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们的老大居然有着这样的能耐。以前直只知道老大虽然厉害,可没想到。他居然厉害到在红花会的所有b面前,依然能放肆不羁,不将任何人看在眼里。

  那么他究竟在红花会有个怎样的身份?连长老他们都对王枫没有半句不满的言语。

  “除非你给我个理由!”常无风知道连长老都拿他没办法,相比是忌惮王枫的身份。他没有忘记,在王枫进来的那刻,他说了句话。好歹在红花会还有个身份。那么。这个身份究竟是什么呢?

  “不如,让我来告诉你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电梯的门忽然被打开,个老头与个年轻人从外面走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去

  第七百三十七章第人,王枫!

  认识走进来的两个人并不多。在场的红花会议员们。几乎没有多少人认识他们。

  可当爱丽丝看见他们的时刻,粉脸紧绷,眼神儿也渐渐变得朦胧。

  老王微微愣,旋即龇牙咧嘴道:“段二叔。这里好像轮不到你来装逼把?老实说,你也把年纪了,还是赶紧回你的美国养老吧。说不定你的侄儿某天心情好还给你送个充气娃娃过去。”

  段二叔却是点不生气,对旁的莫文泰道:“你想要的机会和人都已经在这儿了。该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

  王枫眉头轻轻挑了起来。

  “你刚才不是说来告诉我他的身份的么?似乎废话多了点吧。”

  常无风淡淡地说道。

  “哦,不好意思。我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段二叔上前几步,对极为长老点了点头,朗声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红花会的第人,应该就是他了。”

  “第人?”

  在场所有人都惊讶地看向王枫,包括苏菲菲与老花等人。他们与王枫认识也不是天两天了。尤其是老花他们,与王枫从小便认识,却想不到他居然在红花会有这样个身份。这实在是出乎他们意料。

  “什么是第人?”常无风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个问题。你还是问长老吧。他们比我的解释更官方。呵呵。”段二叔极为装逼地卖关子。

  王枫却懒洋洋地吸着香烟。并没做任何回应。

  长老们却个个吞吞吐吐,不肯出声。常无风将头扭过去,脸平静地问道:“能否告诉我?”

  “第人,也就是红花会,地位最崇高,虽然没有实权,却能操控红花会许多东西,包括议员分配的存在。他与我们长老,应该算是同级别的。不过他没有任何的约束。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情,红花会不能做任何的阻拦,唯能做的。便是支持。”

  这番话令红花会在场所有人震惊。

  谁也没想到,堂堂华新市暴徒,竟是红花会第人。身份最为尊贵的存在!

  常无风脸庞阵扭曲,尽避他大概猜测出王枫在红花会的身份绝对不简单,可他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强悍到这种地步。那么自己处心积虑,想与他斗法的切。岂不是白费心机了么?

  想到这儿,常无风凄凉地惨笑出声。

  “常无风。你的爸爸老实说,他并不是个好东西。而他最不该做的事就是侵犯我的学生,我只是个教师,我并不想管红花会的事情。哪怕是现在,对于红花会,我没有点的兴趣。可你的爸爸却不该激怒我。既然做了,就要承当责任。而现在你杀了红姐的爸爸。所以你也必须承当你所做的切。”

  “那你呢?你杀了我爸爸,你不该承当责任么?”常无风猛地站了起来。目光中透出冰寒与愤怒。

  “很抱歉。在我的世界,游戏规则向由我来定。”王枫将香烟扔掉。淡淡地看了眼长老们,笑道:“你们的这个合作伙伴恐怕无法继续与你们合作下去了。因为我会和他有场鲍平的决斗。我向不喜欢你们的这套,所以我也不会利用狗屁红花会法则办事。放心吧,开会你们继续,我不会影响你们的。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情。”

  这肆无忌惮,没将任何事情放在眼中的气势与威严让在场所有人震撼。他们简直不敢相信,红花会竟会成为个人的舞台。这个人,却还是在华新市无恶不作的暴徒王枫。

  巨头们感觉此刻所发生的事情达到了他们的极限。从前,他们还处心积虑想除掉王枫。现在想想,若是他想对付自己,将自己会掉,简直太容易了。

  若不是他是个暴徒,他是个神经病,有什么人是他的对手?若是他利用红花会的能量,自己这个巨头的身份,可以说,连只蝼蚁都配不上!

  “王枫,我们不会插手你的事情。但也希望你记住,你是红花会的份子。你有必要维护红花会的法则。”

  长老们叹息地说道。

  “法则?”

  王枫忽然放肆大笑,狰狞道:“你们的这套在华新市已经行不通了,每次的红花会,华新市都会退后多少年?你们也不用脑子想想。若是能找到套合适的方法来管理红花会,绝对不会是今天这番光景!”

  砰地声,王枫将张椅子砸碎,转头看向常无风:“红姐父亲的命,你必须偿还!”

  “我随时奉陪!”

  王枫的眼神渐渐变得平静下来,看了眼莫文泰,微笑道:“莫同学,你来找老师是不是想请教老师些学习上的问题?”

  “我想请教你人如果要死了,他会说什么,做什么,想什么。”莫文泰冷冽地道。

  “哦。这个问题很令人费解。如果你想我告诉你的话,等峰会开始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王枫旋即叹口气,微笑道:“好了,作为星海教师,目前我想做的事情已经搞定。我不会扰乱你们的秩序,你们继续。不过请注意,若是谁动我的兄弟和学生,那么就是与我王枫为敌。我会用佛山无影脚将你们踢成狗屎!”

  霸道。不羁。蛮横不讲理。不论如何,王枫作为个兄弟,作为个老师,他所做的这切,在旁人看来很过分,但在苏菲菲他们看来,却是天经地义,极为感动的事情。

  当王枫上了电梯,转身的时候,他的目光在爱丽丝的身上扫了下。那跳动的火光,让爱丽丝无所适从,她也没想到没想到王枫为何会是红花会第人。这个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有着这样的身份,可为什么他居然会有这样的身份?这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当年在美国经历过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么?还是他本身,便拥有这样的个身份?

  爱丽丝的心久久无法平静,可当她的目光放在莫文泰身上的时候,瞬间变得柔情似水,仿佛能温暖大地般。

  电梯门缓缓地关住,王枫微微闭上眼眸,呢喃道:“第人么?在六年前。这个身份又有什么作用呢?”

  第七百三十八章六年前的个局!!

  块地方,个城市,个国家。莫不有它的法则,才能维持存在的秩序。法则,自然需要个懂得法则,且能操控法则的人实行。

  不论什么地方,都需要这样个人。个能令人臣服,令人崇拜的人。

  红花会,个在华新市属于统治地位的会议,他也会出现那么个人。可这个人,并不代表他拥有无上的权利,也不代表他能呼风唤雨。只不过,在红花会的每个人,必须尊敬他。必须懂得如何与第人交流。

  存在,必然有道理。而红花会第人的存在。是从六年前出现的。而王枫,也就是红花会的第任第任

  六年前王枫在华新市闹得风生水起,水火不容。几乎与整个红花会为敌。可他依靠强横的实力,竟是让整个红花会无计可施。就是在这种前赴后继,几乎达到个无人敢挑战王枫的时候,红花会做出了个令人震惊的妥协,而这个妥协,也绝非红花会的本意。

  个用实力征服红花会的存在,让他做红花会第人有何不可?尽避他分不到红花会半点利益,尽避红花会知道他这个存在的人几乎为零。尽避,在红花会,只有四大长老知道王枫便是第人。

  可这对王枫并没任何影响,他本不愿意也不稀罕做红花会第人!

  喝下口葡萄酒,凝视杯中酒水,王枫的眼神渐显朦胧,手臂轻轻颤抖起来。

  如果说这辈子最令王枫无奈的件事情,那必然是他姐姐的死。而这辈子,他最愤怒的事情,却是拥有红花会第人的身份,却无法给姐姐报仇。

  第人么?

  真能在红花会呼风唤雨?真能成为华新市至高无上存在?

  笑话!

  可姐姐为何会死呢?

  为何满以为足以为姐姐报仇,却点办法都没有。除了在红花会大闹场,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这便是所谓的第人么?

  王枫宁可不要这个第人,也绝不希望无法给姐姐报仇。

  六年前,王枫在与四大长老的场博弈中,他大获全胜。个十六七岁的男孩,竟能将四个活了将近九十岁的老头打败,不论任何人都会觉得吃惊不已。毕竟。作为上位者,四大长老的能量绝非王枫这个十六岁的小孩所能比拟的。

  可就是在六年前。王枫与四大长老来了场巅峰决斗!

  王枫的心情无法平静下来。红花会的即将召开,姐姐的死因应该能找到答案,也可以为姐姐报仇了。他按耐着激动心情来到了秦淮楼顶楼。是爱丽丝邀请他来的。这个时候的王枫,已经不是个什么人都能应付的了。他已经拥有许多人都无法想象的能量。尽避他从未表现出来

  咚咚

  鞋底与地方发出的声音在空旷的走廊上显得格外阴森,王枫的表情严肃无比。他不知道爱丽丝究竟找自己做什么。这么多年了。直以来爱丽丝都给了自己诸多帮助,因为她是姐姐的好姐妹,闺中密友。姐姐时而会与她聊天。而顺带着,王枫对她的印象也很好。

  从金三角回来。王枫收到她的邀请,马上来到了秦淮楼。信函里面写道,“我会告诉你些关于你姐姐的秘密。”

  爱丽丝作为红花会的管家,身份尊贵的管家。她的话不论是可信度还是权威信,都值得王枫冒险而来。

  推开管家的房间,王枫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里面是个十分女人的客厅,而客厅,却是个人都没有。王枫缓缓走进去,将房门反手关上。咳嗽声,淡淡道:“爱丽丝,你在么?”

  “等等,我在换衣服。”

  卧室传来个好听悦耳的声音。

  王枫等了将近五分钟,卧室的门被打开,个用惊艳来形容都不为过的女人走出来。她的美眸凝视着王枫的脸颊,忽然开头道:“王枫,我知道你很像知道你姐姐的死因。今天叫你来,就是和你说些关于你姐姐的事情。”

  “我只想知道我姐姐是什么死的。其他的我不关心。”

  王枫冷淡地回应。

  “你千万不能这么说,如果你不了解你姐姐的些事情,我想你很难真的给你姐姐报仇。”爱丽丝仿佛是在诱惑着王枫。

  “那你说吧。”

  王枫的眼眸中流露出丝阴冷,不论是谁。只要知道是谁让姐姐死亡。他都会用自己的全部能量去毁灭对方。

  “其实你姐姐是被红花会的些咚咚!”

  爱丽丝句话都没说完,房门忽然响了起来。外面传来个雄厚的声音。

  “爱丽丝,你有客人么?带他去暗室。”

  猛地听到这个声音,王枫心神颤,竟有些魂不守舍起来。而爱丽丝更是脸色大变,脸迷茫地看着王枫,然后看向门口,对他苦涩道:“长老们找你。”

  “长老?什么长老?”王枫眉头深深地蹙起。

  “红花会至高无上,哪怕是那些巨头,也必须听他们指使的长老们。”

  “哦,或许见他们也未尝不是件好事。”王枫平静地站了起来,眉宇中释放出丝血腥残暴的味道,而当他走出爱丽丝房间的那刻,他已经走进了个早已为他设下的局。个让他耿耿于怀六年的局!

  爱丽丝在他前方领路,出于对爱丽丝的信任,他几乎不曾怀疑。个在角落的房间,爱丽丝轻轻地敲响房门。房门缓缓打开,里面阴暗得看不清任何东西。而爱丽丝的脸庞上却浮现抹害怕。抹心惊。

  “爱丽丝,你先回去吧,小子,进来”

  那既冰冷,又雄厚的声音听得人心发颤,难以表达的声音让王枫对发出这个声音的人充满了好奇。他步步地走了进去,走进了个几乎改变他生路途的大门!

  第七百三十九章至高无上的权力!

  房间里漆黑得看不清任何东西。墙壁上巨大的挂钟滴答作响,发出清脆却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伸手不见五指,王枫的心情也略显紧张。仿佛许多年都没人打扫般,股十分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

  忽地!

  咯噔生,丝光线透出来。紧接着,整个房间都变得极为明亮刺眼。在紧张之后,王枫的脑子里唯残留下来的便是震惊。

  从外面看来,几乎就是个小屋子的房间,他万万没想到,竟大到了这个程度。从他所站立,距离房门不足两米的地方拉伸开去。足足十多米的长度让他震撼不已。整个房间空旷无比,而房间末端,四个老人均坐在轮椅上。他们的头发苍白片,令人不寒而栗。中间这么长的段距离,摆放着些奇怪的东西。而他们的身后,个极大的灵台上位列诸多灵牌,红光闪烁,阴森恐惧。

  “王枫,你终于来了。”

  中间名苍老男人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直直地击打在王枫的胸口。

  “你认识我?”王枫眉头微微蹙起来。

  “若是不认识,我们也不会让你来这儿了。”那名老人缓缓推动轮椅,从排老人中滑动出来,淡淡道:“我们叫你来这儿。只是想给你点提示,或者说给你点警告。”

  “哦?怎么说?”王枫脸色也渐渐冷下来。从金三角回来。现在的王枫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王枫,经历硝烟鲜血的洗礼,他比同龄人,亦或比他长很多的人都要多份难脑粕贵的成熟。

  “我们知道你来这儿想做什么。而且也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你想要做的事情,绝对是做不到的。至少目前为止,你是做不到的。”

  那名长老脸淡定地看着王枫,表现得如此的漠然与冰冷,可王枫的面容却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顿时拉沉下来,“我能不能做到还不需要你们来判断。如果你只是想告诉我这些的话,那么抱歉,我失去了与你们做任何沟通的心情。”

  他转身便欲离开,却发现他的身后不知在什么时候站立着名年轻男子。男子的眼神深邃地仿佛星辰,全身上下冒着浓烈的寒意。靠近他的人必定会有种冰寒刺骨的感觉。

  “你们这算是威胁我?”

  王枫冷笑不已。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可以威胁到我。

  “不算,我们只是好心提醒你。若是你执意按照你的想法去做。不但是与红花会为敌,对你也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另外名长老淡淡地说道。

  “不过涸粕惜,我向来不喜欢别人好心的提醒。我也告诉你们句话,只要是我王枫想做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阻止,或者拒绝!”

  王枫盛气凌人地扫了他们眼,又道:“把你们叫我来的真实目的说出来吧。”

  “呵呵,你的确很聪明。”为首的长老淡淡笑,说道:“今年的红花会,我们希望你别捣乱,而且,哪怕你捣乱,恐怕也不会有任何的作用。因为你的实力还不够强横。根本无法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是么?”

  王枫唇角泛起丝冰寒,彻底失去了与他们的交流,淡淡道:“等到红花会的那天,我会证明给你们看的。”

  “呵呵,没机会了。若是你不答应我们,我们是不会让你出去的。”长老们的脸上也抹上了丝冰寒。

  王枫的血液在,在疯狂地涌动。不论如何,谁都不能阻止自己给姐姐报仇。挡我者,死!

  年少轻狂地王枫不再多说句话,转头看眼那名年轻男子,冷冷道:“就他个人么?还是将所有的人都叫出来吧。”

  说话间,王枫冷哼声,身形仿若狡兔般窜了过去。

  砰!

  两个硕大的拳头砸在起,发出清脆的破股之声,王枫不但没有后退,放而继续攻击,单手捏住对方肩胛,冷笑道:“你很强大。可惜你面对的是我,现在的我!”

  轰隆声,强烈的爆炸直接将那名年轻男子的脑袋挤爆,王枫推掉男子软绵绵的身躯,任凭手上的血浆流动。他转头看了眼差异地长老们,冷冷道:“如果你们只有这么个王牌的话,我想你们太低估自己的敌人了。”

  长老们的确是低估了王枫,甚至是不敢想象王枫的实力!

  拳头将他们苦心培养出来的高手打爆脑袋。

  这真是不可思议啊。要知道,这个年轻人的实力,他们绝对是知道的。哪怕是红花会的百零八名高手,也未必能找到个可以抗衡他。可现在居然拳就惨死在王枫手上。这种忽如起来的震撼令他们不知所措,可活了数十年的老家伙涸旗平静下来。为首的长老淡淡道:“你的确很强大,甚至是超乎我们的想象。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明白,你所做的切,你的切实力,你的对手,或者说你的敌人,都清二楚,他想毁灭你,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这句话为什么这么让人迷惑?

  可这个时候的王枫点儿都不知情。他的内心充满了愤怒,他只想报仇。或者说他要毁掉切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