表现,他的唇角浮现抹笑意。小丫头学的倒是挺快,连吓人都学会了!

  他依然是不看底牌地与对方较量。他的对手却是冷汗涔涔,这家伙居然把都不跟!作为个顶尖高手,有几个人经得起这样的羞辱呢?

  苏菲菲玉手在桌面上敲打了几下,等待着对方的回应。不过涸粕惜,对方并没有任何的回应!等到的,直是他愁眉苦脸的表情。

  不过在片刻之后,他的神情开始发生了变化。他微笑地将牌面关上,平静道:“我放弃。”

  这次,苏菲菲的表情却变得肃然无比起来。并没有赢得胜利的喜悦。毕竟,这才是开始尽避在气势上压倒了对方,可这不过是表面的现象。而那群观众也虽然会这么认为。不过只要是高手,都脑拼出来对方也不是好惹的。至少他不会因为苏菲菲的这么个小小的伎俩而变得焦躁与激动。他是心态,保持的异常稳定!

  “我跟!”

  在对方已经差点崩溃的时候,王枫忽然滛荡地笑道:“梭哈!”

  第七百零九章第七天5

  方才苏菲菲的梭哈便达到了震撼观众的效果,而此刻王枫再次上演梭哈好戏。不但观众,哪怕是其他赌术高手,目光也时不时地朝王枫这边撇来。毕竟,王枫从出场到现在,他的表现都是那样的让人惊讶。不论如何,他们都对这个人物有了好奇心。或许他就是最后那个于自己分高下的对手了!

  斑天明此刻的表情足以说明问题。

  作为最有能力独占鳌头的高家传人。他无时不刻都在关注着王枫。上次的败北让他受到了这辈子最大的耻辱。这么多年,他从未败北。除了他没有与高进赌过。其他人在他眼中,永远都是蝼蚁样的存在。可王枫的出现让他明白了山更比山高!

  包何况。仿佛不但是爸爸,连韩家人也对他十分的好奇,更甚至,这次韩家居然请他来帮忙赌,这是在说明,自己最后的对手定是他么?

  从某种程度来讲,王枫都不是个合格的赌徒。张狂与不可世是赌术高手的禁忌。般高手都会将杀手锏放在最后,可在众人眼中,王枫却好像是个不可世张狂桀骜的混蛋小子。完全没有点城府!

  “梭哈?”

  王枫的那个对手脸犹豫地看了王枫眼,他咬着嘴唇,颤抖的手臂轻轻落下去,第次出现如此难以抉择的窘境。若是在以前,不论输赢,他都不会表现得如此谨慎小心,可这次他吃到了。而且还是如此的让人痛苦不堪。他不敢跟,可若是对方不过糊弄自己。那么自己就错过了干掉这样个嚣张家伙的机会。而且还会被人看不起!

  这是个赌术高手不能容忍的事情。他不但代表是个人,更是他的祖国!

  “我跟!”

  犹豫再三。他依然抵挡不住强烈的诱惑,走上了条不归路。

  当后续的几张牌出现之后,王枫的脸上抹过丝淡淡的笑意。他从脱掉的皮外套掏出支香烟点燃,懒洋洋地喷出口烟雾。当桌面上各自摊开了四张牌之后,王枫对手的脸上闪现丝不甘于落魄。

  “为什么会这样?”

  当牌面全都出现后,他知道自己必败无疑。作为个高端赌客,虽然猜测不出所有牌,却脑拼见四张牌之后,大概知道最后张牌。而那些拍电影的。所谓的最后张牌永远出现奇迹。不过是为了烘托气氛,将电影推向个巨大的高嘲。可这不是拍电影。而是真正的对弈!

  “你并不是输在了赌术上,而是心态。”王枫将香烟捻灭,平静地说了句话。

  对方并没有说话,当荷官将牌翻开之后,所有人都震惊了,连牌都不去看,居然知道自己手上的张牌是什么!

  这让大量的赌客都知道,王枫,已经晋级为个超强的竞争对手。

  试问,在当今赌坛,有几个人能摸出纸牌?

  哪怕能摸出来,又有几个能算得像王枫那样精准?

  事实上,这切,王枫轻描淡写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让高进大跌眼镜了。他也明白,自己的孩儿,高天明所面临的挑战将会是多么的强大!

  “那么,我认输。”

  王枫的对手落魄地离开了场地

  “这小子的能力,还真不是般的厉害。他的身上,究竟还有多少是我们捉摸不透的呢?”

  远处个高大的建筑物顶楼,段二叔面色堪忧地嘀咕。

  “他的实力,我已经完全看不透了。不过很显然的是他的脑子,绝对比般人好用。”莫文泰平静的有些过度。仿佛王枫所表现出来的强大与否,完全与他无关。

  “那你有信心对付他么?要知道,红花会你与他的对抗是不可避免的。”段二叔冷哼声。

  “我从来都知道他是个很不错的对手。至少,从最初的争斗到现在,他好像还没有输在我的手上过。对敌人最残忍的打击,那便是在直输给他之后,在最后的关头,句将他打击地站不起来!这样的打击,才是最残忍的!”

  莫文泰的唇角抹过丝阴冷。

  “你真的那么有信心么?我听说昨天王枫见到了群古怪的人,那群人好像在城南还闹出了很大的动静。那群老家伙差点没去干扰这件事情。”段二叔好奇地问道。

  “他们?哈哈”莫文泰忽然冷哼声道:“那群老家伙想干扰便可以干扰的么?哪怕是林先生,他也会先掂量下自己的能力,再去考虑。呵不怕老实说,他们这群人已经不属于正常人了。只要他们愿意,林先生恐怕也无法在美国好过。”

  段二叔闻言脸色微变道:“他们真有那么厉害么?”

  “若是说到他们。王枫与他们还有段不能说的故事。若是他们不想说,任何人都不知道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莫文泰高深莫测地说道。

  “连王枫都不知道么?”段二叔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自然。若是他知道,事情恐怕也不会这么简单了。”

  老王笑眯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