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议结束之后,他的心情已经紧张的不像话了。这么长时间,他几乎没有点儿放松下来。

  来头巨大的实力越来越多。而且还都不是自己这边的。唯有机会成为自己这方的老大们恐怕也会因为对方实力雄厚而转移阵地。若是说不着急那肯定是骗人,可王枫这个时候却是点都不在乎。乔四爷心想:“若是这次失败,老子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基业恐怕毁于旦是不可避免的了。到时候连跑路恐怕都没机会,不过好歹老子没什么亲人。就算挂掉也没什么后顾之忧。”

  “别太担心了。现在出现的虽然有不少猛男。但真正的终极b还没出现。这些人只适合小打小闹。没有隐藏的b出现,也没办法演场真正的决斗。”

  王枫眯着眼睛,点燃支古巴雪茄吸了口,忽然发觉口味不对,旋即在沙发上捻灭,发出滋滋的焦糊味道。从口袋掏出支红河点燃,嘀咕道:“妈的,还是老子的红河味道好,是男人抽的。”

  乔四爷在房间来回走动。老王却无视掉乔四爷,心想:“不知道菲菲现在在做什么。有没有想老师。哎,如果你现在在老师的这边,老师肯定摸摸你的屁股放松下。”

  咚咚。

  房门声忽然响起,乔四爷吓了跳。连忙看向王枫。王枫却摇头苦笑道:“愣着干嘛啊?去开门吧。要来的迟早是要来的。”

  门开,个美少女带着缕香风钻进来,笑嘻嘻地道:“老师,菲菲来陪你吧。”

  “不行。”

  老王见来人是苏菲菲,面色顿时肃然起来,不满道:“菲菲,这个时候你应该洗澡在床上裸睡。怎么能到老师这个大男人的房间来呢?你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苏菲菲愕然之间,抬起头苦涩道:“老师其实菲菲是睡不着。而且想老师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肯定也睡不着。不如菲菲陪你睡吧?”

  要命。

  老王感觉鼻头阵燥热,心道:“莫非要老师我在这儿将你推倒?虽然很刺激。但老师直都是比较纯洁的人。若是在这儿推倒你,以后还怎么为人师表?”

  “不行。菲菲已经发育成熟了,就好像颗熟透的蜜桃。老师怕被犯罪。”老王义正言辞,极为恶心地说道。

  “那就犯罪吧。佛主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老师,让我们来拯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万民吧!”说罢,苏菲菲扑进了老王的怀中,而乔四爷满脸担忧,却是很自觉地退出了房间。

  第七百四十九章与美共枕

  “乖乖,你这么扑上来,老师会没命的。”老王双手抱住苏菲菲的小屁股,轻轻地捏了几下。

  “老师坏”

  苏菲菲俏脸通红,呵气如兰,凑在他耳畔呢喃:“老师,菲菲好冷”

  “呃,很冷?那把内裤脱了穿老师的吧,老师的是保暖内裤。”老王恬不知耻,极为风騒。

  “哼,坏蛋。”苏菲菲抬起头,轻轻说:“老师,今天你好拉风啊。不过我还是觉得你有几个地方表现的不好。”

  “哦,哪里表现得不好了?如果你说不出来,老师决定把你推倒。”老王慈眉善目。

  “哼,就是表现的不好嘛。老师今天应该穿件风衣的。就像上次和小日本对垒样。用你最拉风的姿态,用潇洒的谈吐,最严肃的面容对待敌人。这才是老师的真正的威风。”

  苏菲菲双目冒星。

  “呃,其实菲菲啊,你也看见了。参加会议的都是群老家伙。老师作为新嫩,不能表现得太过分了。不然他们没面子不是?再说了。开会的也有不少美女,老师是还吸引她们,要是那样的话,你现在恐怕没机会钻进老师温暖宽厚的怀抱了。”

  老王只手在小菲菲的屁股上乱摸,另外只手已经爬上了小蛮腰。

  “别动”苏菲菲忽然扭捏地握住王老师滛荡的手掌,羞赧道:“老师我们在这儿还要牺牲几天啊?你可别忘记了,现在是大年初。如烟个人在家里等我们呢!”

  “啊是啊,不好了,如烟等了晚上没等到我们,肯定会生气。怎么办”老王心想,不知道柳如烟这几天怎么熬。红花会至少还要举办三年才能结束。这三天。柳如烟会不会等得人为老,头先白啊

  “哼,你也知道么?刚才还不是很得意?”苏菲菲撇嘴道。

  “呃,好了好了,反正都已经迟到了。而且在这儿电话也没办法用。不如我们先来打啵”老王哇地声,咬住苏菲菲娇嫩的柔唇,狠狠地亲了起来。

  “唔”

  两人在沙发上翻滚不已。房间的空调开得很适宜,老王与苏菲菲都感觉身子在不停地升温,而因为大年初这个怪异的时间,老王的血液好像起来。他的咸猪手竟忍不住伸进了苏菲菲的粉红小内裤。

  “唔”

  苏菲菲身躯轻轻扭动,满是水色的美眸中抹过丝羞涩。心道:“老师真的要菲菲了么?”

  娇躯不停升温,老王如同豺狼样压在苏菲菲身躯上。他的只手在苏菲菲的腰间摸索良久,忽然抬起头:“我还是解不开你的裤腰带。”

  “我靠!”

  苏菲菲脚踹飞老王,将衣衫整理好,怒骂道:“你这个混蛋老师!”

  “呃,菲菲,要不然我们再来。老师这次定成功。”老王饥色地又想扑过来。

  “哼,没门!”

  苏菲菲连忙躲开,坐在老王身边,将头靠在他温暖的肩膀上。看着充满艺术气息的墙壁。轻轻道:“老师这次会议之后,你肯定不会再离开我们了吧?菲菲想和老师幸福生活。”

  “小傻瓜,你还是高中生,以后要读大学的。而老师浪迹天下,行侠仗义习惯了。以后可能会漂泊江湖,四海为家。哎。以后若是能再相识,那就是缘分。不能相识。只能怪我们有缘无分吧。”

  老王嘴角叼着香烟,沧桑的脸上抹过丝无奈与叹息。端的是副行为艺术模样。活眼活现的表情实在令人崩溃。

  “老师菲菲不让你离开我。”苏菲菲扑进老王怀中,轻轻地述说着对老王的情思。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老师呢?这个世界上的好男人岂止老师个。就好像门卫大宝。他也是极品男人。到现在还是老处男呢。”

  “去死吧!”

  与苏菲菲胡搅蛮缠会,时间已经是临晨六点。他的眼皮子有点重了。接下来的十二个小时不会有什么事情。与苏菲菲吃了顿丰富的早餐,这才洗澡抱着苏菲菲走进温馨的卧室双双就寝。

  “菲菲,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抱着我睡觉吧。我怕晚上如果我做什么不应该做的梦。会把你当成我梦中的对象。”

  老王转头脸彪悍地说道。

  “哼,你敢么?”苏菲菲饶是如此说,却也情不自禁地将双手放在胸膛,透明的睡衣依稀可见那饱满的酥胸与美妙的小肮。

  “啊,真舒服”

  老王双臂展开,轻轻揽住苏菲菲香喷喷的柔软娇躯,身材苗条迷人的苏菲菲全身上下充斥着青春美少女清新怡人的味道。那缕缕清香飘进鼻端。老王顿感神清气爽。旋即。他感受到双滑嫩的香滑玉腿缓缓地压在大腿上。心道:“莫非菲菲想诱惑王老师?”

  “呃,菲菲,你在做什么啊?”老王情急之下,好奇问道。

  “没什么啊。我睡觉喜欢压别人的。”苏菲菲纯情地说道。

  “哦,这样啊。那你继续,别打搅我睡觉。”老王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他不敢不睡过去。苏菲菲这小妞的诱惑力实在太大。而且老王在出狱之后,与苏菲菲是最先认识的。感情深厚。可他直不敢推倒苏菲菲。他心中有个想法。苏菲菲直以来都是依赖自己。并非真是喜欢自己。年龄的差距让忠厚的老王对自己的魅力充满了疑惑。所以直以来,虽然两人的关系有了很大的改进,可他依然不敢去突破最后的光卡。

  就这样,老王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可他没想到,就在他睡觉的那么会儿。件令他愤怒,且改变王枫对于整个红花会态度的事情发生了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能让王枫愤怒与暴走的话。应该只剩下他身边的女人与他的学生。与其说是学生与女人。相比较而言。对于学生,他可以理智地去处理问题。换成女人之后,他的理智会被蒙蔽。尤其还是相处了很长时间。几乎可以说以种比亲人还要亲的关系相处。那么理智沉稳的王枫,不会去管你这个红花会,究竟有多大的权威!

  第七百五十章九重楼!!

  清晨的阳光轻轻洒向窗户,层金色的光芒蔓入窗内,当王枫将苏菲菲挂在他身上的玉臂与玉腿放下来之时,他轻轻叹息地走下床。

  温香软玉在怀,老王却忍再忍,他怕有点会忍无可忍。

  洗漱完毕,老王敲开瓶人头马灌了大口来弥补内心的空虚。点燃香烟猛吸口,房门猛地被打开,乔四爷满头大汗地叫道:“王枫,出大事了!”

  “什么事情这么慌张?”王枫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小雪和小红被抓来了!”乔四爷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尽避温度极低,窗外时不时还有冷风飚飚,可依然抵挡不住他心急如火的心情。

  “被抓来?谁抓的?”王枫将手中香烟捻灭,眼中透出抹残忍与毒辣。

  “常无风!”乔四爷的嘴里蹦跶出这么三个字,王枫却猛地脚踢飞茶几。巨大的玻璃茶几顿时撞在墙壁,灰飞殆尽。

  “他?”

  王枫冷笑声,转头对他道:“去叫下菲菲。我出去做事了。”

  他双臂放进牛皮外套的口袋。步步地走出去。乔四爷在他身后看得冷汗涔涔,嘀咕道:“看来你还是要受到点威胁才会动真格。常无风啊,也不知道你这次做的对还是不对。你可别忘记。王枫他不是普通人呐!”

  客厅外忙碌片,这儿是98层。真正的最后峰会,会在顶楼召开。他出门,便发现有不少人都盯着他。而那些人,全都是在华新市。若是普通人看见他们,都是卑躬屈膝的份。而此刻,他们个个神色慌张,看着王枫的神情仿佛老鼠见到猫。只恨不得夹着尾巴逃走。

  当然,还有不少人个个凶神恶煞,恨不得吃了王枫般。

  抬起头,掏出支香烟放在嘴角,点燃之后。他深深地吸了口。走到旁的大挂钟面前,将挂钟摘下来,狠狠地砸在监控器上。

  “都给老子滚出来!”

  声音之大,宛若晴天霹雳。诸人听得全身发颤,恐惧从心底蔓延,王枫却冷眼坐在旁的椅子上,大约五分钟之后。他缓缓站起来,走进电梯。

  等到王枫上了电梯之后,后续人员也跟随等电梯。他们都知道,可能,或许大概,会议即将开始了

  叮地声,王枫风驰电掣走出电梯,顶楼在他走出电梯后的每步,几乎都在变化

  是的,清晰可见的变化!

  若是看过变形金刚,恐怕都知道里面的汽车人的变化!那么,顶楼的摆设,模样,就好像是机器人样在变化。

  房子在瞬间变得小了许多,然后,变成了许许多多的楼梯口。

  走廊。交错着的许多走廊。慢慢地深陷下去。深陷下去

  房间天花板。仿佛要倒塌样。出现了许许多多的裂缝。大量的石灰洒落下去。而与此同时。从墙壁里面,居然有些突刺激射而出。那种凌厉地,刺眼的尖锐出现在王枫面前!

  “啊”

  王枫身后响起了许多人的惊叹声。几乎是所有人,身后数百人,都发出了惊叹的声音。原本整齐得不像话的地方,再此刻居然变得阴森恐怖。仿佛是个山洞。又仿佛是个炼狱场。从四面八方都能嗅到危险的血腥味道。那种充斥鼻腔,久久无法淡然的味道令每个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

  “欢迎大家来到九重楼。”

  个娇媚的声音冷冽响起。不是管家爱丽丝的声音是谁?也只有她才能发出如此冷冽,却又娇媚动听的声音。这也是作为个管家的必备条件。在面对客人的时候,她能温柔地软化对方的心,在冷酷的时刻,她也能句话将对方吓得失去主心骨。

  作为与巨头们比肩而坐的红花会高层,岂是个什么都不会的角色么?

  “九重楼?”

  不明所以的人全都脸诧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切。

  四面八方环形作为,步步地高就上来。而最下层的地方,中层那个方圆不足三十米的地方,猛地出现个铁架。

  个看眼就会心寒的铁架。四面八方都充斥着尖锐的刀片,那仿佛是从钳在上面,无法拔下来的刺刀。下面的铁甲四周都有许许多多的古怪东西。稍微不注意,可能就会跌倒。

  “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啊?”

  不少第次来的人都叹为观止。想不到个豪华如此的红花会,居然最巅峰会议居然是这样的情形。他们几乎不敢想象

  绝对不敢想象!

  在繁华的背后,却是赤裸裸,血淋淋的嗜杀。这种强烈的反差让不少人的胃不停翻滚。他们几乎能嗅到里面散发出来的血腥味。那种历史悠久,不知道多少人的鲜血染红的修罗场!

  种前所未有的压力以九重楼中心散发出来,那种用鲜血洗涤的场地让许多心理承受能力不行的人脸色苍白。

  仿佛能听到无数的冤魂在惨叫,在哀号,那种感觉令人疯狂!

  “依然喜欢装神弄鬼!”

  王枫喃喃自语番,独自个人走了下去。他的脸上布满寒霜,这个场地虽然不算小。却也并非特别大。足够在场三百多人坐下。这些华新市的顶尖人物。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块地方与行业的地方。但在这儿,他们哪怕说句话,也未必会有人听。而到了现在。他们的身上,仿佛血液都情不自禁。跳动!

  王枫做站立对面,四个长老早已经坐了下来。而他的身边,个男子西装笔挺,头发仿佛还摩擦了发胶。脸酷酷地坐在长老们的旁边。

  “常无风,分钟之内,你若是不下来,或者告诉我她们的下落。我会让你成为这里的冤魂,永生永世,不得翻身!”

  第七百五十章死囚牢走出来的王者!!

  言语中充斥着无尽的阴森,那仿佛是从地狱幽冥冒出来的声音在这个空旷却充满了血腥的九重楼。仿佛是九逃隈魔无尽的宣泄。次次地击打人类的心灵。

  他步步走下台阶,每步都会发出沉重的声音。每个人的心都紧绷起来。会议尚未开始,场大战便已经来临。四大长老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六年前的次,他们尚且只与王枫打赌,并没见识到他的真正实力。可六年前的第二次。他们见识到了王枫的实力。那仿佛是战神降临般的疯狂与咆哮,让他们明白了什么叫做个真正的战士。个仿佛不是血肉铸杂邙成的人类!

  “我最后说次!分钟下来,亦或,告诉我。她们的下落!”

  轻轻拉开铁门,巨大的铁架中,王枫就仿佛是头从原始森林走出来的猛兽。他的双目绽放着凶残。他的身体噼里啪啦作响。每次震撼都能令人疯狂。每次的咆哮,都能令人感受到前所有为的恐惧!

  “其实你本不应该如此至少,我们的目标不止是让你做这些。”

  长老们低头默默不语。

  这个时间上。真正见识过王枫变态爆发力的人不多。哪怕是林先生。也不过是听说。真正见识过的人。在场数百人,屈指可数。

  那几个人,在发现王枫有暴走倾向后。他们的心全身已经冒出了冷汗。

  常无风第次面对这样的王枫,两人的距离至少十米之遥,可就算十米之遥,他依然能清晰地从王枫的身上,感受到强烈的威慑。以他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涌去。

  这个擂台。这个铁架台。这个仿佛是只是用于猛兽决斗的铁架!仿佛就是王枫的舞台。个解脱束缚,货真价实的疯子!

  “你认为你能威胁我?”

  常无风鼓起勇气。他的眼睛也慢慢变得赤红。父亲的惨死历历在目,发现父亲尸体的那刻。他已经决定。这辈子,定要让王枫体会到失去亲人的痛苦!而他最亲近的人,无疑就是红姐与小雪!

  “我不是在危险你”

  王枫轻轻地将皮外套脱掉,露出结实的身躯,深沉的声音猛地变得疯狂:“我只是让你下来。分钟涸旗就会过去了!”

  仿若晴天霹雳。

  声音之大简直能将整个九重楼震倒!

  那种忽如起来的惊变哪怕是在旁的人,不是他目标的人,都能体会到强烈恐惧。何况还是当事人常无风!

  “常无风,我们保不住你了。你还是自己下去吧。若是不下去,你在红花会所拥有的切。在瞬间便会毁灭。现在,你还有唯的机会。下去打赢他!”

  长老们说出了最后的话语之后,四个人仿佛不再关心任何事情,默默地闭上眼睛。

  常无风英俊的脸庞阵扭曲。恍惚间,他竟仿佛脑拼见铁架里面幕幕仿若以前的战斗在播映。

  具具尸体具具令人恐惧到疯癫的血肉模糊。个个惨叫的声音。个个令人触目惊心的画面。

  天昏地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无法形容他在忽然之间所看见的画面。

  人间的修罗地狱。

  尸骨堆积成山。

  永远无法逃避的宿命。个属于黑暗的时代!恐惧的黑暗已经来临。暗夜君王掀开血雨腥风。死神的镰刀正在慢慢地切割,切属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