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陈冲!!

  “打败个人,并非只需要杀人的技巧!”

  王枫身如猛兽,潮水般地攻击惊逃诏地。密布的攻击,雨点般的虐杀,仿若机器般的屠杀!

  “唔”

  胸口被击中,辰逸风脸庞扭曲可怖,王枫却凶残毕露,非般冲向辰逸风。

  “杀人!是最简单的攻击!这是你教我的!”

  把扯住辰逸风头发,辰逸风身形震,单手朝王枫拍去,可王枫却毫不理会,任凭掌心击中胸膛,耐着翻滚的血气,拳击中辰逸风下巴,竟拳将他下巴卸掉!

  旋即,又是脚腾起踢在他的脑门,辰逸风身子倒飞出去。

  “你教我的。用最残忍的手段折磨敌人,方消心头之恨!”王枫森然冷哼,步步朝吐血不止的辰逸风走去,冷冷道:“现在,我会慢慢折磨你的。”

  “呜啊”

  下巴被卸掉,想说无法说的辰逸风只能用愤怒的表情与僵硬扭动的肢体来释放内心的愤怒,他凶狠站起来,嚎叫着冲向王枫。

  “你输了!”

  拳头硬邦邦地砸在辰逸风胸口,咔嚓声作响,王枫顺势向前捏住辰逸风肩胛,奋力带,整条胳膊仿佛失去支撑软软地自然下垂。

  “杀我父母!”

  身形高高掠起,大头皮鞋疯狂踢向辰逸风脑门,血浆横飞,连头皮都被踢掉大片,原本扭曲恶心的脸庞血肉模糊,单手拉住辰逸风,王枫将身子凑过去,“不是说你也是智能人么?你的身体也强横到无人能敌的地步么?”

  砰!

  话音刚落,辰逸风膝盖处传来剧烈的破碎声,惨叫声仿若不可遏止般地从他嘴里冒出。王枫却凶残地再次将拳头击在他的小肮,整个小肮在王枫摧残下竟兀自干瘪下来。

  “杀我姐姐!”

  手里抓起根尖锐地钢管,王枫面露狰狞,森然道:“补偿我姐姐吧!”

  爸管从辰逸风的腰间贯穿而出,横穿他的身躯,钢管里面汩汩冒出血浆与些细碎的内脏,可想而知,辰逸风的内脏早已被王枫打得破碎,辰逸风嘴里冒出大量血泡,身躯痉挛颤抖,仿若随时都会崩塌般。

  “现在!懊你偿还十三的生命了!”

  王枫步步走过去,单手握住辰逸风腰间钢管,无法自已的辰逸风只能享受从腰间传来的剧痛与灼热,轻轻地,发出嘶嘶之声地,钢管被王枫活生生拔出来。血浆与内脏稀里哗啦地滚落在地,奄奄息地辰逸风内心充满恐惧与愤怒,他无法理解为何王枫能打败自己。他!可是自己亲手教出来的!

  “扑哧”

  血淋淋的钢管从辰逸风的左边太阳|岤刺入,王枫面露狰狞,阴狠道:“让你慢慢享受死亡的痛苦吧”

  将近十秒钟,右边的太阳|岤才慢慢出现尖锐的钢管。而当钢管出现在右边太阳|岤的同时,辰逸风紧紧拽着王枫衣领的手臂终于松脱下来。

  血腥震撼残忍恐惧!

  这瞬间,在场所有人几乎都能嗅到那无比恶臭的血腥味。惨死在王枫手上的辰逸风不断抽搐,躺在地上将近分钟,这才停止痉挛,就此过气。

  苏菲菲与段虎等人的内心充满无比震撼,他们万万没想到向嬉皮笑脸的老师竟会表现得如此残暴。哪怕他们知道老师绝对不是普通人。也绝对不是他们所见到的那个老师。可他们万万想不到,老师竟能残忍至此!

  “看来老师已经发泄好了。”莫言终于松了口气。

  转过身,脸色难看,仿佛被打成猪头的老王步步走向莫言,忽然咧嘴笑,大大咧咧道:“莫言?莫文泰?”

  “处男??”莫言舒心笑,王枫冷酷道:“老师现在是不是很难看?”

  “不!怎么会难看呢!老师是这里的首帅!”苏菲菲脸笑意地说道。

  “是不是了?你可别欺骗老师,如果你欺骗老师的话,老师会把你带回家体罚的。”王枫从口到掏了半天,这才找出最后支干瘪的红河香烟,点燃深深吸了口,他拍了拍莫言肩膀,“回来就好。”

  不再与苏菲菲等人扯淡,他拉着傻愣的陈冲步步走向巨头们,故作装逼道:“长老们,巨头们,我要向你们宣布件事情。”

  “什么事情?”长老们的脸色微微变,他们几乎可以猜测到了。若是王枫不说,他们也绝对不会说,巨头们更加可能毁尸灭迹,可现在,当王枫展现他凶残血腥的面后,他们失去了任何反抗的勇气。是的,勇气在血腥中慢慢消亡了。

  “这个人,我的学生,陈冲同学,他就是传说中的陈家传人,现在你们可以给我个交代么?”

  交代?

  这两个字在王枫的嘴里,意义深远啊!

  长老们自然也知道王枫这话的意思,他们看眼巨头们,平静问道:“你们的意思呢?”

  陈家传人!

  红花会遗训,若陈家传人归来,红花会比当全心效力于他。而这个会议或者说,这座城市的法则,陈家传人可以肆意修改。当然,他必须接受长老们和巨头的意见,可事实上。若是真这样,那么只能说,红花会即将成为个中央集权的会议,也可以说,从今往后,华新市不会再像当初那样混乱,只要有陈家传人在,任何人都不得放肆!

  这,终究是个可以令红花会安定,繁华,让华新市不断壮大昌盛的办法!

  “这个”

  巨头们冷汗涔涔,王枫犀利的眼神不断非礼轮暴他们,他们后背阵发凉,良久,顶不住老王那滛荡猥琐的目光,个个连连表态,定履行祖宗遗训。

  “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现在宣布!”

  老王转过身,口气将剩下的半截红河抽完,扔掉烟蒂严肃道:“从今日起,红花会第人,红花会法则执行者,就是我的学生,陈冲!”

  第七百六十七章我推倒几个美女了?

  “这个决定似乎非常不错。”

  伴随叮地声,电梯门打开,两名在华新市具有极高知名度的男子缓缓走出电梯。

  斑进!林先生!

  而这个林先生,自然不会再是假的!

  能与高进在起的林先生,岂有可能是假的?

  “林先生!”

  在场老大们这次愣住了,他们不知道这个林先生是真是假。而四大长老与巨头们却连忙起身,欢迎道:“林先生,您怎么来了?”

  “呵呵,大家别客气。我只是来参观下红花会的重新洗牌和拜见下陈家传人!”

  林先生笑呵呵地来到王枫与陈冲面前,先是打量几眼陈冲,微笑道:“不愧为陈家传人,你有这个资格。”

  他朗笑出声,转头打量眼王枫,摇头叹息道:“哎。本来人就丑,还被人打成猪头,我真佩服你。”

  “操!罢才学生还说老子帅!”

  老王直欲扑过去与林先生扭打,还好陈冲反应快速,个怀中抱朱砂将老王抱住,这才避免再场殴打。

  “林先生。”

  莫言脸平静地走过来,林先生转身,“是你?”

  “是我,多年不见,林先生风采依然。”莫言微笑道。

  “呵呵,想不到你与王枫竟有这么复杂的关系。不过我涸篇心,你们这代似乎要比我当年那代厉害很多。对了,你的事情解决了吧?”

  “多谢关心,平安无事。”

  老王连忙摆手道:“少废话了,我还有件事情要解决。”

  他两步冲到长老面前,大声问道:“红姐和小雪在哪里?如果你们不交出来,我让你们就此死亡!”

  “哈哈,王兄弟,你似乎不记得我这个存在了啊?”

  个滛荡无比的声音从电梯口钻出来,胖乎乎的蔡大宝摇晃着肥胖的身躯走进九重楼,他身后两名绝色美女紧跟其后,老王猛地看,这不是红姐与小雪是谁?

  “我操!你怎么和她们在起?”老王飞快冲过去,拽住大宝的衣领,“妈的,老实交代,你有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当然没有!”大宝脸不满道:“老子戒色多年,岂可因为两个美女而破掉修炼多年的童子功。”

  妈的,还童子功,戒色后的童子功有威力不?

  “真的?”老王眉头轻轻挑起。

  “恩,你要相信我。当时若不是我偷偷摸摸来到秦淮楼,她们可能会被几个黑人服务员摸胸部和屁股,还好老子正人君子,没有和他们狼狈为。”

  大宝满嘴胡言,老王也是嬉皮笑脸,诸人很难想象王枫竟是方才那个杀人血淋淋的暴徒。人生真是奇妙啊!

  老王本想与两大美女亲热番,不过却被美女们鄙视得塌糊涂,直接道了句:“滚,我不认识这么丑的男人!”

  老王泪奔而逃。

  “好了,红花会议我想大致上已经解决,现在可以进行最后的个仪式了。”长老脸肃然,轻轻在个按钮上按,九重楼最里层出现个巨大的灵台,红光四射,将九重楼笼罩在片和谐之中。

  又是老套的叩拜仪式,老王与大宝却在旁蹲着抽烟,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意滛谁家的清纯少女。

  “王枫。这段时间不见,真是想是你了。”大宝露出口森然的牙齿。

  “操,你想我干嘛?”王枫不满地撇撇嘴,很是不满地说道。

  “当然要想你了,谁让我们是滛荡二人组。”

  番扯淡,叩拜仪式结束,长老再次道:“有请陈家传人上位!”

  陈冲在四名长老的护持下,威严肃然地走上最中央的那张椅子,红光照射,陈冲心中无限感慨。爸爸多年来的心愿我终于完成了。从今以后,陈家再也不用躲躲闪闪,可以正大光明生存在华新市这个势力交错的城市了!

  大宝刚想继续与王枫扯淡,却发现身边的王枫不见人影,而当四大长老护送陈冲坐上最高处的位置,他们打算坐落下来的时刻,忽然感觉屁股空,均落在了地上。

  老大们冷汗涔涔,瞠目结舌,林先生也是崩溃无语,高进简直不敢想象这个年轻人居然如此折腾长老。要知道,虽然长老们不经常露面,可哪怕林先生对他们也是充满了敬意。想不到这小子居然如此无礼。长老们脸色苍白,站起来气呼呼道:“王枫,你干什么?”

  “哦,没什么,六年前你们打我枪,现在我让你们与大地之母做次亲密接触。应该不算太过分吧。”

  众人绝倒。

  大年初三。

  晴空万里,连续阴沉几天的天空终于绽放出抹柔和的光彩,那死气沉沉的味道消散殆尽。直小混混横行,不敢出门的市民忽然发现街道上传来诸多警报声,随即大量混混逮捕归案。辆警方车辆在华新市大街小巷宣布华新市恢复平静,若谁敢窝藏罪犯,律严惩!

  不到天时间,华新市恢复正常秩序。

  尤其是值得提的,当市民出现安全问题,拨打警方电话,不到几分钟便有警方人员前来调谐帮忙。这才以前,这种现象是不可能发生在普通市民身上的。

  不自觉的,市民有了种感觉,华新市的治安,似乎真的比以前好了太多!

  辆豪华轿车开上主干道,两旁数量黑色轿车护持,王枫与林先生从出门到现在,直在聊天。直到老王感觉嘴巴阵发干,他叹息声:“林先生,你家里的美女这么多,如果以后你的这么多绝色老婆生了美丽女孩,定要通知我。”

  “等我女儿长大,你应该四十岁了吧?”林先生苦笑不迭。

  “难道你不知道我向以邪恶大叔自居的么?”老王得瑟万分,目光眺望远方,终于,红花会结束了对于王枫来说,这无疑是个巨大的好事。以后,他总算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了。可事实上,他忘记答应夏雪宜的事情了,而大宝的到来,自然是提醒他那件事情的。且不管如何,红花会的结束,陈冲成为会议法则执行人,红花会第人,几乎集万千权力于身,陈家终于出人头地,段虎也在陈冲身边给他帮忙,两个小子恐怕是辈子兄弟了。

  “老师,你在想什么?”苏菲菲转向后面,好奇问道。

  “老师在想从我当教师以来,推倒了几个美女。”

  第七百六十八章吹牛无极限!!

  华新市在短短天时间内恢复正常秩序,由于还是春假期间,待得春假余味未散,不少市民拖儿带女上街散心购物。华新市再次恢复生机。

  柳如烟在家里等待足足四天。大年三十夜晚她个人在家里准备大桌的美味菜肴,可等到初六点,苏菲菲与老师依然没有回来。这下柳如烟的心很难受了。她不知道老师与柳如烟为何不回来,是否讨厌如烟了?

  可既然讨厌,为何又要让自己来菲菲家过年呢?

  连续四天,柳如烟的脑子里都在思索着这些问题。

  又是夜失眠,柳如烟美眸红肿,穿着丝质睡衣,步出卧室,玉容憔悴地进浴室洗漱。待得洗漱完毕,柳如烟走出浴室来到楼客厅。她的心情糟糕透顶。苏菲菲家的仆人原定全都请假回家过年。偌大庄园竟只有她与管家两人。管家见柳如烟心情不佳。这几天除了吃饭时间叫下,其他时间几乎不在她面前出现。

  她刚下楼,原本打算做些食物果腹。忽然听见厨房传来阵叽里呱啦的声音,她的心猛地跳,管家早上不是都要出去购物的么?

  怎么里面有声音?

  柳如烟小心翼翼,脸害怕地走过去,刚来到厨房门口,发现厨房到处都是菜渣,个猛男蹲在地上吃的稀里哗啦,袖子卷起来,牛仔裤上到处都是油脂,如同个要饭的般,头发乱糟糟得仿若乞丐。

  “什么人?”

  柳如烟差点吓晕过去,忍不住叫了声,待得男子回过头,竟是王老师!

  “老师?”

  柳如烟双美眸睁大,不可思议道:“你怎么在这儿吃东西?”

  “呃,这个,哎,言难尽,如果要将整个过程阐述遍,至少需要二十四小时,所以”

  他话没说完,柳如烟却哇地声扑进王枫怀中,哽咽的声音呜咽道:“老师你怎么走就是好几天,如烟好害怕,怕老师永远都不回来了。呜呜”

  温香软玉入怀,再加上方才吃饱,他全身舒坦的不像话,淡淡体香飘进鼻端,老王耸耸鼻子道:“小如烟,你如果再抱着老师,老师会兽性大发的。”

  “啊”

  柳如烟连忙退开,玉容微红道:“老师你还没告诉我究竟做什么去了呢?脸上怎么这么多瘀伤?”

  泪水还未流干的柳如烟再次哭泣起来,老师的脸被打得好像猪头样,眼眶发黑,脸庞肥肿,简直不像个正常人了。若不是对老师的感情深厚无比,眼还真难看出这就是自己深爱着的老师。

  “其实”

  老王双粗糙的大手揉搓了几把,缓缓走出厨房坐在客厅沙发上,点燃支香烟吞吐几下烟圈。这才悲怆欲绝道:“事实上。这几天我被人贩子卖了。”

  “啊”

  老王只说了句话,柳如烟的身躯便紧张的颤抖起来,握住老师的油腻的手心,也不嫌弃他全身脏兮兮,软语道:“老师怎么会被人贩子卖了?”

  “哎,说来话长,当时我看见个老奶奶,他抱着我的大腿说他要回家找孙子过年。我想老奶奶不容易啊。大过年的还不能回家陪孙子,按照我向作风肯定是要帮老人家的,可谁知道我上车就被绑架了,最后,沦落到我差点卖到山沟给人女大王做压寨夫君。哎,当时场面血腥无比,老师我胆子向不大,终于在个年轻成熟魅力大方的小姐帮忙下,我才逃脱升天。你看,我身上的上就是被那个山寨大王出来的。老师真可怜”

  老王趴在柳如烟的娇躯上嗅着体香,心道:“若是小如烟答应和我鸳鸯浴,我就幸福了。”

  “咳”

  旁边传来个严肃的声音,老王抬头看,竟是苏菲菲洗澡出来,他面露羞赧地低垂下头,老脸通红,柳如烟也尴尬地松开王枫肩膀,关切问道:“菲菲,你这几天在哪里啊?老师说他被卖到山寨去了,难道你也?”

  “我啊”

  苏菲菲狠狠地瞪了王枫眼,帮他圆谎道:“其实我没有,当时我和老师起出去的。后来我和老师起被绑架,老师被卖到山寨,我差点被卖到非洲。还好老师聪明,途中把我搭救出来。可怜的我在路上走了几天,身无分文,靠路边的野果度日,所幸老师逃脱升天,我们才起回来的,我们好可怜,555555。”

  老王与苏菲菲声泪俱下,哀怨万分,若被张导演发现他们的才华,定要让苏菲菲先陪睡,让后捧红,而老王直接拖出去喂狗。

  三人在客厅闲聊片刻,老王耐不住身上肮脏,第次主动要去洗澡。两大美女在客厅却亲热起来。老王嫉妒啊,愤怒啊,为什么没人给我洗澡?老子可是伤残人士,点公德心都没有,靠!

  美美的洗澡出来,两美女帮老王换上套西装,穿着西装,整理面容的老王虽然脸庞还有些肥肿,倒也不像方才那么面目可憎。

  “其实老师穿着西装还是挺帅气的嘛。”苏菲菲咯咯笑道。

  “老师讨厌西装,穿西装太累了。我的牛仔裤呢?快点还给我,老师会还要出门约会。”老王着急地说道。

  “拿去洗了。老师,今天就在家陪我们把,哪里都不要去了。”柳如烟脸幽怨地说,将老王方才番臭屁当真,以为老王真要出去和美女幽会了。

  “呃,既然小如烟诚心诚意地求老师,若是不答应也说不过去,好吧,老师留下来陪你们。不过你们千万不要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