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位老大的合作。没有他们,难道你还能有多少的能耐赚钱么?”

  老花眉头微皱,他们菊花堂的收益的确没多少是靠别人帮忙挣来的。还都是靠他们自己内部,所以菊花堂的资金向不是太多。尤其是经历了最近的些群殴之后,损失不是点两点,内部老大们也为此事愁心不已。

  “妈的,那你说怎么办?”老花冷冷问道。

  “让大家起推出个老大坐在最上面。”城北老大得意洋洋地摇晃着被老花打成猪头的脑袋说道。

  “好,就这么办!”老花猛地拍桌子,咆哮道:“你们说这个位置谁有资格坐?”

  声音之大,震得在场这么多人耳膜发麻,大门紧紧关闭,房间内竟还出现回应。地面上的红地毯鲜血片,也不知道是那个倒霉的家伙被烟灰缸砸碎脑袋。时不时还能听见轻微的呻吟。老花这声爆吼着实令他们心惊胆战。谁敢主动得罪菊花堂?暂且不提在这儿他们的爆发力多么惊人。若是在这儿得罪了他们,出去之后难免报复自己。时间个老大都不敢出来挺其余几个城区老大。

  “红玫瑰。你的场子的四通八达的。除了在城南,其他几个城区的老大对你还算关照吧?”西环老大冷冷地问道。

  第七百四十三章黑社会讲道理!

  气氛顿时变得严肃无比。从起初的火爆到此刻将视线转移到其他老大身上。那名浓妆女人微微愣,涂满水粉的艳丽女人神情顿时变得慌张,支吾了半天,“这个其实,大家都应该呃,那是”

  “操你妈的!你他妈舌头做口活麻痹了?句话都说不出口,以后怎么做生意?”城北老大脾气暴躁地怒吼起来。

  红玫瑰当即吓得脸色苍白,身躯颤抖。

  那几名参事主持人心叹,“果然是群最底层的老大,连最基本的会议都不知道怎么开,不过上面的会议他们倒是不敢见识,也没这个资格见识。那群巨头老大说句话可能都是成千上万的资金流动。也随时能让另外个老大横尸街头。会议上,谁上位,他的所有对手都没好日子过。”

  红玫瑰犹豫了片刻,嘀咕道:“的确是这样,几个老大对玫瑰很关照。”

  “那菊花堂呢?你们在菊花堂的场子有这么好过么?”东湾老大森然质问。

  “这个”

  “说啊!”

  声音咆哮而出,仿若晴天霹雳,吓得这个只懂得如何培养小妞当交际花的中年全身冷汗。

  “城南非常不像话。我们姐妹也是讨生活。菊花堂的那些家伙不但平时叫小姐不给钱,还经常打压我们,说什么在城南,他们菊花堂罩的地方不许出现卖滛场所,我就纳闷了,凭什么不行了?其他几个城区老娘我还不是照样在干,在城南就不行了,老娘还真不知道这算是什么规矩!”

  红玫瑰从初期的胆怯到后来的火气上涌。胆量也大了起来。

  “你他妈讨生活也不用强迫女学生吧?”

  老花兀自狡辩,那边几个老大却不屑道:“若是让你们得势,以后谁还有好日子过?”

  西环老大双手撑在桌面上,对那群老大严肃道:“大家好好想想。这几年菊花堂冒出来。好像对华新市没做出任何贡献吧?而且不论是你们夜总会还是酒吧等夜生活场所,另外在许多娱乐场所。他们是不是都有所涉猎?完全就是阻扰你们发财。”

  这番话出,老花脸色青红片,而那些老大也被他们带动起来。个个愤恨不已,说得好像定要将菊花堂除掉以解心头只恨。

  “妈的,你们谁看老子不爽可以过来单挑!”

  老花脚踹在桌子上,会议议员却威严道:“花弄潮。既然你这么不得人心。还是坐后面去吧。”

  “操!”

  老花无言以对。在红花会他还不敢太造次。至少要以德服人才好。虽然他们都是黑社会,可毕竟菊花堂在华新市不可能呼风唤雨。只有得到他们的支持才能真正的在华新市立威。暴力能解决些问题。但不是所有问题都必须依靠暴力来解决。而老花他们此刻除了暴力,其他方面根本无法解决些本质问题。

  阳痿与老花无计可施,只能乖乖坐在后面。

  西环等三名老大得意洋洋地坐在了上头,嚣张跋扈道:“哎呀。我说这个椅子坐着还真是舒坦,可惜某些人想了辈子也没办法坐上来,实在是可惜可惜了”

  老花气的全身发颤,阳痿却将他拉住,低声道:“别冲动。会儿再和他们算账。”

  “既然座位排好。那现在开会,前三年你们所有的记录红花会都有。而你们将接下来的三年计划说遍。当然了,必须要有对等的实力才可以。不然取消竞争机会。”

  “我先所!”

  西环老大举手道:“前三年我们西环为会议做的事情应该不用过分招摇了,反正大家是什么样目了然。而至于接下来的三年,我们西环肯定会做得更好,让华新市黑道如同个金钱帝国。只要是加入我们黑道的。我们都能让他们吃好睡好穿好。而不加入我们黑社会的,都要让他们知道黑社会的能量!”

  “呃。”议员尴尬地摆手示意他坐下,阳痿却冷笑声,道:“你以为整个华新市就只剩下黑道了吧?你要是这样,警察还能混饭吃么?”

  “哦,你说说有什么高见?”

  议员笑眯眯地问道。

  “我觉得,既然做黑,那我们就要企业化,尽避地下生意还是有。但不能太招摇,毕竟这是个文明社会。而有钱大家都能捞,也不能成为华新市的地下黑幕。毕竟警方也要向市民交代。谁愿意让自己的兄弟进局子?”

  阳痿冷眼扫向那几个没有脑袋的老大,有些不屑地说道。

  “恩,阳痿说的不错。这样才能让红花会和平发展,毕竟有钱大家起赚才是正途,我们的目的只有个,维持红花会法则,让华新市稳定高速的发展。不论是黑道还是白道,都没必要每天如火似漆,拼得你死我活。”

  “废话大堆!”

  城北老大猛地踹脚桌子,不满道:“按照你这么说大家都改行开善堂好了,还开什么会,做什么黑社会?不知道黑社会是干什么用的我来教你!”

  他单手将个烟灰缸砸碎,冷冷道:“如果团结在起,就只能被人家打压。就好像烟灰缸,如果它凝聚在起,也只能供人家装宴会,而烟灰缸若是破碎了。那就可以令人害怕,因为本事它是很锋利的!”

  只手压在破碎的瓷器上,顿时冒出大量鲜血。

  阳痿的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这番话,是这个大老粗能想到的么?不简单他的背后,肯定有什么人在操纵吧?

  “按照你这么说,你们势必要水火不容才可以么?”

  虽然他的话有道理,却是歪理,根本经不起推敲,阳痿不是白痴。要能反驳有千万理由,可在实力面前,任何东西都经不起摧残。现在他的对方有大群人在支持,而菊花堂却反而被孤立。他只能先将博取那群老大的好感,才能有实力与其他三个城区老大硬碰硬。

  “你不是废话么?没竞争哪里会进步?你拿什么来反驳我?”

  第七百四十四章外来者。

  “反驳?”

  阳痿的目光中透出丝淡淡的轻蔑,转头看了眼议员,平静道:“我觉得我没有和他继续争论下去的必要了。他的思想还保留在遥远的旧社会。现在是二十世纪。不是原始社会!”

  “呵呵”

  议员对西环的那几个老大的言语也是十分的不满。这算是哪门子的要人辩驳?自己说的话就是狗屁不通。能不火拼为什么还要火拼呢?难道华新市是个只讲究暴力的城市么?答案是否定的!

  “阳痿,你他妈什么意思?说不过了么?”

  几名老大登时大发雷霆,眼中浮现暴戾之色,个个脸色铁青,暴跳如雷,仿佛是吃了过期春葯拉坏肚子,经期失调,得了绝症样。满嘴口臭吐字不清。

  “生气不能解决办法的。你所说的办法不行。若是按照你这么说。以后你随便看谁不顺眼就杀掉毁灭了?那么,其他的些行业人家还能安心赚钱么?每逃诩被你们这群暴徒竞争来竞争去的。谁还敢和你们合作。不知道团结就是力量么?大家起赚钱,才能赚的多。你是想搞独霸天下?”

  阳痿说罢站起来,双臂撑着桌面,对其余些老大笑道:“老大们,你们用脑子想下。向他们这样的好战份子。现在似乎给了你们点甜头,等你们失去利用价值了。你们觉得他们还会对你们多好呢?反过来说,我们菊花堂虽然平时作风狠毒了点。但大多都是对待敌人。红玫瑰。我们的确不希望你们在城南开场。因为那是我们老大交代的。我们城南不喜欢这种行业。但平日里有别的城区的流氓或者其他行业的人来找你们麻烦,我们帮过你们么?还有。除了和我们菊花堂作对的人,其他我们都会很好的招待,不是么?你们看看现在四大城区。虽然我们菊花堂作风狠毒,却也没影响其其他行业吧?再看其他几个城区,什么时候都是暴动恐怖的要命。是是而非的事情我阳痿不会说。你们自己好好考虑清楚。”

  阳痿说的口干舌燥,嗓子阵冒烟。

  坐下来喝了口茶水,懒洋洋地看着群沉思的老大。

  诸如阳痿所想。他所说的都是事实,菊花堂虽然名声不好。但在城南做买卖的都知道菊花堂向很守规矩。从来不乱收钱,也不会强势打压别人。除非是他们个行业的堂口社团。若不然其他行业的生意菊花堂般是不会染指的。

  可其他几个城区就不样了。个城区的最大帮派插手其他行业也不是天两天。不论是白粉赌场等些生意,只要是能赚的他们都会要求入股。其实也就是以势压人。分几个人过来就要占股份。

  直以来都是敢怒不敢言。毕竟他们才是真正的城区老大。而其他些行业也不过的挂着红花会的名头做买卖,根本没多少实权的。

  西环等老大见情况好像不太对劲,连忙站了起来,不满道:“他妈的,你废话这么多。你们菊花堂有这个实力么?我们三家都没发话,你们家就能独霸华新市黑道了?”

  “哦,对不起,我忘记你们几家了,那你们说说有什么好的意见或想法呢?”

  阳痿故作大气,脸淡然地说道。

  “阳痿,你很了不起么?你们菊花堂也就家,我们这边三家,若是我们三家不同意。你家有什么屁用?红花会公布过,四个城区老大绝对要按照多少来划分,当然了,实力强横另外算。不过嘛你们菊花堂恐怕自身难保,还想来和我们争?”

  “你他妈什么意思?”阳痿猛地站了起来。

  “哦,没什么意思,只不过呢,没有老花阳痿两位老大在的菊花堂,应该没多大可能抵挡我们三家的攻击吧?”

  “操!”

  老花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又想冲过去和他们扭打,还好阳痿反应快将他拉住,他低声道:“别冲动。发生的事情无法弥补,还是想想对策。”

  阳痿摸了摸下巴,看向三个老大,随即平静道:“你的意思就是说,谁的实力强横,就可以发号施令么?”

  “当然,若是你菊花堂脑聘得住我们三家的压力,我们无话可说,以后华新市的黑道全听你菊花堂的。”

  西环老大冷笑不已。

  “好,你这番话说出来可别反悔!”

  阳痿冷哼声,猛地将外套脱掉,露出结识的肌肉,冷冷道:“那现在可以开始决斗了。我个人,挑你们三个!”

  三家老大顿时愣神,他们没想到阳痿居然真打算和他们挑。不过在这当口,想反悔是不可能的。本以为是靠外面的势力,想不到他居然是要和自己打架。三人打他个,难道还害怕么?

  三家老大也站起来,不屑道:“那就来吧,我们还会怕你么?”

  哪怕真打不过也不可能后退。要知道。这么多老大看着,几乎是整个华新市黑道的台面人物,若是丢人,以后也难以再有半点威信!

  会议室的正重要出现个巨大的比赛圈子。阳痿第个走了进去。其余三名老大也缓缓走进去。老花在旁苦笑不跌,妈的,打架也不让我上,阳痿实在是太过分了。

  “准备好了么?”

  阳痿冷眼看向他们,唇角抹过丝不屑。

  “可以开始了。”

  他们话说完,阳痿身子猛地动了。快若闪电的攻击令对方手足无措。几乎没有任何悬念,在江湖上混迹这么多年的老大们不过眨眼的时间,脑袋上嗡嗡作响,紧接着小肮传来剧痛。名老大顿时倒飞出去。

  另外两名老大见状疯狂地冲了过去。

  在阳痿被击中两拳之后,他涸旗结束了这场战斗。

  “这么多年没运动,大概是老了吧?”阳痿冷笑声,走回了座位。

  “操,老子不服,你个人打架厉害算什么?我们讲究是的团体实力!”

  三名老大狼狈不堪地走回来。那三名议员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可事实上,他们说的的确在理。不可能因为老大被打败,就要将这个位置让给对方。那现在该如何呢?他们几个议员也只脑凄笑。

  “妈的,你们算不算男人!”

  老花猛地站起来,脸上露出凶悍之色。

  “他们不算男人,只不过,若是不履行承诺的话,他们会变成死人!”

  巨大的会议室门被推开,两名年轻少年缓缓从外面走进来。

  第七百四十五章颁奖??

  诸老大均好奇看向他们,老花与阳痿也是愣愣,当众人看清楚外面走进来的竟是两名学生,他们不禁哑然失笑。

  “喂,别进去,再不出来小心我们不客气!”

  数名保安纷纷冲进来,手里握着电棍,脸肃然地盯着段虎与陈冲。

  “砰!”

  段虎猛地转身枪射中名男子的肩胛,鲜血绽放开来,陈冲个纵身冲过去,抓住两名保安的头发狠狠撞在对方脑袋,保安身躯顿时软下来。段虎却直接将手枪扔在最后名保安的脑袋上,那保安脑袋疼,旋即晕倒过去。

  “妈的,你们的枪真不管用。力量这么小。”

  段虎阵龇牙咧嘴,与陈冲转过头,笑嘻嘻地道:“各位老大不用惊慌,我们只是来告诉你们下这个会议应该怎么开的。”

  陈冲跟在段虎的身后,直接来到三名参事的面前,段虎邪恶地朝他们指了指,说道:“起来吧。”

  “你”

  他们畏惧地看向段虎与陈冲,话还没说句,陈冲摆手打断他们:“如果你们想和保安们的下场样,我没任何意见。”

  “我操!你们算什么东西?小屁孩,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名胸口长满黑毛的大汉站起来,彪悍道:“小子,如果不想死赶紧滚出去,别在这儿让大爷心烦!”

  说这话明显没长脑子。方才两个人瞬间干掉四名保安,到现在他们那里露出害怕之色。你个小混混人家会害怕么?段虎在他话说完之际,飞身冲过去,手中猛地出现把椅子砸在了他的脑袋上,木屑横飞,把抓住头发,将他活生生按在桌子上,段虎冷冷道:“我看见你也很心烦!”

  鼻血流出来。陈冲自顾着点燃支香烟,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切。全场数十黑道上老大竟被两个学生震慑住,老花不明所以。他们不是老大的学生么?怎么跑这儿来了?不过他很清楚,既然他们能来,代表他们身份不简单。秦淮楼是什么人都能进的么?

  绝对不是!

  老花他们奋斗六年,到现在才有机会进秦淮楼参加会议,他们既然能进,定有着厚重的身份作为靠山!

  “咳”

  陈冲走到最前方,将个麦克风放在嘴角,微笑道:“大家晚上好。现在这个会议,我们来接手。谁有意见可以说出来,我们定会秉公处理的。”

  说罢他从口袋掏出把手枪,用力往桌子上拍,冷冷扫了他们眼,忽然笑呵呵地道:“如果谁有意见,也可以和我说。”

  这番动作虽然简单明了,却让他们明白,刚才的那枪他们不是没做过。而现在,谁若是敢不听话,他们绝对可以再开枪。

  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今天可以算是第次碰见这样的情况。两个学生镇压这么多黑社会大佬若是传出去,他们以后可就真没法混了。

  可事实上,他们现在还真不太敢动。这两个小家伙的手段他们是见识到了。这种雷霆手段与暴徒王枫实在太像了。刚才那个老大反击,段虎直接将对方打趴,而且速度之快,下手之狠毒也是令人心惊。

  他们有千万个理由相信若是自己出面的话,也会被他们打得爬不起来。

  “两位小兄弟,你们想做什么?”参事脸平静地问道,可心中早已泛起滔天巨浪。这两个年轻人不论是眼神还是气势都给人种十分强悍的感觉。而且面对这么多黑社会老大,他们居然点都不心怯。难道是某个家族少爷?或者说是哪个新冒出的老大么?

  可是,他们还不满十八岁啊!

  “给你这个!”

  段虎从口到掏出枚令牌,微笑道:“现在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段段家门主!”

  三名参事急忙站在旁,紧张害怕道:“您您怎么在这儿?”

  “哦,没什么,就是来看看。”段虎笑眯眯地将那名老大扔在地上,拍了拍手掌将令牌收回去。对那群老大道:“各位老大,今天我只是来主持下公道,并不是以势压人。”

  按理说,般会议都是同等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