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我会帮你的。”老王略有所悟地说道。

  “枫哥哥!”

  小雪坐在他的大腿上,将他的头抬起头,目光坚定,“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喜欢的男人是你,这辈子我只跟着你。红姐也是,我们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不论你以后去做什么,我们都会在你身边。”

  老王微微愣,旋即搂着她的娇躯,“小雪你有没有觉得我对你们很不好?”

  “为什么这么问?”心思细微的小雪发现王枫的不同了。他仿佛有很多心思,或许从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依然是放荡猥琐,可内心深处。或者说不经意碰触到他的伤痛后,他会表露出另外面。

  “我是说你有没有觉得,我不是个好男人。”王枫字字地问道。

  “在不同人的眼中,你也是不同的。比如,你是个好老师,你是个好的兄弟。在我和红姐眼中,你也是个好男人。在绝非每个女人,都会觉得你是个好男人。”

  小雪详细地解释着王枫的疑问。

  “你的意思是说面对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态度?”王枫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这样的自己,还是真的自己?

  “是的。枫哥哥,能告诉小雪发生什么事情了么?”小雪关切地抱住王枫脑袋,脸心疼地问道。枫哥哥向都是开朗恶搞的,忽然变得多愁伤感,她下子有些适应不过来。

  “没什么,只是有点感触罢了。”王枫苦笑声,接着道:“可若真像你这样说的,我岂非不是真的自己了?面对不同的人,做出不同态度。我这样活着为什么?应承别人?”

  “所以你不用变,变了,那就不是你。”小雪越发心疼,王枫好像受到什么刺激,对自己产生了疑问。

  “是么?可不变,会伤害很多人,明白么?有时候,我也觉得我不用变,可到头来想想,若是我不变,很多人都会被我伤害。哪怕我由始至终都没这样想。”

  王枫情不自禁地点燃支香烟,深深吸了口。

  “枫哥哥别想这样了。总之你在我心中,是最好的男人。”

  “小傻瓜,我只是有点感慨,你枫哥哥我是这么容易被打败的啊?”老王轻笑声,将烟头捻灭,深邃的眼眸渐渐将丝迷茫隐匿,笑嘻嘻问道:“小雪,刚才你说要去偷个男人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如果内裤,哥哥我这儿有。而且还是传家内裤,定比他的好。”

  “哼,谁要你的内裤,也不知道多久没换了。我是偷那个男人的其他东西。件很重要的东西。”小雪神秘兮兮,美眸中跳动着灵动的光彩。

  老王抓了抓裤裆,严肃问道:“先告诉我,告诉我了我们起去偷,有我这个高材生在场,相信事半功倍。”

  “你刚才不是说你是有为青年,人民教师,不做这种事情的么?”小雪笑嘻嘻地问道。

  老王帘瞪眼过来,“人不能活在自卑和束缚中,为了小雪妹妹,哥哥我上道上,下油锅,入厨房,上厅堂,只要你说的出,我就做得到。尤其是让我帮你按摩,洗内衣之类的,我定会完成的漂漂亮亮。”

  第七百八十五章小贝的弟弟

  “那你介不介意给我换卫生巾?”

  老王顿时崩溃,将头靠在座位上,嘀咕道:“算了,我对血敏感。”

  “老实说吧,其实我是想去偷件对我的将来非常有用的东西。”小雪脸严肃地说。

  “如果你再拖拖拉拉不说究竟什么事情。我定会脚把你踹下车。”老王嘴角抽搐道。

  “好吧好吧,我实话告诉你,其实我那次看见个男人,他的样子很像个人。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那个人像小贝!”

  老王脸色猛地变,眼神变得朦胧道:“你说的是真的?像小贝?难道你不知道他已经死了?”

  “我就是知道啊可是,我看的很清楚啊他真的好像是小贝。所以我才找你去看下究竟是不是他的。”小雪脸楚楚地说道。

  “他在哪里,我们马上就去!”

  老王当即扭转车头,在小雪的指引下,来到片小区。这片小区的房子大多比较优雅,而小雪却牵着他径直朝幢小楼而去。老王心情激动不已,他简直不敢相信小贝还活着。段虎他们眼前看着小贝死去,可小雪的话也不可能是假的。到了此刻,他的心情激动得无以复加。

  上了电梯,直接来到七楼,王枫两人刚从电梯走出去,他忽然拉住小雪,吞了口唾沫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真看见个和小贝很像的人?”

  “当然了。不然我这么晚带你来这儿做什么?我吃饱了撑着啊?”小雪没好气地说了句,“你不是直对小贝的死耿耿于怀的么?去吧,至少有个机会。”

  王枫点点头,缓缓走到门口,轻轻按下门铃,等待大概十秒钟,房门轻轻打开,个男子出现在门口,老王看见这个男子,他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叫道:“小贝?真的是你?”

  “小贝?”

  那个男子身紧身衣,全身出了身大汗,好像在房间运动下,肩上披着条毛巾,忽然开门发现个人叫不是他的名字。他顿时愣,旋即迷惑道:“对不起,我不是小贝。不过如果你认识小贝的话,请进。”

  王枫叶愣,与小雪起走进房间,里面的摆设很简单,客厅中央有不少运动器,他给两人倒了杯白开水,第句话便让王枫与小雪震惊了。

  “我是小贝的亲弟弟,这次回来是寻找他们下落的。我叫陈小力。”陈小力自我介绍。

  王枫脸庞闪过丝落寞,却也同时浮现丝欣喜,问道:“小贝有个亲弟弟?我怎么从没听他说过。”

  “你是我哥哥的兄弟王枫把?”陈小力微笑问道。

  “你认识我?”

  王枫看着他,脑海里回想起与小贝的点点滴滴,这个兄弟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父亲,他无怨无悔地陪伴父亲去了。只能说,有这样的父亲,是小贝的悲哀,也是他的痛楚。

  “认识,我哥哥给过我照片。在几年前,他就告诉过我,在华新市。他有个比我还要亲的兄弟。那时候我就很想知道,究竟是个怎样的人让我那个冰冷无情的哥哥如此看重。”陈小力的脸上抹过丝询问,“我哥哥和爸爸他们出事了?”

  “恩。”

  他似乎涸篇朗,或者说涸拼得开,并没显露出若少痛苦与无奈,反而,像是种解脱样。

  “哥哥还是选择了这条路。”他的目光中渐渐浮现抹悲伤,抬起头问向往枫道:“能不能告诉他是怎么死的,还有我爸爸。”

  “你爸爸是被杀,你哥哥,他陪你爸爸去了。”王枫说完,陈小力的眼中冒出抹阴寒:“自己人模狗样还要害自己的儿子!”

  王枫虽然有些惊讶,倒也没多少的愕然。或者他比小贝知道的多不少。

  “若是我早点告诉哥哥,或许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陈小力脸痛苦之色,他点燃支香烟,深深吸了口,抬起头问道:“能不能说说我哥哥的过去,我很少与他见面,对他的过去了解的直不多。”

  王枫点了点头。将从第次与小贝见面,直到后来离开华新市,再到现在回来,王枫将些能够说的事情都描绘出来。

  “你哥哥,他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王枫做出最后总结。

  “听你这么说我的心情好了很多。至少,我直拿我哥哥当榜样是对的。尽避他最后件事情并不让我崇拜。”

  陈小力脸淡然地说道。

  王枫与他告辞,在下了电梯,他轻轻叹息声,小雪见状,问道:“怎么了?”

  “你有没有发现,小贝的弟弟,是个很坚强,或者说坚强过度的人。”王枫咬着香烟呢喃道。

  “什么意思?”小雪黛眉微蹙。

  “打个比方。小贝坚强,而且有韧性。对待朋友与亲人,他都重情重义。可他的弟弟,坚强得好像只有自己信念,连他父亲与哥哥的死,他都不是太在意。而且,关于他爸爸与弟弟的死,他几乎没多问几句。似乎只是想知道他哥哥是怎么死的。”

  王枫心中有些不安,陈小力以后或者会成为个让人恐惧的人物吧。至少,他具备个枭雄应该具备的素质。

  “你这么说我也觉得了。他的眼神中。有种权利的欲望。那种欲望很让人不安,小贝有个这样的弟弟也不奇怪。他本身也是个有能力和欲望的人。不过他会控制自己的想法。”

  “关键的是!”王枫眺望远方,呢喃道:“陈小力,他控制不了。我真担心,他会做出些让小贝死不瞑目的事”

  “枫哥哥别担心了,他说不定只是心性如此,这次来华新市也只是想调查他爸爸和哥哥的死,等过几天就回去了。”

  小雪说罢,又道:“不过有件事情很奇怪。”

  “什么?”

  “上次我发现他的时候,他好像和群神秘人有关。”小雪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什么人?”

  “个看起来很年轻,但很有气势,身边有群保安,我可以肯定。那个年轻男子不是华新市,却是个很有来历的人。”

  小雪的见识绝对强大,在林先生身边待过。她本身也不弱,看出个人的道行并不难。轻轻叹息声,王枫似乎想到了什么,呢喃道:“现在看来,这件事情我应该找她好好商量下了。或者,我不能让小贝在上面骂我。”

  第七百八十六章偶遇韩媚

  本是打算回家的,毕竟家中有个女人在等自己,可小雪似乎不愿老王离开,最后在小雪诱下,老王坚挺的心理防线崩塌了。

  “你让个纯洁小处男彻底堕落了。”老王趴在床上抽泣,嘴角叼着香烟,不停颤抖,如同被玩弄了感情与肉体,最后连菊花也没保住。

  “嘿嘿枫哥哥,变大了嘛。”小雪香滑赤裸的娇躯靠在老王怀中,撒娇地说道。

  “那是当然的,哥哥我向这么坚挺。”老王鼻子里喷出团烟雾,得瑟道。

  两人在床上打情骂趣番,小雪全身都压在老王身上,柔情似水道:“再来次吧?”

  “还来?今晚已经三次了啊。你这么大胃口?”老王眼角抽搐。

  “嘻嘻,难道枫哥哥怕自己不行?”小雪媚眼如丝,风騒万分。

  “笑话!”双手在小雪滑嫩的美臀上掐了几把,彪悍道:“来吧,让哥哥征服你!”

  将被子拉,房间内再次响起老王的嘶吼与小雪的娇笑,那美妙诱人的荡漾之声充斥卧室。端的是旖旎香艳,撩人无比。

  半个钟头后,老王脸色发青从被子里爬出来,气喘如牛,双目失神,小雪也跟随着从被子里爬出来,脸春情荡漾,捏着老王的耳朵道:“枫哥哥,再来?”

  “还来?”

  老王痛苦呻吟,连忙推开小雪:“我错了,小雪老大,你放过我吧。我是人,不是机器人,你不能这样对待我的。”

  “哈哈!小雪完胜!”

  小雪得意大笑,老王闻言却头栽倒,呼呼大睡。

  明媚的阳光挥洒蔓延,充斥在卧室每个角落,小雪双白嫩玉腿搭在老王肚皮上,玉臂搂着老王,娇躯如同八爪鱼缠着老王,老王被阵撩人的生理反应挑逗而醒,睁眼便发现小雪的小手儿在自己某个重要部位不停摸索,他心想,小雪怎么忽然变得如此精悍猥琐?难道是夏娃附身?

  “小雪啊你饶了哥哥吧,我实在顶不住了。”老王推开小雪,把将裤头穿上,见小雪那如花笑靥充满笑意,不禁严肃道:“老子作为人民教师,居然被你用无情的手段蹂躏,你对得起全国十三万万同胞么?”

  “嘻嘻,人家不是想你了嘛你这么久都不找我,人家当然想和你多做几次了。”小雪靠在老王怀中,小手儿在他胸口画圈圈。

  老王哀叹声:“哎,国家大事,匹夫有责,我本不该顾及儿女私情的。”他脸凛然,仿佛拯救世界的任务抗在他个人的肩膀上了。

  “知道知道。”小雪微微笑,转头看眼窗外道:“哥哥,你没多久要上班了吧?”

  “是啊,好日子快要到头了。漫长的征途即将拉开帷幕,作为光荣的人民教师,我自当以全新面貌接受切考验。”

  老王志得意满,仿佛自己便是出征将军。

  与小雪双双起床,吃着小雪做的丰富早餐,小雪那美妙丰盈的小屁股直在老王面前摇来晃去,他心想:“还想诱惑我?妈的,你现在就给我,我也没力气了。”

  吃完早餐,与小雪热吻番,在小雪告诫有时间要红姐后,老王溜烟闪人。

  门口是辆豪华兰博基尼,钥匙在他口袋,小雪真会安排,给我辆这么好的跑车,真不知道怎么感谢她才好了。

  老王得意洋洋钻进车内,将手机打开,里面嘟嘟作响,条短信竟来自个陌生号码。

  将短信看完,全都是夏雪宜发来的。

  “这小妞为什么这么关心我?哦,他肯定是怕我和他哥哥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吧。”摸了把头发,老子可是上天入地的王大官人,岂会做这种事情。

  回复条短信后,老王开车离开,而在他的远处,却有辆黑色轿车跟随而去。王枫当时并没发现,本打算先回家与郭颖报到,但在转角的时刻,他发现了这辆车。不禁眉头微皱,“妈的,怎么比红花会开之前还要麻烦。每天被人跟踪。老子也不是超级巨星,你们有必要啊?”

  无可奈何将车速拉快,可没想到那辆车的速度也不慢。老王在家便利店停下,独自走出进便利店买瓶矿泉水,刚要结账,忽听后面传来个熟悉的声音。

  “王枫,你也在这儿?”

  他转过头,只见韩媚身休闲装,那艳丽娇媚的脸蛋上布满丝慵懒与成熟。

  “你没回美国去啊?”

  老王摸着下巴,怎么在这地方看见韩媚了。赌神大赛结束,她不是应该回美国去的么?

  “我本身就是在华新市工作,虽然过几天也会回去,但时间不会太长,我的大本营就在华新市。”韩媚撩拨额前丝青丝笑呵呵地说道。

  “这样啊”

  老王点点头,扭开矿泉水喝了口,韩媚笑道:“你怎么在这儿?”

  “刚才条疯狗追了我几条街,我又累又渴,所以进来买瓶水喝。”老王玩指桑骂槐,韩媚却捂嘴轻笑,老王忽然发觉,韩媚其实是个大美女,而且她的玉脸上若是除掉那丝冰冷,绝对是个成熟美丽的女人。

  “不如我请你喝茶吧。当是我报答你上次帮我参加了赌神大赛。”韩媚笑呵呵地说道。

  “我靠。不是吧?我还以为你们会报答我千个美女让我夜夜做新郎的。想不到才是杯早茶,太让人伤心了。”

  韩媚愣,旋即苦笑道:“如果你真想要千个美女的话,我也会给你做到的。”

  “呃。”

  老王脑子里回想到昨天夜春宵,现在小肮还阵空虚。不禁后怕不已,老子现在都感觉有了床上恐惧症,妈的,小雪啊,如果老子以后功能障碍,定要报复你。我要对你采取滴蜡,皮鞭,灌肠!

  “既然如此,俺请我去最好的地方喝早茶。”老王笑眯眯地喝着矿泉水朝门口走去。

  第七百八十七章郭颖失踪!!

  满记茶餐厅,华新市比较著名的个茶餐厅。上班时间段比较晚些的工作者或是些其他工作人员,般在早起后都喜欢去茶餐厅和早茶,另外还有个下午茶。实在因为华新市般人的晚饭比较晚,所以去茶餐厅喝茶成了他们种习惯。若不然晚上七八点甚至更晚吃饭,不是每个人都脑聘住的。

  茶餐厅人来人往,各式各样糕点小吃分享美味,两人靠边坐落,点了两杯热牛奶,三明治和菠萝包,韩媚问道:“王枫,等到开学你是不是还会去星海上班的?

  “当然了,当教师是我的责任与任务,也是我的理想与梦想。我不当老师去当什么?”老王大言不惭,“如果上天给允许我的话,我愿意做辈子的教师,为国家的进步与繁荣献出我的切。”

  “好像你当教师不需要上天允许吧?”韩媚冷汗涔涔。她只知道王枫比较喜欢吹牛,但没想到他竟能扯淡这个地步。当真实属罕见。

  “话不能这么说,我们定要潜心向佛,若不然佛祖会剥削我们实现理想的愿望,你想下吧,我想当教师,如果佛祖忽然有天让我所拥有的知识在夜之前全部变得没有了。那你说我还能不能当教师。再着,他给我场飞天横祸,让我变成个白痴或者残疾,摧残我的肉体和心灵。你认为我还有能力去当教师吗?”

  老王胡说八道,韩媚却还没什么可以反驳他的。不禁苦笑道:“你还真是能说会道,难怪能将群调皮捣蛋的孩子训练成个个精英。”

  “其实他们本身就是精英,只是我提早将他们的潜力发掘出来。”

  两人闲聊扯淡,将近个钟头过去,老王看时间已经是早上十点,不禁对韩媚道:“你吃饱了没有?”

  “恩,怎么了?”

  “能怎么啊。我得回家了,不能再陪你。下次再请我喝茶。先走了。”

  老王说罢急冲冲离开,当他冲出茶餐厅的时候,阳光刺眼,春天的阳光温暖之极,在这样的环境下,就连老王都觉得全身舒坦无比。

  韩媚看着王枫离开的背影,轻声呢喃,“过两天我就要回美国与爸爸谈判了。若是成功。我就可以在华新市度过生了。”

  当王枫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点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