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正常。

  “好了,别影响我欣赏美女,该干嘛干嘛去。”老王摆摆手,装逼地说道。

  “先生,请您放尊重点,这儿不是撒野的地方,若需要抽烟,可以去吸烟区。这儿不允许吸烟。”经理脸色立马冷了下来,周边顿时围来四名保安,老王却依然平静吸烟,浑然不将四周发生的事情放在眼中。

  “做什么?”

  在远处,个清朗的声音响起。名帅气的西装男子面露不满走过来。老王眼看清楚就是与慕容水月吃饭的花花公子。他心中略显尴尬,不知道慕容水月发现自己没有。

  不过他自己却不知道,这样做,不正是为了吸引慕容水月的目光么?不论如何,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唐少爷,这家伙在这儿吸烟,我让他去吸烟区他也不去。”

  经理恭敬地解释,那个唐少爷点头,转身对看了眼王枫,淡淡道:“这位先生,请你离开这儿,我们嘉庆酒店不欢迎素质低的客人。”

  很显然,这家伙不是这家酒店的股东便是这家股东的后代。若不然岂会这么嚣张。

  “酒店难道不是给人消费的么?你不用这么霸道吧。”老王不温不火地说道。

  “先生,请出去!”

  唐少爷似乎不想与老王再做任何解释,冷冷地道了句,四周的保安已经要动手了。

  “等下!”

  身后传来个好听悦耳的声音,王枫听到这个声音心下猛地跳,微微抬起头,只见慕容水月步步朝这边走来,他心中紧张得无法描述,连方才那嚣张无耻的气焰此刻都偃旗息鼓,如同做错事情的小孩样坐在椅子上动不动。

  “慕容小姐,怎么了?你认识他吗?”唐少爷温柔备至地问道。

  “不,我不认识他,只是觉得这里太吵了,我们换个地方吧。”

  王枫原本尴尬不敢抬头的脸庞顿时僵硬,脑袋半天无法抬起来,手中香烟也任由燃烧。而那个唐少爷自然听从美人意见,冷冷看眼王枫,对旁经理道:“这件事情交给你处理。”说罢转身牵着慕容水月的手臂离开,而旁不少人均觉得这对人实在是太般配,男的俊朗,女的美丽大方。透着大家闺秀的气质。

  两人竟再也没多看王枫眼,径直走了出去。

  王枫却仿若被抽调灵魂,脸落寞瘫坐在椅子上。将剩下的香烟口吸尽,吐出口浓烈的烟雾。

  “先生,请离开。”

  王枫抬起头,阴冷的眼神扫了眼那名经理,毫无生气地道:“别惹我。”

  经理顿时冒火,愤慨道:“先生,再不出去我们要动武了。”

  开玩笑,这种地方岂是般人能乱来的?若连最基本顾客安全保障都没有。谁还敢来这儿消费。身后数名保安拥而上,将老王围住,恶狠狠地看着老王。若老王是普通人,见到这种阵仗恐怕早吓得双腿发软。可他若是普通人,也不会在这儿捣乱。

  猛地抄起水杯砸在名男子脑袋上,鲜血与水渍飞溅而出,刚走到大厅口的慕容水月与唐少爷也听到这个声音,好奇扭过头,只见老王玻璃杯砸在那名保安脑袋上,脚将他踹飞而去。另外几名保安却拥而上,形同猛虎扑美女。

  “你”

  慕容水月粉脸微变,身躯微微朝前,迷茫的美眸中抹过丝无奈叹息,缓缓对旁的唐少爷道:“我们走吧。”

  两人走,王枫更加大发雷霆,脚踹开扑来的名保安,抄起椅子飞快砸出去。四名保安不到三十秒,尽数被老王击倒在地,身躯仿若虾米般蜷缩。

  “他妈的,什么人敢对枫哥动手!!”

  大厅外猛地冲进百多名西装男子,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肃杀之色,为首名西装男子恭敬地朝王枫点了点头:“枫哥,什么事情??”

  “哦,没什么,大堂经理以为我喝水不给钱,刚想把我敢出去。还好我身手敏捷,要不然就被他们把脑袋打开花了。”

  王枫胡搅蛮缠,满嘴大话,旁边的客人也均是无奈之极,不过畏惧老王势力,倒也不敢多说半句废话。

  “他妈的!!”

  西装男子点没有斯文,单手挥,身后百多名西装男子顿时动手。

  “把酒店给砸了!!”

  老王重新从口袋掏出支香烟点燃,独自个人懒洋洋地走了出去。

  顾客们纷纷抱头鼠窜,他们想不到看起来完全就是个流氓地痞的王枫竟有这么强悍的势力。这间酒楼的后台可不简单,他这样砸了酒店,岂不是惹了大麻烦??

  唐少爷此刻正春风得意地开车,他万万没想到,为了慕容水月,得罪了个全华新市都不敢惹的暴徒。而他那间再过年,就会从他老爸过继到他手上的产业在不到个钟头的时间,彻底泡汤了。

  豪华汽车里音乐舒缓,抹暧昧与温馨渐渐散开。慕容水月眉头微蹙,心中思绪万千。唐少爷微微转头,温柔道:“慕容小姐。你的心情好像很不好。不如我带你去游海吧。”

  “不要了,你送我回家吧。”慕容水月轻轻叹息声,玉脸浮现丝疲惫与劳累。

  唐少爷心中略显失落,但想慕容水月这样的极品美女想泡上自然不是简单的事情。多少豪门甲胄想亲芳泽都被打回原形。自己能用香车载美人实属不易。切忌不得操之过急,若是到手的鸭子飞了。那岂不是亏血本。

  老老实实送心事重重的慕容水月回家,他心中暗自想着,慕容家族资产不少,若是真能娶她做老婆,以后自己家族的势力将会翻倍增长,而且还是如此个大美人,真是举两得。至于结婚后,得到了财产,若是不希望她了。可以将她打入冷宫。有钱能使鬼推磨,难道我唐大少爷连个女人还没办法摆平?

  走进房间,慕容水月直接送客,她连秒都不愿再看见这个花花公子。心中酸楚无法宣泄,关上客厅大门,泪水再也忍不住滚落而出。

  方才我说不认识他的时候,他很难受么??可为什么知道我爸爸会死不提醒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我恨你

  扑在沙发上。偌大的别墅除了保安佣人,连个陪她说话的人都没有。华姐已经离开华新市,慕容水月早推掉近期所有工作,天到晚都在家里休息。

  清冷的别墅里充满了王枫的回忆。客厅厨房卧室

  从第次见到王枫与他势不两立到后来心意系在他的身上,而他对自己也做出了许多人无法做到的事情。可如今自己连见面,都不愿说认识他,连他被人打,也不出来帮忙王枫会怪自己么??

  心碎欲绝地她只想大哭场,面对空旷的别墅。她的心也点点冰凉。爸爸再不好,终究是自己的亲生爸爸,爸爸死了。这个世界上唯的亲人没有了。永远都只有孤苦伶仃个人

  “不论什么事情,只要你说出来,我都会帮你。”

  脑海里回荡起王枫这番霸道柔情的话语,慕容水月小手儿抓着沙发不肯松开。

  “王枫你说,我们还能在起么??”

  迷离的眼神无法回神,慕容水月再次陷入了痛苦的深思

  六神无主地在大街上闲逛,老王的心情沉重无比,他万万没想到慕容水月竟会当着那个男人的面说不认识自己。

  呵真的不愿认识自己了么??

  也难怪。间接害死她爸爸。若是王枫肯去解释,可能慕容水月会好受许多。但他绝对没这个必要。不论慕容水月的爸爸当初想做什么。事实上,自己都间接害死了他。在女儿的面前,你永远无法解释害死他爸爸的原因。这只会越描越黑。越描越让女儿伤心难过。对你恨之入骨。

  “王枫,你会照顾我辈子的么??”

  忽然之间,王枫回想起那晚,慕容水月害怕无比的给自己打电话,说她好害怕,王枫不顾切地去找他,两人在大桥上,寒风凌厉,将她搂入怀中,用宽厚的胸膛给她温暖。

  照顾辈子??

  还可以么?

  在这刻,他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他好像找寻到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强烈,越来越强烈。小雪未曾给他这样的感觉。红姐沐晚晴,她们都未给过这样种感觉。

  种难以割舍的心痛。

  是因为他身边所有女人,都从未尝试过离弃他,抛弃他

  现在,他品尝到了这样的味道,心痛,很心痛。

  “如果我努力,她还会回到我身边么??”

  站在马路上,嘴角叼着支燃烧半的香烟,抬起头眺望远处高大的建筑物,川流不息的车辆从他身边经过,老王的心中第次无法忍受她习惯的女人离开他

  第七百七十九章

  王枫顺手抚摩而下,在那片嫩肉上轻轻揉了会,询问道:“还疼么?”

  “”他微微抬起头,看向脸柔弱楚楚的陈侍者,竟连句话都不回应自己。那双美眸中充满无尽柔情蜜意,仿若能流出水来样。

  “你怎么了?”王枫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

  陈侍者玉脸上抹过丝落寞,轻轻挪开腰肢,走到窗前拉,将窗帘拉开丝缝隙,眺望远方,轻轻吐出缕芬芳,忽地,陈侍者美眸中亮,抹光华从逃邙降,她身躯轻轻颤,呢喃道:“是流星”

  她微微闭上美眸,双玉手放在下颚,唇角微微开启,玉脸上浮现认真与虔诚。

  待得她祈祷完毕,王枫望向陈侍者落寞寂寥的背影,心中有些发疼,良久,他轻轻走到陈侍者身后,她仿佛在沉思,在思索着什么。王枫竟不敢打搅她。

  稀薄落寞的背影,绝世芳华有着许多心事,她的生活并不快乐。相反,还很孤苦寂寞。

  “在想什么?”

  王枫忍不住问道。

  “没没什么。”陈侍者的语气有些哽咽,双肩轻轻颤抖。

  “你怎么了”

  王枫怜惜之情大涨,单手轻轻揽住她的腰肢,让她靠在怀中,温柔的声音响起:“有什么心事可以对我说。”

  “人家说对着流星许愿,愿望定会实现,你相信么?”陈侍者娇躯转过头,头轻轻靠在王枫肩膀,美眸微瞌,卷长睫毛颤抖不已。

  “相信”

  嗅着从陈侍者身上散发出来的充满梦幻的体香,王枫道:“辛苦了二十多年,老天不会再与你为难了。”

  “真的?”陈侍者抬起头,竟是泪流满面,柔唇微微开启,磁性软弱的声音响起。“我的心愿能实现么?真的能实现?”

  “定会实现的。”王枫将她紧紧揽入怀中,可怜儿,高贵美丽的陈侍者,在华新市拥有极高地位的陈侍者,有几个人了解她的痛苦与寂寞呢?为了个男人苦等二十多年,不过南柯梦,搂着令人怜惜的陈侍者,王枫的心也充满说不出的苦楚。

  “枫你会照顾我嘛?”直勾勾地看着王枫,美眸中充满期待与渴望,个寂寞了二十多年的女人。当她真正发现自己爱上个人后,她会不顾切去追求,去获得。可这个寂寞的美丽女人,她并没如此做。她直与对方保持定距离。她害怕会影嫌谠方生活。她害怕对方会看不起她。嫌弃她。

  此刻她耐住内心恐慌,犹豫许久后问出来。

  王枫深深看着陈侍者,他的脑海中回味与陈侍者相处的点点滴滴,她除了拥有陈侍者这样个身份,拥有创世纪总裁的身份,同样,她也是个普通人。个受过伤的苦命女人。浮华与光鲜无法减弱她孤苦的寂寞。

  时而会表露出个天真女孩的心思,时而,她是高高在上的陈侍者,充当着两个面的女人。她有多么辛苦?

  “会我会照顾你,不论任何时候,只要你有困难,我都会在你身边。”王枫坚毅地说道。在经历慕容水月那件事情后,他似乎想通了些微妙的事情。若不把握现在,以后或许会后悔莫及。是的,后悔莫及。

  迷迷茫茫生活这么久,他明白自己弱点了。在感情方面太大条。他本不是个犹犹豫豫的人,面对敌人,他残忍血腥。对面他能解决的事情,他绝对不会犹豫。哪怕慕容水月的爸爸,当他觉得,慕容水月的爸爸已经没有存在价值,存在只会伤害慕容水月后,他义无反顾,间接杀死他。尽避他知道慕容水月知道后可能会永远恨自己,但他几乎没有犹豫过。

  可是面对感情,他连犹豫都不懂。他完全不能明白感情究竟是怎样回事。对面感情,面对男女之情。面对群愿意跟随他的女人,他只知道胡乱调戏,不务正业。从未给过身边这些女人哪怕是个口头上的答案。

  靶情是什么呢?

  面对她们,除了那种快乐开心的感觉。还有份照顾她们的责任。

  恋爱可以是开心快乐的,与爱的人,喜欢的人在起,这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喜欢,爱,不代表要在起,可定要说出来。若是连承诺,说都无法说出口。真的会后悔辈子。

  恋爱。不是婚姻。恋爱是种幸福,婚姻是种责任。结婚,并非定要与自己喜欢的人,只不过是选择某种方式来生活,种责任性的生活。而恋爱,定会是与自己喜欢的人。这便是婚姻与恋爱最大的差别。

  哪怕以后永远无法在起,但至少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意,不是么?

  垂下头,凝视陈侍者那双布满泪花的美眸,王枫轻轻道:“我无法承诺照顾你辈子,但我心中,会记住你辈子,不离不弃。”

  “枫!”

  足够了。能得到心爱的男人这样的承诺。她心满意足了。谁说喜欢个人就定要在起?谁说喜欢个人就要天天厮守?爱情,最经不起的就是日日夜夜在起,爱,是会厌烦的。

  但在心中记住个人,却是辈子的。

  这刻,陈侍者仿佛包围在幸福的海洋,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枫,你知道么这二十多年,今晚我才真正的开心过。”

  听着她如此悲怆楚楚的言语,王枫心中痛,“以后你会每逃诩开心。不论我在你身边,不在你身边”

  两人深深搂在起,再也没有人能将他们分开。

  别墅对面的高楼,陈玉娇所在的房间,她满脸欣慰与落寞的看着对面的阿姨与王枫,唇角微微呢喃:“王枫,好好照顾我阿姨,阿姨是个苦命的女人。这个世界上,你是唯能给她幸福的人,别让我恨你好么?”

  泪水肆无忌惮地滚落下来,她不明白为何要落泪,她只知道,内心深处。除了丝为阿姨开心,更多的却是痛楚。

  第七百八十章五百次擦肩,换回白头偕老

  在个女人面前无地自容,却在另外个女人面前得到足够的温馨,王枫不知道这算是老天待自己不薄,还是这个世界的变化莫测。凝视陈侍者熟睡的甜美模样,他点燃支香烟吸口,呢喃道:“佛说前生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次擦肩,那,前生五百次擦肩,可否换来今生白头偕老呢?”

  退出房门,好几天没休息的陈侍者鼻息细弱,仿若梦中看见现实中无法看见的美景般,唇角竟浮现抹笑意。

  必上灯,王枫转身离去,刚下楼欲出客厅,身后个熟悉声音响起。

  “王老师”

  是她?王枫转过头,故作微笑道:“陈小姐,找我有事么?”

  你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找你定要有事?当朋友聊聊也不可以么?

  “没没事。”陈玉娇轻轻颤,后退两步转身离开。

  轻轻叹,王枫扔掉烟蒂步出别墅。

  他的心头很乱,脑子片迷茫,在忽然想通些事情后,他又陷入另个困惑。这么多女人,你能对谁付出真心?你能对谁负起责任?你只是个人,你不是神,更不是情圣。

  漫步清冷寂寥的黑夜之中,王枫的思绪混乱不堪,他从未想过身边会下汇聚如此多的女人。这是他曾经从没想过,也不曾幻想过的。乌黑头发被风吹得稀烂,他故作闷騒撩拨下头发,遥望朗月星辰,“如果华新市法律允许夫多妻,那我岂不是没任何烦恼了?”

  哪怕是安慰,他也不觉得这句话对自己有多少作用。这已不是种形式的问题。恋爱,她不是结婚,不是种生活形式。她需要的是温暖与爱意。身边那些许女人,他不知道用怎样的方式才能妥善处理。又或者说,初期的胡搅蛮缠让他惹了这么多极品女人,到现在他略显明白后,他终于知道,女人对不但是种责任,也是种劳累。

  王枫觉得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令人难以捉摸,匪夷所思,郁郁不乐的问题。

  嗖嗖

  轮胎摩擦地面的声响在夜空响彻,漫步街道的老王微微回神,打断胡思乱想,看着前方出现的黑色轿车,他心中多少有些不快。谁他妈没长眼打搅老子沉思。

  从车内,名西装男子缓缓走出,天空有些雾水,他刚下车,名男人便在他的身后大伞。

  好大的架子,根据老王目测,这家伙应该有洁癖,而且还是超级恶心的帅哥,果然不出老王所料,那名男子的手中竟还握着块洁白的丝巾,若非老王此刻心情极度压抑,他应该会忍不住冲上去暴打那个阳痿顿。

  “你就是王枫把?”

  娘娘腔的声音刺得老王全身起了身鸡皮疙瘩,眉头微皱道:“你是阳痿吧?”

  “混账!”

  那名男子白皙的脸庞顿时涨红片,对旁的男子道:“这个家伙居然敢侮辱我,给我好好教训他顿。”

  “这个”

  身边的下属个都没敢动,老王却是苦笑不跌。你他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