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个圆形赌桌,五人各自坐在方,老王吊儿郎当,翘着二郎腿十分惬意地吸着香烟。而苏菲菲唯位女士也是很优雅地坐在赌桌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他们的身上。这是场巅峰之战,也是场令所有人都的比赛。因为他们都知道这场比赛到了最后的两个人,会出现令人们震惊不已的场面!

  荷官小心谨慎地走到大型赌桌前,自行检查自己的身体之后,微笑道:“这场比赛有三个小时,最后将会有两位参赛者用最后三分钟进行短暂地博弈。而这三分钟,也将会创造出今年的赌神!”

  “那么现在比赛开始。”

  因为是五个人,不可能打麻将,所以还是纸牌。只要是赌术还可以的人都知道。纸牌,是最考校实力的种方式。所以用纸牌进入最后的巅峰对决,那是完全公平的。

  可这次的纸牌,并不像前面几次那样的麻烦。也没有太多的时间限制。

  因为这次的纸牌比赛,单纯就是抓牌!

  是的。单纯的抓牌,每人抓三张,比大小!

  个短暂得不能再短暂的比赛,却能让所有人都看得惊心动魄。谁能取得最后的胜利。不但要,反映快,动作快,更要保持良好的心态。因为这次的抢牌,你必须去观察另外四个人的牌面!

  五副牌,你要拿自己的牌,还要阻止另外几个人去取牌。这完完全全,成了五个人的战斗!五个人的混战!

  五个人的战斗,说来简单,其实十分的复杂,谁去对付谁呢?没人知道。若是你起了小心眼去对方个人,而另外有人对付你,你觉得你还能取胜么?

  答案是否定的。所以应该怎么做呢?

  没有人知道,可王枫知道!

  曾经在美国他并非没有参加过赌术。而且还不止次。可他却希望忘记在美国的点点滴滴。在美国的那段时间,他的生活并不开心,反而,还有些郁闷。这些郁闷让他的心情度不是太好。所以他才有了赌博的心情。

  王枫的赌术,也是在美国磨练出来的。美国。这么个繁华的大都会,个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度。个令人疯狂地地方,王枫却不可避免地讨厌这个地方。讨厌这个地方的人情世故,讨厌这个地方的所有。除了个女孩儿,个让他怜惜的女孩儿

  “每人的面前有副牌,现在大家可以拆开,而后抛向空中,谁抓的牌面最大,谁就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前两位可以进入最后的三分钟巅峰对决。大家准备好了么?”

  荷官平静地说道。他也很期待。他不知道,这五位高手会表现出怎样的实力。尤其是那个小日本矮子。不过米五高的个头,站在地上连赌桌都有些够不着,怎么抓牌?

  不过既然能拼进前五,自然有他的实力。这点任何人都不会怀疑。

  “可以开始了。”

  五人都回应了句。

  王枫却笑眯眯地看了眼苏菲菲,微笑道:“菲菲,会儿我给你挑几张好牌。”

  “好啊,嘿嘿”

  两人旁若无人地聊了起来,差点没将其余几名才赛选手给气疯。

  直到荷官大叫声的时刻,五人手中的牌面顿时抛洒而出。每个人都停止了短暂的呼吸,看着天空飘荡的扑克,紧接着,五名选手的动作展开了,他们的手臂快得令人乍舌,每个动作都看得人眼花缭乱。

  嗖嗖划破空气的声音凌厉地响起,观众们看得目瞪口呆。这绝对是真实性可靠,绝非电影虚构出来的动作。那每个行云流水的动作都看得他们热血。扑克仿佛会飞样,在空中不停地飘动。

  扑哧

  王枫手臂挥,张扑克朝苏菲菲飞了过去。可另外张飞行速度极快的扑克也涸旗拦截下来。两张扑克竟活生生地穿插在了起跌落在地面。

  老王见状,飞快地将桌面拍,凭借着弹力跳在空中,拉风的破皮衣在空中挥动自如,手臂左右挥动之下,已经抓住了几张扑克,而苏菲菲虽然赌术并不好,可也在王枫的帮忙下抓住了几张好牌。那个小日本凭借着他短小精悍的身材,也不停地抓着好牌。

  连串地动作结束之后,五个人的身上都被扑克给割破,苏菲菲还好,毕竟她是女孩,其他几个人并没有刻意对他进行人身攻击,可老王就惨了,皮衣到处都是破口。最为夸张的就是那个小日本,鼻子下方的那撮毛竟给自己削掉了。

  在场臂众看得不禁哑然失笑。

  荷官见状缓缓走过来,待得五人都拿到了好牌之后,他微笑道:“那么现在请大家将手中的牌面亮出来吧。”

  答案很显然。

  第七百二十六章第七天20

  在方才番惊心动魄且风騒无比地强牌之下,苏菲菲,小日本与韩国棒子分别名列第三第四第五。

  而当王枫与高天明将手中的牌面都推开的时候,人们不禁喟叹起来。

  “王先生与高先生的牌面大小样,所以,两人将会进行接下来的三分钟最后决斗!”

  所有人的心都激动万分,这将会是场绝对好看的博弈。世界上最强的两个赌术高手的对决。不但是他们,哪怕是高进与韩媚等人,也是心情紧张激动。

  苏菲菲脸笑意地看着王枫,走过来轻声道:“老师,我会在观众席给你加油的。”

  “看老师表演吧。”

  老王拍了拍他的脑袋,苏菲菲洒脱地离开了场地,她的目的已经达到。这战,她绝对在华新市许多人的心中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王枫带她参加赌局,也正是要达到这个目的。毕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苏菲菲不可能再过个普通人的生活了。她有自己的生活与未来。他必须接受些普通人无法承当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必须让她抛头露面!

  小日本与韩国棒子很是委靡不振地离开,老王笑眯眯地转头看向高天明,得瑟道:“上次在赌场你就输给我,今天还有信心么?”

  斑天明冷眼看向王枫,淡淡道:“输给个人,次就足够了。”

  “哦,这句话我喜欢,不过我会让你失望的。毕竟,输给个人两次,也不是什么难看的事情。”

  王枫说罢坐在旁的桌子上。而他的面前,名美艳的专业人员给他送来杯红酒,老王很是风騒地道了声谢,端起红酒喝了口。

  “啧啧好酒啊好酒。”

  这故作风騒的模样让在场不少观众都觉得这家伙实在是有些恶心了。

  而且,他在喝酒的时候,居然将皮鞋都脱掉了。

  老天!这可是现场直播啊!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动作呢?

  无数人对老王的这些动作充满了鄙视,也依然有大量的人对老王的这些出人意表的动作献出了掌声,简直他妈的人才了!

  比赛,正式开始

  王枫目光凌厉,彪悍异常。他双手紧握成拳头,忽然虎躯震,大吼道:“汝等小儿,还不束手就擒!”

  诸人顿时卧倒,难以起身。

  斑天明也是冷汗涔涔,心道:“这家伙实在是太恶心了。”

  比赛的规则很简单,虽然简单,却也比刚才的要复杂些。

  因为这玩意,要比的东西多了,而且,多了很多。

  摇色子摸麻将抓纸牌。三样要在三分钟之内搞定。同样的比大小。不过这个比法,可就不同了。

  不但要比,还要听!

  要听对方的点数。这个听点数,自然是摇色子的点数。至于其他,也就不可能听出来了。

  那么

  王枫猛地拍桌面,个骰子盒顿时飞了起来。老王单手握住,有模有样地摇晃起来,而另外只手,他同时摸起了麻将,最后,老王居然用两只脚将扑克推开,坚韧有力地脚趾在扑克上摸索了片刻,抽出了三张牌。

  “”

  “人才啊妈的,连脚也可以用来摸牌,若是他不当赌神,老逃诩瞎眼了!”

  “事实上,我觉得这个家伙的赌术旷古烁今,无人能敌。”

  “妈的,我决定比赛完了就去拜师学艺。”

  “现在轮到你了。”

  老王将切都搞定之后,他的目光完全没有停留在高天明的身上。而是,转向了高进。这个赌神,真正传说级别的人物!

  他总感觉,今晚似乎太平静了。平静得让他有些措手不及。这他妈都红花会的最后晚了,为何还会这么平静呢?

  个难以想象的夜晚,点儿事情都没发生。实在是令人不敢想象了!

  他已无心观灿谠方的切行动,尽避高天明在卖力地表演着,可王枫早已不再关注他。个人,若是有足够的信心,任何东西都不会影响他的心情。若是高进上台,王枫或许会认真些,可这个家伙,王枫只脑凄笑不跌。

  他可能赢自己么?

  这个问题,倒不如让高进来告诉他的宝贝儿子。

  忽地,个穿着风衣的男子缓缓地走上了赌台。几乎在瞬间,大量超过四十岁的在场臂众都消失了任何声音。而群年轻男子都很愤怒地叫骂。

  “你他妈什么人,没见在比赛啊?赶紧滚下去!”

  有大人在旁边的,他们的巴掌毫不留情地扇了下去。而没有大人在场的。其他上了年纪的人也冲过去踹了几脚。哪怕是再老实。再不愿意闹事的人。在这个时候,他们都会肆无忌惮地击打所有对这个男人不敬的人。

  因为这个人!

  才是华新市真正传说中的存在。

  因为这个人!

  二十年前便是年轻人的人,没有个不认识他。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华新市。没有他,华新市不可能拥有现在的富强。没有他。现在或许已经不存在华新市这么个地方了!

  “你终于还是来了。”

  斑进的身体缓缓地直了起来。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平静与寂寞。也许当个人孤单太久,他总会想找点儿事情来做的。

  “林先生!真的是林先生么?”

  “是的,是林先生,真的是他,就是他!”

  几个现场臂众老泪纵横,他们的情绪完全不试曝制,他们的身躯不停的颤抖,唇角仿佛肌肉抽搐样!

  “林先生,林先生!”

  几乎四十岁以上的人群们,都在大声的尖叫,比赛对于他们来说好像已经不再重要了。真的点儿都不重要了,至少,对于华新市的人们来说,比赛,完全没有林先生来的重要。林先生,个拯救了华新市存在!

  “小伙子,如果你觉得你的动作停止了,那就开牌吧。”林先生成熟稳重的声音轻轻响起。高天明只感觉全身猛地颤,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

  第七百二十七章命运的罗盘!开启!!

  “你是什么人?”

  很显然,高天明也并不认识林先生,尽避,高进与林先生是死对头,可偏偏,他的儿子,并不认识林先生。

  “我是你爸爸的老朋友,你去问他就知道了,呵呵。不过,你还是先把比赛搞定吧。有什么问题以后再说。”

  林先生并没影响他们的比赛。尽避这场比赛对于王枫来说,并不重要。但对于韩家来说,也不是点儿都不重要的!

  在开牌之前,答案已经出现了。王枫如此淡定,他可能会输掉么?

  “看来你的确没有得到你爸爸的真传。”林先生摇头笑了笑,转身对王枫道:“你的表现也很般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出色。”

  “对付他们,般的实力已经足够了。”王枫缓缓站起来,并没有太多言语。

  斑进与韩家门主都走上了台,高进走到林先生的面前。微笑道:“二十多年了,你总算出来和我见面。”

  “呵呵,你很想与我见面?”林先生的脸上闪过丝冷酷,转头对王枫道:“比赛已经结束了,你可以回家了,别忘记,今晚,可是最后的晚哦!”

  王枫微微愣,旋即苦笑道:“怎么会忘记呢?”

  比赛的的确确就这么结束了,几乎没有任何的悬念。

  当王枫走出赌场的时候,时间还不是太晚。抬手看了眼时间,夜间十点,还有个小时,便是大年三十了。也是红花会,召开的日子

  比赛场地人群流散,林先生他们不知所踪,他的出现不过是在比赛现场引爆下,随而消逝无踪。

  王枫此刻的心情已经激动到了个极限,他将三年二班的群学生都赶回家后,回头看了眼,旋即送苏菲菲回家。

  回到家的时刻,正是临晨十二点。迎接而来的是柳如烟那张如诗如画的笑靥,他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去享受。他也不敢去深想。他怕碰触到悲伤与离别。

  “老师你们回来了?”柳如烟袭白色睡衣轻纱柔软,柔美的灯光下,那修长的身躯令人心跳不已。

  “恩,回来了,你怎么还没休息?”王枫关心地道了声,苏菲菲却搂着柳如烟的身躯,低声道:“如烟,今晚我们睡个房间吧?”

  “好啊。”

  在老王羡慕且嫉妒的目光下,两人双双走入了卧室。而王枫却转身坐在沙发上,双腿搁在茶几上,点燃了支香烟。他还记得,苏振南当初在这个客厅对自己所说的每句话!

  十二点整。

  华新市,正在被层乌云笼罩。等待大年三十的夜晚,却也同时,有着多少骨肉即将分离,多少家庭即将破裂,多少

  列列的西装男子以秦淮楼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涌去。秦淮楼被四条街道包围。而此刻,四条街道正在清场,数百名西装男子将四周街道的人全都赶走,数量黑色轿车就好像是黑夜中的幽冥。

  “妈的,什么狗屁天气。冷死我了!”

  名西装男子愤怒地叫了声,很是不满地继续巡逻检查地形。凌晨十二点准时开工,到现在临晨点,已经有许许多多的黑色轿车出现在这四条街道上。而秦淮楼里面所有的工作人员与摆设,都进行了大规模的变动。最令些新人吃惊的便是

  秦淮楼的中央,原本的环形楼梯,竟汇聚成道圆柱形的通道。而最中央,竟是个电梯,而他电梯门口的每层,都是个巨大的大门。每楼,都有数十名全身佩戴着火器的保安。他们面容彪悍,肃然无比。随时都可能向来历不明的人开火!

  在这儿,唯能上楼的地方就是这架电梯,其他地方,别说是人,哪怕是苍蝇都飞不进去!

  而秦淮楼,就是红花会召开的地方。

  三年度的红花会,在临晨十二点的时刻,便已经启动了命运的罗盘!

  不错,命运的罗盘,将会有无数的人,因为这个罗盘而大富大贵,也会有无数的人,因为这个罗盘妻离子散。

  这个汇聚了权力金钱政治经济的会议,会为接下来的三年抑或永久,规划个新的制度,个全新的制度!

  四条街道在红花会的面前,有四个十分有含义的名字。

  东方青龙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四条街道护住秦淮楼,仿佛是众星拱月般!令人不敢逼视!

  几乎所有人都开始咆哮了,几乎所有人,都开始兴奋了。几乎所有人,都开始热血了!

  无数的龙头堂口老啊的涌进了秦淮楼,甚至华新市的边防,也在顷刻之间崩塌。大量雇佣兵疯狂地进攻华新市。整个城市仿佛在瞬间陷入了硝烟弥漫之中。三年劫难,再次拉开了帷幕。习惯了的华新市居民,早已买好了食物在家里闭关,而这个漫长的岁月,待得他们出去上公司,去单位,自己的工作还在么?

  可能,已经升级加薪了。可能,连最基本的工作都没有了。以后只能去要饭。

  这就是红花会!

  个充满了血腥与暴力,黑暗无比的会以。

  罗盘指上谁,可能是富裕,可能,也是声的悲哀!

  以秦淮楼为中心,消炎弥漫整个华新市。普通市民连大门都不敢出,不论外面出现多大的动静,多大的叫喊求饶声,他们只能躲在被子里,血腥点燃了黑夜的。暗黑弥漫天空,个漫长的征途拉开了序幕。

  命运罗盘开始转动,谁能攀上巅峰,谁能成为最后的强者,谁会被打下十八层地狱。

  在红花会,切都会出现,切,都能成为现实。

  “六年前,我手操控了红花会,如今,任何人,都无法操控红花会。它的势力几乎达到了饱和。每个人,都想要吞噬对方,每个实力,都不会安逸地等待着对方的攻击,嗜血的本性,必将毕露!”

  第七百二十八章副棋,当需两人下。

  王枫拉开窗帘,冰凉地寒风侵袭而来,吹乱他本就凌乱不堪的黑发。他仿佛回到了六年前样,可今天,比六年前,只会更加的恐怖,更加的血腥。

  哪怕是站在楼上,他也能清晰地听见远处的叫嚣,看见远处的疯狂。硝烟四起的华新市,从今晚开始,将会度过个漫长的暴力地界!

  转过身,安魂十三平静地看着王枫,他的唇角浮现抹冷意,王枫却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眯眯地道:“现在的这个情景,才是你愿意看见的吧?”

  “对于我来说并没什么特别愿意不愿意的。我期待的是和你的决斗。”暗魂十三走到窗口,忽然问道:“那你觉得,这个会议,好不好玩?”

  “当然好玩。”

  王枫点燃支香烟,深深地吸纳口,浓烟在肺部循环周,旋即吐出来,淡淡道:“这将会是我这辈子,经历的最残酷的会议。而且只要是从这个会议走出来的人,都会是浴火重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