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缓缓抬起头,只见几名班上女生正笑嘻嘻地端着饭盘坐在自己对面,苏菲菲笑嘻嘻地道:“老师,不介意我们坐在你旁边吧?”

  “呃,不介意。”王枫挠了挠头,继续开动。

  沈若雨瞧着王枫吃饭的那样子,黛眉深深地蹙了起来。作为教师,这也太没形象了吧。东方菁菁却双手拖着香腮,饶有兴致地瞧着吃饭的王枫。

  苏菲菲见沈若雨露出如此神情,眼神微微寒,心道:“小妖精,再看小心我挖了你那双水汪汪的眼睛!”

  “干嘛都看着我?”王枫尴尬地吐出片菜叶,脸迷惑。

  “没什么。”沈若雨笑了笑,问道:“老师,为什么你不穿的好点啊,你个月四千薪水,不至于衣服都这么破旧,就连袜子都是破的?”

  “呵呵”王枫用手抹掉嘴角的油水,深沉道:“我的薪水有大半给了红十字协会,衣装对我没有任何意义。抗战时期,前辈们穿的衣服还没我的好。再说了,吃东西能吃饱就可以,你看看你们的碗里,女孩子要少吃点才会保养好身材。”

  他说着作势想要去把那根垂涎已久的鸡腿抓过来。

  沈若雨连忙将饭碗抬起来,脸笑意道:“老师,其实你应该去刮掉胡子,然后把发型换下,你不觉得你现在太过邋遢了么?”

  “开玩笑!”王老师摸了下鸡窝发型,严肃道:“这个发型跟随老师好几年了,我对他有感情。胡子是我的门面,岂能说刮就刮。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怎能擅自做主。”

  沈若雨差点没崩溃,这个王老师实在太能扯,他有了将饭碗盖在他脑袋上的冲动。东方菁菁却忽然道:“老师,其实我也觉得你不用去在意外表,现在的你相当有男人味。”

  “谢谢。”王枫感激涕零,总算有人欣赏我了。

  “是超过六十岁的那种男人。”

  “”

  第百零三章~惊天阴谋!!~

  从餐厅出来,苏菲菲个劲地跟了过来,走在王枫的旁边,笑道:“老师,你放心吧,我们这次考试肯定能达到你的要求。到时候可不能反悔哦。”

  “怎么这么想去?”王枫拍了拍脑袋,恍然大悟地问道:“你不是去过很多次了么?难道那里有比老师还帅的男人?”

  “切,哪里是这样啊,只是和同学们起去比较有意思嘛。”苏菲菲俏脸微微泛红。

  “嗯,同学之间是应该团结的。你的想法很好,放心吧,只要你们能达到老师的标准,肯定会带你们去的。”

  回到办公室,王枫收拾了下东西,下午他不需要监考,出去逛逛,看能不能找点事情做。

  收拾好文件,王老师驱车出了校门。刚准备到处逛逛,手机响了,是老花打来的。

  “老大,能不能过来趟?”

  “能,你们在哪?”王枫出奇地没有反对,他们这个时候找自己,肯定是发生了重要的事情。

  “老地方,碧海蓝天。”

  王枫来到酒吧,老花和阳痿围坐在吧台上。王枫跳上椅子,点燃香烟问道:“怎么回事?”

  “行动已经计划好,但现在却出现了个问题。”阳痿淡淡地说。

  “直说吧,能帮我就帮。”王枫轻描淡写地说,但眉头却深深皱了起来。他们这样的话肯定是遇到了棘手的麻烦。

  “斧头帮的二当家你知道吧?六年前在鹊桥街狂砍十八名好手的光头。我们的目标是他,但他的身手不错,而且身边的小弟也很多。所以暂时还找不到人能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干掉他。”阳痿神色淡定地说。

  “哦,这样”王枫喝了口朗姆酒,沉声道:“好吧,这个人我帮你们干掉,事后你们收拾。”

  “这样最好。”阳痿脸上闪过丝激动之色,老大还是会帮自己的。只要有王枫在,阳痿什么都不怕。他依然还像当年般,永远都站在阳痿和老花的头顶。不论他做什么事情,老花他们都觉得他定能做到。

  周三上午十点整,阴天。乌云密布,似乎预示着有什么事情发生般。

  潜水街巷口缓缓开出辆崭新奥迪,光头每天早上都会来张记和早茶,从六年前举成名之后,他晋级为斧头帮二把手,身边的小弟般有八名。般人想要靠近他十分困难。

  他打了个哈欠,从奥迪里钻出来,在张记喝完早餐,和尚在群小弟威风凛凛地簇拥下容光焕发地走了出来。

  与此同时,辆急速摩托车如同猛兽从躲避的个角落疯狂奔出,摩托车手脑袋上戴着个银白色头盔。手上是漆黑色手套,速度太快。所有人仿佛只看见道银白色光影从眼前闪过,它却已经飚射很远。

  长期在道上混迹的光头敏锐的感觉到了危险,他在上车的瞬间,猛地转头,只见辆摩托车疯般地冲了过来。几名小弟尚未反应过来,摩托车已经临近,车手手上忽的出现把明晃晃砍刀,直直地朝光头脖颈处砍去。

  和尚大惊,吃饱的他行动稍微缓慢,但刀口舔血的日子太久,他依然极为敏捷地从车内掏出把斧头对碰过去。

  铿地声脆响,砍刀与斧头发出强烈的火光。摩托车在地面猛地旋转,翻开那群小弟。车手从车上跳下来,双脚弹起脚踹在他的胸口。哪怕他反应再快,也被车手踹中,后退数步,嘴角吐出几口血液。

  在那几名小弟回过神,叫喊着冲过来的同时,车手快步冲过去,砍刀迅猛砍下,光头神色恐慌,斧头硬生生挡住,车手脚再次踹在他的胸口。光头后退几步,脚底软,手中的斧头堪堪落地。

  寒光闪过,从他脖颈处喷溅出几道血液,溅满了崭新的奥迪。

  车手把将手中的砍刀扔向冲过来的小弟,抬起摩托车扬长而去!

  “老大老大!”他的小弟匆忙拨通斧头帮老大的号码,焦急道:“帮主,光头大哥出事了!”

  在确定脱离危险之后,王枫将头盔摘下来,摸了下额头上的汗珠,握砍刀的右手上出现几道血痕,“妈的,光头的气力还是这么大!”

  下午三点。

  无所事事的白虎帮老大张世荣在酒吧点了几名小姐调笑地喝着啤酒,自从上次从王枫那儿逃出来之后,他已经失去了与菊花堂争夺三岔口的信心。他对王枫有着莫名的害怕。六年前他已经残忍自此。而六年后他出来了,他的风格依然没变。下手更加凌厉残忍。张世荣只希望能抱住自己白虎帮老大的地位,他就很满足了。

  酒吧的人不太多,此刻才下午三点,酒吧的主要客源都还在上班当中。

  就在张世荣只手伸进身旁名美女大腿内侧的时候,酒吧外猛地冲进数名地痞流氓,他们见到张世荣,便疯般地朝他冲过来。手中明晃晃地砍刀刀刀地砍下来,张世荣仅仅带的六名小弟被活活砍死。

  张世荣惊惧之下,将身旁的两名坐台小姐也推了出去。他狼狈地在后背被砍了两刀后,带伤从后门逃出。在巷子里逃跑的途中,他猛地听到巷子口也传来了声音。

  “熊哥居然让我们来砍张世荣,他的胃口真大啊!”

  “少废话,在这儿守着,会儿如果有人从这儿跑出来,个都别留下。若是让别人知道是我们砍刀会的人干的,指不定又有什么麻烦了。”

  张世荣躲在角落惊惧焦急,他妈的,砍刀会,你们有种。老子还没找上你们,你们倒是先来了!

  周四大早起床,王枫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下床洗漱。早餐也没来得及吃点,他便匆忙地上班去了。

  今天下午成绩评估就会出来。现在学校的批改试卷比起王枫那个年代要快了许多。当初他考试的时候,般都要个星期之后,成绩才会出来。而现在般都是上午考语文,第二天上午语文就会出来了。所以今天下午,他就知道他们办的成绩究竟怎样。

  这次月考是训导主任最憋气的次。他简直不敢想象三年二班的学生考试竟点儿都没有抄袭的迹象。而且,当他拿到三年二班语文,数学,理综的成绩册的时候,他脸都绿了。这这还是魔鬼班级的学生么?难道他们文曲星附身超常发挥?

  在同学们的番作弊努力下,不但达到了王枫要求的百分之八十及格率,并且正如苏菲菲他们所言,全年级数学第是段虎,理综第是苏菲菲,英语是秦少峰。语文是柳如烟。

  王枫猛地断喝:“大家都做的非常好,今天下午我就向学校批假,晚上大家准备好野外生存的工具与事物,到时候别想抢老师的馒头吃,知道吗?”

  王老师满脸爽快,笑意布满脸庞,他妈的,真想不到这群小兔崽子竟这么有本事。三年二班的这次月考成绩不但让王枫大吃惊,更是震惊到了董事会。最后李董事长给王枫打了个电话,感叹道:“我早就知道你绝对是个天才教师。如果你不去做教师,不但是学校的损失,更是国家的损失。”

  王枫虚心接受了他的马屁,脸上更是笑开了花。

  同事们对他肃然起敬,这让王枫的虚荣心极度膨胀。看着训导主任的那张丑陋的脸庞,他简直比寡妇得了孩子还要爽。

  “老师,我能不能带我的保姆啊?”东方菁菁问了句。

  “我靠,你当是你家啊?还保姆,野外生存就是培养你们的自主生活能力,你干脆把家都搬过去算了!”

  同学们番哄堂大笑,东方菁菁俏脸刷地通红,娇羞地低垂下了脑袋。

  “老师,去那边有很多好吃的啊,为什么还要自己带吃的啊?”苏菲菲举手发言。

  “这个你们就不知道了吧”王枫摸了摸下巴,严肃道:“虽然那边有好吃的,但大家不要去吃,来可以节省。二来,我要培养的就是大家的自主动手能力。想吃什么自己做。”

  与学生们交代了番,语文课也就下了。

  王枫夹着课本刚走出教室,身后传来柳如烟柔软动人的声音。

  “老师!”

  “嗯?柳如烟同学,你还有什么问题么?”

  “老师,你真棒,居然让三年二班打破了有史以来从来没有百分之六十及格率的记录!”

  “呵呵,这都是你们努力学习出来的。老师只是指点你们方向,如果你们不努力,我也没办法。”

  “我靠,看来我们考试好了还真有好处啊,海滨,听说那边美女都是光着屁股在沙滩上晒太阳,不知道会不会碰到极品美女!”应天航满眼冒金星,口水都快留出来了。

  引来苏菲菲等美女们的番责骂毒打,秦少峰手臂挥道:“同学们,我们的好日子来了!”

  终究都是没长大的孩子,与王枫作对也不过是有趣,现在能去海滨,而且还是全班起,他们如何能不开心。

  与此同时,王枫站在校长门口,满脸严肃地道:“作为教师,应该与学生成为朋友,而不是味是拿自己当长辈。只有用平等身份去交流,才能帮助他们在生活上和学习上获得最大的知识。”

  中年校长推了推眼镜,微笑地看着办公桌上三年二班的成绩册,道:“嗯,你说的不错,这三天假期我准了,不过学生的安全问题就交给王老师了,希望你能照顾好学生。”

  “这个自然,对了,校长,刚才我去财务部申请经费,他们要校长的签名。”王枫暗自鄙视了他们把,妈的,狗眼看人低,老子班的班费还不能拿了啊?

  “好。”

  出了办公室,王枫心情愉悦,三天的海滨之旅将是他出狱后的第次旅游。而且还是与这群调皮的学生,他也充满了无限向往。

  “小王,笑的这么荡漾,校长答应了吧?”刘大为羡慕地问。

  “废话,以我王大官人的威望,这点事儿还不是手到擒来。”王枫得意地笑,点燃香烟吸了几口,笑眯眯地说:“对了,下个星期超级大明星慕容水月会来华新市开个唱,你们去不?”

  “哎,想当然想了,她可是我的女神。不过门票太贵,家里那口子管的也太严,我拿不出这么大笔经费啊!”何亮愁眉苦脸。

  “真遗憾!”王老师吐出口烟雾,懒洋洋地道:“其实我对那个卖唱的丑八怪没什么兴趣。但学生们盛情难却,定要给我买张门票,我不去实在是不好意思。”

  同事们个个脸幽怨地盯着他,似乎想将他活剥了。

  飞机票是没问题了。因为是团队,所以机票便宜了许多,而且学生是半价。尽避如此,三年二班三年来的班费单纯是订购机票也花的七七八八。

  王枫却摸着下巴在想,老子个人去是不是太没面子了。那群小兔崽子都是拖家带口,我多少也要重充门面吧?

  想到这儿,他撑着脑袋愁眉苦脸起来。

  “王老师,听说你们班明天要去海滨旅游?”秦霜不知何时出现在他面前,淡淡地问道。

  “嗯,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我和晚晴很无聊,不知道能不能同你们班起去玩三天呢?”秦霜脸期待地问道。

  “呃,这个”王老师心下跳,妈的,你们去,学生们不是更认为老子和你们有情了。见他面露难色,秦霜低声道:“如果很麻烦的话,那就算了,我也随便问问而已。呵呵”

  她脸色黯然,说不出的遗憾失望。

  第百零四章~海滨之旅!!~

  “哦,不是,麻烦倒是没有,只不过你和沐老师人气太高,我怕我的学生会不试曝制。”王枫极度猥琐地说出其实并不是他担心的理由。

  “这个没关系啊,和学生交流是老师必备的课程嘛。那就这样说定了?我去准备准备,明天给你电话。”

  秦霜微笑地走进了办公室。

  王枫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委靡不振,自怜自叹。美女们个个是要去了,不过好像与自己没关系。学生大堆看着,王老师心中说不出的郁闷。原本还打算看能不能找到机会和苏菲菲同学单独交流,还没去,这个计划就泡汤了。

  早早地回到家,王枫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刚准备去洗澡。电话响起。

  “喂?”

  “喂,枫哥哥啊,我小雪啊,听说你明天就要去海滨了啊?”

  王枫愣,怎么全世界都知道老子要去海滨了?难道我周围还有狗仔队偷拍?不行,得想个办法调查下,要不然老子穿什么颜色内裤都成共享资料了。

  “是啊,小雪妹妹,这去不知何时才能归来,你保重。”王枫语气哀伤,说不出的缠绵失落。

  “要不然我陪你去吧?”小雪听的心中微微难受,极为心疼地说。

  “哎,算了,我自己都顾不来,你去了那不是更乱了。你待在老花他们身边多出出主意,你哥哥我倒不担心,老花那小子太冲动,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如果出现意外,马上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枫哥哥你早点回来哦,小雪会想你的。”

  “呃,你这个小丫头怎么忽然变得这么乖巧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王枫挠了挠脑袋,脸上露出丝疑惑。

  “嘻,人家也可以温柔地嘛。”

  王枫刚准备入睡,手机又嘟嘟响了起来。

  他有点儿崩溃,还让不让老子睡觉了?

  “喂?”语气有点儿焦躁,有点儿烦躁。

  “喂,王老师,是我。”

  是柳如烟,王枫看了看时间,都十点半了,这个时候她找自己做什么?不过小美人儿给自己打电话,他还是很高兴的。

  “柳如烟同学,有什么事情吗?”王老师正色问道,如果你还和上次那样来大姨妈,老师绝对不会去给你买卫生巾。但如果是在浴室摔倒了,老子五分钟就赶到。

  “您能不能帮我个忙啊?”柳如烟低声问道。

  “嗯?为什么忙?”

  “我的古筝断了根弦,明天要带去海滨,您能不能带我出去修理下啊?”

  “哦,这个啊,早点说嘛,老师马上过来。”王枫心下失望,哎,就算是来大姨妈也好啊,这种事情也找我,我也不是你保姆。

  飙车来到柳如烟的家,进门之后,柳如烟歉意道:“王老师,真是麻烦您了。”

  “傻瓜,和老师这么客气干嘛,如果不是你帮忙,那群小兔崽子也不会有机会考出好成绩了。”王枫抬起桌子上的古筝,与柳如烟起下楼后,微笑道:“这里什么地方有修理古筝的么?”

  “嗯,前面的同仁街有家,我以前直都在哪里修理的。”

  王老师二话不说,启动哈雷飙了过去。寒风袭来,柳如烟只穿了件单薄的丝质连衣裙,阵寒风灌进衣领,她忍不住将身子缩在王枫的后背,双手也轻轻地抱住他的腰身。

  “唔”

  片柔软摩擦,王枫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下。与苏菲菲不同,柳如烟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是淡淡的香味。那种闻之着心静的味道,苏菲菲给王枫的感觉是活泼开朗充满了朝气。她却让人感觉是个静悄悄的女神,可远观不可亵玩。

  前方片霓虹闪烁,家古董修理店耸立在路灯旁边。此刻将近十点,门堪罗雀,本是热闹喧哗的街道零星几点行人经过,街道略显萧索寂寥。

  王枫抱着古筝走下哈雷,店面不大,里面货物杂多,显得有些拥挤。名戴着眼睛的年轻女孩坐在门旁打盹,或许是生意不好的缘由。此刻早已到了关门时间,她却依然在等待着生意。

  听到王枫柳如烟细碎的脚步声,她摇晃着脑袋睁开了眼睛。见王枫抱着古筝走进来,她起身道:“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