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5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他手里提着些从茶餐厅带的食物,进门,却发现房间凌乱不堪,而桌子上还有些奇怪的刮痕,王枫眉头顿时扭曲起来。郭颖显然不在房间,王枫将食物放进冰箱,四周查看下,见个人都没有之后,他的拳头轻轻捏了起来。

  “谁在我家里把人抢走了?”

  他的眼中爆射出团精芒,脸色变得阴沉无比,他想不到是谁这么做,但很明确,有人这样做,他的目标是自己,而且是对自己比较熟悉的人。

  王枫将愤怒的心平静下来,掏出手机拨打个号码,冷冷道:“我不管你用任何办法,调查华新市出现的人物,还有,郭颖为什么会失踪。”

  “是。”

  币点电话,王枫揉了揉眉心,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波未平波又起,红花会的余威还在,却又发生这样的事情,王枫头疼欲裂。他相信这绝对不是简单的失踪,在这个背后,定有着什么惊天大阴谋。

  或者说郭颖的失踪,完全是对着自己来的。只不过,她在自己身边,当成了替代平,或者,个王牌。

  王枫将窗帘拉开,吸了口新鲜空气,忽地,房门口被敲响,王枫眉头拧,淡淡道:“进来。”

  “老师,我想,我应该可以帮上你的忙。”

  竟是莫言!

  王枫没想过莫言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可当他身淡灰色中山装出现在王枫面前的时候,他的心情的确是放松了不少。

  傍莫言扔过支红河,莫言没有反对,他只是拿在鼻息下嗅了嗅,对周围的事物观察边,平静道:“这儿曾经发生过挣扎,只有两个人。虽然不明显,但郭颖应该是很不想离开,可是最后他抵不住对方的强大,最后双手被拉开,她在桌子上留下了许多的抓痕。”

  “还有其他的么?”王枫脸担忧地问道。

  “抓他的人似乎不敢伤害她。”莫言的目光中透出丝肯定。

  “为什么?”王枫好奇问道。

  “老师看这里有很多砸开的家具,我想,郭颖应该是想阻止对方,才会使用这些的。从现场的环境来看,那个抓郭颖的人,他曾经试图将郭颖抓住,但后来因为郭颖的反抗很厉害,所以浪费了番功夫,才做到这点的。而这些砸碎的东西,都是被郭颖砸出去破碎的。”

  王枫点了点头,冲莫言问道:“那你能猜测出是谁做的么?”

  “否定红花会内部人员,华新市会有谁与老师作对,老师应该比我更清楚吧。”莫言脸微笑地说。

  王枫心下震,难道是他?

  不太可能。他难道不想活了?在华新市做这样的事情。这等于与红花会为敌,王枫不觉得他会傻到那样的程度。

  “老师如果你不肯定的话,你可以回味下昨晚发生的事情。或者从昨晚到今天回家,在路上发生的切,或许能有些发现。”

  莫言的言语的确提醒到了王枫,事实上,莫言从进门到现在所说的每句话,仿佛都是有正对性的。而王枫,却直不愿去承认,或者说他不敢去承认。难道,真是他所为?

  “莫言,你是说可能与我昨晚到现在所接触的些人有关?”王枫还是不敢肯定。

  “很简单的道理。与老师在起,拖住老师的时间,所以每个人都有嫌疑。不是么?”莫言的这句话仿佛刺在他的心头。每个人都有危险,难道连小雪也不能相信?

  老王忽然感觉莫言这个家伙实在有些不可理喻。他利用他现今的头脑分析事情的确是涸粕靠,可他却忘记了。他分析的不是动物,而是人,人,总会是带着感情生存的。莫言分析问题的时候,就好像是台电脑。他不夹杂任何的感情彩。

  “你说的不错。每个人都有嫌疑,但是他们这样做,有什么目的呢?”

  第七百八十八章天才,也需要发泄。

  莫言微微笑,目光平静,淡淡道:“在华新市敢动老师身边的人,还能有多少呢?想调查出来应该不难。难的是,调查出来后应该如何处理。”

  王枫缓缓站起来,将窗帘拉开,心中有点儿着急。郭颖只是个普通女孩。若是因为自己而害的她受了什么伤害。王枫定不会原谅自己。

  “事实上。有时候的有些事情,看起来似乎很困难。但真正去做的时候,并没有多难。”莫言也跟着站起来,在王枫身后说道。

  “你有办法?”王枫眼眸中闪过丝异样。

  “有是有,就看你敢不敢。”莫言似乎对王枫点都不担心。

  “说。”

  “去京华市。”莫言字字道。

  “你是说他们已经把人带去京华市了?”王枫的眉头顿时拧在起,他没想到,这么短短的时间,人居然出了京华市。这是他的大意,或许在夏子豪找上自己的时候,他已经展开行动。王枫自以为是,认为他们不敢对自己如何。的确,他们没对自己如何,却在那段时间,招呼了身边的女人。

  “自然是如此。他们不敢对老师动手,但个女人,他们还是没放在心上。红花会现今内忧外患,不可能抽出多少力量,我们倒不如直接杀进京华市。凭借老师你的关系与实力,相信问题并不是那么难处理。”

  莫言的目光中跳动着难以掩饰的兴奋。

  王枫却脸迷惑地看着莫言,忽然咧嘴笑道:“莫言啊。我想不通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似乎你很想去京华市。”

  “呵呵,个人憋的太久,他总想发挥下。比如说这里。”

  莫言指着脑袋,王枫微微笑,拍了拍他肩膀,“你可以改变切,但运筹帷幄,掌控实况的能量,你想不去发泄,似乎有点儿难。好吧。明天我们出发,今天我处理点事情。”

  “机场见。”

  莫言走后,王枫咬着支香烟,烟雾在脸庞上缭绕不绝,他涸凄恼,刚将红花会搞定。又来了个大疑难。还是令他束手无策的麻烦。所幸。这次有莫言帮忙,相比以前向都是个人去做事。他的心中多少有点底子。

  其实他并不担心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王枫从未畏惧过任何人。

  回味下,红姐那边暂时没问题。毕竟红姐不是般女人。她若是知道自己有事情,应该会原谅不去安慰她。至于苏菲菲她们,应该有得忙了。作为苏家家主。她的工作不是般多。段虎也样要操控段家,还要帮陈冲的忙,事实上,王枫忽然感觉,当切都做完后,他已经没理由再缠着他们了。他们走上了自己的轨道,有了自己的人生目标。而我这个他们人生上的过客,也是时候退场了。

  想到这儿,老王的心阵落寞。人生如常,没几个人可以永远顺畅。当王枫初期来到星海中学,他对这个充满挑战性的三年二班很有兴趣。哪怕被他们折腾,也同样没点生气。这样的生活忙忙碌碌,早睡早起,让他的生活很有规律。段时间内。他甚至想过,若是辈子都当教师。会不会也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呢?

  可现在他不敢如此想了。

  当教师,经历的人太多。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教了年,而后看着他们个个离开,那种感觉不是般人所能承受。王枫向不认为自己是个冷血的人。他对每个人,都是真心真意。掏心窝的说句话:要王枫每年都与相处年的三四十个学生离别。他认为自己会崩溃。

  事实上,他就是这样个人。

  将香烟吐出来,老王嘀咕道:“下学期毕业,我也该离开星海了。”

  深深吸口气,老王将手机掏出来。将号码调至慕容水月,他的手指轻轻颤抖几下,终究为能按下。他的脑子里在这刻回想起句话:“喜欢,可以在瞬间发生。而爱,需要用时间去酝酿与培养。”

  那么,我与她,真的有爱么?

  若没有。可为什么她说出那句话后,自己的心会这么疼痛呢?

  “还是打吧。不论如何,都要说清楚,不是么?”

  老王坐在沙发上,拨通对方电话,对面传来嘟嘟的声音,时间分秒过去,大概三十秒后,王枫唇角泛起丝苦笑,不想接?那算了吧

  “喂。”

  个慵懒好听的声音从电话对面传来,温柔磁性,清新舒心。正在王枫欲挂电话的时候,电话接通。

  “你在做什么?”脑子里仿佛时刻都在提醒那句话:“我不认识你。”

  “你想说什么?”

  声音冰冷无情,王枫心头仿佛被冰水浇盖,准备好的说辞难以吐出,脊梁阵发寒,嘴巴发苦道:“能和你见面么?”

  “对不起,我很忙。”

  慕容水月的声音仿若是从冰窖冒出般,冷冽无比,令人心寒。

  “哦,那再见。”

  币点电话,王枫的心有些疼,他在胸口用力捶了捶,“难道这就是心痛?”

  “为什么要找我为什么明明知道,我无法面对你。分明知道,我不能没有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枫我该如何?我该怎么办。你害死我爸爸,却让我深爱你,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究竟该怎么办?”

  王枫挂掉电话,心情渐渐平稳,既然对方不愿再说什么。那么就这样吧。我王枫也不是什么放不下的人。

  微捂缓下心情。将所有该联系的人都联系了遍,而后将手机扔在沙发上,嘀咕道:“明天就要去京华市,应该要和夏雪宜商量下。”

  接通夏雪宜的号码,王枫淡淡道:“你在哪儿?明天我就要去京华市了。你会去么?”

  “去。呵呵。王枫,你别担心。你的问题我定会帮你解决的。”夏雪宜在那边难掩欣喜。

  “你好像涸篇心?”王枫很不满地质问。

  “你别误会。我只是听你说要去京华市,对我的计划比较有好处。绝对不是开心。”夏雪宜见王枫语气不对,连忙解释。

  “好吧。先别废话了。到时候见。”

  第七百八十九章不能永远依靠别人!!

  收拾好切,老王将房间收拾下,四周扫了眼,发现客厅顿时亮,不禁对自己打扫房间的能力有了改观。轻轻吐出口气,洗澡睡觉。

  第二天大早,王枫穿好衣服,从冰箱找出块面包狼吞虎咽,这才慢悠悠下楼。莫言电话涸旗打来,他已经在机场等着自己。想不到他比自己还着急。可能是莫文泰占用时间太长,他有点憋不住了吧。

  王枫完全能够理解他。个天才,不论心性多好。他终究耐不住寂寞。

  而寂寞,往往是人类的原动力。正如某人所说:这个世界上,最可怖的不是战争。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不是女人。这个世界上,最令人癫狂的不是金钱。这切,都源于寂寞。

  罢下楼,数量黑色轿车仿佛闪电奔腾而来,苏菲菲陈冲段虎,群学生从车里钻出,王枫愣,旋即明白应该是莫言通知的他们。

  “老师,你这是要上哪去啊?怎么挂个麻袋?”段虎大大咧咧走过来,身休闲服的他满脸壮志,眼中透出难以磨灭的霸气与自信。

  “操,老子去旅游的。你别拦着我!”老王面露彪悍,脸得意道。

  “世界旅游还是华新市旅游?”苏菲菲咯咯问道。

  “哎,老实说,我本来是想在华新市旅游的。但想这地方尿不拉屎,随便花半个小时就能玩的没地方睡觉。所以想还是去京华市吧,听说那儿有很多玩的地方,而且还有很多美女。我在想,如果那个地方适合我的胃口。我决定找个美女当老婆,了此残生算了。

  “不要啊!”段虎抱住老王大腿,“老师,我这辈子跟定你了。如果你找美女做老婆。那我怎么办?难道让我以后个人生活在寂寞的黑夜?独守空闺?老师,你千万别这么狠心,真的,我以后会乖乖听你的话。不会再让你生气了。”

  在几百号人的瞩目下,老王老脸顿时铁青片,而王枫却是崩溃的无与伦比,他大腿猛地抽搐,把推开段虎:“如果你再对我有点非分之想,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告诉你,老子是活脱脱个猛男。断然不会和你有任何瓜葛。如若不然,我非拉你出去喂狗。”

  段虎贼眉鼠眼,笑眯眯地道:“那老师,你什么时候回来。要不要我们帮忙?”

  陈冲也微笑道:“是啊老师,如果有什么帮忙的尽避说,能做的我们肯定第时间冲出来。”

  老王揉了揉鼻子:“你们觉得有什么是我不能解决的么?笑话!我王大官人风騒无限,向无人能敌,不管多难的问题在我面前都能迎刃而解。”

  陈冲等人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个个不舍地看向老王,最后苏菲菲走到王枫面前,轻声道:“老师,到了那边记得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像你的。”

  “傻瓜。”

  老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转头对群学生道:“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很多事情等着你们。在这儿陪我个老头子做什么。快走吧!”

  老王摆摆手,随手上了辆摩托车,飞奔而去。

  “老师!”

  苏菲菲抽泣地呢喃声,泪水再也忍不住宾落下来,段虎心有不忍,走到苏菲菲面前。脸温柔道:“老师是不想我们担心,你别太难受了。”

  “段虎,你说老师会离开我们么?”苏菲菲忽然扭头问道。

  “什么离开?”

  段虎的眼中透出丝害怕,他从来不敢想象老师会离开。若是老师离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从老师出现到现在。自己的每步,几乎都是老师给自己打出来的路,可以说,若是没有老师,段虎也不会拥有今天的成就。

  所有的学生。几乎都是老师手扭转过来的

  “我感觉老师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老师了。他好像可以回避我们,或者说他不愿意再管我们了。”苏菲菲的泪水沾湿脸庞。

  “这”

  段虎句话没说,陈冲走过来,叹息声道:“老师这样做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应该学会自强。不应该永远都依靠老师。毕竟,等我们上大学后,老师也不会再跟着我们了。老师这样的人。当教师可能是体验生活。谁能保证老师教完我们还会继续当教师呢?或者他会离开华新市。到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去生活。”

  “那我们怎么办?永远都见不到老师了?”段虎的激动比起苏菲菲点都不小。

  “你问我我问谁。我只希望,老师能记得我们这群学生。那切,都值得了”

  “记得!记得有什么用,我要在老师身边,我要永远陪着老师!”

  苏菲菲脸毅然,美眸中充满了坚定。

  陈冲心中何尝不是如此?他愿意老师离开么?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老师从来没让自己失望。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情。每件,他都会做的很好,每件,他都会让学生们满意。若是没有老师做榜样,陈冲不认为自己能做到现在这个样子。

  可是,老师也不止次说过,个人,不能永远依靠别人。自强才是最后的抉择。老师不是样么?他的父母,最亲爱的姐姐,都被那个辰逸风杀死了。老师还不是样坚强地支撑过来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幸福,只有自己去把握,才可以得到真正的幸福。

  “老师希望我能达到你的要求。我也尽力。不让你失望。”

  段虎走过来,拍了拍陈冲的肩膀道:“别太悲观了,老师只是去散心几天。他不是还会回来的么?”

  “呵呵要离去的,不论如何也会离开。时间不会因为我们的不舍而停止。”陈冲苦涩笑,接着道:“你把事情处理好了,帮我抽调几队人手,菊花堂最近和欧阳巨头拼的很凶,有时间去凑合下,很久没享受热闹的气氛了。”

  “嘿嘿。明白。”

  苏菲菲却耳尖地凑过来,笑眯眯地道:“你们在讨论什么,是不是很有挑战性的事情?让我参加个吧,我对你们的事情非常有兴趣。”

  她的目光中,除了丝悲痛,更多的,是自强。

  第七百九十章怕坐飞机

  王枫开车摩托车来到机场。莫言早已在机场等待,可让他意外的是,候机室除了莫言,竟还有东方菁菁。

  “别告诉我你打算起去?”老王将麻袋扔在旁,很是不解地问道。

  “老师你怎么知道的?我是给你们当女佣使唤的。”东方菁菁楚楚可怜地说。

  “女佣是用来安慰男人的饥渴与欲望。你只能满足莫言,而对我没有任何用处。所以我反对你跟着我们。”老王举手抗议。

  “可是我同意。莫言也会同意的。”东方菁菁挽着莫言的手臂,美眸瞪着莫言,莫言连忙点头道:“我不反对。”

  “二比!”

  东方菁菁笑嘻嘻道:“老师,现在什么都讲究公平。讲究明主,你没理由反驳我了吧?”

  “事实上。如果路上有个可以给我按摩,端茶送水的女佣,我没什么好反对的。”老王抽笑不已。他很难想象莫言竟害怕东方菁菁到这个程度。看着莫言脸庞通红,尴尬不已的模样。他心中叹息感慨,“当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除了我王大官人。”

  老王将机票搞定,三人坐在休弦休息,他点燃支香烟,心道:“虽然这儿不允许抽烟。但不代表我不能抽烟。”叽里咕噜地吸了几口,口烟雾飘到东方菁菁面前,她捂住鼻子,嗔道:“老师,你太没公德心了。”

  “你没权利说我,你只是女佣。”老王横了她眼。

  就在两人斗嘴不停,莫言尴尬地无言以对的时候,候机室外阵热闹非凡的吵闹,老王抬头看去。只见群西装保安将名靓丽的

章节目录