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原来这个家伙,果然不是个普通人。”

  “那你想怎样做呢?”

  王枫知道,他所说的另外个莫文泰,必然就是莫言了。

  莫言,这个世界上,唯让王枫曾经害怕过的男子。尽避他没有莫文泰嚣张,没有莫文泰锋芒毕露,可偏偏,莫言实实在在要比莫文泰更让人害怕!那是种来自内心的畏惧,或者说不安!

  王枫永远忘不掉第次碰见莫言的场景,那个身着中山服的年轻男孩,那双仿佛星辰样的眼眸,足够说明他的睿智与锋芒!

  “怎么做?”

  暗魂十三的眼角微微抽搐了阵,笑道:“和你决斗,是我毕生的愿望,和你,比的是实力,而与他,我想考校下我的头脑。”

  “就因为这个?所以你才对他好奇了?”

  “是的。”暗魂十三脸平静地说道:“我知道,在你与他决斗之后,会有个神秘的人出现,我能感受到,种王者之气正在步步地逼近,伴随着红花会的开始。那个人定会出现!”

  王枫听他如此说,心也微微跳动了。若不是他提醒。自己真要忘记莫言究竟何时才会出现,可暗魂十三仿佛给他提示了。那种隐约中,关于莫言的提示。

  红花会之后莫言,你会出现么?

  “你似乎对这个人也十分的期待?”暗魂十三脸淡定地问道。

  “我么?”王枫摸了摸下巴道:“要说期待他谈不上,不过他对我个学生很重要。我不希望他有事。”

  暗魂十三听到王枫提到他的学生,眉头便深深地皱了起来,在他认为,王枫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不像当初那个王枫,正是因为他有了群学生。

  当个人有了牵挂后,他的心态会渐渐变得不再像以前那样锋芒毕露。而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这群学生,让王枫的生活改变了许多。让他觉得现在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以前的那些岁月,都算是白活了!

  “好了,十三,你去忙吧,到时候我会给你机会的。不过我想提醒你下,那个人,估计会刺激到你。”王枫笑呵呵地说了句,转身走进了苏菲菲的卧室。

  站在客厅的暗魂十三脸淡定,嘀咕道:“是么?这个世界上,唯能刺激到我的就是你了,倒真是希望再出现个”

  “好像我们的计划有人知道了?”段二叔脸不满地说道。

  “被知道很正常,你连那些雇佣兵都弄进来了,被知道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摸文泰喝了口红酒,淡淡地说道。

  “可你要知道!”段二叔愤怒地吼道:“今天已经是最后天了!几乎所有势力蠢蠢欲动。这场战斗,你知道代表着什么么?”

  “我不知道代表什么,我只知道,这场,我可以很兴奋地接受任何挑战!”莫文泰缓缓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着漫长的天空,呢喃道:“你不是直说我的选择是错的么?你直不是看不起我么?那么让我来证明给你看,我所做的切,都是对的。我并不会比你做的差,相反,我能做的更好!”

  “莫文泰,你别太兴奋了!”

  段二叔森然地看着莫文泰,走到他的面前,眉头拧在起道:“难道你忘记你的身上发生过什么了么?尽避你还脑曝制住,可难保在不久的将来,你会无法控制你的身体!你要知道,他才是真正的这具身体的主人,你只是替代品!”

  “是么?”

  莫文泰眼角阵抽搐,他缓缓地将红酒放在茶几上,呢喃道:“不论如何,目前为止,我是不会让他出来的。莫言想出来,必须过了我这关。”

  “哎你依然是如此,那么好吧,我会等你,用不了几天,你会知道,你所做的切,都是错的。而且,大错特错!”

  第七百十九章第七天14

  “废话!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能掌控大局么?你错了,你现在什么都不是,现在的你,除了能唉声叹息,你还能起到什么作用?你连身体都无法拿去,你还有什么资格和我谈判!”

  莫文泰脸色大变,愤怒地嘶吼。

  段二叔见这般场景,缓缓地退出房间。从上次与那个神秘男子决斗回来,莫文泰便有些不正常了。

  是莫言他回来了么?好像莫文泰再次无法控制身体了。他的思维会时而失去控制。尽避身体还是属于他的,可是当个人的思维都失去了控制,他的身体真的还能保证最好的状态么?

  那么现在莫文泰就好像得了失心疯样。他的每个动作看起来都是那样的古怪,那样的令人不能理解。就好像个神经病样,是的!就好像个神经病!

  “呵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么?当初你与段老二之间的约定。直到现在,你也还是没能将我彻底毁灭。这说明了什么?你不是以为可以单独控制我的身体么?你不是以为我永远都不会出现了么?可是你要知道,我才是这个身体的真正主人,而你,并不是!”

  “哈哈,算了吧!你现在还剩下什么?除了丝残念,你什么都没有。你脑曝制身体么?好的,你来试试看,我让你控制,你脑曝制得了么?”

  莫文泰嚣张如斯,他依然是没有半分生气,轻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因为你所说的话而受到任何不良影响。难道你不感觉你现在的心态越来越不稳定了?难道你不感觉你现在已经开始发生变化了。当初你和暗魂十三的决斗,你没发现,他已经知道了你的不对劲。这次的红花会,我想他会让你很难看。或者说老师会让你失败,而这次失败,是彻头彻尾的!”

  “是么?我很期待,那么,你也和我起等待红花会吧!”

  老王走进卧室,苏菲菲蜷缩在床上,他有些不解,或者说,他有些不明白苏菲菲究竟怎么回事。好像从那件事情发生之间,她就遇到了什么事情,所以,行动与心情都直不太好。而且,脸色明显苍白。

  王枫有些摸不着头脑。

  暖气开得很适宜,那种仿佛让人感觉是在春暖季节的味道使得老王有些醉了。

  “菲菲”

  老王轻唤声,坐在床边凝视苏菲菲那粉嫩的脸颊。她的黛眉蹙的很深,仿佛两条沟壑,柔软的瑶鼻也让人忍不住去抚平。紊乱的呼吸与额头上凌乱的发丝,切都表明苏菲菲此刻的心中,隐藏着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究竟是什么东西让她变得心情如此的不稳定呢?究竟是什么,让她烦躁不堪?

  “恩”

  苏菲菲美眸微微睁开,有些红肿,仿佛哭泣过般。

  “你怎么了?是心情不好么?”王枫难脑粕贵地以种温柔备至的语气问道。

  “不不是。”苏菲菲挣扎着坐了起来。脸不安地低垂着头不敢去看王枫。

  “是么?”王枫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呢喃道:“菲菲,老师有件事情想很你说。希望你能心情平静地听完。”

  或许在这个时候,告诉菲菲,对她的影响是毁灭性的,却也可能,就是这么次打击,能让她彻底成为个女强人。答案是如何,只有看苏菲菲自己了。而王枫也选择了这个残酷的选择。她知道苏菲菲以后的道路,注定会不平凡,她也无法平凡,她的境况,她的家境。她自己的个性,也注定了这切。

  “什么?”

  苏菲菲唇角微微嗫嚅地问道,原本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儿到现在仿佛保守沧桑,是什么让她变成这样的呢?

  清澈的眼神不复存在,那仿佛足以渗透切的目光中,让王枫好像觉得她已经不是自己的学生了。而是个在社会上打滚多年的成熟女性。

  “关于你爸爸的事情”王枫情不自禁,吞了口唾沫说道。

  “不要”苏菲菲忽然扑进王枫怀中,哽咽道:“老师,求求你别说好么?菲菲已经受够了。不要再受到点刺激了,别告诉菲菲好么?”

  “菲菲!”

  王枫眉头挑,尽避不知道她为何忽然表现得如此激动紧张,却大概能够知道,她应该是知道她爸爸的事情了吧?

  可是能不说么?直生活在幻想中么?王枫不允许她这样做,要知道若是个人连接受现实的勇气都没有,还能有什么大作为?

  苏家现在唯可以依靠的,只有苏菲菲了。他不能让苏菲菲做个懦弱的女孩!

  当老师他并不称职。在心疼学生的时候,他会将学生所有问题都包揽过来。可若是学生必须面对些东西,必须成长起来的时候。他不会利用自己的能力去帮学生。因为学生自己也必须有条属于自己的道路。他只是他们的引路者,他不可能照顾他们辈子。

  段虎他们如此,苏菲菲,亦是如此。

  “菲菲你是想辈子都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中么?你是否不愿去接受现实?可你想过没有,你的爸爸对你期望多大?你们苏家,几百年的基业,可以再你的手上毁掉么?”

  王枫语气深沉磁性,每句话都深深地击打在她的心田。

  “可是老师菲菲真的不敢,真的不愿意去这样做,你知道么?菲菲现在没有亲人了,菲菲不敢再失去,不敢失去,真的不敢”

  话没说完,依然泪流满面,她的身躯在颤抖,她的心仿若窒息,她简直不敢相信,直以来都是娇生惯养的自己会受到如此沉重的打击。这在她的眼中,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可是,切来得太快,快到让她不能接受,无法接受。

  “菲菲,我只是想告诉你句话,得到过多少,必须承当多少。你的爸爸,他已经死了,现在,是该为你爸爸,为你们苏家,做些事情的时候了!”

  第七百二十章第七天15

  苏菲菲闻言身躯猛地缠,脑子仿佛被电击样,彻底失去了知觉。

  可泪水,却肆无忌惮地滚落下来。不论任何人说这番话,苏菲菲都可以去抵制,都可以强迫自己不去相信。可此刻,是自己最亲爱,最尊敬的老师说出来,她无法不相信,她没任何反驳的理由。

  若是可以选择,苏菲菲宁愿老师不告诉自己,可是。就好像老师说的,得到过多少,不是应该承当多少的么?

  心仿佛被巨大的石块压住样难受,无法呼吸,窒息的感觉仿若将她毁灭!

  “老师”

  她没法不难受,没法不痛苦。更多的却是在老师说出这番话,她感觉整个世界只剩下她个人。唯的亲人离开了自己,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生存下去。尽避直不太喜欢自己的爸爸,尽避爸爸直责骂自己,可毕竟,当知道爸爸离开的那刻,伤心仿佛洪水决堤发不可收拾!

  “菲菲你快十八了,许多事情,你必须去面对。想知道你爸爸的如何死的么?”王枫脸平静地说道。

  “怎怎么死的?”哽咽之中,苏菲菲微微抬起头来,也只有老师在身边,她的心在能略显平静,可心碎欲绝地感觉依然蔓延全身,若不是老师搂着自己,她恐怕已经趴在床上失声痛哭了。

  “你爸爸,只不过想证明他是个真正的男人。只不过他不愿直被别人压在脚下,踩在脚下。他要证明。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畏惧些东西。你爸爸不怕,你爸爸不会向强大的势力低头。所以他用自己的生命来验证了这点。所以,你爸爸是英雄。或者说谈不上英雄。但至少,他是个值得人尊重的男人!”

  王枫回想苏振南的死因,他不正是因为如此么?作为苏菲菲的爸爸,这样的死,恐怕才是令王枫能够动容的。

  “真的么?我爸爸他是这样死的?”苏菲菲抬起头,脸痴迷地问道。

  “是的,你爸爸就是这样死去的。所以,你不用难受,不用伤心。因为你爸爸的死,取而代之的便要是你的成熟。若是你不站起来,不能成熟起来。那么你爸爸就死的太不值得了。别直太想个已经死去的人。他已经成为过去。你只能去缅怀,可你必须明白,你们苏家,需要个真正可以支撑家族的门主,而你,便是你爸爸唯可以选择的门主,你会让你爸爸失望么?”

  王枫并没有用亲情,抑或其他方面去安慰苏菲菲。他只是述说着些大道理。苏菲菲的思维与普通女孩不同。她的心智已经很成熟了。只不过父亲的死,对她的打击太大。她时间无法承受,可若是王枫能用些比较犀利的角度帮她阐述,她若是能撑过来,那么只能说明,她发生了第次真正意义上的蜕变!

  就好像和段虎陈冲样的蜕变。

  在整个三年二班,有谁会比段虎与陈冲那样成熟呢?

  绝没有!

  “老师”

  苏菲菲坐在王枫的对面。抹掉俏脸上的泪花,呢喃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爸爸从来都不让我接触他的声音,而我也从来不想去接触他的生意。我的童年,是在幸福中度过的,而现在,我知道我童年的快乐,是爸爸刻意为我营造的。我本不应该享受这样的幸福。我所处于的环境,家庭的环境,都不应该让我生活得如此幸福,无忧无虑。既然现在苏家需要我站出来,我不会让爸爸失望的。总有天,我会让爸爸为我骄傲,自豪”

  她的小脸上,充满了自信与坚毅。

  正是因为王枫的这番话,让苏菲菲成为了华新市有史以来,资金最多,影响力最大的女性商人。

  当二十年后,苏菲菲回首自己的过去。她总会轻声叹息,若是没有老师的那番话,自己可以拥有现在的成就么?而不论遇到任何崇拜她的人,她都会说句老师时而对她说的话:“得到过多少,必须承当多少!”

  这句话也成为了华新市第女性首富苏菲菲的座右铭!

  时间拉回二十年前,当苏菲菲的心态稳定下来后,她目光跳动,仿佛有什么话要说,可下子又说不出来。王枫揉了揉鼻子道:“我知道你肯定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如果不想说,老师不会勉强你的。”

  从第次比赛之后,他已经发觉了丝的蹊跷,可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并不知道。既然十三在查,他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老师我要说!”

  苏菲菲用力抱住王枫的脖子,呢喃道:“我今天中午接到你的个电话,里面有个女人告诉我老师你会被人杀死,老师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不论遇到任何危险,菲菲都会在你的身边”

  “杀我?”

  王枫眉头微微愣,旋即在苏菲菲的美臀上拍了几下,微笑道:“小傻瓜,别担心老师,为自己担心吧,若是老师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如何来保护你呢?”

  “可是”

  苏菲菲咬了咬红唇,脸柔情道:“如果老师出了什么事情,菲菲断然不会独活”

  “傻子”

  老王捧起苏菲菲的小脸蛋,在她白皙的脸颊上亲了下,忽然神情变得肃然起来,朗朗道:“菲菲,老师要看你成为个超级强大的女赌棍,跟随老师起大杀四方吧!”

  苏菲菲看着王枫的张成熟沧桑的脸庞,方才那抹甘甜瞬间侵袭心底,她身躯暖洋洋片,她在心中对自己说不论如何,这辈子,菲菲都会跟着老师的

  最后次大型赌神大赛没有在露天广场,而是安排在个保护措施极为强大的酒店里面,卫星定位系统现场直播,虽然不能亲临现场,可也能知道第消息。酒店外的巨大等离子电视也在现场直播。

  最后剩下的十名高手陆续登场。镁光灯闪烁不停,当叫到王枫名字的时候,赌场大门被轻轻打开,名穿着黑色大风衣,挂着白领带,头丰得油光水滑的男子嘴里叼着牙签迈着大步走进来。而他的身边,盛装的苏菲菲也是面带甜美微笑,两人的造型,实在羡煞旁人

  这必将是场惊逃诏地的大战,哪怕是高进与韩家门主,也情不自禁地紧张了起来

  第七百二十章第七天16

  老王与苏菲菲的进场自然惊动全场。尤其王枫那彪悍的墨镜,看得不少人冷汗涔涔,心道:“这畜生真是太无耻了,什么场合,居然装逼到这个地步,实属罕见。”

  全方面电子设备,务必让比赛在规划公平的环境下进。镁光灯闪得老玩眼睛眯起来。他看了眼现场地大概五百多名观众。不少靓女衣着华贵,就好像是个个成熟的水蜜桃,令人忍不住摘颗咬口。不知道味儿如何。

  两人进场的同时,主持人也相当专业地介绍了番。作为华新市的代表。两人都成功地打入了第三轮比赛,而且出尽风头,几乎是冷门中的冷门。在比赛开始之前,谁都不知道华新市会派什么人做为代表,哪怕是在他们出现的时候,也没个华新市市民看得上他们。

  可看得上个人,从外表脑拼得出来么?

  苏菲菲与王枫用实力让他们知道,他们都是有实力的人。

  当比赛正式拉开帷幕,五个赌桌上的参赛者都十分的紧张与激动。他们知道,每胜利场,就能更快地参加决赛。而最后剩余的五个人,他们会在起赌!

  是的,这五个人,会在起赌,至于赌什么东西呢?

  什么东西都要赌!

  正是什么都要赌,才能显示出他们的实力。

  而现在,他们必须将对方打败,才有机会进入最后的总决赛,五人的巅峰对决!

  前面的所有比赛,都是纸牌。比赛对于王枫来说显得有些轻松过头了。他的指尖直挂着香烟,吞云吐雾之间,便能让对手满头大汗。他只是个从未露面的新人,可却偏偏又这样的拥有强横的实力。

  他的眼神,仿佛脑拼穿切,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