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3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官人我的宠幸,老天当真待我不薄。”

  申请加对方好友,无奈没有个回应,老王摸着下巴,嘀咕声:“莫非深更半夜的你们不寂寞?可是老子寂寞啊,美女们,给个面子,加个吧。”

  老王无懈可击地继续搜索寂寞的,他大概加了三十多个,终于有两个回应他了。而且,对方接受他的邀请,立马回了句话:“你找我干嘛?”

  “你就是寂寞?”老王兴奋地手指颤抖不已,妈的,刘大为不狼好兄弟,给了老子这么个美妙的手段。

  “是的。有事么?”

  “当然有事了。我是上帝安排来安慰你的寂寞少男。现在时间指在临晨点,你可寂寞?”

  老王心道:“还好老子是教语文的,说话虽然不会文绉绉,但颇有文采,若对方同意安慰,那定是个懂得欣赏我这样男人的美女,如果不然,你想和我视屏我还不愿意了。”

  “寂寞少男?抱歉,我在看片,不需要你安慰。”

  对方回应这句话后,直接下线不再鸟老王了。

  “我操!”

  老王揉了揉鼻子,莫非老子连片都抵不过?实在是令我伤心欲绝,另外个同意自己加为好友的寂寞却是没回应老王,老王见她在线。怀着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心挑逗对方。

  “美女,夜深了,为何还不入睡?”

  闷騒无比的老王决定以温柔的手段玩弄对方,若是这样还不成功。那只能说明自己功力还不够深厚了。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第七百七十五章聊天,请搜索“寂寞少妇”

  “有戏!”

  老王心花怒放,眼角抽搐,手指在键盘上跳舞,飞快敲打出番话语。

  “无心睡眠,何不找点事儿来做。鄙人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琴棋书画略有涉猎。听说弹唱无不登峰造极,对于猛兽派油画人体艺术国产行为艺术片美日本无不精,是否合美女心意?”

  老王牛皮吹上天,内心紧张不言而喻,迫不及待希望得到对方中肯,而后狂蜂浪卷侵袭而上,举让对方隔着无尽的网络脱衣表演。

  “是么?咯咯,你会这么多本领,不如我们畅谈番日本如何?”

  老王相信这就是赤裸裸的挑逗,不知道对方是否真是美女,若是美女的话,老王定会和她通宵裸聊,心痒难耐之下,他百度下,找出大面的日本女郎名称,心想,这样我绝对是高手级别的人物了。

  超出个自认为比较欣赏的苍井空,老王色迷迷地敲打着键盘:“美女,你比较喜欢那些女星,我独爱苍井空,人称童颜巨r,你的胸部有没有人家这么迷人啊?”

  “哈,你猜中了。其实我的胸部么虽然没她这么大,但比她坚挺很多哦。尤其是”

  对方仿佛是要刻意挑逗老王般,故意将最后句话不说出来。老王见状,当下大骂对方无耻下流卑鄙下作。这三更半夜的挑逗人不是要人命啊。

  他连忙敲打键盘道:“尤其什么?”

  “尤其咯咯,人家不告诉你啦。”

  倒塌

  老王越发心痒难耐,也下定决心以后坚决不搞这玩意。妈的,第次三更半夜找刺激,居然来个挑逗老子的。虽然过瘾,但以老子的人品的坚挺程度。随便招招手,排美女躺在床上等待王大官人我的宠幸,断然不会出现这种状况。

  “好妹妹,告诉哥哥我吧。”

  老王控制着手指的抽搐,打出句若是让苏菲菲她们看见,绝对能把他生吞的话语。心道:“罢了,反正已经堕落,继续堕落吧。既然无法成为光明天使,那老子就做个堕落黑暗天使吧。”

  “真的想听啊?”寂寞发出个红唇的图像,老王看得目瞪口呆。妈的,老子和你聊,你还真得瑟上来了?

  “当然了,好妹妹,告诉哥哥吧。”

  “恩啊,那我告诉你吧,其实我要告诉你的就是人家是也很丰满哦。”

  操你妈的!

  老王有了砸电脑的冲动。屁股丰满的老子没见过?搞的好像是个宝样。妈的,苏菲菲啊,柳如烟啊,红姐啊,小雪啊。谁的小屁股不是丰韵得老子喷血?人家怎么就没得瑟过?

  狈日的。不是个好东西!

  老王点燃支香烟,无比叹息地敲打出行字幕。

  “小妹妹,不如和哥哥开视频吧,我们来晚点刺激的。”老王邪恶之情溢于言表,心想,若是让我看见你的样子是个丑鬼的话,老子的电脑报废也得发泄下心中的怒火。

  “开视屏?不太好吧,人家和你才第次聊天呢。要不然,我给你看几张照片吧?”

  “看照片?也成。”

  老王摸着下巴,先瞧瞧你是个什么德行,如果超过三十岁,老子脚踹死你。二十岁左右我考虑下,十六岁以上我着重培养,至于十六岁下嘛我得利用战略性眼光来参考了。

  不消会儿,连续发过几张喷血的‘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风騒图片,

  “妈的,还真是个大美女啊?不过胸部好像不够坚挺。不是说很坚挺的么?屁股嘛。还不错,应该很有手感的。”老王嘀咕几声,继续敲打着,“美女,能不能来点全裸的啊?这么看也不是个办法,哥哥我想深入了解你。”

  “行啊。不过你也得给我看你的照片哦。”

  我的照片?

  老王赶紧冲进卧室,对这镜子看了眼。泪流满面地走出来,老子现在这副德行,别说给你照片,上街都怕被别人牵进精神病院。为了我接下来无止尽的幸福。还是不给你看了。

  “老实说哥哥人呢,其实蛮帅气的。但绝对不是小白脸,我是成熟男人。但现在你连裸照都不给我看,居然想看我的照片,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哈哈,好吧,我先给你看我的裸照,我看了之后,你也要给我看哦。给我看的话我考虑下和你开视屏哦。”

  “真的啊”老王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妈的,老子随便找张段虎他们的照片就能糊弄过关。这太简单了。

  “恩啊。”

  “来吧。”老王心中狠狠鄙视对方,妈的,少给老子恶心。

  丙然,不到十秒钟,接二连三出现几张赤裸火热的图片,老王看得血脉喷张,敲打键盘道:“好,我也履行诺言,给你看几张照片。”

  老王找了几张段虎最拉风的照片发过去,对方马上露出个流口水的表情。

  “好帅哦。帅哥,不如我们先来语聊吧?”

  “好的。”

  老王豁出去了,今天不让你开视屏,老子从今往后绝迹网络界。

  语音接通,对面果然个成熟妩媚的声音传来,根据老王耳测标准,年龄应该在二十五到五十二之间。

  “帅哥,你觉得妹妹长的怎么样啊?”

  “恩,很不错,美女,来开视屏吧,哥哥贼想看你了。”老王故作猪头语音。

  “不行啦,哥哥你现在有反应没啊?”

  “啊,反应,什么反应?”老王愣,旋即反应过来。“恩,有了,看见妹妹那绝世容颜,完美的身材,没反应还是不是男孩?”

  老王是男人,所以没反应也没问题。

  “咯咯,那你想看妹妹赤裸着身体和你聊天么?”

  贝魂啊,那声音听得老王还真热血了,没享受过这种刺激的老王心中无限澎湃,嘀咕道:“想啊,来吧,妹妹,我们开视屏聊天。”

  “那帅哥你有银行卡么?”

  “有啊。我卡里也就还千八百万。怎么了?”

  “我的银行卡是。先给我的银行卡打千块,我再给你看,不打我就把你拉黑。”

  老王顿时脸庞僵硬,唇角猛地抽:“你这个丑鬼,想让老子给你千块,别做梦了,滚蛋!”

  第七百七十六章郭颖,个平凡的女人。

  这觉睡到大天亮,老王才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挣扎着抬起双粗糙大手,“如果你和女人的手样光滑老子也不用浴火焚身,无心睡眠了。”

  洗漱完毕,老王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出来,躺在沙发上看时间竟是中午点了。他心痛无比,感叹时间快如闪电,不经意间,已悄然流逝。

  翻箱倒柜番,老王从冰箱找出块面包,囫囵吞枣干掉后,穿好衣衫打算出来,房门却被人打开,个靓丽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啊,王枫你回来了?”

  冰颖脸诧异惊喜愕然地看着王枫,美眸竟微微泛红。

  “呃,回来了,你去哪里了?”

  不是说搬过来住了么?怎么我昨晚回来的时候她不在?我靠,难怪昨晚睡觉的时候床上股淡淡的女人香。当时还在想老子的床怎么忽然变得干净柔软了。原来是女人作怪。

  “我春节回家了,前几天才回来,本是想和你道别的。不过你却不在家,电话也不通。”

  冰颖将购买的物品全都放好后,俏脸上微微出,看向王枫说道:“你刚起床吧?我给你做午饭。”

  “好的。”

  老王颇为尴尬,红花会的事情让他消沉了许久,将周边的事物全都忘得干二净,就连郭颖在自己家住的女人,他也忘记。不禁感叹人老色衰,记忆大不如从前了。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午餐,红花会那几天的黑暗与血腥令他有些作呕,目前的生活十分愉快,学生们渐渐走入正轨,而自己也可以安心当教师。切的切都是那样的安详宁静。但他明白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夏雪宜暂时没出现不代表她永远都不出现。相信用不了多久,她便会出现,而她的出现,恐怕又将会令自己的生活凌乱不堪。个大家族,个相比红花会并不逊色的京华市家族。个在华夏名族悠悠流传数百年,乃至于上千年的大家族。在京华市,它拥有交错复杂品流复杂的关系网,也存在数不尽的定时炸弹与争权夺利。

  这恐怕又是场令人头疼欲绝的战斗吧?

  对于红花会,王枫多少了解些。并非盲目性的战斗,且他拥有的实力在红花会不会比任何人差,但现在,对于那个夏氏家族,他唯了解的便是夏氏家族乃京华市第家族,而且家族势力遍布京城,黑道,白道,上至行政机关,无数的权力巅峰都与夏家脱不开关系。

  自己对夏家了解的仅此而已。夏雪宜让自己帮忙,能帮什么呢?

  老王第次感觉前途片渺茫。

  可他毕竟是个乐观的人。想不到的事情他干脆不去想,至少暂时夏雪宜没找自己,不是么?

  “王枫,在想什么啊?”

  冰颖轻轻坐在他的身侧,从柔软的身躯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令老王精神为之振,嬉皮笑脸道:“没什么,走,去吃饭吧。”

  两人坐在餐桌上,相对而视,老王上午没吃东西,早已饥肠辘辘,吃起来毫无模样,汤汁飞溅,嘴里叽里呱啦声嫌隈心难耐,郭颖却温柔地看着王枫,自己时不时地吃小口,却将老王吃饭的模样当成种享受。

  “你怎么不吃?”

  老王抬起头,发现郭颖紧紧地看着自己。好像看自己吃饭就能喂饱肚子样。

  “在吃啊。你多吃点。不够我再去做。”郭颖边给老王夹菜,眼中却满是温柔,老王尴尬点头,吃完后,将碗筷放下,冲郭颖笑道:“再过几天你还是去红姐那上班吧。”

  “啊,我都已经辞职了,不太好再回去吧。”郭颖轻轻笑,说道:“没关系的了。我虽然文凭不算太高,但做事能力还是不错的。随便在哪里都能找到工作。”

  老王知道她是因为自己才不去红姐那工作。不禁心中愧疚,眼珠子转,笑道:“要不然这样吧,我有个朋友是开服装店的。你过去帮忙如何?反正你的工作能力强,我朋友也正好想找个有能力的帮手。”

  “是么?什么服装店的啊?”郭颖微笑问道。

  “内衣的”老王老脸通红。好像创世纪就是做内衣生意的,而且还做的是全华新市最大的。这让老王想到了陈侍者,这么长时间没与陈侍者见面。不知道她现在怎样。应该也很忙碌吧。陈冲成为第人,她肯定也有许多工作要忙碌。哎,这次去打搅人家也不知道合不合适。

  “啊”

  冰颖的脸颊也通红片,与王枫孤男寡女,虽然曾发生过些暧昧关系。但终究不是在神志清醒的情况下,现在让他们再做那种事情,实属不可能。此刻提到这个敏感话题,郭颖心乱如麻,抬起头,呢喃道:“好,我去帮忙。”

  与郭颖聊了聊家常,郭颖述说番家中情况,父母切安好,不过自己年纪也不小了。父母却直逼迫自己带男朋友回家,郭颖说到这儿。不禁看了眼王枫,老王却是忐忑不安,不知怎么接话,最后郭颖温柔地揭下,老王借故去找那个朋友谈谈便离开了。

  心中有些郁闷,自己与过瘾发生那种关系。又与她同居,若是在外人看来,她自然就是自己的女朋友了。可事实上,老王除了第个承认的沐晚晴。她与任何女人在起都不会有愧疚自责的感觉。实在因为他对于感情方面神经大条。向都是风流猥琐。能拖便拖。小雪她们了解老王为人。而苏菲菲她们老王向都是宠溺居多,虽然时而发生些暧昧糊涂事情。也只能说老王对于宠爱于鬼混还没划分界限,不明白其中含义。

  只有面对过瘾,他才能感觉这是个现实中的女人。她不是那种随便,也不是那种有多大担待,个经不起伤害。经不起痛苦的女人。

  自己要如何面对她呢?

  苦思冥想的老王微微摇头,刚想去打的去陈侍者家,忽然辆黑色轿车从旁开过,停留在身后的家豪华酒店旁。流畅的线条与豪华的装置,看就是顶级跑车,可从里面出来的人却令老王大跌眼镜。

  “她怎么会和那种男人在起?”

  老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却发现那个美女的手挽着男人的胳膊,男子尽避帅气无比,可根据老王所知,他不但是个花心大罗卜,更是个猥琐的不像话的变态狂。当初娱乐报经常提到他虐待女朋友,不少女朋友都是被他的变态行径吓得退避三舍。

  “慕容小姐,我们先去吃法国大餐,然后乘船出海游玩好么?”

  第七百七十七章我不认识他第七百七十八章老王很心痛

  “好的,先去吃饭吧,我心情不太好,想喝酒。”

  美女微微点头,英俊帅男挽着慕容水月的玉臂走入酒店,当老王看清楚对方是谁之后,他的心中久久无法平静。就这样完了么?若不是这样,自己还能如何?

  他无可奈何,从口袋掏出支红河香烟,咬在嘴角慢悠悠地走进去。脸平静,全身上下的衣装实在不敢恭维。两名大门服务人员见老王进来嘴里还咬着根香烟,眉头微微皱了皱。却也不敢上前制止,虽然这儿是高级酒楼,尽避比不上秦淮楼,但在华新市也是数数二的了。

  若是老王是个超级豪门怎么办?人家喜欢穿的破烂出来体验生活不行啊?

  独自走进去,大厅四处都有人在吃饭,窃窃私语,气氛上佳。眼看中慕容水月与那名富豪公子坐在比较僻静的地方坐落。

  慕容水月在华新市知名度极高,可能进入这儿的人都是身份显贵之辈,有几个人会像那些小孩子样追星呢?顶多也就是好奇看两眼罢了。

  王枫随便拉开把椅子在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懒洋洋坐下叫了杯白开水,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他很矛盾,不知道该如何。那个花花公子并不是个好东西,可能也只是窥视慕容水月美貌才会与她在起。等上了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若是以前的老王,他应该会扑过去踹那个花花公子几脚。可现在他不敢。

  慕容水月的爸爸是自己间接害死的。尽避他的确该死,但终究是慕容水月的爸爸,这种事情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让他放心离开也是万万做不到的。天知道这个时候走,那个花花公子会不会将慕容水月灌醉直接上楼开房。

  若是那样,他玩死难辞其咎。

  偌大的客厅乃是公共场所,老王吸烟吸引前厅经理关注,那名经理也没见老王只点杯白开水而对他抱有轻视态度,很是温和地走过来,微笑道:“先生,旁边有吸烟区,这儿不能吸烟。”

  从进来不少人便打量关注起王枫,他的外表与这儿的环境实在不符合,而那粗俗的动作,粗糙的表情更是让人恶心。

  “哦,不能抽烟啊。”

  老王邪恶笑,从桌子上取出支笔,然后在个牌子上刷刷写上三个字:“吸烟区”

  那名大厅经理当场瞠目,无可思议地看着老王的动作,明白他就算不是捣乱,也是个胡搅蛮缠的主。不禁冷冷道:“先生,希望您别捣乱影响其他客人。”

  “捣乱嘛我的最爱。大不了等你报警,警署来人了,我再把香烟灭掉,这样总没问题了吧?”

  老王心中烦躁,想找点事情缓解下心情。对待感情缺根筋的老王不敢上前与慕容水月交流。对于她爸爸的死,老王处理的没问题。但对于慕容水月自己就是千古罪人了。如果是平时,老王应该会抄起板凳砸过去,单手搂住慕容水月的腰身,对那个在地上呻吟的男子彪悍道:“你不应该和她吃饭。”

  可事实上,他现在没这个胆量。只能与经理胡扯蛋。

  “你”

  饶是经理功力再身后,也难以抵挡老王的嚣张跋扈。尤其是那副满不在乎,优哉游哉的表情。经理觉得这个人应该脑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