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咦,为什么你爸妈要等啊?我靠我明白了。”老王痛不欲生地看向沐晚晴,“肯定是你告诉他们我要来的吧?”

  “不算啊我只是和他们说我会找个优秀的男人回来见他们,让他们以后不要逼迫我去和别的男人接触了。”沐晚晴甜蜜地道。

  “恩,你这句话说的很不错。我应该算是华新市最优秀的男人了。不对,全国,还是不对,全世界。恩。”

  老王臭屁番,被沐晚晴拉上电梯。

  叮地声,电梯门应声而开,老王害羞地低垂下头,脚步紊乱地走到沐晚晴家门口。

  阵敲门声后,房门被打开,名成熟美丽的看了眼,黛眉顿时皱了起来,女儿怎么会带个好像叫花子样的男人回来?实在是太不懂事了。现在这么晚,莫非还是起来的?

  她脑子有问题。若不是起来,伟大的王大官人怎么可能找到这个地方?

  “女儿,她是?”沐伯母好听的声音问道。

  “他是我的同事啦。上次不是来过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沐晚晴自然明白母亲是什么意思。也难怪,虽然西装笔挺,但脸上还有点瘀伤,头发乱糟糟的应该是被风吹乱。若是平时带朋友回家,肯定要让人家注意下仪表,可偏偏与王枫在起的时候,他那凌乱不堪的头发与颓废令人沉迷的糟糕形象让人有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这就是王大官人的魅力!

  第七百七十二章会晤岳母大人

  进入客厅,老王老实巴交地坐在沙发上。沐晚晴母亲似乎非常看不起老王,虽然全身西装都是顶级名牌,可她却并非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只希望女儿找到真正的归宿,可事实上,老王并没给她这种感觉。

  “难不成刚和人家群殴被女儿救回来的?”

  她脑子里蹦跶出这么个想法,脊梁骨阵凉意,若非时半刻后还冲进群提刀抡棒的小混混?

  “王先生,请喝茶。”

  好歹做足样子,毕竟是女儿亲自带来的客人,泡上壶西湖龙井,沐晚晴陪伴在母亲身旁,沐伯母微微笑道:“王先生,您好,我是晚晴的妈妈。”

  老王双手放在大腿上,正襟危坐点点头,“我叫王枫,伯母多多指教。”

  他心中巨巨的紧张,这算是答应沐晚晴做她未婚夫第次见丈母娘。而且以老王犀利的目光,他脑拼出人家对自己不太满意。心想,老子长的也不算很丑啊。不过是受伤而已。你可以假想我是为人名服务受伤的。这样我的形象岂不是高大很多?

  “王先生,晚晴爸爸出门去了,会就回来。你在星海中学是教什么的啊?”沐伯母如同审犯人样,除了客套就是那种犀利的言语。

  “教语文的。”老王话不敢多说,他深刻地明白句话,言多必失。在这样大场合上,他绝不敢多说半句废话。

  “哦,教语文的啊。那你怎么会受伤?”

  沐晚晴心下尴尬,不过想母亲也是关切自己。此刻就怕王枫受不住摔门而走。但他小看了老王的能耐,他脸皮厚如城墙,岂是三言两语便能将他击溃的?

  “说来话长,前几天我在大街上买年货,发现个八十多岁的老奶奶被群十七八岁的年轻小伙群殴,旁边围观者有数百名,可就是没个人出来帮忙,我问了下情况。原来是那个老奶奶视力不好,不小心撞到其中名小伙的女朋友。结果这样就被那个小伙的女朋友投诉,接下来,群毒打再所难免。我本着颗善良的心打算与他们辩解,可那群小伙们根本不听我的劝告,反而冲上来围着我暴打顿。还好我机智果断,在他们把我打了三分钟后,假装死亡,这才免遭毒手。哎,现在真是世态炎凉。不但人们冷眼旁观,还把人往死里打。如果在七八十年代,这种事情发生,马上就会有数百个热血青年出来拯救我了。”

  老王声泪俱下,尤其是面部表情丰富之极,唯恐没人知道他的伤心往事。而沐晚晴却是冷汗涔涔,也不知道他说的话多少是真,多少是假的。

  “这样啊”

  沐伯母的面色这才略显平静,脸木然道:“那你怎么不报警啊?”

  “报警?”

  老王冷哼声,故作深谙此道模样:“警察也就是佩戴着牌照的土匪,叫他们来我恐怕就真要陪阎王爷下棋去了。”

  沐伯母眉头微皱,这家伙说话怎么这么粗俗,点没有教师的斯文与礼数。可面子不好剥,当下也不发作,接着问道:“王先生,你今年多大了?我女儿才二十四周岁,很多事情都不可以勉强的。”

  老王闻言顿时血脉翻滚,心道:“妈的,你这是看不起老子啊?老子年龄不大啊。其实今年满打满算也才二十二岁,比你女儿小好几岁,我愿意嫁给你女儿是因为我宅心仁厚,不愿让你女儿伤心。现在搞的好像我是来求你的了。若不是给沐晚晴面子,我脚踢飞你。”

  老王从原本的拘谨到此刻胡思乱想。这个转变过程的确涸旗,且对王枫从某种心态上起到了定的作用。若是单纯以丑媳妇见公婆的心态,他必定会遭受惨无人道的摧残,可现在不同了。他自然不会味的任对方凌辱,至少心中会狠狠地鄙视对方。

  “呃,其实我才二十二岁。”

  老王模样看起来比较老练,怎么看也不像二十二岁,许多人都认为老王奔三了。其实老王的确才二十二岁。经历的多了,心态成熟稳重,再兼并这沧桑的脸庞,深邃的眼神,普通人还真难看出老王才二十二岁。

  “啊你真的二十二岁?”老王再沐伯母心中印象再次降低,这回就连沐晚晴都觉得老王不老实了,分明是二十四岁,偏偏要说二十二岁,难道定要比我年轻么?

  其实不然,当初在学校填表的事情。他的确是糊弄成二十四岁,主要是因为二十二岁年龄的确太小。而且也怕别人说自己认为老头先白,无奈之下,只得如此而为。可现在却被两母女都误会。沐晚晴自然不会点破,而沐伯母也不会揭穿,但内心却更加鄙夷老王了。

  “是啊。别看我长相成熟。那只能说明我经历太多,事实上,我的确才二十二岁,不信我可以回家拿身份证给你看。”

  老王心想,身份证上面的日子好像也是二十四岁,当初托关系去该身份证的时候就全部搞定了,希望你别较真真让我去弄身份证。不然我打死不进你沐家门栏。老子可不是个这么认真的人。

  “哦,这样啊。”

  就在这个时候,客厅大门被打开,个中年男子从外面走进来。这个人赫然便是沐晚晴老爸,沐晚晴心中高兴,总算找到个解围的人了。连忙冲过去搂住爸爸的手臂撒娇道:“爸爸,你怎么才回来啊。”

  “小样,居然敢搂着我未来媳妇的手,小心老子给你剁掉。”老王心想。

  “呵呵,去买了点东西。对了,来客人了啊?”他转过身,朝王枫走过来,发现老婆脸色难看无比,还给自己某种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提示。当下准备发威,可在见到老王那种熟悉到化成灰都认得出来的面孔之后,他手里提着的大瓶子不知道是春葯还是老陈醋跌落在地,噼里啪啦发出破碎的声音。

  第七百七十三章这才叫对话!

  这声音吓的沐伯母脸色苍白,不明所以看向老公。难道用这样的办法来表达内心的愤怒与不满?不对啊,这不像老头子平时的性格。以他的作风,顶多就是在言语上刺激下对方,然后恶毒的用最难听的话语将对方刺激得毫无半点人生动力,生活目标。可这种做法实在不想个学识渊博的老公所能做出来的。

  “我肯定他是打手枪太多,所以手发软。可是不太对劲,他老婆这么漂亮,虽然内心猥琐点,也不至于无法激起他的欲望吧?”老王心中恶毒的想着。

  “王先生?”

  沐晚晴父亲好像看见九五之尊的皇帝样,脸上肌肉不断抽搐,眼珠子差点凸出来,仿佛只老鼠见到猫,整个模样是沐晚晴与他妻子从未见过的样子。

  “对,我就是王枫。”老王莫名其妙。心道:“难道他认识我?见过我华佗转世,治病救人扶老奶奶过马路,所以你对我崇拜到五体投地,以至于看见我表现出如此精悍的神色?”

  “啊,呵呵,王先生,请问您是我女儿的好朋友吧?”

  沐晚晴老爸仿佛个奴仆样帮老王本就满满杯的龙井再添了些,以种他老婆都从未听过的温柔语气道:“来,喝茶。”

  “爱上我了?”老王摸了摸脸庞,心想:“我好像没我想象中的那么帅,你个大男人对我这么好,莫非对我有所企图?”

  这下不但是老王,就连沐晚晴与沐晚晴的母亲都瞠目结舌,他们万万没想到向自命清高的沐伯父居然会给个晚辈亲自斟茶倒水,实属罕见啊。

  “谢谢。”老王微微笑,面露笑容道:“沐伯父,我是晚晴的同事,叫我王枫就可以了。”

  “不用,王先生,不知道您来这儿有何贵干?”沐伯父亲热地问道。

  “哦,是晚晴让我来见伯母伯父的,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相互认识下。”老王心下决定,先试探他下,妈的,太诡异了,完全把老子当祖宗给供起来了。你好像不欠老子几千万啊?

  沐晚晴单手捂住额头,对老爸的这种态度非常不满。而沐伯母更加的无奈与崩溃。她把拉住沐伯父手臂,冲王枫微微笑道:“你先和我女儿聊,我和伯父有点事情商量。”

  早就该去商量了。妈的,老子被你这么奉承,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两人刚进卧室,沐晚晴看怪物样地看着王枫,“你和我爸爸认识?”

  “如果我没得老年痴呆症,应该是不认识的。”老王点头说道。

  “那他怎么好像对你很恭敬?”沐晚晴不太相信老王说的是真话。

  “我怎么知道,可能是因为他觉得我是个很有潜质的女婿,不想让你失去我这样的男人。”老王恬不知耻,大吹特吹。

  “老头子,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对劲啊?是不是刚才出去受什么刺激了。”沐伯母在房间闷闷不乐地问道。

  “你少说胡话,你知道那个王枫是什么人么?”沐伯父脸上抹过丝惊恐与紧张,若是抓住这么根线,以后大富大贵指日可待。若是激怒对方,自己全家哪怕是祖宗十八代都无法安逸生活了。

  “什么人?难道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还是舍身喂狼的如来?”沐伯母认真打量起认识将近三十年的老公,这刻,她感觉自己的老公脑子进水。也不知道是否最近华新市连续降雨所致。

  “先纠正下,如来不是喂狼,而是喂狗。另外,他不是妖怪,但比妖怪还要恐怖。”沐伯父摸了摸下巴。心想老婆的科普知识实在缺乏得惊人,连如来喂狗这样的传世计算公式都不知道。

  “他不是妖怪,却比妖怪还要厉害?”沐伯母微微愣,对老公这个不是比方的比方充满了迷茫与不解,字板道:“难道他是传说中的人妖?”

  沐伯父顿时跌落在地,挣扎着爬起来,愤慨道:“要不是二十多年前年轻无知,不懂世事,我岂会和你结婚?”

  他面容愤慨,恨不得将老婆强行推倒,癫狂道:“老实告诉你吧,红花会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吧?”

  “当然,我向喜欢八卦新闻。”沐伯母脸得色。

  耐着吐血的冲动,沐伯父双手抓住大腿,字字道:“他就是红花会第人,在华新市,他想做的事情,任何人都不得违抗,就算他想用黑暗禁咒召唤苍井空,也绝对没有问题!”

  “”

  沐伯母那张还算迷人的脸蛋上抹过丝惊恐与紧张,再也没有半点心情与老头子闲扯淡,把拉开大门,以种极为娇媚温柔的语气道:“哎呀,王先生,来,我给你沏茶。”

  扑哧!

  正喝下口茶的老王当下毫不保留地喷出来,脸莫名其妙外加你吃错葯的表情看向沐伯母,只恨沐伯母是女人,若不然他就把内裤抓出来给老王搽脸了。

  “呃,呵呵,王先生。今天天色不早了,不如就在这里休息吧?”沐伯母相比老王的恬不知耻,有过之而无不及。沐晚晴真的很难想象对平时家教严格的父母怎会在忽然之间变得如此凶残彪悍,她觉得今天出门肯定没有求神拜佛保佑全家正常。

  而老王却左右打量几眼,嘀咕道:“这里就两个房间,不对,这里还有间,你们的意思是想让我在这里睡觉哦?”

  老王天真无邪地问道。在对强大的长辈面前,老王智商油然而降,股挫败与落寞油然而生,他有了归于我佛勘破红尘终得大道的冲动。

  “这里是洗手间。”沐晚晴好心提醒句,老王冷汗涔涔,大腿不犊禳抖,他想离开,迫切地想离开。在这儿多呆半秒钟,他都会感觉战斗力不断下降,而且还是坐电梯降落,修炼多年的玉女心经决不能断送在他们两的手上。

  “呃,这个,时间也不早了,您两老也该好好休息番,不如我下次再来拜访你们吧?”

  老王说罢落荒而逃,沐晚晴也飞快地跟了出去。

  “哎,真可惜,没让他和女儿在家里洞房。”沐伯父扼腕叹息。

  “其实我觉得王枫应该是觉得家里不够刺激,带女儿去外面野战去了。”

  “”

  第七百七十四章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有种爱叫放手,有种精悍叫跳楼。

  面对沐晚晴父母,老王羞愧难当,向自认为脸皮强大到无人可敌的地步,但此刻,他知道自己错了。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便是老王此刻在内心忏悔时默默念叨的语句。他老泪纵横,鼻息横流,呢喃道:“今晚的天空乌黑透彻,完全见不到太阳。”

  沐晚晴在旁单纯地无可救葯,心想,王枫肯定是被爸妈吓坏了。同时。她对自己的评价连续降低十个档次。想不到相处二十多年的父母精悍到如此地步。当真是让她大开眼界。

  “王枫,你不会害怕我爸妈吧?虽然他们邪恶了点,但对我很好的。”沐晚晴担心王枫会精神受不住刺激而从下水道跳下去。

  “怎么会”老王转身按住沐晚晴双肩,面容扭曲变形,泪水肆意而下,哽咽道:“你的父母教会了我做人的道理。在面对战斗力不明的长辈面前。千万不能嚣张。不然会吃大亏的。我决定了。以后要多多登门拜访,想不到啊,你父母真是大隐隐于市,如此精湛的演技好莱坞居然没有发现。他们真该降薪水。”

  “哼,你这就是在讽刺我父母么?”沐晚晴瑶鼻微皱,虽然父母的确是无耻点,但终究是父母,她自然不允许王枫用这番言语侮辱父母。

  “绝对不是!我完全是以种膜拜的心态在你面前说你爸妈。如果你不相信,我们现在就上去和你爸妈对质!”

  老王说罢便想拉着沐晚晴上楼,沐晚晴连忙拉住王枫,撒娇道:“好啦好啦,相信你就是了。”

  “哎,若是早认识你爸妈二十年,我的修为也不会是现在这般低劣。”老王点燃香烟,吐出口烟雾,故作深沉地说道。

  送沐晚晴回家,沐晚晴好心邀请他留宿,但想我是正常男人。而你是正常女人,若是孤男寡女共处室,发生点干柴烈火的事情在所难免。而你定要在新婚之夜让我攀爬上你的高峰,还是免了。老子宁愿单相思也不想睡在你的旁边打手枪。这不是人受的罪。

  严肃摇头。老王情深意重道:“晚晴。如果我告诉你我不愿伤害你,你还会让我留宿么?”

  “那你别伤害我。”沐晚晴嗤笑声,挽住他的脖子,“其实我觉得你是个很有耐力的男人,不会对我做什么不对的事情。”

  “个人的理解永远不等于公式,在某种意外发生的情况下,我难保不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王枫摇头晃脑,又道:“放手吧,其实放手,也是种解脱。”

  “不放。”沐晚晴小脑袋摇了摇,满脸不舍。

  “那么你最后是想要个法国热吻还是美国狼吻?”老王二话不说,双手揽住沐晚晴腰身,狠狠地给了她个非礼勿视的老虎吻。

  回到家的老王身心轻松。在破烂洗手间洗澡后,他感觉自己应该换个住的地方。在豪华房间住习惯后,老王觉得这样的地方实在不是人待的。毛巾还是那条当初苏菲菲用过的。他直没舍得扔掉,拿过来嗅了嗅,叹息声:“人走了,连香味都不存在了。可悲可叹。”

  出了洗手间,老王忽然之间想上网。自诩老网虫的老王这么久没上网,他的确有些空虚了。于是打开电脑拨号上网。先是登陆,而后拜访遍校园论坛,发现论坛在放假期间几乎没什么新闻的情况下,这才转攻,在线很多,但基本上都是不能调戏的女孩。苏菲菲与柳如烟应该回家了。连电话也不打个,可能是如胶似漆,不可自拔。老王觉得不应该去打搅她们。让她们享受短暂的私人空间吧。

  可事实上,无心睡眠的老王发现上真是个可以聊天的美女都没有。怎么办?

  老王脑子灵光闪现,猛然想到刘大为当初告诉自己,若是寂寞难耐的话,可以在上搜索网名,喜欢什么类型的,那你就搜索什么类型。当然,能否找到可以聊天的美女亦或恐龙,就看你的功力够不够深厚了。

  心念至此,老王粗糙的手指敲打键盘,轻而易举地在搜索栏打上四个硕大的字体:寂寞!

  轻而易举地搜索出无可限量的,他老眼发红,心道:“这么多寂寞等着王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