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面,是因为他想做大!”

  老花傻逼地看着阳痿,无奈道:“我直以为他都是个小打小闹的混混。虽然他的夜总会等夜店在华新市的实力范围很大,不过我们菊花堂未必会放在眼中。”

  “你错了!”

  阳痿苦笑道:“真正的实力,是权钱交易。你以为我们菊花堂人多很了不起么?你要知道,我们的这些人,是因为觉得菊花堂是他们的靠山,才会跟着我们的。若是有人给了他们更大笔钱财,你觉得那些外围小弟还会跟着我们么?答案是否定的。所以,你必须搞清楚点。我们现在的实力,点儿都不稳定。而且,我们最大的敌人,就是青面蛇。别看他的夜总会都是些小打小闹。可这二十多年,他已经积累了大笔的财富,足够在我们这个层次的会议傲视群雄了。”

  听着阳痿的解释,老花顿感头大,摇头道:“按照你这么说那我们菊花堂在这和会议还能捞到什么好处?其他几个区的老大还会服我们么?”

  “老花事情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哪怕没有青面蛇,他们也会和你玩到底。只不过,现在多了个敌人。而我们在这些暗涌名流中。无比把持自己的立场,见机行事。”阳痿深深地吸了口香烟,走到阳台吐出烟雾,忽然嘀咕道:“这场战斗,恐怕是我们菊花堂有史以来,最难打的场了。”

  常无风脸平静地走进了个房间,房间里面,另外三大城区的老大都坐在里面。他刚进去,其余几个老大马上站了起来。

  “坐。”

  常无风微微摆手,当先坐在最上方,凝视他们眼,淡淡道:“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东湾老大,你的事情我不会再追究,人往高处走,当初妄图与他们联盟,是你的选择。而你们与我之间,只存在利益的合作。现在我需要的是你们齐心合力,将菊花堂踩在脚下,让他们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

  “常先生,我们明白该怎么做了。”

  常无风微微笑,缓缓地站了起来,目光中透出丝凶残,王枫只要是与你有关的东西,我都不会让他有好下场,我要你血债血偿!

  陈侍者的心情十分的好。尽避林先生已经离去,而且还带走了他的女人,可她的心情已经无法掩饰。毕竟,她还是陈先生的代言人,毕竟,她在红花会,依然拥有极高的地位。可这切,都不是她想要的。她只是想在红花会能帮王枫把。陈冲的电话更是让她最后点担忧都解除了。今天晚上,便是她去秦淮楼的最佳时机。

  拨通个号码,陈侍者淡淡地道:“所有人手都在秦淮楼集合,今晚我会过去。”

  “是的,夫人。”

  段二叔的表情激动万分,直以来,他都想进入红花会进行自己强大的计划,而且,到目前为止,他的计划已经只剩下最后步了,切的切,除了王枫,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而身边的莫文泰,他能给自己带来强有力的支持。所以,从现在开始,华新市将会因为他的任何个想法而颤抖不已!

  个巅峰的权者,这是他生的梦想。这是他,辈子都希望达到的高度。华新市的至高强者!

  “莫文泰,从今天开始,你将会有个挑战权威,挑战强者的旅程,希望你切愉快。”

  酒杯相碰,莫文泰的脸上抹过丝兴奋,激动不已道:“这天,我等待太久了,我要证明给他看,我比他强,他能做到的事情,我能做到。他做不到的,我也同样能做到!”

  这天,华新市所有势力都在涌动。秦淮楼顶楼的那个秘密黑屋,里面的几个长老也在不停地盘算,他们要计算得最精准,他们不会错过任何个机会,也不会放过任何个机会。这天,他们也等待了太多年了。

  “老大你说我们的计划能成功么?那些巨头们,真的会听从我们的计划么?”名老家伙坐在轮椅上,用那干瘪的声音询问。

  “自然是不可能的他们已经习惯了现在的模式。现在这个模式,他们能赚大钱,能成为华新市的富贵名流,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可老祖宗的祖训,我们都不会忘记,我们哪怕拼劲最后口气,也绝对不会去履行!”

  “是啊这切,我们准备了几十年,等待了几十年。正是等着这次的会议,林先生的忽然离开,已经让我们知道,他决定让我们自己解决。那么就让我们来解决这个萦绕多年的问题吧。”

  “其实我直都想知道,林先生为何会忽然离开华新市呢?他以前不是直都说会参加的么?”个老家伙好奇地问道。

  “或许林先生,并不是真的离开了。而只是短暂的。还记得么?他和那个让红花会癫狂的家伙,有着同样的仇人,个恐怖的魔鬼!”

  “是啊,老大说的不错。我也觉得林先生不会就此离开。或许他只是去准备什么事情。高进这个家伙好像与林先生冰释前嫌,可并不代表,林先生会彻底不去管这件事情。毕竟他也同样是个疯子。疯子的逻辑,永远不是我们所能理解的。就好像他你们能猜出,他这次,想做什么么?”

  第七百三十二章街头混战!!

  “他?”

  三名长老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若是能知道他想做什么。六年前也不会让他将红花会摧毁了。”

  “呵放心吧,今年的红花会,他应该不会捣乱了。”

  大长老推动下轮椅,将几十年没有拉开过的窗帘拉开,张苍白得仿佛从未见过阳光的脸庞露出来,“几十年了我们终于有次出去的理由了!”

  秦淮楼的人越来越多。从二楼开始,直到十楼。都是吃饭休息的地方,而在这十楼,有华新市最顶级的厨师与服务人员。他们每个人都是历时三年精挑细选出来的。而在这次的红花会结束,他们所有人都不可能居住在华新市。所以。红花会,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个超级会议!

  辆辆顶级名车停在秦淮楼的那几条街道上。几乎没隔米,就有名西装男子肃然站立。那种肃杀之气以秦淮楼为中心蔓延向四周。

  从今日临晨开始,整个华新市,所有地区街道,除了少许几个行人,冷清得仿佛是世纪末日即将到来的城市,谁会知道。这个工业旅游城市,会出现这般境况?可事实上,每三年,都会出现这么次。

  寒风冷冽,撕扯地人脸颊生疼,仿佛刀片样在切割,行人们神色慌张,步履艰难,唯恐忽然被人逮住打顿。街道上已是片狼藉。除了狼牙烽火,却也好不了多少。

  大街小巷,几乎没有几家店门是开的。诸多大型财团都已经放假,而房价期限,竟是从没有过的等待公司命令!

  也就是说

  从现在开始。集体房价,不到公司发出声明,全都不许上班。

  不少刚毕业上班的工作人员个个紧张的要命。以为就此被公司开出,这个长假,也就是他工作走到了尽头。到处找老工作人员询问,可那些工作人员也是闭门不见,哪怕关系好的。也只是让他们回家等消息。不敢透漏半分。

  每三年就会发生次这样的情况。尽避习以为常。可心中的紧张与不安,同样会令他们的内心充满了恐慌与紧张。

  十点整,以菊花堂总部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涌出大量飞车队,车上每人的手中都拽着根钢管抑或砍刀,每个人的脑袋上戴着头盔。而从城南的四面八方,也同时涌来数百名黑社会成员。卡车,火车,轿车,仿佛是开大型展览会样!

  “刀疤哥,现在我们四面楚歌,老大他们去开个什么狗屁座谈会,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他妈的,既然老大不在,那我们就来表演出好戏!”他将头盔扔掉,看着街道尽头涌来的数百名手持刀具的混混,脸上的道深痕泛出青光,眼中抹过丝血腥,怒吼道:“砍了他们!”

  摩托车马达仿佛能将地面震动,菊花堂成员疯狂地冲过去。毫无征兆地场血腥大屠杀展开。

  整条街道尸横遍野,战斗维持了将近个小时,方才停息些,地上随处可见的胳膊大腿,鲜血飞溅在墙壁上,寒风扫起片枯叶,场面充满血腥与凄凉。

  刀疤脸单手撑着砍刀,从头到脚,几乎看不见点儿干净的地方,鲜血顺着下巴滴落下来,胳膊上的几条伤口险些将让支撑不住。

  两条腿上的裤腿已被砍掉,大腿上猩红的血肉暴露出来。他的身边还剩下十几名菊花堂内部成员。也只有群六年前便跟着老花他们的老手才能抵挡得住以两百多人对付别人五百多人的场面。而此刻,菊花堂的外围成员差不多挂完,而内部的五百成员除了跟着老花起去的三百人,这儿剩下的两百人死得只剩下十几个人。再加上个刀疤脸。

  “哈哈刀疤哥,他们还有百多人。”名小弟将白色背心扯掉,他的手腕被砍伤,鲜血汩汩冒出来,脸上的血渍几乎遮住了他的眼眉,用嘴巴将背心绑在没受伤的手臂上,沾满血液的砍刀捆缚在手臂上,缓缓从人堆中站了起来。十几个菊花堂成员脸色凛然站立。从他们跟着老花出来混的那天起,他们便知道,只脚踩在天堂,另外只脚踩在地狱。可能今天风光无限,明天变要横尸街头。

  “老大他们去拼命,我们也不能丢了菊花堂的脸!”

  刀疤脸猛地站起来,双目圆睁,牙咬,被砍伤的两条腿强行站了起来。捡起地上的把砍刀,对身边的十几个兄弟微笑道:“我们菊花堂从来没怕过任何人,任何社团,哪怕今天老大不在,我们也不会给菊花堂丢脸。兄弟们,杀!”

  叫喊声震天,刀疤脸把抓住名小混混,对着他的胸口数刀狂捅下去,鲜血飞溅在他的脸上,对方连内脏都稀里哗啦地冒了出来。可那群混混并不会因为菊花堂成员的恐怖而害怕,他们亦是群不怕死的人群。没有人能令他们害怕!

  “操!”

  名菊花堂成员被名小混混从身后抱住双臂,而前面却冲来三名持刀混混,他脸色狰狞地将砍刀捅进自己的胸口直直穿过去,转身脚踢飞对方。从地上砍中冲来的名小混混,刚砍进对方的肩胛,而他的脑袋也从脖子上飞了出去,滚进了血泊中

  人数越来越少,百多名小混混在损失了三十多人后,菊花堂成员只剩下三名,刀疤脸的脸上毫无血色,失血过多的他脸色紧绷,没有丝害怕与恐慌,他在另外两名成员的搀扶下缓缓站起来。这刻,他豪气干云,义薄云天,不放弃自己兄弟。不背叛菊花堂。

  “我刀疤脸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决定便是跟着花老大。兄弟们,你们呢?”他回头看了眼几名成员,平日里关系较好的内部成员。

  “十八年后,又是条好汉。”

  “好,哈哈杀!”

  刀疤脸眉头拧,手中砍刀提起来,朝人群冲过去!

  刀砍刀名混混,刀疤脸大腿再次被砍中。刀疤脸只脚跪在地上,刀砍在两名混混的膝盖,伴随着惨叫声,身后猛地飞溅起火热的鲜血。他回头看,名菊花堂成员挡在他的面前,把砍刀竟将他的整条胳膊都砍了下来。那名成员抱住两名混混推出去,怒火道:“操你们全家!”

  那人倒在地上,十几名小混混围住他疯砍通。不到片刻那名小弟竟被砍成了肉末

  刀疤脸双目赤红,刀砍在名混混的身上,旋即冲了上去!

  第七百三十三章豪华盛宴!

  刀疤脸此刻只剩下个人,可他内心的火热浑然没有减退半分,他不再考虑自己的生死。他也知道,到了现在,他几乎没有点逃脱的机会。他唯的目标就是杀个回本,杀两个有赚头!

  刀挥过去,砰地声,枪声猛地响起,他前面的那名混混居然倒在血泊中。刀疤脸微微愣神,忽然听见远处传来嗖嗖地摩托车声音。三辆摩托车仿佛猛兽样冲过来,枪声响起,小混混应声而倒,名男子从摩托车上冲下来,脚踹飞名小混混,站在刀疤脸旁边将他抄起来,握住他的砍刀,冷冷道:“刀疤脸,挺住了!”

  男子将头盔砸出去,怒吼声,朝外面冲了出去!

  子弹毕竟有限,当三个人的子弹用完,地面多了二十几条尸体,而男子也将刀疤脸扶上摩托车,启动唾沫车扬长而去

  “妈的,居然让他跑掉了,我们回去商量下。老子不信我们三个城区联盟还干不掉他们个菊花堂!”

  摩托车奔驰在宽阔的马路上。来到菊花堂总部,段虎将刀疤脸放下来。飞快地抬了进去。

  秦少峰联系下四眼等人,让他们召集几个医生过来。段虎却眉头微皱道:“事情的进度已经到了巅峰。陈冲,看来我们回来的有些晚了。”

  “未必。”

  陈冲微微笑,边帮忙给陈冲止血,边对旁的菊花堂小弟问道:“你们的老大都已经去参加会议了么?”

  “是的。”

  见他们将老大带回来,自然知道是他们救的老大。个个面色激动,刀疤脸让他们守着总部,他们就知道是出去火拼,想不到回来的只有刀疤脸个人,那其他兄弟难道全部遇难了?

  “召集人手好好看守总部,这几天他们还会采取进攻,能顶多久是多久。”段虎说罢,秦少峰走过来,平静道:“四眼已经着手。顶多半个小时便能赶过来。我们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

  段虎苦涩地笑了笑,给段家打了个电话,安排些人手过来,毕竟是巨头家族,段家的门人不但要比这些黑社会分子的战斗能力强,火器也不是他们所能比拟的。

  而陈冲也与陈侍者联系了下,知道陈冲平安回来,陈侍者的心中大石总算落了下来。

  将鲜血止住,刀疤脸微微睁开眼睛,看见是陈冲与段虎两个自己曾经的小弟,他苍白的脸上裂出个笑容,“想不到是你们救了我。”

  “别说话,你好好调养,菊花堂还需要靠你主持大局,医生会就来了。你千万要挺住。”

  身上数十条刀疤,这次他可真是应了他的绰号,刀疤脸。

  失血过多的刀疤脸也就清醒了片刻又昏睡过来。四眼带着医生赶来,将刀疤脸安置好之后,陈冲与段虎等人开了个紧急会议。

  “秦少峰,这次你已经做的太多了,赶紧回去休息吧。这几天千万别到处乱跑,华新市已经混乱,出去乱跑随时可能没命!”

  陈冲脸色冰寒地说道。

  “为什么要我走?难道这几天你们还看不出我能帮你们么?”秦少峰不满地反击。

  “错,正是因为你能帮我们,所以我们才不能让你有事,你和我们不同,我和段虎都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而且那些事情哪怕你想帮忙,也没办法,所以你必须老实的回家。三年二班还需要你。”

  陈冲冷冷地呵斥声,言语中流露出强烈的威慑,秦少峰从未听过如此话语,他想不到从陈冲的口气中,居然能感受到丝不可抗拒的威严。这绝对是个强者才能释放出来的!

  “那你们小心点,有什么困难随时联系我。”秦少峰叹息声,与四眼离开了菊花堂总部。

  陈冲转头看了段虎眼,两人平静地看了对方眼,淡淡道:“接下来,我们也要做出点事情来了。”

  红花会的巨头们也纷纷进入秦淮楼,每个巨头的进入,都会引来轩然大波,随时可见的争斗令他们感受到十分不妙的气氛。而进入秦淮楼,将会有场盛大的宴会。这场宴会会宴请所有参加会议的人员,以便于以后知道谁是什么身份!

  从下午三点开始,纷纷进入八十楼的重量级人物越来越多。老花他们是来的最早的批,每次看见的重量级人物都让他们乍舌不已。白眉老人等人也是激动不已,他们知道,这辈子能与他们吃饭的机会恐怕就这么次。除非以后能够上位。

  可毕竟,这样的机会,有几个人真正的能有这样的机会呢?

  “教育部部长,市政厅议员到!”

  司仪大声叫了句,两名在华新市拥有极高地位的人走进来,名成熟美艳的女人从里面迎接而出,他们两看见这个女人,恭敬道:“爱丽丝管家,我们来的还不算晚吧?”

  “呵呵,自然不算。”

  爱丽丝轻轻笑,芊芊玉手微微摆,事宜他们上位。

  这个宴席有五十多米长,从远处直蔓延而来,身份越高,坐的越靠前,而当所有人多看见他们所坐的地方的时候,不禁唏嘘不已,“连这样有身份的人,居然也只能坐在中间靠前,究竟还有多少有实力的人会出现?”

  越是这样,没参加过红花会的人越发的兴奋,可哪怕是参加过的,对这次的会议也十分的好奇与震惊。要知道,这两个家伙虽然是白道上的领军人物,可这并不代表他们的身份地位不行。相反,哪怕是黑道上,敢不给他们面子的人也不多。而他们也只能坐在这样的地方,就连这群参加过红花会的老家伙,也有些搞不懂这次的红花会,将会是多么的盛大夸张了!

  “如果能和这个管家上床,我短寿十年也愿意啊!”老虎头摸着嘴角的哈喇子嘀咕道。

  “小子!这种话若是让他们听见,你连骨头都留不下。”坐在他旁边的白眉老人脸冰冷地说道。

  阳痿愣,不禁好奇道:“白眉老大,他不就是个管家么?有这么大的能耐?”

  要知道,老虎头虽然在红花会上的地位并不高,但好歹在华新市,他的实力也不算太差了,在华新市黑道能动他的人并不多。

  “呵呵,阳痿啊你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